看书中 > 巫神纪 > 第十五章 祭祖

第十五章 祭祖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大主宰雪鹰领主龙王传说玄界之门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儒道至圣
    东方第一缕红光照在金乌岭上时,火鸦部的族人们已经爬到了金乌岭山腰部的祖庙外。

    阳光耀目,巨大的火鸦凌空盘旋鸣叫,几头苍老不堪,浑身火羽都已经掉光,只剩下干瘪皮肉的老鸦懒洋洋的从巨大的巢穴中探出头来,俯瞰着山腰部的火鸦部族人,同样有一声没一声的啼叫着。

    姬昊和一群孩童站在一起,站在了祖庙外的平地上。

    火鸦部的祖庙修建在金乌岭的山腰,在一块高有千丈的悬崖下,开凿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走过一条长达百丈的甬道,就是火鸦部最神圣的祖灵沉睡之地。

    一队一队族人不断走了上来,在祖庙外的广场上整齐的站定。

    所有人都神色肃穆,眸子里透着一股难以描述的肃然和狂热。好多巫祭和长老的手上都捧着硕大的玉盘,极品美玉雕成的圆盘上,满满的堆砌着金块、玉块和其他各种珍稀祭品。

    姬昊一眼望去,这些巫祭、长老手上的贡品珠光宝气引人瞩目,其中好些珍稀异物姬昊不要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些物事无不光华耀目,更有强大的灵气波动扩散开来,甚至引发了霞光云霓各种异象,显然都是罕见的奇珍。

    当太阳从东边的山头上露出了整张面孔,火鸦部大巫祭姬奎缓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山腰平台上的无数火鸦部族人同时发出了欢呼声。

    身披一条蛟龙皮,头戴一顶蛟龙头骨制成的头盔,脖子上挂着上百颗尖锐兽牙制成的项链,手持血玉短剑的姬奎走到了宗庙入口处,威严的向人群一招手。

    来自火鸦部上千部落,带着族人参加十年一次祭祖大典的巫祭们纷纷走出,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姬奎身后,向着黑漆漆的祖庙入口跪倒在地,整齐的念诵起古老晦涩的咒语。

    空气中就有一股古老而阴寒的波动开始荡漾,姬昊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向四周望了一眼。这种感觉,就好像有几个浑身冰冷的幽灵紧贴着身体,从**到灵魂都冰冷一片。

    嘶喊哀嚎声突然传来,以姬夏为首,数千名高大魁梧的战士从人群中抢出,将数千名不断挣扎怒吼的奴隶抓了上来。这些奴隶一个个瘦得皮包骨头,身上到处都是鞭挞后残留的伤痕,浑浊的眸子里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火鸦部的杂-碎,我们黑水玄蛇部和你们不死不休!”

    “啊,我的父亲是长老,我父亲是黑水玄蛇部的长老!”

    “伟大的祖灵在上啊,现在收走我的灵魂吧,不要让我的灵魂被异族的邪灵吞吃!”

    一群奴隶愤怒的咆哮挣扎着,但是浑身被兽筋绳索五花大绑,他们用尽了力气挣扎,怎么也无法摆脱姬夏等人的控制。很快一个大吼大叫自己的父亲是黑水玄蛇部长老的奴隶,就被按倒在姬奎的面前。

    “黑水玄蛇部长老的儿子?我们的祖先,会很乐意收下你们的灵魂!”姬奎冷冽的笑着,枯瘦如柴的手掌一掌按在了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奴隶身上。奴隶惨嚎一声,身体一软,姬奎手中的血玉短剑深深没入他的心口,短剑上几颗诡秘的符文闪烁,一股热浪从短剑中不断涌出。

    ‘嗤嗤’声中,奴隶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很快他高大魁梧的身体就萎缩塌陷,眨眼间身体内所有的精气都被短剑抽得干干净净,高大的身体化为一片飞灰飘散。

    被押送上来的奴隶们目睹了这可怕的一幕,一个个越发用力的大吼大叫,甚至有人吓得哭了出来。

    姬奎冷漠无情的将一个又一个奴隶击杀当场,吸收了数千个奴隶的鲜血,他手上的血玉短剑已经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剑锋上的诡秘符文越发闪亮刺目,滚滚热浪熏得山腰上站着的火鸦部族人们汗流浃背。

    跪在地上的巫祭们一个个满脸红光,念诵咒语的声音越发高亢响亮。

    祖庙的入口内突然有狂风吹出,呼啸的风打着旋儿,围绕着每个族人的双脚急速盘旋流走。

    姬昊紧握拳头看着姬奎。

    这只是十年一次的小祭祀,斩杀的奴隶只有不到万人。换成传说中的百年一次的大祭的话,火鸦部要一次宰杀超过十万奴隶。

    但是仅仅斩杀了数千人,血玉短剑已经变得神异无比,犹如一颗血色的太阳悬浮在姬奎面前,不断散发出可怕的高温。短剑散发出的光芒缓慢的缩放,就好像心脏在跳动,让人感受到血光中充斥着强大浓郁的生命精气。

    姬昊对火鸦部祭祖大典的流程已经很清楚,在祖庙门前斩杀奴隶,汲取他们全部的精血、灵魂后,连同大量的奇珍异宝一起送入祖庙,奉献在祭坛之前。

    祖庙内神奇的存在,或许是火鸦部祖先的灵魂,或者是其他不知名的东西,会吞噬血玉短剑中的精血、灵魂,吞噬其他祭品中的天地奇珍,最终对献祭之人进行一定的馈赠。

    这种馈赠是随机的,要看‘祖灵’的心意而定。

    在火鸦部的历史上,曾经有刚刚出生的孩童,因为祖灵的赏识,那一次的大祭所有的馈赠都落在了他一人身上,直接让那刚出生的孩童开辟了一百多处巫穴,拥有了大巫境的力量。而那孩童,最后也成长为了火鸦部的最后一位巫帝。

    手持血玉短剑,姬奎正要转身走进祖庙,姬枢大喝了一声,从他那一部族人中走了出来。

    “大巫祭,当着祖灵的面,我姬枢作为祖灵的子孙,有话要说。”

    姬奎苍老干瘪的脸抽了抽,他冷冷的看着姬枢沉声道:“按照祖灵的规矩,在祭祖大典上,任何族人,有任何话,都可以拿出来说。但是姬枢啊,你说的事情如果不重要,就要承受祖灵的怒火,你知道么?”

    姬枢向姬奎鞠躬行了一礼,满脸是笑的向四周死寂的族人笑着点了点头:“我说的事情,当然是很重要的。我这也是为了整个火鸦部考虑,一些没资格占据高位的人,他应该从自己的位置上离开。”

    高高举起双臂,白皙的皮肤下虬结的肌肉犹如怒蟒一样跳动,姬枢大声说道:“姬夏,大兄!你是守护圣地的战士首领,也就是我们火鸦部一千多个部落所有战士的首领!但是你现在的力量,还配得上这个位置么?”

    用力挥动了一下手臂,姬枢大吼道:“按照南荒的规矩,按照祖先制定的规矩,姬夏大兄,我向你挑战!你不要怪我,这也是为了整个火鸦部的好!”

    姬夏沉沉的哼了一声,拎着长矛走到了姬枢面前。

    但是姬夏还没开口,姬昊已经放声高呼,清脆的声音响遍了全场:

    “阿爸,你且慢些。姬枢阿叔,你莫忘了,我和姬武还约了一场!”

    “当着这么多族人,当着祖灵的面,我和姬武有一场架要打哩!”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