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222章 有所觉悟

第222章 有所觉悟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剑蜀山庄长老们,一开始都认为,周兴云和许芷芊拿到预选赛出线名额,全靠莫念夕、维夙遥、徐子健等人协助。因为他们在预选赛看到周兴云的时候,他身边已经高手云集……

    不过,大家在昊霖少室吃了闭门羹,下山途中听杨琳讲述周兴云在预选赛上的表现,老顽固们才逐渐意识,他们对周兴云的认知已经过时……

    仔细想一想,周兴云、吴杰文、轩婧,都在少年英雄大会预选赛突破境界,成为一流武者,要不是运气欠佳,本届大会剑蜀山庄搞不好能有三名一流武者杀出预选赛,打入128强的擂台赛。

    令人遗憾则是,他们都押错宝了,唐远盈和赵华在预选赛上的表现,实在让众人大失所望。

    倒是周兴云最后强攻断壁天险,普天之下舍我其谁的气魄,叫各位长老震撼不已。当周兴云技惊四座,施展出惊天剑招,剑蜀山庄的长老们全傻眼了。

    只不过,周兴云随后暴打赵华和胡德伟,戏虐唐远盈,并将同门师弟赶尽杀绝。大逆不道的行径,促使剑蜀山庄长老愤慨,一时间忘了他勇武表现。

    此时大家冷静下来,把事情从头至尾整理一遍,何长老等人不由发现,周兴云才是那个有望扛起剑蜀山庄大旗的家伙。

    且不论他武功如何,光凭他结识的年轻高手,就足以令他们刮目相看。不说别的,假若周兴云真把水仙阁的维夙遥娶过门,剑蜀山庄不等于白白多了个年轻有为的女弟子。

    剑蜀山庄诸位长老想明白后,不由重新评估周兴云在山庄里的地位……

    长老们纷纷关心他的伤情,周兴云霎时间适应不来。

    不过,周兴云能够理解长老们的心境,这群老顽固以前对他很不友好,但有一点不可否认,老家伙们把剑蜀山庄的名誉,看得比自己的老命还金贵,如果他能为剑蜀山庄争光,在少年英雄大会上取得好名次,眼前不友善的老顽固,就会变成一群傲娇的老顽固。

    “蓓妍说我伤得不重,但为了接下来的比斗,两天内我不能运气。”周兴云憨憨回答,强行扯上医仙秦蓓妍,好让老大爷们放心。

    “石师叔,这药……是给云儿的?”说时迟那时快,唐彦忠已经拿药回来。

    “除了他,还有谁会受伤?”石范晋不置可否,唐彦忠闻言含笑倒出两枚丹药:“云儿,你可要好好感谢石长老,这丹药是剑庄独门良药,用许多名贵药材提炼而成,可活血补气……”

    “谢谢石长老。”周兴云双手接过药丸,一时间没敢吃。

    说实话,拥有现代医学记忆的他,对当代的‘气疗术’、‘炼丹术’很费解,因为这丹药练得好是救人灵丹,练不好是杀人毒药,他没病没痛可不敢乱吃……

    可是,江湖中有许多快速恢复内力的灵丹妙药,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唉!长老们一直盯着他几个意思?不吞下药丸就不放他走吗?还是闭着眼睛吃了吧。剑蜀山庄独门良药,肯定有许多前辈服用过,再坑也不至于吃死人……

    “服下丹药,就去好好休息,不要四处乱跑。”石长老不温不火的说。

    “明天昊霖少室会张贴第二轮淘汰赛的分组情况,我让其他弟子去帮你看,你老实呆在营地,哪里都不许去!”何太师叔则喝令周兴云不准离开营地,他此时的处境很不乐观,今天陡魏、刘瑜飞还带人来剑蜀山庄营地,仿佛要找周兴云麻烦。

    周兴云和刘瑜飞相比,何太师叔肯定偏爱自家外孙,但是剑蜀山庄的声誉,在他心中更为重要。周兴云两天内不能运气,万一落单遭遇埋伏,三天后的比赛可以直接弃权了。

    “弟子明白。”周兴云才不担心有人找他麻烦,当他身边的美女保镖不存在吗?

    “云儿,胜负乃兵家常事,尽力而为,莫要勉强。”姜晨对胜败结果的看法,并不像长老们那么执着,年轻弟子为门派争光,自是一件好事,然而,将剑蜀山庄发扬光大的重任,依旧是他们长者的职责,对年仅18的年轻弟子还言之过早。

    周兴云只要尽人事,结果如何都不重要,无须另他背负太多压力。

    好!还是师祖爷爷好!周兴云由衷感叹,上任掌门好眼光,选了个心胸开阔的接班人,如果换做何太师叔当掌门,估计没等他功成名就,就把他逐出门派了。

    诸位长老得知周兴云身怀内伤,史无前例的没有刁难他,甚至让他服药好好休息。

    估摸老家伙都有所觉悟,今年少年英雄大会,只能靠他打响剑蜀山庄名声。

    看来今天昊霖少室门人对剑蜀山庄的态度,深深刺激到各位长老,让老家伙们明白,剑蜀山庄若不加把劲,真会日落西山,沦为碌碌无闻的三教九流。

    悬赏讨伐令已成定局,昊霖少室根本不卖剑蜀山庄面子,长辈们也于事无补。面对这种情况,就连平日非常讨厌周兴云的何长老,也希望他能为门派争口气,好歹杀进128强。

    周兴云早已料定昊霖少室不会撤销悬赏讨伐,主场裁判愣是偏心,客场选手只能认了。

    “妈。我想问你个事……”周兴云脱离长老们训话,屁颠屁颠的跑到杨琳身边。

    “你又闯祸了?”

    “并没有!”周兴云很奇怪,他明明是个人畜无害关怀有爱的好宝宝,老妈为何总觉得他会闯祸。

    “妈,我想知道老爹留下来的残卷,真的只有这一丁点吗?”周兴云很早前就怀疑,自家老爹遗留下来的残卷,应该不止那么几招。

    以前他不够老奸巨猾,洞察力不够仔细,所以没察觉残卷撕裂的边缘,有两种不同成色……

    一种是历经岁月风霜,灰黄陈旧的土色,而另一种,则是崭新浅白的裂纹。

    周兴云大致推测,周青峰遗留下来的残卷剑谱,应该可分上、中、下三段。十多年前他撕掉的是‘下段’,所以有部分裂口成色古旧,几个月前老妈撕掉了‘中段’,导致陈旧的裂口处,有百十多页颜色鲜白的裂纹。

    最重要则是,残卷‘上段’最后一招的心法,似乎与‘中段’相接,杨琳顺带把它藏起来,导致周兴云只能学习前八式。

    “云儿,娘就这么跟你说吧。你爹自创的剑法,可分天、地、乾坤三卷。你现在使用的剑诀为‘天’卷。”

    “也就是说,娘亲你有后面一卷咯?”周兴云弱弱地询问,起初他还以为,残卷是一本自灭功法,然而事实证明,这剑谱与他独特的功法相结合,是那么的完美无缺。

    周兴云曾试过将独门功法,运用在剑蜀山庄的剑招里,结果威力不见提升,内力反而消耗严峻,当真事倍功半令人无语。

    “娘手里确实有‘地’卷。不过‘地’卷与‘天’卷,是性质截然相反的两类武功,当年你爹逆向运功,险些走火入魔,所以娘把它藏起来,等将来时机成熟再让你学。”

    “现在成熟了吗?”周兴云觉得自己摸透了天卷前八招,应该能尝试学习第二卷武功。

    “不行。第二卷功法对身体要求很高,而你正处于发育期,练这武功身体会承受不住,至少要二十岁以后才能练习。”杨琳断然拒绝,并且耐心的解释说:“云儿,‘天’与‘地’两卷只是招式不同,功法截然相反,其剑法威力实质相差无几。从娘亲的角度来看,这两卷剑招,与其说上下两册,还不如说是两套对等的武功,真正羽化脱变的,是融合天地二卷,你爹带走的‘乾坤’卷。”

    “老爹把最厉害的部分带走算几个意思……”周兴云有点不滋味,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老爸为嘛不把逆天武功留下来,让他打遍天下无敌手,成为新一代的独孤求败。

    “傻孩子,乾坤卷虽然厉害,可它只是个半成品,连你爹都驾驭不了,最终不得已放弃专研。他怎么敢将练了有可能暴毙的武功传给自己儿子……”

    “有道理!”周兴云憨憨点头,如同葵花宝典这种练了要自残的武功,再厉害他也不会学。

    周兴云原本还想找老妈说说话,看能不能套出残卷里的新武功,如今像是没希望了。

    然而,正当周兴云垂头叹气,杨琳却柳暗花明的笑道:“云儿,‘天卷’里的武功,你只学了不到三成,第八式之后剑法,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娘亲怕你急于求成无从掌握,也把它藏起来了。等年末入冬回到剑蜀山庄,娘再将‘天’卷剩余的剑招拿给你。”

    “我就说嘛!残卷装订的封边那么厚,怎么看也该有三、四百页,而我拿到的残卷只有五十来页,娘亲你也太不厚道了!”周兴云忍不住抱怨,原来真正的残卷还在老妈手里,他拿到手的只是残卷中撕出后的小部分而已。

    “什么不厚道?剑谱是你爹毕生心血,当初你是个三流武者,娘敢把它全部交给你吗?万一落入别人手中怎办?”

    “对对对!娘亲说的真对,孩儿不懂事,娘亲见怪不怪哈。”周兴云大咧咧笑道。以前他很不靠谱,老妈不放心是应该的。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