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11章 吾辈

第11章 吾辈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芷芊怎么了?”

    “毒、来了……”

    “让你先回家你偏偏不听,你看现在……”

    尽管许芷芊只喝了丁点鱼汤,奈何她是个纤柔的弱女子,身体抵抗力比练武者差,药性对她特别有效,发作时间也相对较快。

    此时的周兴云,真个不知该佩服许芷芊胆大,还是该埋怨她不懂事,明知道呆在苏府有危险,却毅然不听劝告要留下来。

    “人家让马夫通知爹爹了,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

    周兴云很担心马夫在途中遇害,无法把苏府的情况传给许知府。

    “周兄,如你所料,最糟糕的情况怕是要发生了。”

    韩枫瞧许芷芊软柔无力的靠在周兴云肩膀,立马明白毒性已经开始发作,不幸中的万幸,他和乐山派的弟子,都依照周兴云教的特殊方法解毒。

    “韩师弟,事有蹊跷,我必须通知师父。”徐子健心惊悚然,起初他与大部分乐山派弟子一样,对周兴云的说法深感怀疑,若非韩枫苦口相劝,他才不会跟着几人胡闹。

    然而,许芷芊莫名其妙的丧失行动力,以致他即便难以置信,也不得不相信周兴云所言非虚,寿宴酒菜真的有毒。

    徐子健匆忙找到乐山派长老古莫,在他耳旁小声叙说许芷芊的病状,古莫听闻脸色聚变……

    只是,古莫正欲把消息转告众人,一阵疾风卷土袭来,将花园内的灯笼吹熄。

    “怎么回事?谁把烛灯灭了。”

    “有敌袭!”

    “小心暗器!”

    花园忽然陷入漆黑,苏员外一脸莫名,乐山派老者古莫来不及解释清楚,当机立断告诉众人有敌来袭,让大家第一时间提高警觉,而徐子健,则告诫所有人担心暗器。

    说时迟那时快,缕缕寒芒划破虚空,琉璃暗器暴雨梨花,铺天盖地袭向宾席。

    铁响金鸣叮叮当当,各门派长者瞬间拔出护身兵刃抵御暗器,多亏了徐子健警示,大家都反应及时,把损伤降到最低……

    不过,在那数之不尽的暗器中,有道蕴含强大内劲的利箭,犹如青龙取水,震退各派长者,一箭贯入苏员外肩膀。

    “啊……”

    “苏兄!”

    “好深厚的内力……”

    苏员外面色苍白,捂着胳膊铮铮后退,唐彦忠等人立马抱团戒备,将苏员外围在中间。

    各门派弟子听闻一声惨叫,总算恍然大悟,知晓有敌人来袭,随即大浪回潮般赶往长辈们身旁,惊慌失措的警戒四周。

    与此同时,夜空下叠影重重,百十来道人影宛若风中飘叶,轻盈灵动的落在屋檐瓦墙上。

    最坏的情况发生了,周兴云看着怀中美人儿,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不敢想象许芷芊落入恶人手中,会遭到怎样的凌辱。

    “韩兄,我有个不情之请,你先带许姑娘逃吧。”

    “不,我留下,周兄带许姑娘离开吧。”

    来历不明的敌人将整个花园团团包围,唐彦忠等人一时半刻难以突围,周兴云则因不受众人欢迎,呆在苏府后院躲过一劫。

    如今韩枫和他只要谨慎些许,即可从后门偷偷溜走……

    “韩兄,徐兄弟刚才把话都跟我说清楚了,即便苏府上下惨遭灭门,你也必须活下来。我绝不能让你在这里遇险,如果韩兄愿意认我这朋友,那就用你的性命保护许姑娘离开。”

    “但是……”

    “别废话!你和芷芊并非江湖中人,本不该来参加寿宴,等你逃出去后,即可马上找援军来帮忙。而我,剑蜀山庄的浪荡子,我说的话没人会信,带着行动不便的芷芊去找救兵,没准还会被官差误当成淫贼。”

    周兴云苦口婆心的劝说,韩枫衡量权益,总算点头答应。只是,无力动弹的许芷芊听闻周兴云要留下,不由使出最后一丝力量揪住他衣襟,仿佛想让他和他们一起走……

    “不用担心,我会没事的。”

    周兴云温柔地将许芷芊交给韩枫。

    “周兄,韩枫一定不负寄望,即使拼了性命,也会保许姑娘毫发无损。”

    “此地不宜久留,你们快走吧。”

    “好,保重!”

    “等下!”

    “周兄还有何交代?”

    “不准对许姑娘毛手毛脚。”

    “韩某岂是无耻下流之人。”韩枫啼笑皆非,都什么时候了,周兴云还有心情开他玩笑。

    目送许芷芊两人从后门离去,周兴云稍微松了口气,现在他要回花园拯救世界,和恶徒们斗智斗勇。希望吴杰文有尽其所能,保护好大伯、舅舅和二师姐,莫要让他们受伤……

    “何方鼠辈竟敢暗箭伤人!”

    “不是鼠辈,是吾辈。”

    皎洁的星光下,淡淡浮现一抹轻纱红衣,众人屏息而视,只见一位碧玉年华的清幽女子,含着莞尔微笑率众出现……

    红衣女子貌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仙女,却散发着怦然心动的妖媚之气,促使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心荡神摇,恨不得立马拥上去向女子表明爱意。

    唐远盈心惊肉跳的看着身边一脸痴相的各门派男弟子,红衣女子估摸只需一句话,这群被迷得神魂颠倒的家伙,怕是宁可背叛师门,也要讨得女子垂青。

    “邪魔妖女可敢报上名来!”

    “哼呵呵,你让我报我就报,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貌比天仙、媚如妲己,她是凤天城的左护法!名列江湖五大美人之一的仙魅娆月。”

    娆月本来是想自我介绍,但对方很不懂礼貌,居然抢先问她。那好,他们既然那么想知道她是谁,她索性就不说了……

    不过,即使娆月不想说,却依旧被人认出她的身份。

    “非也非也、如今娆月大人乃我们凤天城掌教教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天城九宫十二派均听她号令。”

    一个手持拐杖,尖嘴猴腮的老驼子,上前站到红衣女子身边,他声音嘶哑像是有口浓痰卡在喉咙,听着便让人难受。

    “左护法升官做教主,我看你那身好皮囊,可把凤天城城主伺候得很快活嘛。”

    “大胆狂徒竟敢对教主无礼!”

    唐彦忠冷言讥讽,立于娆月左手旁的中年男子,顿时怒火中烧,欲要出手小惩大诫,给在座的名门正道一个下马威。

    不过,娆月轻轻抬手,暗示他莫要轻举妄动……

    “成护法稍安勿躁,咬人的狗不会叫,会叫的狗不咬人,他是只好狗,我们放过他。”

    娆月咪咪微笑,不经意就骂了唐彦忠个狗血淋头,气得他勃然大怒拔剑相向。

    “妖女看剑!”

    “爹加油!”

    唐彦忠施展轻功凌空虚度,霎时从武林侠客中脱颖而出,挥剑刺向袅袅婷婷的娆月。

    唐远盈对父亲的武功充满信心,看他出手教训魔门妖女,顿时喜笑颜开为他加油。

    只是,娆月漫不经心的一拂袖,半空中的唐彦忠就似一叶孤舟逆浪而行,被强大的风劲逼退。

    “爹!”

    “二弟!”

    “唐兄!”

    杨啸立马施予援手,接住被强悍气浪震退的唐彦忠,乐山派的古莫不由心惊哑然注视着娆月感叹。

    “二八年华、极峰之境。旷世逸才,真乃武道传奇。”

    “唐某无能,愧对各位兄弟。”

    “唐兄莫要自责,那妖女武功厉害得很,并非你我一人能够应付。”

    “没错,姓唐的,不是我娆月针对你,我想说在座的武林正道全是弱鸡,谁上谁要死。”

    娆月用温文尔雅的语气,说出气死人不偿命的话,顿时让各门派长者脸色铁青。他们虽不懂弱鸡是什么意思,但从字面上分析,肯定不含好意。

    吴杰文倒是万分诧异,暗道眼前妖女说话方式,怎么有点像小时候的周兴云。

    “苏某乃一介商人,不曾得罪凤天城,你们为何要袭击我。”

    “苏兄莫乱动,您的伤势不轻。”

    苏员外面无血色,鲜血渗透左肩衣裳滴落地上。

    “需要理由吗?”娆月笑容不改的说:“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日常给武林正道添麻烦,是我辈魔门弟子应尽的义务。众位行侠仗义的大前辈能够名扬天下,可要好好感谢我们呢。”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今日古莫将于众位侠义之士同生共死,一起替天行道惩奸除恶!”

    娆月说的没错,就像武林正道追杀江湖魔门,根本不需要理由。如今凤天城门徒夜袭苏府,肯定有利可图。

    古莫现在最担心的是,娆月率众围而不攻,仿佛故意拖延时间,倘若徐子健情报属实,寿宴酒菜真的有毒,事态可就严峻了。他们务必在毒发前杀出重围,至少要掩护本门弟子逃出生天……

    “古莫前辈!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杨啸立马拔剑跟上,娆月武功高强,仅凭古莫一人恐怕难以招架。

    三流、二流、一流高手之上,则是顶尖、绝顶、极峰武者,娆月年纪轻轻就达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武学境界,当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极峰之境的武者,可誉为江湖一代宗师,目前整个剑蜀山庄,唯有师祖姜晨一人达到武学极峰,杨啸和唐彦忠,只能算是顶尖高手,与其相差甚远。

    幸好,娆月年纪尚轻,只是初悟武学极峰,身为绝顶高手的古莫,理应能与她拼斗百余回合。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