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297章 勇者相逢智者赢

第297章 勇者相逢智者赢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来啊!放马来啊!不是要刚正面吗!来拼刺刀啊!正合我意!呵哈哈哈哈……!”周兴云跟个疯子一样,完全放弃防御,除了进攻、进攻、进攻、还是进攻,从结论而言,就是个盗版的南宫翎。

    诚然,周兴云也晓得,他实力远不如南宫翎,无法做到少女那样,仅凭一把特制长刀就压住对手,所以他才选择刀剑双武,双臂左右开弓,攻势宛如旋风暴雨,连绵不绝的强袭对手。

    “吭吭……这武功套路有剧毒。”筱箐欲哭无泪的笑了,抽出插在大腿上的折叠扇,刷地敞开遮住夏吉儿视线。这种厮杀场面,最好不要让小女孩看……

    “吉儿要看。”夏吉儿不乐意了,奈何不管她如何调位,筱箐就是要把纸扇搁在她眼前。

    筱箐和南宫翎交手无数次,非常了解她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武功路数。

    正常人交手受到攻击时,通常会选择闪避,避无可避的时候,会选择格挡,将自身伤害降到最低。

    南宫翎则不同,受到攻击的时候,她不闪不躲不格挡,直接反攻取人命!简单地说,你或许可以伤到我,前提是你要死……

    周兴云现在就有样学样,本着两败俱伤的想法,和马廖拼命,正如他开赛前所言,狭路相逢勇者胜,谁让步谁要输。全都是套路……

    “…………”鸿天武馆长者紧皱眉头,马廖被周兴云第一剑惊呆了,结果落入下风,惨遭对方狂风暴雨般的强攻。

    然而,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周兴云也就第一剑的时候下了死手,随后看起两败俱伤的打法,都没置对方于死地的决意。

    准确的说,周兴云第一剑是料定马廖能够闪开,所以才毫不犹豫的下死手,身为一个‘问鼎’武者,明明能闪开的攻击,却站着不动,死了也活该……

    只不过,马廖却被周兴云精心布局迷惑,下意识的认为,对方与人赌命,必须和他以命搏命。

    很遗憾,鸿天武馆的长辈即便知道其中原委,也不得开口提醒,毕竟观棋者不语,身为前辈需要自持风度,否则门派面子过不去。

    “哼呵呵,造孽呢。”娆月妹子64强赛大获全胜,换装完毕后,屁颠屁颠赶来看周兴云比武,只见情郎威武霸气左右开弓,追砍比他高两境界的劲敌,杀得对手无暇还手。

    “一剑定乾坤。厉害了我的哥。”秦寿真心佩服,周兴云总有办法,使战局优势最大化。

    参加少年英雄大会的年轻弟子,几乎都是初出茅庐的小新嫩,鲜有经历生死战或大风大浪。好比五月份苏府遇袭,当时各门派的年轻弟子,几乎派不上用场,转眼功夫全军覆没,亏他们事后有脸把自己吹上天去。

    当初若非周兴云站出来主持大局,嚷嚷要救援长辈,那群小萌新全拿不定主意,空有一身武功,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如今马廖面临生死之战,意识到自己有生命危险,英霸的武功路数,霎时变得畏手畏脚,其实力发挥不足五成。

    “万象存行迹,千秋梦江河!碎星诀六式:天星云体术!”

    周兴云的攻势越打越快,点点滴滴的星辰流光,宛如夜幕星生,伴随他一刀一剑不断衍生。

    不消片刻功夫,周兴云仿佛披上一层星辉战袍,浑身包裹朦胧荧光,刀剑连招也逐渐产生幻象,每一次攻击都会残影随行,看似午夜疾驰一甩而过的车尾灯,抽象、炫酷、快得令人目不暇接。

    周兴云间不容发,长江大浪滔滔不绝的快攻,顿时让对手压力山大。

    马廖仅凭一手三叉戟,完全防不住旋风般的猛烈攻势……

    说起来,马廖很纳闷,强攻猛打本该是他的强项,如今却让周兴云压着打,这实在太诡异了……

    “你要和我硬拼对吧!好!”马廖心底不服,他武道境界比周兴云强,对方凭什么压着他打?

    眼看周兴云又一次不要命的攻上来,马廖猛一咬牙,抱着两败俱伤的决心,无论如何都想扭转劣势,让周兴云明白,他也是个有血性的汉子。

    鸿天武馆长辈瞧弟子总算醒悟,敢于放开胆子还击,紧皱的眉头终于舒缓了一点。根据周兴云目前为止的表现,他们认为马廖只要正常发挥,应该能战胜剑蜀山庄浪荡子……

    “来战!裂地崩山!”马廖驾驭内功全力挥动三叉戟,扭腰纵横一百八十度,不留余力的扫向周兴云。其三叉戟横扫之地,霎时飞沙走石地撼崩裂……

    既然周兴云那么张狂,他也不客气了,就看小子敢不敢硬接他全力一击。

    马廖心里想着,周兴云若是硬接他奋力一击,铁定会被其威力震伤,锐气势必大减。反之,周兴云要是退缩闪避,那一浪接一浪的攻势,也就画上休止符了。

    “漩龙斩诸侯!”

    三叉戟横向扫荡,冲锋追砍对手的周兴云,猛地急刹车,以左脚为轴心,惯性转身半周,特制唐刀以牙还牙,半月横扫直击马廖脖颈。

    “疯了!那小子真疯了!”剑蜀山庄石长老见状气得跺脚,周兴云简直不要命了,对方三叉戟拦腰斩来,这家伙还不防不退,依旧我行我素的砍向对手脑袋。

    “你淡定些,那兔崽子比我们还冷静。你别瞎着急……”何长老洞察力较强,明白周兴云此招暗藏玄机,乃最佳迎击反应。

    “该死!”马廖猛一咬牙,不得不改变攻势,强行提高三叉戟横扫角度,撞上七尺长特制唐刀。

    他原本下定决心,冒着和周兴云两败俱伤的风险,也要阻断他连绵不绝的攻势。然而,当他出手才察觉不对劲,这个两败俱伤,他根本划不来……

    周兴云是以最小伤害,换取最大成果,假如他不计后果孤注一掷,未开锋的三叉戟,顶多废掉周兴云握剑左手,然后……他的脖子将毫无防范被特制唐刀击中,就算他硬气功再厉害,也怕要当场昏死,严重点甚有可能一命呜呼。

    迫于无奈下,马廖只好改变横扫途径,先挡下致命一击再做打算。

    嘭!三叉戟又一次与特制唐刀相撞,两者强大冲劲针尖对麦芒,瞬息震惊百米,以兵器抨击交锋为圆心,颠覆一圈波澜气浪,扎实的泥地犹如石落镜湖,眨眼变为翻松泥土。

    “咳……”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赢。”

    马廖由于中途强行改变招式,使其威力倍减,反倒让周兴云占尽便宜,被双方气劲所伤……

    南宫翎很厉害,周兴云打从心底觉得,这丧心病狂的姑娘,是个文武双全的绝世高手。为什么呢?因为她虽然疯狂,可是她也相当冷静……

    以攻代守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南宫翎陪练的时候,周兴云深深地明白,她为何如此厉害,为何几年前就能砍杀准极峰武者。

    因为南宫翎跟人玩命,就像围棋一样,并非有勇无谋,而是凶残中带细腻,一步步诱导对手,强迫敌人不得不照她的安排出招。

    就像刚才周兴云不顾受伤和马廖硬拼,即便对手不怂,硬要和他两败俱伤,结果便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最后胜者依然是周兴云。

    无可奈何之下,马廖只能选择抵挡,这样一来恰好步入周兴云设下的圈套……

    说白了,别人是见招拆招,一招一式都是死的,南宫翎却诱招杀招,每招每式都有想法,是活的……

    当你察觉有机会重创她的时候,往往就是她能要你命的时候。二选一,要么重创对手不要命,要么防守陷入被动。

    马廖选择了后者,逼不得已转攻为守,顿时就落入了周兴云预设的圈套,当他被冲劲所伤气竭刹那,周兴云蓄势待发的左手撩剑刺心,剑尖犀利无情的扎入对方胸口。

    诚然,周兴云敢这么做,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马廖是个硬汉子,看他那身板肌肉,就知道这家伙的硬气功初具雏形,底子坚硬得很,即便开锋的兵器,也不定能刺穿他雄厚胸肌。

    当然,喉结、眼睛、小丁丁等致命部位则另当别论……

    第二个原因,不想受伤赶紧滚!老夫就等你舍弃兵器后滚闪避。

    初到昊天山,南宫姐姐调教他练功,可没少用类似的手段将他逼入窘境。一旦他落入圈套,陷入南宫翎的武功路数,下场便是节节败退,最后输得连渣都不剩……

    南宫大姐为了训练他的实战能力,可谓用心良苦,不是一招撂倒他,而是步步把他逼入死胡同,将他玩虐千百遍……现在想起辛酸史,说多了都是泪呀。

    果然,马廖猝不及防,赶紧往后空翻,周兴云扭转唐刀如藤缠树,顺势卷袭三叉戟往外一扬,轻而易举便将对方手握兵器挑飞。

    “小崽子的刀法跟谁学的?还真练得有模有样……”丞长老喃喃自语,周兴云炉火纯青的刀剑齐舞,丝毫不像是初学者……

    剑蜀山庄以剑为主兵器,刀系秘籍少之又少,周兴云竟在64强赛亮出这么一手绝活,实在叫人惊艳。不过,比起他在预选赛和淘汰赛时使用的碎星诀,这刀剑双武……等等!

    丞长老仿佛意识到什么,猛然昂首瞩目周兴云……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