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8章 无知受害者

第8章 无知受害者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不过,就在周兴云犹豫要不要和两位孤傲的高手打声招呼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赵华和胡德伟神使鬼差的朝维夙遥走去,不知道有何居心。

    “找我有事?”

    “维……维姑娘,在下乃剑蜀山庄弟子胡德伟,我奉三师兄之命,把这封信交给您。”

    “你三师兄是谁?”

    “师兄他……”胡德伟和赵华欲言又止的瞟了眼周兴云。

    “他既然来了,为何不亲手把信交给我。”维夙遥柳眉一皱,仿佛对周兴云不礼貌的行径感到不满。

    “维姑娘莫要生气,有些事一言难尽,望姑娘收下信件,否则师兄会怪罪我们。”

    “我没有生气。”维夙遥随手的接过信件,胡德伟和赵华赶紧道谢,随即战战磕磕的转身离去。

    少女不愧是上届‘少年英雄大会’冠军得主,赵华和胡德伟光是站着和她说话,都觉得压力山大。

    维夙遥目视两人灰溜溜的退却,情难自抑的叹了口气,暗道自己又把事情搞砸了。

    她和徐子健不同,她一直在寻找机会结识各大门派弟子,只是,她不苟言笑的态度,使大家心生畏惧……

    方才她明明没有生气,只想问清楚怎么回事,结果却吓得两名剑蜀山庄弟子慌忙道歉,实在是让人无语。

    我有那么可怕吗?维夙遥扪心自问,默默地将信件塞进怀中,打算晚点再拆开来看。

    “刚才吓死我了,胡师弟,她皱眉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想拔剑刺我。”

    “其实我觉得维姑娘挺漂亮,看她那婀娜小蛮腰,可比二师姐更柔美。”

    “只可惜她英气逼人冷若寒冰,寻常男子肯定无福消受。”

    “对,还是二师姐那般气质娇柔的美人适合我们。”

    “嘿嘿,你猜她看到信封内容,会不会一剑刺死那浪荡子。”

    “我们拭目以待吧。”

    江湖传闻,维夙遥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冷漠无情,曾将一名胆敢对她出言不逊的好色之徒断子绝孙。赵华和胡德伟狼狈为奸,心想利用轻佻情书嫁祸周兴云,从而破坏他与唐远盈的婚约。

    周兴云瞧赵华两人与维夙遥接触,心中虽然倍感疑惑,却没有往下深究,因为他很快被另一件事吸引……

    身后突然传出一阵吵杂,周兴云回首望去,不由看见两道熟悉身影。

    许芷芊在三名俊俏公子陪同下,仪静体闲步入花园,各门派男弟子无不屏息相望,情不自禁地为她痴迷。

    洛神之貌绝一代之丽,许芷芊犹如百花之王,在她出现的一刹那,立马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各门派女弟子仿佛风中残烛与日争辉,就连唐远盈也黯然失色。

    只是,看着许芷芊与身旁男子谈笑风生,周兴云内心有股道不尽的酸楚。幸运的是,许芷芊并没忽视他,当她发现站在白兰树下的周兴云,即刻便迎上前问好。

    “兴云公子有礼。”

    “芷芊你怎么来了?”

    “小子你说话注意点!”

    “李公子莫激动,周公子乃小女好友,并非对芷芊无礼。”

    许芷芊彬彬有礼的问好,周兴云则大咧咧的回答,结果自然引起李天海等一众男子愤怒,在他们眼里,直呼姑娘姓名是一种非常孟浪的举措,更何况周兴云乃出了名的浪荡子。

    好在许芷芊及时袒护,否则李天海肯定借题发挥,在美女面前一展雄风,出手教训登徒浪子。

    不过,佳人声称周兴云是她亲密好友,倒是让很多人百思不解。熟知周兴云的李天海,更是瞪大傻眼,完全摸不着头脑……

    “天海哥。”

    “唐姑娘?”

    唐远盈欣喜的跑过来,然而李天海平淡的称呼,不禁让她很受冷。

    “天海听我说,前阵子你向我提亲,是我爹自作主张回拒,并非我不答应。今天我爹也来贺寿,只要爹他看见你,一定会认同我的眼光……”唐远盈来到李天海身边小声解释,猜想前两天他提亲被拒,心情肯定很糟糕。

    “远盈,今天乃苏员外寿辰,你我之事稍后再议。”

    李天海既不希望许芷芊察觉他和唐远盈的关系,又不想放过唐远盈这位美人儿,索性模棱两可的搪塞,等日后有机会再长谈。

    “初次见面,在下韩枫,周兄有礼。”

    “韩兄你好。”

    刚才与许芷芊谈笑风生的俊俏公子,彬彬有礼的迎上前问好。周兴云目视英俊潇洒的韩枫,顿时心生嫉妒,抱拳回礼的同时,情不自禁就暗骂一声该死的小白脸。

    如果说许芷芊是在场所有男子爱慕的仙女,韩枫毫无疑问是所有女生倾慕的男神,他谈吐斯文举止优雅,当真潘安再世帅到掉渣。

    当唐远盈望见韩枫刹那,俏丽的脸颊顿时浮现缕缕红霞,少女怀情楚楚动人,这不由让李天海和周兴云倍感不爽。

    “这位韩公子正是另一名‘抒文会友’的入围者喔。”

    “幸会、幸会。”

    许芷芊含笑介绍,周兴云则敷衍应酬,若非碍于少女情面,他真想回敬一句‘关我屁事’。

    “昨日韩某与许姑娘在新月楼小叙,许姑娘三句不离周公子,对您经天纬地之才深感佩服。韩枫今日有缘一见,实乃三生有幸。”

    “韩兄过奖了。”周兴云一头雾水,不晓得昨天许芷芊对韩枫说了什么,以致他看他的眼神充满寄望。

    不过,韩枫那句‘许姑娘三句不离周公子’,倒是让周兴云飘飘自喜。

    “两位公子,我们不妨到湖中亭子坐下来慢慢长谈。”

    弗景城许太守之女携带家父书信登门拜寿,苏员外自然喜出望外欢迎之至。只是,许芷芊并非武林中人,她来参加苏员外的寿辰,显然是冲周兴云而来。

    由弗景城才女牵头,周兴云和韩枫来到镜湖凉亭,李天海以及其他门派弟子,虽想与美结伴,却因之前对周兴云视而不见,大家心有芥蒂,不好意思靠近三人。

    此时,周兴云发现一幕有趣画面,唐远盈和李天海双双站在湖边,只是他们眼里均没有对方,前者含情脉脉的看着韩枫,后者如痴如醉的盯紧许芷芊。

    敢情小两口的山盟海誓媒妁之言,马上就要烟消云散。这对周兴云本人而言,可算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事。

    “周公子,你对世间地理了如指掌,甚至知道西域之外,位于海角天涯的国度,韩枫实在有太多问题想请教您。”

    “你又没去过海角天涯,怎么知道我说的国度是否存在?”

    “实不相瞒,家父书房的史册中略有记载,曾有异国商人横跨远洋,造访我大唐王朝。他们制作的工艺品,深受开朝先帝‘真武王’赏识。所以昨日听完许姑娘讲解,在下便迫不及待想与周公子会面。”

    昨天许芷芊在新月楼侃侃而谈,说了许许多多新颖知识,与他在古书中的见闻不谋而合。韩枫希望周兴云能够更加详细的讲解当今世界格局,尤其远洋之外的情况。

    “许姑娘、韩兄弟,我以前说过的话,全是毫无根据的推测,你们千万别当真。”

    周兴云心虚害怕,前两天他是鬼摸脑壳,存心想在许芷芊面前卖弄‘风骚’,说了很多不切实际与不计后果的胡话。周兴云万万没有料到,一夜功夫竟多了个无知受害者,万一让娘亲知道他妖言惑众,不拿藤条抽死他才怪。

    “兴云公子无需介怀,您的推测是对是错,芷芊自有定论。况且,我们只是探讨知识,公子大可畅所欲言。”

    许芷芊将笔墨纸砚平铺在石桌上,一看就知道有备而来,要记录周兴云教书概要。

    “我……”周兴云张了张嘴,却发现不知从何述说,因为他脑海中的地理知识,已经变得朦胧不清,仿佛十年前背诵的文章,知其故事却不知其详。

    幸好,正当周兴云一筹莫展时,乐山派弟子徐子健,神使鬼差的走过来,打断了三人交谈。

    “太……韩师弟,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护卫呢。”

    “徐师兄也来参加苏员外寿宴?”

    “嗯,我这就去通知师父。”

    “师兄莫要小题大做,此事不必劳烦师伯。”

    韩枫的来头似乎不小,就连冷峻的徐子健,也对他谦卑有礼。诚然,徐子健的介入,无疑让周兴云找到借口下台……

    “芷芊、韩兄弟,此处人多眼杂,不适宜高谈阔论,我独特地见解怕会引人非议,所以咱们改天再聊吧。”

    “不如等寿宴结束,我们一同前往新月楼品茶论道。”许芷芊不依不饶婉转相邀,强烈的求知欲促使她刨根问底,一心想尽快榨干周兴云脑瓜里的知识。

    “女儿家家整日待在外头,你爹不管你吗?”

    “啊啦,兴云公子乃道出‘女子能顶半边天’的大丈夫,怎的会有这番不平等的想法?”

    “我本俗人,世俗难为,许姑娘好自为之吧。”

    红颜祸水一点没说错,这两天周兴云让许芷芊弄得焦头烂额,她提出的问题越来越有水准,有时候都不知该怎么回答。

    在周兴云心里,许芷芊才是真正的天才,与他这冒牌货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娘亲说的没错,切勿用谬论害人害己。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