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363章 下一环节

第363章 下一环节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二姐误会了,芷芊怎会讨厌二姐……”许芷芊萌萌眨眼,现在她不怎么想说话,如果可以的话,她确实不想来瑾润儿地盘吃饭。

    “三妹刚带周公子到一品学府面试时,奴家还十分好奇,冰雪聪明的你,为什么会和江湖郎中在一起,如今周大人锋芒毕露,实在让奴家大开眼界,就连家父都说,周大人足智多谋,是世间罕见的英才。”

    “二姐是在夸奖人家嚒?”许芷芊感到疑惑,今天的瑾润儿貌似不是来找茬,说话语气不像以前那么带刺,至少没有在大家面前暗讽她。

    “三妹慧眼识人,找到如意郎君,二姐替你感到高兴。”今天瑾润儿确实没有针对许芷芊,因为那已经没必要。许芷芊和周兴云在一起,彻底背弃了韩秋澪,瑾润儿再不用担心她会与她争夺权势。

    “谢谢二姐。”许芷芊默默地瞄了周兴云一眼,此时她算是明白,周兴云刚才为何非要在众人面前抱她了。

    周兴云抱着许芷芊上楼,还要她坐他怀里用餐,就是要让瑾润儿看到,他和许芷芊相亲相爱的模样,如此一来即可无形中化解危机,让许芷芊无忧无虑吃顿午饭。

    “你是聚鲜楼的掌柜吗?这酸辣排骨是你亲手煮的吗?我和你说,你的手艺很不错,火候掌握恰到好处,但你的菜谱有个致命缺陷,味道太普通了,缺乏新颖的感觉。我虽然觉得很好吃,可吃过后也就一顿饱,没有让人流口水,吃完了还想下次再来吃的想法。”

    虞无双抱着双手,开始品头论足点评瑾润儿亲手烹饪的菜肴,告诉她的厨艺还有待提高。

    “你可知道我是谁?”瑾润儿心底不服气,她是一品学府的二当家,她的厨艺超过现任所有御厨,自信普天之下,厨艺造诣没人比她更厉害。小女生居然敢对她指手画脚,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不管你是谁,我只是作为一名食客,说出自己的内心感受。比起我以前吃过的东西,你的菜肴里面缺乏新鲜感。你所用的调味香料过于局限,都是烂大街的油盐酱醋。而我吃过的美味,可不仅限于酸甜苦辣咸,你实在太小看人类的味觉!”虞无双不容置疑的说道。因为她觉得瑾润儿是唯一一个有可能赶超周兴云的家伙,只要她更加努力专研厨艺,假以时日定能做出满足她胃口的佳肴。

    “周大人,是这样吗?”瑾润儿反问周兴云,她吃过云侠客栈的烤肉卷饼,卷饼的味道确实让她感到很惊喜,他还知道其中的确用了许多独特香料调味,只不过……

    “我是医生,不是厨师,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呀。”周兴云尴尬的笑了笑,有很多现代化医用药材,都没被当代人发现及加以利用,同理,调味用的香料也一样。

    诚然,调味香料这种商业机密,周兴云不会告诉瑾润儿,否则玄女姐姐不开心,不理睬他就惨了。昨天周兴云可是答应伊莎蓓尔,会教她各种各样的新奇菜谱,促进玄冰宫新开客栈生意兴隆。

    “周大人,奴家没有别的兴趣,唯独厨艺一门爱好。既然大人一心向医,何不告诉我云侠客栈卷饼的酱料秘方。”

    “其实不是我不想告诉润儿姑娘,只是,这调味秘方非我自创。”

    “不是大人所创,那是何方奇人?希望周大人可以为奴家牵线,让润儿拜会高人。”

    “没问题!明儿我就让她来聚鲜楼找你商议。”周兴云拍着胸口担保。既然瑾润儿主动开口,他索性顺风使舵:“润儿姑娘,教我调味秘方的人,并非中土之人,她是位银丝长发的西域来者。明日我让她来聚鲜楼,你大可与她商议。”

    伊莎蓓尔不是要在京城开客栈吗?现在可好,户部尚书的千金主动送上门来,玄女姐姐只要把她坑了,别说在京城开客栈,就是再开所怡红院,都没问题。

    周兴云今天来聚鲜楼的目的,也算是圆满达成。

    一开始,周兴云还打算跟瑾润儿聊一聊,试探少女能不能帮他在京城市区弄个门铺给伊莎蓓尔开客栈。现在周兴云干脆让伊莎蓓尔找瑾润儿商量,省心又省力,周兴云相信,以伊莎蓓尔的聪明才智,绝对能摆平眼前的小女娃。

    毕竟,玄女姐姐可不像许芷芊那样人畜无害。

    许芷芊是个善良的食草小动物,周兴云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伊莎蓓尔则是个冷漠的食肉女强者,瑾润儿要想从她身上赚便宜,十之**会被毒死。

    听闻烤肉卷饼的酱料秘方,并非源于中土,瑾润儿立马就恍然大悟,心中重重疑虑也迎刃而解。

    当听到周兴云说,明天让西域奇人亲自来聚鲜楼,瑾润儿更是恭敬不如从命。只不过,瞧周兴云殷勤欢欢的模样,瑾润儿不禁想起一句话,无事不登三宝殿。

    瑾润儿猜测,对方大概有求于她,周兴云才会不假思索,替他们牵线。至于具体情况怎样,那就要等明天才知道了。

    瑾润儿与众人聊了几句,稍微多看了绮郦安两眼,便主动离开餐桌……

    周兴云刚才说,西域来者是银丝长发,绮郦安浅金色的白发,就很像银色,不出意外的话,周兴云指的异族便是他们……

    不过,绮郦安之所以引起瑾润儿在意,并不是她的容貌与发色很独特,而是绮郦安妹子的一举一动,都十分高贵优雅,充满皇室贵族礼节,让瑾润儿很惊异。

    许芷芊望着瑾润儿远去,顿时吁了口气,看来对方并非找她挑事情,而是冲周兴云的秘制调味料去。现在瑾润儿达成目标,果断功成身退,不再与他们嘘寒问暖。难怪瑾润儿要亲手烹饪佳肴招待他们,还请周兴云点评,全都是套路……

    只是,许芷芊无法判断,最后是瑾润儿套路周兴云,还是周兴云套路瑾润儿。瞧周兴云笑得跟花一样灿烂模样,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

    “夙遥多吃菜,你伤势刚好没多久,需要补补身子。今晚上我再炖个烫给你喝……”周兴云瞧维夙遥抓住小包裹不说话,心底顿时感到好怕怕,赶紧替少女夹菜。

    刚才他和瑾润儿谈正事,维夙遥没给他脸色看,现在谈完正事,金发少女不愉快的表情,顿时就冷艳给他看。

    “什么汤?我也要。”无双小妹妹不愁没夜宵了。

    “都有、大家都有。”周兴云桌底下偷偷拉了拉维夙遥小手,无声地劝她别生气。

    “酋长,俗话说夫为妻纲,这不识抬举的女人居然敢给你脸色看,直接把她打入冷房就好,何必热脸贴冷屁股。你身边美女那么多,不愁少她一个,我保证你三天不理她,她就会乖乖的跟你道歉……”轩辕崇武不温不火的说道。

    莫念夕赶紧附议:“对哟!对哟!这女人总是凶你,休了她吧!”

    “你们……”维夙遥瞬间无语,昨天她们好像才说她太宠溺周兴云,今天怎么就反口指责她欺负周兴云了?

    “胡闹!”周兴云屁股一挪就扭到维夙遥身边,轻轻搂着少女替她说话:“亲亲小夙遥对我情深意重,她在乎我才会生气,才会管教我,我怎么能弃她不顾!”

    “原来酋长是在欲擒故纵,吃准这女人爱你爱的要死,才敢拈花惹草胡作非为,然后对她说声对不起就万事大吉。看来江湖传言不假,剑蜀浪荡子老奸巨猾,把水仙阁维夙遥玩弄在鼓掌之间。”

    “哎哎哎!别以为你是尚书家的贵公子就能胡说八道,食不言寝不语听过没?大家能好好吃饭不!来,夙遥先吃,我喂你、张嘴,啊……”周兴云夹着青菜,不由分说塞到维夙遥嘴里,少女想躲都躲不开,最后半推半就的从了小色狼。

    “她刚才一定吓坏了。”莫念夕憨憨说道,维夙遥一定是被轩辕崇武的话吓到,怕周兴云真不理她,所以才乖乖的张嘴吃东西,否则以她严谨的作风,不会在大庭广众下秀恩爱。

    “我们为什么要出来吃饭,谁能告诉我,我们出来吃饭的意义何在?”郭恒泪流满面,已经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跟周兴云来聚鲜楼,说好的兄弟聚会,现在变成单身狗虐杀盛宴。

    目瞪维夙遥嫣然红晕的享受周兴云喂食,秦寿、李小帆、郭恒全都恨得要死,不明白许芷芊她们为何能够如此的和睦相处。

    美女们要是天天争风吃醋那该多好,他们真想看周兴云每日叫苦连天,生活修罗场的狼狈惨相。

    “夙遥腿好长,我喜欢长腿腰细的美女,就像你这样……”周兴云偷偷对金发少女甜言蜜语,软磨硬泡是对付维夙遥的好办法。

    “别乱说。”维夙遥羞涩缩了缩腿,用手腕推开贴脸过来的小色狼……

    周兴云知道自己闯了祸,午饭期间使出浑身解数稳住许芷芊和维夙遥,免得两位美女秋后算账,质问他和轩辕崇武在私底下有什么交易。

    当然,周兴云不会厚此薄彼,在照顾维夙遥和许芷芊的同时,不忘讨好莫念夕和绮郦安,最后除了几只牲口望眼欲穿,美女们都皆大欢喜。

    吃完午饭,周兴云带着小伙伴在京城四处游逛,途中郭恒收到暗喻悄然离队,拿着他亲笔信去找徐子健。最后大家都走累了,才前去云侠客栈休息。

    不过,当周兴云一行人来到云侠客栈时,马上看到两个熟悉人影坐在里面喝茶。

    周兴云看到第一个身影时,脚步顿时一滞,心想假装没看见,立刻掉头走人。因为客栈里坐着的家伙,就是他八强赛对手,昊霖少室长孙无折。

    周兴云看到长孙无折的时候,顿时暗骂昊霖少室掌门不懂事,居然派个男银做代表。

    当然,如果只是一枚普通牲口,周兴云可以将就的忍了,但长孙无折是个目中无人的狂妄家伙,让这样的人做代表,他能与大家好好交流吗?万一小子谈不拢的时候给他来句,杂碎滚边去,那可就尴尬了。

    不幸中的万幸,周兴云欲要掉头的时候,一个甜蜜的声音引起他注意。

    “那是昊霖少室的美女主持,她怎么来云侠客栈?难道云哥和她有一腿!”

    “我和夙遥有一腿……嗷喔。你轻点行吗?那么用力很肉疼的。”

    “他有伤还打他。”莫念夕心疼的挽住周兴云。

    “我根本没用力。”维夙遥很委屈,刚才她象征性的用胳膊碰了周兴云一下,结果小子就故弄玄虚,仿佛被针扎似的鬼叫。

    “酋长,如果今天没有别的安排,我先回去了。”轩辕崇武突然告辞,周兴云顿时疑惑询问:“家里有事吗?”

    “像我这样的贵公子,就算家里有事我也懒得管。再说了,我是兴致满满的以为酋长要带我去嫖,才跟你们出来游逛,谁知道酋长光说不做,坐拥一车美女却无作为,真是让人无语了。说你是天下男人的耻辱都不为过。”

    “滚!你马上给我滚!”周兴云好气呀,难道他不想和美女发生关系吗?问题是他一旦和谁谁谁干坏事,家里定会乱套。

    “酋长,我是实话实说,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道理,酋长不会不懂。还有就是,我和那狂妄的家伙合不来,先走一步是最佳选择。”轩辕崇武随意挥挥手,十分潇洒的告退离队。

    “他和长孙无折有过节吗?”周兴云好奇问道,听轩辕崇武说话的语气,似乎认识长孙无折。

    “三年前的春季演武祭,他们在京城南街大打出手,把整条街都拆了。”李小帆回忆了下说道,三年前,轩辕崇武观看江湖演武祭,口不择言群体嘲讽,惹怒了长孙无折,结果两人一言不合就打起来,把京城闹得鸡飞狗跳,最后还惊动了官差。

    “他们谁打赢了?”莫念夕在少年英雄大会淘汰赛遇上过长孙无折,知道他很厉害,当时若非绮郦安出手相助,她估计要倒大霉。

    “据说是两败俱伤。”李小帆虽然没亲眼看到两人过招,但根据洪帮的弟兄报道,双方都受了重伤。长孙无折被长辈带回昊霖少室养伤,轩辕崇武也足足调理了两个月,才再次在京城露面。

    周兴云稍微了解了下长孙无折和轩辕崇武的私人恩怨,便走进云侠客栈,欲找长孙无折两人谈话。他们来云侠客栈,估计是奉长辈之命,打听他的消息,以便派遣代表入驻奉御府……

    “芷芊,我跟那家伙应该也合不来,你替我与昊霖少室打交道吧。”周兴云看到长孙无折就头疼,虽然他和他没有直接恩怨,但他真不合适与雄性生物打交道,更何况,长孙无折是个霸气外露的狂傲小帅。

    “人家帮你没有问题,问题是怎么帮喔?”许芷芊翻了翻白眼,她初入江湖没多久,对各大门派的事务一概不知,周兴云要她帮忙,至少给个指标什么的,好让她制定计划完成任务。

    “你让他们尽快派个代表到我府邸,说我准备选个使者,代表各路名门与皇十六子会面。”周兴云心底算了算,与他达成协议的江湖门派,基本上都汇聚京城了,接下来,他该统合各路代表一下,选出一至两名使者和皇十六子见面,好进入下一个环节。

    许芷芊步入云侠客栈,负责找长孙无折两人商谈,周兴云则带着小伙伴回府,反正今天要办的事情都办妥,接下来就是看看家里的情况。

    长孙无折和柔茉菡出现,意味昊霖少室门人也抵达京城,周兴云打算推举伊莎蓓尔和何太师叔作为江湖各派的使者,随他一起觐见皇十六子。

    诚然,具体情况还需从长计议,假如其余门派不赞同让伊莎蓓尔和何太师叔作为代表,那他也只能让他们自己争论合适对象。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