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29章 美人恩

第29章 美人恩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不要骗娘亲,如果你和李家公子相好,娘亲可以为你做主,尽力劝说你爹答应你俩的婚事……”刘桂兰心中忐忑,女儿家的清白事关重大,如果唐远盈和李天海有了夫妻之实,她只能硬着头皮说服唐彦忠,毕竟生米已成熟饭。

    但是,唐远盈若让魔教歹徒濡染了身子,情况可就严峻了。

    “不是、我……”最令人害怕的情况发生了,唐远盈根本不知道如何向母亲解释,她的守宫砂是被魔教妖女用奇异武功弄没的,实际上她根本没与任何男子有肌肤之亲,然而……

    “你、唉……盈儿别怕,有娘亲在,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刘桂兰于心不忍的将唐远盈搂入怀中,女儿遭魔教恶徒欺辱,最难过的莫过于唐远盈自己。

    “娘。”唐远盈靠在母亲的怀抱,心底暖暖的,近日不安情绪总算稍微平静下来。

    守宫砂突然消失,让她这两晚彻夜失眠,不知该如何应对。因为唐远盈明白,即便她是受害者,被魔教妖女陷害,但这丑事一旦外传,全天下男子都会视她为不洁女子。

    “盈儿你听娘的话,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能让第三者晓得,尤其是你爹和云儿……懂吗?”

    “我懂。但是魔教妖女……”唐远盈想说娆月也知道此事,万一对方在江湖上散播流言,说她是残花败柳,那岂不是……

    “别管他们,邪魔歪道之人说的话,谁都不会信。”刘桂兰言不由衷的说道,事到如今她只能祈祷魔教歹徒不要无事生非,肆意散播对唐远盈不利的舆论。

    唐远盈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只知道守宫砂是象征女性清白的标志,一旦她与男子同床共枕,守宫砂就会消失无踪。

    听完刘桂兰的话,她也只能乖乖点头,毕竟未婚失节,无论自甘堕落还是迫于无奈,都会受尽白眼,即使将来有男子愿意娶她,也只能做下婢贱妾,不得登堂入室。

    唐远盈以前可没少嘲笑不贞不洁的风尘女子……

    “还有,待会你去厨房熬一碗莲子糖水,亲手喂云儿喝完,好好的向他赔礼道歉,往后也不许再对云儿无礼,”

    “我才不要侍候那只猪头!他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我道歉!娘亲你刚才还说支持我和李公子……”

    “傻女儿,娘亲都是为你好,才教你这么做。你难道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你的情况一旦败露,还有谁愿意娶你?如果让李家公子知道你的清白早已被魔门歹徒夺走,他还会像以前那般好好对你?相信娘亲,我不会害你的……”

    “我不要,我不要!就算死我也不会嫁给那只癞蛤蟆!”

    “胡闹!你以为你还是宝贝吗?”刘桂兰拍案而起,愤怒的容颜吓得唐远盈脸色煞白。

    “未婚失节,千夫所指!盈儿你可要想清楚,现在不是云儿配不上你,而是你配不上云儿!不信娘亲马上就告诉他,你已经失去清白之躯,我看他还会不会要你这败柳残花!”

    刘桂兰为了纠正唐远盈的心态,不得已苛刻喝骂,让少女明白自身情况。

    “我……我该怎么办……娘,不、没有失节,我根本没和任何男子亲近,是凤天城妖女用功法抹去了我的守宫砂!”唐远盈逐渐意识到情况严重,难怪当初娆月直接放她离开,原来故意毁她清誉,要她生不如死,受尽天下人唾弃。

    “谁会信?拜堂成亲之日,你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孩子,人言可畏、众口铄金,很多事情并非一家之言就能解释过去。”刘桂兰误以为唐远盈慌不择言,找借口搪塞她,不禁好言相劝。更何况,即使唐远盈所言不假,外人也不会相信……

    “我不知道……娘帮我想想法子,我不要被人唾骂!我是清白的!”

    “所以我才让你对云儿好点,只要你依我的话去做,或许能保住你的名节。”刘桂兰默默哀叹,尽管她觉得这样做很对不起周兴云,但可怜天下父母心,她无论如何都要为唐远盈保住名声。

    “没有别的办法吗?”

    “现在轮不到你挑三拣四!再说,云儿有什么不好?他处处都宠着你,可谓天下间对你最好的男子,如今你可有资格嫌弃他?”刘桂兰言语冷漠,已下定决心好好调教女儿,以免唐远盈不识轻重,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刘桂兰耐心教育唐远盈的时候,周兴云则带着许芷芊和吴杰文前往万剑门的练功房,分别教两人点穴之术。

    吴杰文和许芷芊的目的各不相同,前者是想学习点穴之术,后者是想了解人体结构,所以周兴云因材施教,把他俩分开指导。

    吴杰文的待遇自然没有许芷芊好,周兴云随随便便告诉他几个隐藏穴位,便打发他自个儿去练习。反正小子的武功根基比他强,只要知道穴道的精准位置,找个木偶反复练习几次就能派上用场。

    随后周兴云便带着许芷芊去山庄书房,以医学而非武学的角度,不遗余力的传授美女各种学识。毕竟他脑海里的诡异学识过期不候,现在多教一点是一点,往后遇到难题还可找许芷芊解答。

    上午眨眼过去,周兴云倾囊相授,教会了许芷芊大概的人体构造,并让她绘制了一张简易的人体穴位图,以便他用来研究。

    到了下午,许芷芊继续呆在书房自学,周兴云便前往药房,准备熬汤给杨啸与唐彦忠补身子。

    “伯娘下午好,你身体不舒服吗?”周兴云正埋头抓药,刘桂兰看似巧合的来到药房。

    “我来看看药房的储备够不够,云儿来抓药,是帮大伯熬补汤吗?”

    “是的……”

    “你这孩子真乖,今天远盈在练武广场无理取闹,你可千万别放心上。伯娘已经好好叮嘱她,盈儿也向我保证下不为例,往后必然对你以礼相待。”

    “侄儿明白。”周兴云不抱希望的点点头,唐远盈会对他以礼相待?简直是天方夜谭。伯娘八成是说客气话,反正这样的‘保证’又不是第一次听见……

    “云儿,前天你与魔门教徒斗智斗勇,肯定也累得不轻,今天就别再操劳,补汤交给伯娘去熬,你早点回房间休息吧。”

    “侄儿不累,不用劳烦伯娘。”

    “听伯娘话,快回房去,说不定能遇上好事儿。”刘桂兰意味深长的说道,周兴云莫名其妙的眨眨眼,终究只好听从长辈吩咐,点点头回房休息。

    刘桂兰目送周兴云离开药房,随即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后,才偷偷摸摸的抓了把红花离去,唐远盈若被魔门歹徒欺辱,她必须防范未然,杜绝最糟糕的情况发生。

    ‘伯娘说的好事是什么?’周兴云一头雾水的返回房间,只见里头空空如也,根本没事情发生。

    不过,就在他准备前往书房,看看许芷芊的自学情况,意想不到的人儿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咚咚咚!三声敲门之后,唐远盈略显犹豫的声音响起。

    “兴云在么?”

    “二师姐?”

    周兴云一脸茫然,刚才他是不是幻听了?唐远盈居然喊他昵称?

    “我能进屋吗?”

    “喔!我马上来……”周兴云慌慌张张的开门,唐远盈今儿是吃错药还是忘记吃药?说话口吻客客气气,与他熟知的二师姐大相径庭。换做正常情况,她不该是……周兴云给我出来!

    周兴云屁颠屁颠的打开房门,只见唐远盈端着一碗香喷喷的莲子糖水,这景象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今天早上我太过分,对不起,这是我煮的莲子糖水,你喝了它吧。”

    “啊?糖水……给我……哈?”周兴云脑子有点拐不过弯了,他已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少女,唐远盈破天荒的向他道歉?姐儿的后脑勺被驴踢了吗?

    “你先坐下,我喂你喝。”

    周兴云听到上面这一句话,瞬间就变成了傻逼,二师姐不仅煮糖水给他,还屈尊降贵喂他喝,简直比他脑子里的诡异记忆还要诡异。

    二师姐是要闹哪样?该不会怀恨在心,想要毒杀亲夫!

    “小心烫。”唐远盈轻启红唇,呼呼的吹了吹勺子,香喷喷的芬芳,顿时熏得周兴云如痴如醉。当勺子送到嘴边,他情难自禁的张开大嘴,一口就吞下了美味糖水……

    英雄难过美人关,即使唐远盈在糖水里下毒,周兴云也心甘情愿的享受美人恩。反正他现在医术高明,即便误食鹤顶红也不怕……砒/霜什么的,大不了清肠洗胃几个来回!

    “好喝吗?”

    “好喝!很好喝!”周兴云泪流满面憨憨点头,他原以为自己终可放下对唐远盈的感情,结果少女一招破釜沉舟,让他乖乖就范。

    向来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梦中情人,居然回心转意对他好,这是在梦里才会出现的情况。

    不过,周兴云也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唐远盈突然百般温柔,肯定是伯娘骂了她。瞧她那冷冰冰的眼神,就知道她心底依然讨厌他,但少女无可奈何的向他屈服,这感觉爽到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