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336章 离间

第336章 离间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皇上,忍一时,争千秋。它日您登基继位,万里江山在手,何愁后宫佳丽无三千。”周兴云在马车上侃侃而谈,希望皇十六子莫要中计,假如他真娶了许珞瑟为妾,许太傅既有千种办法残害他。

    “行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朕让你办的事,都办妥了吗!”皇十六子很无奈,尽管周兴云破坏他坐享美女,可周兴云那种‘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的态度,着实让皇十六子恨不起来。

    更何况,周兴云拍着(昧着)良心担保,来日皇十六子登基,他绝必将自家府上的绝色美女,统统送入皇上寝宫。

    “微臣不负众望,剑蜀山庄、昊霖少室、玄冰宫、水仙阁、林宝镖局、洪帮、碧园山庄、祁嶙宫等等……甚至连十大邪门之首,‘血龙陵墓’都愿意协助皇十六子!”

    “血龙陵墓!此话当真?”皇十六子非常惊讶,得知太子与乐山派联合,他立马就寻求乐山派的死对头,血龙陵墓和凤天城帮忙,无奈血龙陵墓狮子开大口,提出无理条件,要求他马上割让管辖封地,结果双方不欢而散。

    但是,血龙陵墓高手如云,皇十六子是亲眼所见,周兴云居然把他们劝服了?

    “启禀皇上,这枚血玉乃血龙陵墓的祭祀令,如今他们已派遣三大祭祀之一棠苑,作为代表寄居在微臣官邸。此人武功相当了得,与南宫护卫不相伯仲。”

    周兴云出示棠苑交给他的令牌,随即还将剑蜀山庄的协议书,递给皇十六子:“这份是剑蜀山庄的协议书,请皇上过目。”

    “协议上的要求有点多,而且……他们只听你号召,这算什么意思?”皇十六子皱起眉头,剑蜀山庄协议书上,提出各种各样的条件,既要钱、又要粮、还要免除关税、并提供多种业务服务……

    诚然,对方提出的条件虽多,可皇十六子也不是不能满足,唯独最后那项,只响应周兴云号召,这算什么意思?

    “皇上,今天我在朝堂也说过,武林中人都是桀骜不驯的家伙,他们不愿成为朝廷鹰犬。但是,下官在少年英雄大会上,赢得江湖各派尊重,他们誉我为年轻一辈的领袖,才愿意跟下官合作。就照协议书的约定,只要微臣一声令下,他们便会派遣高手协助我。”

    周兴云指着协议书的某处:“皇上请看这里,江湖各派作为暗势力,不得多问多管朝堂事故,不得涉及和干预朝野政事,他们只会听我号令行动。换句话说,皇爷要行动的时候,他们便会盲目依照我的方针办事,这岂不更符合我们的收益。”

    “其它门派的协议书呢?”

    “由于协议信笺相当重要,微臣不方便将其它门派的协议书带在身上,便交由剑蜀山庄的长老保管,以防有人窃取机密。不过,本月下旬之前,愿为皇爷效劳的门派,都会派代表进京入驻下官府邸,到时候微臣再找机会向皇上引荐。”

    周兴云不可能让皇十六子看其它门派的协议书,因为剑蜀山庄的协议书,是他深思熟虑后,昨晚让许芷芊写的……

    换句话说,剑蜀山庄协议书上要钱、要粮等等无理要求,都是他中饱私囊擅自加上去的。

    周兴云还很无耻的告诉皇十六子,协议上的条件,是各门派掌教一起商议出来的结果,其余门派的协议全都大同小异。

    反正十六皇子腰缠万贯财大气粗,周兴云不狠狠宰一笔,着实对不起天地良心黎民百姓。

    周兴云投机取巧,在朝堂上破坏皇十六子和许太傅联姻,结果却一箭三雕讨好三方。他在皇太后面前揭发两家联姻,无疑切断了许太傅后路,让许家和皇十六子你死我亡。

    皇太后自然愿意看到许太傅和皇十六子斗争到底,否则双方即便不联合起来,在某种程度上达成共识,也会让她十分头疼。

    假如许珞瑟把皇十六子侍候好了,吹吹枕边风,让皇十六子偶尔站在许太傅一边,朝堂两派大臣意见统合提出要求,皇太后就算不愿意,也必须顺应众臣。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皇太后定会阻止两家结亲。周兴云此举无疑赢得皇太后赏识……

    另一边,周兴云以仁义道德为由,路见不平一声吼,喝斥许太傅不近人情,不顾许珞瑟幸福,让其嫁给乱臣贼子,逼得他铤而走险,在朝堂上破除两家婚姻,为许珞瑟鸣不平。

    说白了,周兴云站住道义制高点,许太傅心中有愧,只会暗下佩服他仁心仁德、年少志高……

    最后,周兴云苦口婆心跟皇十六子讲道理,表明自己忠心耿耿,为了让皇十六子顺利称帝,敢于冒死进谏,排除所有后患。

    皇十六子心底虽气,可气消了后,定会认为周兴云乃真心腹,确确实实在为他着想。

    更何况,周兴云名言不会对许珞瑟有非分之想,待他登基称帝,便将美女奉还圣上。皇十六子瞧周兴云至今还是个童男……那个啥,他居然找不到理由不信周兴云谗言。

    马车行驶缓慢,当三人抵达十六皇爷府,周兴云已将少年英雄大会发生的概要,告知皇十六子。

    “周爱卿离开京城的时候,曾跟朕说要留意心腹大患。朕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彻查,还是没有进展……爱卿可有头绪?”马车停在府门前,皇十六子皱眉询问。

    周兴云离开京城这段期间,他费尽心思调查内奸,结果把他吓了一跳。

    皇十六子没想到自己身边,居然被人暗插了那么多眼线。只不过,对他起异心的家伙,都算不上心腹大患,这不由让他很恐慌,想知道是谁在幕后策划与他作对。

    “皇上,微臣离开京城后反复思考,觉得一人很可疑。”

    “谁?”

    “瑾润儿。”

    “不可能!她不可能倒向太子。”

    “以前不可能,现在……未必。”周兴云不急不慢的说道,瑾润儿贪恋权势,做梦都想成为皇后,她之所以协助皇十六子,无非指望十六皇子登基立她为后。

    “既然如此,周爱卿为何要怀疑她?”

    “因为此一时彼一时。以前瑾润儿在一品学府,许芷芊处处压她一筹。长公主韩秋澪,更是蓄谋让太子立许芷芊为太子妃。瑾润儿自认斗不过韩秋澪和许芷芊,才转投皇十六子。”

    “现在,许芷芊加入我派,韩秋澪失之助力,不得不另寻人与我们抗衡。瑾润儿在一品学府,自然就如鱼得水。”

    “皇上,许芷芊曾告诉我,韩秋澪是担忧瑾润儿野心勃勃,怕她假以时日反客为主管制太子,才蓄谋让许芷芊成为太子妃。如今形势逼人,越来越多重臣意识到,皇上您才是真天子,韩秋澪已顾不得那么多。微臣猜测,瑾润儿很可能是长公主釜底抽薪,谋害皇上的杀招……毕竟,皇上你可曾想过立她为后?”

    周兴云一句反问,让皇十六子警惕。

    皇十六子扪心自问,他确实没有想过让瑾润儿成为皇后,瑾润儿若是察觉到他心意,和韩秋澪联合一点不奇怪……

    许芷芊被周兴云折服,愿意为他效力,长公主狗急跳墙,拉拢瑾润儿一点不奇怪。就照当前情况推论,如果太子若是顺利继位,瑾润儿十之八九会被封后。因为,瑾润儿转投太子阵营,将意味户部尚书倒戈,这心腹大患……可是能毁他千秋大业。

    “不得了……这不得了啊!如果瑾润儿不满皇上,那户部尚书岂不也要……”王御史开始慌了。

    “御史大人莫急,上诉言论只是微臣的猜测,片面推论不可当真。诚然,我们也必须做好完全对策防范未然,皇上可要好好观察,切勿让小人得逞……”周兴云用心险恶,上月离开京城时,危言耸听让皇十六子疑神疑鬼,如今回到京城,又拐着弯陷害户部尚书瑾郑涵。

    如今皇十六子草木皆兵,越想疑心越重,终究将会落入周兴云设好的心理圈套,怀疑瑾润儿转投太子,瑾郑涵要做国丈,在暗中偷偷反他。

    “咳咳咳……”

    “周爱卿你怎么了?”就在皇十六子陷入深思,周兴云突然咳嗽起来。

    “皇上恕罪,下官失礼了。微臣在少年英雄大会上受了内伤,至今尚未康复。若不是中途听许家的人说,皇上要与许家联姻,下官也不会急于赶回京城……”

    “…………”

    周兴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态度,实在让皇十六子一言难尽。

    “既然爱卿有伤在身,今日会谈就到这里。江湖门派协议书上的条件,朕准了,爱卿要他们知道,只要愿为朕效力,荣华富贵随手可得。”

    “臣遵旨。”

    “江湖各派的事,朕还需要爱卿多操心,养好伤势,注意身体。本月下旬各派代表进京,朕等你好消息。”

    “对,周大人是天上使者,要助吾皇一统江山,回府后一定要好好调理。”王御史自从被周兴云忽悠,以为自己去过仙界,便视周兴云为天师神医,对他的敬仰一发不可收拾。

    皇十六子和王御史一起登下马车,随即命令车夫送周兴云回官宅。

    周兴云拱手一句:“谢主隆恩。”,便功成身退,欢欢乐乐的回家去……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