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77章 演武祭

第77章 演武祭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无奈爬起床开门,周兴云只见维夙遥十分别扭的站在外头。

    “维姑娘找我有事?”

    “那个……秦寿去了飘香楼……所以我想,是不是能帮你缓解疲劳。”

    “???”周兴云疑惑不解的歪着脖子,搞不懂维夙遥的来意,秦寿去飘香楼与他们有何关系?

    “来,我帮你调息。”维夙遥把一头雾水的周兴云带到床边,温柔地将他放倒,随后利用水仙阁的独门气疗功法帮他舒缓疲劳。

    “嗷哇!舒服呀……维姑娘,你这手法真棒,往下一点有个穴位……对,就这、噢哟!”周兴云舒爽的鬼叫,原来维夙遥是来帮他‘马.杀鸡’,内功加点穴按摩,那滋味真心爽到爆。

    “你小声点行吗。”维夙遥脸红耳赤,周兴云叫得跟什么似的,外人听见还以为他们在干那啥啥啥呢。

    “不行,太舒服了。哦哟哇……”

    秦寿累了就去青楼饮酒作乐,享受风尘女子柔情。所以,维夙遥吃完晚饭,就寻思如何让周兴云在家尽享温柔,免得他终日心思思,想跟某禽兽去逛窑子。

    周兴云哇哇叫了好一阵子,终于舒舒服服的香甜睡去。维夙遥小心翼翼的帮少年盖好毛毯,含笑轻抚他脸庞,默默凝视两刻钟,方才缓缓退出房间……

    “杰文起床!二师姐清晨上哪儿打猎?快带我去找她。”

    多亏维夙遥温柔照料,天刚亮,周兴云就精力充沛的闯入吴杰文卧房,嚷嚷小子带他去见唐远盈。

    “二师姐今天不会去狩猎,三师兄让我多睡一会吧。”

    “不去狩猎?为什么,你昨天不说她每日早晨都去城外郊林吗?”

    “今天是夏日演武祭,二师姐要参加聚会。”吴杰文无可奈何的爬起床,告诉周兴云今天是京城各门派年轻弟子以武会友的好日子,唐远盈肯定不会错失良机,借助演武祭提升她的江湖美名。

    “演武祭,你不说我还忘了这档子事。聚会几点开始?”周兴云初到京城就听维夙遥说过,京城附近的大门派联名,每个季度都会在城内举办一次‘演武祭’,让门中年轻弟子以武会友互相结识。

    “几点是什么?”

    “演武祭什么时辰在哪开始?”

    “江湖告示上注明,巳时在贸易区东边的广场集合。”

    “快穿衣服,我们先去云侠客栈。”

    周兴云敲锣打鼓吵醒许芷芊三女,洗洗刷刷一番,留下封书信在客厅桌面,以便告知不在场的秦蓓妍,大家去了云侠客栈。随即,一行五人风风火火离开别府。

    老康准备开店,刚掀开云侠客栈的门板,就看见周兴云远远走来。

    “三少爷早。”

    “早安。”

    “康伯早。”

    “大家早。”

    少年少女纷纷向老康打招呼,陆陆续续进入客栈,只听后院传来噼里啪啦的砍柴声,敢情徐子健昨日睡了一整天,今早天未亮就起床帮康伯做杂务,真是个勤奋可靠的好孩子。

    小伙伴分工合作,帮老康打理客栈,不消片刻功夫,云侠客栈既开业迎客。

    老康身为武林中人,自然晓得今天京城各派,将在城内举办演武祭。所以开店没多久,老康就让周兴云去市区看看热闹,店铺有他照看即可……

    “周兄,你可察觉那日偷袭你的暗箭,与苏府偷袭苏员外的暗箭如出一辙。”

    时间还早,周兴云等人不急不慢地前往市区东边的广场,徐子健从怀里摸出两支箭矢,一支是两个月前射伤苏员外的暗箭,一支是数日前袭击周兴云未遂,被宏悾单掌截断的利箭。

    徐子健冷静对比分析,两支箭矢造工一模一样,而且箭术造诣极其相似,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

    “徐大哥,你有收集这些破玩意儿的兴趣?”周兴云的第一反应,并非深思导致碧园山庄内乱的幕后元凶,而是觉得徐子健没事找事做,居然喜欢收集敌人落下的兵刃。

    “江湖险恶需谨慎,敌人遗留的暗器,对我们而言是非常宝贵的线索。”维夙遥耐心地解释,收集敌人的暗器,不仅能有效追踪敌人,还能根据兵刃的造工,识破敌人伪装。

    维夙遥举个简单例子,如果此时他们在京城某家铁器店铺,看见类似造工的箭矢,即可追查什么人、什么时候、在店铺订造过箭矢。

    “对哟!对哟!你就是个游手好闲,没有一点江湖常识的武林菜鸟。”莫念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狠狠抨击周兴云,报复他早上敲锣打鼓扰人清梦又不准备早餐给她吃之仇。

    “有种你别躲在维姑娘身后,站过来和我说话!”周兴云比了比拳头,吓得莫念夕速度藏到维夙遥身后。

    小妮子竟敢用他骂她的话来骂他,要造反不成?

    “徐大哥的意思是,导致碧园山庄内讧,在碧园山庄偷袭我们的人,是凤天城教徒?”许芷芊百思不解,如果碧园山庄内讧是凤天城门徒蓄意导致,那么皇十六子为何答应周兴云请辞,让他去碧园山庄医救老庄主。

    许芷芊默默深思,凤天城和十六皇子不是一伙人吗?难道说,他们并非铁板一块,凤天城只答应协助皇十六子登基,麾下却各为其主各忙其事。

    “不用问,肯定是凤天城贼人从中作梗!”吴杰文嫉恶如仇,一口咬定碧园山庄内讧,十有八九是凤天城门徒散播谣言,故意挑拨宏悾和万鼎天引起。

    “我说,你们能不提凤天城吗?今天姑且算是武林喜日,别总勾起我伤心回忆好吧。”周兴云一脸颓势,许芷芊说到凤天城,他就情不自禁的想起娆月,这位美如仙子却又神经兮兮的女魔头,可把他折腾出心理阴影了。

    那天晚上离开皇子府,该死的妖女逮住他挥来挥去,足足玩弄了几个时辰才罢休,这是多大仇啊?

    如果她每次都像在苏府那样,温柔地在他脸上画画,那倒不失可以交个朋友,往后大难临头找她撑场子。

    周兴云很好奇,娆月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说她坏嘛,又不尽其然,她从来不伤害他。要说她好嘛……那根本就是造孽!

    周兴云六人边走边聊,转眼即到贸易区东边广场。在这个缺乏娱乐活动的时代,武林正道合力举办的演武祭,对生活枯燥的百姓而言,可说是非常喜庆的娱乐节目。

    巳时未到,广场上已经人满为患,许多闲着没事干的老人妇孺,都带着孩子来广场观看各门派年轻弟子比武会友。

    广场中间有个150平米的擂台,擂台周边则是小贩摊子。

    蒸笼、烧烤、茶水、面店、各色各样的小食摊子,环绕广场布置了几百围桌椅,一来可以让大家休息与观看,二来能方便自己做生意。

    “给我两个铜板好么?”

    “你要钱干嘛?”

    “我没吃早餐的……”

    莫念夕楚楚可人的拉了拉周兴云衣袖,随后指了指广场边的糖葫芦小贩,神似个讨父母买零食吃的小朋友。

    “吃糖能吃饱?去买几个包子回来。”周兴云抓起几枚盘缠塞给少女,让她到旁边包子店买些肉包让大家填肚子。

    莫念夕低头数了数铜板,发现一个子儿都没多,顿时忍不住嘀咕周兴云‘小气’。这人叫她去买东西却不给她捞油水,实在太吝啬了。

    “叫你去就去,晚上有空我亲手制作糖果给你吃,保准比街边卖的好吃百倍。”

    “我听你的。”

    周兴云见黑发少女不是很乐意,便以好处驱使她办事,毕竟大妮子很好收买,蝇头小利就能让她忙里忙外。

    众人来到‘演武祭’庆典广场,尽管时间尚早,但已有两位年轻小伙摩拳擦掌登上擂台,抱了抱拳客套两句,就拳脚交加斗得风生水起。

    台下观众见状顿时欢呼叫“好”,为两名年轻小伙鼓掌加油。

    “杰文,看到二师姐了吗?”周兴云嚼着肉包四处张望,他对广场中央的比武没有丁点兴趣,毕竟两个毫无杀意的大男人在擂台上互相摩檫,看久了很伤眼。

    “三师兄又不是不知道二师姐脾性,她要参加这样的聚会,肯定会在家悉心梳理打扮。”吴杰文昂首看了看新阳,现在刚到巳时,估计要过两三刻钟,他们才可能见着唐远盈。

    吴杰文轻描淡写的说,唐远盈在京城结识了不少朋友,估计要与同伴汇合,然后再移步广场……

    “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观战吧。”周兴云食不知味的撇撇嘴,这肉包的味道真不咋地,早知如此还不如买冰糖葫芦。

    “云哥、芷芊姐!你们也来参加演武祭吗?来这坐!快来这边坐!”

    周兴云刚想找个地方歇息,耳边就传来一阵叫唤,众人随声音望去,只见秦寿站在擂台右边的头等坐席向他们招手。

    周兴云见秦寿老早就占好位置,也没想太多,便带着维夙遥等人朝他方向走去。

    然而,当周兴云走将一半的时候,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原本坐在秦寿周围的年轻弟子,都呈现一幅敢怒不敢言的姿态,陆陆续续让开前排坐席,远远地退至一旁怒视着他们。

    非常感谢凌乱了流量、一浪迹天涯一、等书友捧场支持。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