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243章 殃及池鱼

第243章 殃及池鱼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郑程雪!”刘瑜飞死死盯着少女,碧园山庄的秘传刀谱果然厉害,刚刚要不是参赛的精刀门弟子接住他,他只怕已经摔落擂台。

    不过,尽管刘瑜飞没有掉下台,却被郑程雪的刀劲所伤,如今衣衫破烂,跟个乞丐一样十分狼狈。

    虞无双喜欢装,郑程雪则恰好相反,江湖美人榜说程雪妹子是个侠骨柔情的美人,并非无不道理,她从不虚与委蛇,是个实事求是、爱恨分明、精炼能干的好姑娘。

    三军比赛开始前,刘瑜飞恶言唾骂穆寒星,郑程雪的忍耐早到极限。如今她毫不客气的找刘瑜飞算账,保护周兴云是一码事,为好姐妹穆寒星出气才是重点。

    因此,郑程雪教训刘瑜飞,没有一丝手下留情,当真全力以赴往死里砍,反正木刀砍不死人。

    刘瑜飞和吕张龙的攻势,同时被郑程雪与虞无双挡下,结果两人预想把维夙遥引开,让其余人讨伐周兴云的计划落空。

    现在擂台上的战况发生变化,可变化并不大,吕张龙和虞无双见招拆招,郑程雪与刘瑜飞全力拼杀,至于其他人……依旧在围观周兴云,寻思要不要动手。

    陡魏、麦琴、张浩然等人只能干着急,无奈的叫喊擂台上的同门别管那么多,赶紧动手讨伐周兴云。因为他们察觉不少人脸色有异,偷偷地凝聚内力,似乎想在大家犹豫要不要攻击浪荡子时,动手偷袭身边的人。

    毕竟不是人人都与周兴云有仇,即便主办方发悬赏讨伐浪荡子,可现在把他逐出擂台,也拿不到丁点好处。与其为他人做嫁衣,不如老老实实进行擂台赛。

    许多参赛选手都想明白了这一点,他们之所以迟迟没有互相攻击,只因想不明白的人比较多,导致擂台上的氛围很诡异,没有人带头干架。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虞无双四人已经打起来,想明白利害的人若趁机出手,完全合符情理。

    陡魏一直在台下叫喊,擂台上的崩雷堂弟子,只好硬着头皮找周兴云麻烦。

    说实话,崩雷堂、精刀门、武藤门几个组建‘侠义盟’的核心门派弟子,现在都已经失去讨伐周兴云的气焰。

    其它没有跟周兴云交锋,没有吃过亏的门派弟子,或许还能情绪高涨的嚷嚷对付浪荡子,可崩雷堂、精刀门、所有在预选赛大败而归的人,都不太想招惹周兴云。

    若非陡魏几个门派带头大哥,坚持要和周兴云干到底,他们真不想惹是生非。

    现在的少年英雄大会,还是少年英雄会吗?他们为了对付一个人,又是组建联盟,又是自降败者组,压根没法公公正正的参加比赛。

    无奈,陡魏几人都是本门近年来最优秀弟子,都深得长辈宠爱,他们也只能听其言,蒙头杀向周兴云。

    有人要对周兴云不利,维夙遥当然不会袖手旁观,顶尖高手舍命守卫,没有三四十名一流武者强攻,压根别想突破少女防线。

    维夙遥对周兴云的情谊,可谓用情至深,今天四军淘汰赛,维夙遥是做好自己被淘汰,也要保周兴云出线的觉悟,甭管来多少人,她都会坚守防线,绝不退缩一步。

    “夙遥不用那么卖力。”周兴云看维夙遥毫不松懈,以一人之力拦下几十人围攻,不禁有点心疼,怕美女累坏了。

    “你别站在那一动不动,过来帮我下不行吗?”维夙遥没脾气的回应,她拼死拼活为了谁?亏周兴云还说风凉话,叫她不用那么卖力。

    “来嘞来嘞!我帮你引开他们!”

    “你去哪?快回来!”维夙遥急眼了,她叫周兴云帮忙,是要他到她身边互相掩护,结果小子大咧咧的跑开,这要她怎么保护他?

    “我去遛狗……”周兴云露出抹邪笑,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想着赢,穆寒星落入败者组,郑程雪肯定不顾反对支援好姐妹,他当然也要去英雄救美。

    之前周兴云戳穿陡魏的计划,嚷嚷不会救援穆寒星,无非是想看对方气急败坏的表情。现在他得偿所愿,陡魏等人一个个急得跳脚,恨不得蹦上擂台干翻他,那扭曲的面容,真让他大感畅快。

    当然,急得跳脚的人,除了陡魏几个以外,还有剑蜀山庄的长老们。为什么?因为他们看到维夙遥全力庇护周兴云,都认为他十拿九稳可以胜出,结果周兴云不按套路出牌,傻里吧唧的跑往敌群作死,这不让人气得跳脚才怪。

    “胡闹!他小子!胡闹!”何太师叔已经不知该怎么去说周兴云,只见他在擂台上扭着屁股跳恰恰,不遗余力的刺激对手,仿佛害怕没人找他麻烦似的。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闯来!”果然,见不惯周兴云作风的人,立马就朝他涌去。

    “小伙子,做人要冷静,你那么冲动,是成不了大事滴。”周兴云气定神闲的笑道,完全没把对手放在眼里。

    起初,维夙遥瞧吕张龙甩开虞无双,率领十多人冲向周兴云,还非常担心他的处境。岂料周兴云步步莲花移形换影,游刃有余的躲开敌人攻击。

    “好步法!云儿跟谁学到的上乘轻功?”唐彦忠有感而发,周兴云看似岌岌可危,在擂台上险象环生,千钧一发的闪过对手攻击。实际上,高手们皆可看出,那不是岌岌可危,而是以最小幅度,完美的闪过所有攻势……

    周兴云竟能在梅花桩上负手虚度,从容自在的将敌人玩弄在鼓掌之中,可见那轻功步法非同凡响。

    “那不是剑蜀十绝之凌波微步吗?”轩婧一头雾水的望向唐彦忠。

    “我们没那武功!”石长老当下回道,如今他们是越来越看不懂周兴云,这小子下山才几个月?怎么学会那么多奇异武功。

    周兴云见缝插针,游刃有余的在擂台上溜达,娆月教他这套漪澜鬼步确实好使,想当初夏日演武祭,他三流实力即可遛着一群二流武者乱跑,如今实力大增,估计维夙遥也要费一番劲儿才能逮住他。

    “你们这是何苦呢?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有必要吗?小伙子,请听老夫一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即便你们能把我赶下擂台,也得不到一丁点好处,不如换个对象,尝试一下新生活,看看你们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垃圾,对付他们肯定比找我麻烦简单。”

    周兴云老生常谈,游走不忘感化大众,只可惜他感人肺腑的发言,非但没能普度众生,反而还招来滔天谩骂。

    “你骂谁垃圾!有种别跑,和我们一决胜负!”

    “就知道躲躲闪闪,算什么男子汉!”

    “狗杂种站住!”

    “唉……现在年轻人的思想真造孽。没有公平竞争,何来一决胜负?你们几十个追我一个?好意思叫我一决胜负?好意思跟我说男子汉?老夫专注遛狗三十哉,你们为何还不成精呐!”

    周兴云捶心捶肺的惋叹,那副悲天悯人,我是为你们好的态度,你们为何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险些没把紧追他的武林萌新气炸。

    周兴云使出诡异轻功,在梅花桩上如龙戏珠,领着几十人四处乱窜,给人感觉就像一群流氓在菜市场追打某人,将整个擂台闹得鸡飞蛋打。

    要知道,擂台上并非所有人都像吕张龙他们那样,与周兴云势不两立,百分之六十的参赛选手,都抱着静观其变的心态,一边正常比武,一边观察战况。

    虽说主办方悬赏讨伐浪荡子,但正如周兴云所言,即使他们在四军淘汰赛上,成功把他打下擂台,也拿不到任何奖赏,除非他们自降败者组,一再将周兴云赶尽杀绝。

    与其为他人做嫁衣,不如务实一点,好好参加擂台赛。

    如果有好机会偷袭,他们不介意帮忙讨伐周兴云,没有找到好时机,也无伤大雅……

    换句话说,尽管大家都希望响应主办方号召,把周兴云打下擂台,但优先赢得出线权,其次讨伐浪荡子,才是大众主流想法。如同陡魏他们不惜自降败者组,也要找周兴云算账,对很多人而言,真心荒谬……

    诚然,造成这一现象,众人想讨伐周兴云,却迟迟不急出手,全因江湖浪荡子并非传闻那么碌碌无为。

    周兴云登场凝气成冰震四方,着实让不少人大跌眼镜,与其做出头鸟招惹他,不如先让敢死队冲锋,等周兴云精疲力竭耗光内力,他们再奇袭致胜不晚。

    江湖各派的年轻弟子想法很不错,先让吕张龙等人消耗周兴云,最后由他们来斩首。遗憾的是,那都是他们一厢情愿的幻想……

    周兴云仅凭一身好轻功,就在擂台上立于不败之地,吕张龙等人追了他一刻钟,别说想给予浪荡子伤害,就连衣角都没碰着,实力‘差距’一目了然。

    认清状况的武林萌新,都很自量力,打消协助吕张龙围杀周兴云的念头。

    只不过,城门失火,怎会不殃及池鱼,周兴云故意带着几十人在擂台上横中直撞,原本想置身事外坐收渔人之利的家伙,全都被卷入其中……

    “滚开!别挡道!”

    “你们做什么!哎哟!”一个正常比赛的年轻弟子,猛地被吕张龙撞倒跌落擂台。

    “叫你滚开没听见?废物!”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