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205章 相互套路

第205章 相互套路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你在这等我们?”穆寒星非常疑惑,周兴云昨天耗尽内力,本该好好休息,怎么不辞劳苦的跑来路口等她们?

    “对呀!两位美女辛苦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周兴云把竹筒糯米饭递给少女,只要能赢得美女好感,辛苦一点无所谓。比起无双妹妹的长远投资,他这才叫一劳永逸,将来穆寒星和郑程雪双双侍候他入寝,那画面美得周兴云无法想象……

    “好香!似乎还有点热……”穆寒星迫不及待的打开竹盖,深深吸了口菜香。

    “郑姐姐不吃?”周兴云转问默不作声,站在一旁,看似思考问题的少女。郑程雪从见到他开始,就有点魂不守舍,好像有什么话要对他说……

    “我回去品尝。”郑程雪不像穆寒星那么奔放,是个含蓄姑娘,觉得在路上吃东西,会引起很多人瞩目。

    “好吃!小雪快尝一口。”穆寒星则不同,她向来魅力四射,早已习惯大家热情视线。

    由于周兴云煮的东西超好吃,穆寒星吃了一口,立马夹起小块糯米饭送到好姐妹嘴边。郑程雪有点不好意思,但好姐妹的心意无法推却,也就微张小嘴含住美食。

    “咕噜……”周兴云贪婪的咽了口口水,诚然,他并非肚子饿,想吃糯米饭,而是郑程雪的小嘴太精美,促使大色狼想入非非。周兴云脑内片段,先是狠狠一亲芳泽,和郑程雪吻个天昏地暗,然后再让少女目瞪与口呆……

    周兴云的眼神很下流,不禁让郑程雪很尴尬,穆寒星实在看不下去,只好夹起一块腊肉塞周兴云嘴里,让他从歪歪幻想中回过神来……

    “小色胚,口水都流出来了。”穆寒星怎会不知大色狼心里想法,郑程雪尖尖瓜子脸,配上玲珑的樱桃小嘴,不知迷死多少江湖俊杰。周兴云瞪着少女薄唇,就知道他心底在非礼郑程雪……

    “它看起来很好吃。”周兴云一语双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郑程雪则闹了个大红脸,没料穆寒星会用这种方式调戏她。

    她刚含过的竹筷,结果让周兴云给……

    当然,比起穆寒星丝毫不介意,继续用周兴云吃过的竹筷吃糯米饭,刚才那点举措,自然小巫见大巫。

    “看到没?那就是碧园山庄的穆寒星,她刚才……”

    “看到了,这女人水性杨花,钟爱朝三暮四,天下男子都知道。”

    “啧啧啧,她未婚失节,和江湖浪荡子有染,本是奸夫淫妇。真可惜了她副好皮囊……”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样不知耻的女人,送给我都不要。”

    “其实我觉得挺好,你看她那妖娆身材和美艳容貌,如果能像花姑娘一样浪起来,那劲儿倍爽!”

    “你就知道找花姑娘!不过也没说错,她自甘堕落,要沦落青楼,咱们兄弟就有福了!”

    “嘘!别说那么大声,他们听见了。”

    几个路过的男子突然对穆寒星说三道四,顿时引起周兴云等人厌恶。

    “听见又如何?不守妇道还不准人说吗?那女人残花败柳一个,谁不知她是水性杨花的荡.妇!”

    “对!我敢打赌,那剑蜀山庄浪荡子,绝对会始乱终弃!把她玩腻玩破烂了,就会一脚把她踹开。到时候她比窑子里的姑娘还脏,谁爱玩她谁牵走,不信走着瞧!”

    周兴云和郑程雪闻言深感愤怒,均忍不住朝对方走去,准备为穆寒星伸张正义。但是,穆寒星却急忙拉住了两人:“算了。清者自清,没必要跟他们计较。”

    穆寒星不想招惹是非,大家经历一天战斗,都累得很,周兴云更是处于气竭状态,与人发生冲突,必然吃亏。

    “兴云公子,能借一步说话吗?”郑程雪突然说道。

    “嗯?可以……”周兴云十分费解,不知道少女要做什么。

    郑程雪想借一步说话,说明她要说的内容,连好姐妹穆寒星都不能听,这诡异情况顿时让周兴云百思不解。

    然而,穆寒星的表情却很坦然,似乎早就知道郑程雪要约他私谈。只不过,穆寒星既然已经知道来龙去脉,郑程雪又为何多此一举,要借一步说话?

    其实,穆寒星前阵子听郑程雪说过,郑程雪打算跟周兴云私谈,告诉周兴云,她会履行当初在列祖列宗灵堂的誓言。只是郑程雪很腼腆,不好意思在穆寒星面前向周兴云称述……

    实际上,穆寒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郑程雪还另有目的。

    周兴云跟着郑程雪,又一次来到路边树林,随后便听见……

    “我师姐,寒星她……喜欢你。”郑程雪并非为自己的事情约周兴云谈话,而是近期穆寒星的处境很糟糕。不仅天下人都说她水性杨花,就连碧园山庄的弟子,也冷嘲热讽,时刻针对穆寒星。

    “这个……”周兴云始料不及,没想到郑程雪那么耿直,一上来单刀直入,真叫他猝不及防。

    “我师姐很不安,兴云公子……如果你在乎她,我希望……你能给她名分。至少……让大家知道你不会弃她。”

    郑程雪果然是穆寒星的好姐妹,别看穆寒星最近依旧笑口常开,实际上她正处于情绪不安的状态。

    周兴云没想到,除了自己以外,郑程雪也发现了穆寒星的焦虑,不愧是碧园山庄并蒂莲,心有灵犀一点通。

    不过,就算郑程雪不说,他也准备就绪,打算在接下来的比赛,找机会抚平穆寒星的忐忑不安,以免妖娆伊人日益憔悴。

    “我懂了。那你呢?”周兴云似笑非笑的反问,狼子野心居心叵测。

    “我会履行誓言。”郑程雪脸红耳赤的回应,说完后自顾自的抱拳扔下一句‘告辞’,便落荒而逃。

    郑程雪本来就是个少言少语的姑娘,今天鼓起勇气和周兴云说那么多,实在难能可贵。由此可见,她是多么在乎穆寒星……

    美女跑掉了,周兴云唯有紧随其后走出树林。不过,当他重回路口时,则看见维夙遥与穆寒星两女道别。

    敢情他和郑程雪在林子谈话期间,水仙阁弟子恰好路过了,穆寒星见着维夙遥,便主动叫她留下等周兴云。

    至于穆寒星和郑程雪为何匆匆离去,大概是想腾出空间,好让周兴云和维夙遥单独相处,与及郑程雪脸皮薄,说完刚才那些话后,短时间内不好意思再与周兴云见面。

    “你不在营地休息,来这等我做什么……等一下,我很脏。”

    周兴云二话不说就拥抱少女,吓得维夙遥赶紧推开色小子。一来是因为路口人多眼杂,二来是预选赛刚结束,她浑身脏兮兮。

    “我也没洗澡,不怕脏。”周兴云厚颜无耻,不依不饶的将少女拉过身边:“走,我们到林子里去。”

    “有什么事不能在这说?”维夙遥警觉起来,她知道和周兴云单独相处时,小子总会得寸进尺对她无礼。

    “好事。”周兴云半推半扯的拉着少女离开,位于对面山崖上玉树择芳成员瞧见,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周兴云三度带不同的美女进入树林,这是要干啥啊!

    说实话,周兴云今天不打算调戏维夙遥,他拉少女进树林,只想亲手喂她吃顿糯米饭。但是,喂着喂着,周兴云就趁虚而入,两人莫名其妙吻在了一起,郎情妾意温纯了良久,小两口才依依不舍分开。

    周兴云知道维夙遥整晚没睡,便不挽留佳人,让她回营好好歇息。

    预选赛结束之后,各大门派掌教都会回营地,统计本门弟子所获门徽,然后前往昨日开幕式的大擂台,上报与上缴弟子所得门徽。

    周兴云则准备趁这时机,提前去玄冰宫营地和伊莎蓓尔见面。他现在内力枯竭,没法施展轻功,不提前上昊霖少室,铁定赶不上今日晚宴……

    “周大人神功盖世,小女子不胜佩服。”

    “伊莎蓓尔掌门过奖了,我这难登大雅之堂的三脚猫功夫,岂能与玄冰宫博大精深的武学相比。”

    “周大人何出此言?我愿拿本门任意一套武功心法,与大人您的‘碎星诀’进行深入交流,不知奉御大人能否满足小女微不足道的好奇之心。”

    “实在抱歉。碎星诀乃家父终其一生所研创的武道遗产,我不能让它落入外人手中。当然,伊莎蓓尔掌门看起来很像自己人,假以时日你我深入交流,任何功法都可以谈。”

    又来了,周兴云来到玄冰宫营地会见伊莎蓓尔,不几句话就开始两面三刀,笑皮不笑肉的互相套路。

    伊莎蓓尔显然对周兴云昨晚施展的武功很感兴趣,甚至不惜拿玄冰宫的武学秘籍与其互换。但周兴云更贼,嚷嚷‘碎星诀’乃周家家传剑法,一句‘伊莎蓓尔掌门看起来很像自己人(伊莎蓓尔掌门似乎有意做我老婆),假以时日你我深入交流(拜堂之日你我洞房花烛),任何功法都可以谈’……

    伊莎蓓尔遇上这般厚颜无耻的小子,也只能笑而不语不了了之。

    人心不足蛇吞象,周兴云摆明狮子开大口,要我道出‘碎星诀’功法?没问题!只要你嫁给我,赔上整个玄冰宫做嫁妆,我就把家传剑法无条件传授于你!

    伊莎蓓尔又不是霍婷婷,胸大无脑,当然不会让周兴云得逞。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