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496章 武场斗殴

第496章 武场斗殴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赵华和侯师兄的关系不差,准确的说,他在剑蜀山庄熬出头,成为年轻弟子们的带头大哥前,便是跟着侯师兄‘混’。,。

    几年前,侯白户和杨洪先后离开剑蜀山庄,开始闯‘荡’江湖,赵华才小人得志,成为山庄年轻弟子的带头大哥。

    换句话说,赵华曾是侯师兄的左臂右膀。

    年末,侯白户回到剑蜀山庄,找赵华吐了不少苦水,说他近年闯‘荡’江湖,是如何的不顺心,心仪‘女’人被个富家子抢了,害他只能天天对着家里那个黄脸婆。

    除此之外,侯白户还一个劲询问赵华,打听唐远盈的消息。声称唐远盈真是难能可贵的美人儿,他下山游历江湖好几年,遇上的‘女’子都没法跟唐远盈比美。

    昨日唐远盈回到剑蜀山庄,侯白户更是抓住赵华,大赞唐远盈越发娇‘艳’动人。

    若非许芷芊一众美‘女’随行,侯白户敢断言,唐远盈绝对是他有生以来,碰见最‘诱’人的‘女’子,比他下山苦苦追求半年不得好果的‘女’子还漂亮十倍。

    侯白户看到许芷芊一众美‘女’的时候,眼睛雪亮雪亮的,昨夜赵华听他意思,不仅对唐远盈有想法,还打算多劳多得,追求一下水仙阁的金发仙子,或者弗景城才‘女’,以及碧园双娇……

    赵华对侯白户贪得无厌的‘性’格很无奈,他已经娶了两个妻子,虽说两人比不上唐远盈,但姿‘色’还不错,而且都是剑蜀山庄弟子,他们的师姐。

    侯白户曾是剑蜀山庄优秀弟子,‘门’中‘女’弟子,自然对他另眼相看。其中两个与他青梅竹马的师姐,都被他收入房内,赵华可是很羡慕他坐拥齐人之福。

    当然,侯师兄‘艳’福不错,但赵华觉得,若是跟周兴云对比,他绝必要自愧形秽、上吊自杀。两位师姐的姿‘色’确实不错,但也仅此而已,她们都无法荣登江湖美人榜,见过唐远盈的侯师兄,自然吐槽说她们是黄脸婆。

    赵华不管侯白户是否对唐远盈有想法,现在他只希望侯师兄能狠狠教训周兴云。

    毕竟,周兴云身边的美‘女’实在太多太漂亮,只有让他当众出糗,在美‘女’面前丢尽颜面,他们才有机会趁虚而入。

    侯白户带着四个同届师弟,威风凛凛的走到周兴云面前警告:“‘浪’‘荡’子你别太过分!欺负同‘门’很自豪吗!”

    “我过分?是谁先招惹我?本帅没要他们‘性’命,算是给足同‘门’情面。怎么?侯师兄要替他们出头?”周兴云挑衅的剑指侯白户,摆出副‘你有种放马过来,看我不把你削‘成’人棍’的态势。

    “我们不是瞎子,大家都看到是你先动手打人。别说我以大欺小,不给你道歉的机会。现在跪下跟师弟们说声对不起,并保证以后再不敢在我面前造次,今日即可放你一马,否则可别怪我替师父行‘门’规!”

    侯白户意气风发的高举‘剑冢令’,作为上上届剑蜀山庄最杰出弟子,他获得长辈们厚爱,执掌‘剑冢令’主持大局。

    换句话说,侯白户乃上上届剑蜀山庄弟子的‘标杆’,有权调配与指使与他同届,及其后辈剑蜀山庄弟子。

    “呵,你的‘剑冢令’无权令我。”周兴云也从口袋掏出一枚‘剑冢令’。唐远盈都被他干翻了,其身上的令牌,早已乖乖‘交’到他手里。

    侯白户的‘剑冢令’,虽然能管制与他同届,以及后辈剑蜀山庄弟子,却不能管辖同样持有‘剑冢令’的弟子。

    详细解释一下‘剑冢令’用途,侯白户、杨洪、周兴云都持有‘剑冢令’。

    侯白户持有的‘剑冢令’,由于辈分较高,除了同届师兄弟,他还有权管控包括杨洪和周兴云两届的后辈。

    杨洪持有的‘剑冢令’,除了同届师兄弟外,也能管控周兴云一届的后辈。

    不过,当两个执掌‘剑冢令’的人,发布命令有冲突时,剑蜀山庄弟子则要根据自身归属,以同辈同届的‘剑冢令’为首。

    举个简单例子,唐远盈和周兴云同届,侯白户可调令唐远盈执行任务,但周兴云不准唐远盈执行任务,唐远盈则要以周兴云的命令为准。

    “你怎么会有‘剑冢令’,本届的‘标杆’不是远盈师妹吗!”侯白户惊讶的望向赵华,显然从他那得知,唐远盈被授予‘剑冢令’,乃本届年轻弟子的标杆。

    “因为远盈是我的‘女’人。”周兴云嚣张至极,气死人不偿命的邪笑:“在京城的时候,远盈就把‘剑冢令’拱手送我,连同她的清白之躯一起献上示忠。侯师兄不觉得那小‘女’人越发娇‘艳’了吗?那是我夜夜耕耘坚持不懈的功劳。”

    他非常清楚,剑蜀山庄弟子,都对唐远盈有种莫名的憧憬与仰慕,把她视为心目中的‘女’神。如今他公然坦白,告诉赵华等人,唐远盈已经被他占有,就是要听他们心碎的声音。

    果然,周兴云话音刚落,剑蜀山庄弟子全都百感‘交’集,很不滋味的望向唐远盈,希望少‘女’能够站出来呵斥周兴云,说他诋毁她清白。

    遗憾的是,唐远盈要让小伙伴们失望了,众人只见她眼神恍惚,羞愧的低下头,因周兴云公然揭她不洁而情难以堪。

    “侯师兄,听说你曾向大伯求亲,想娶远盈为妻。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夺你喜好,只是那小‘女’人太‘诱’人蹂躏,我一天不折腾她就浑身难受。啧啧啧……那**……那身姿……那哀求我放过她的可怜模样,你可以发挥无限的想象力,我是怎么残暴不仁的调教那‘女’人。”

    “你!你个‘浪’‘荡’子!竟敢如此欺负远盈师姐!今天我们势必清理‘门’户!为二师姐讨回公道!”

    不等侯白户发飙,赵华和胡德伟已经按耐不住愤怒,如同两只发疯公牛,带着数十名剑蜀山庄弟子冲向周兴云。

    “打群架的时候到了!夙遥、寒星、程雪、念夕、小月、无双随我冲!目标是全歼一切敌人!给我往死里揍!搞出人命我负责!”周兴云唯恐天下不‘乱’的喊道,少‘女’们闻言顿时一脸懵‘逼’。

    “这人……我该怎么说好。”穆寒星‘露’出抹十分‘奶’疼的苦笑,现在的周兴云当真吊炸天,孤身面对上百剑蜀山庄弟子毫无惧‘色’,目测赵华一行人冲锋不退反进,宛如枚炮弹‘蒙’头扎入敌方腹地,深陷人群包围之中。

    最令人诧异的是,周兴云的攻势如滔天巨‘浪’,一己之力碾压千夫,让诸多剑蜀山庄弟子束手无策。

    “星散:月华生辉!”周兴云顺时针旋转三百六十度,手中长剑顺势画圆,锋芒瞬间勾勒出一道圆环,紧接逆时针挥剑三百六十度,圆环立即化作暴雨梨‘花’针,犹如霰弹枪开火,嘭滴一声‘射’向八方,方圆三米内的十多名剑蜀山庄弟子,霎时被周兴云的剑气削得遍体鳞伤,无一例外摔倒地上。

    位于远处观望的剑蜀山庄长老,只见周兴云像割草一样,眨眼间削平身边敌人,威风凛凛的屹立在练武场中。

    身在远处观望的几个剑蜀山庄长老,看见弟子们在练武场斗殴,并没有出声制止。一是因为年轻弟子血气方刚,小打小闹稀疏平常,毕竟大家都是习武之人,打架亦是提升实战能力的途径。

    说白了,被同‘门’揍得鼻青脸肿,总比闯‘荡’江湖时,被贼人残杀要好无数陪。贼寇可不会手下留情,一旦动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二是因为剑蜀山庄长老,都听了何长老、丞长老的汇报,得知周兴云在少年英雄大会上的出‘色’表现,想亲眼见识下周兴云是否真如传言般那么厉害。

    尽管少年英雄大会落幕,丞长老回到剑蜀山庄,把周兴云吹到天上去,可他们还是难以置信,一个游手好闲的‘浪’‘荡’子,居然武功大进,并且跨越三个武道境界,以一流武者的实力,击败邪‘门’绝顶高手。

    这事听起来简直就像江湖骗子说书,完全没有可信度。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长老们目瞪周兴云大发神威,在练武场上力压群雄,起手一招破剑阵,秒杀九名剑蜀山庄弟子,后手一剑震四方,击破十余人冲锋围剿,真是说不尽的潇洒淋漓,道不尽的英雄气概。

    诚然,周兴云的攻势才刚开始,清理完身边的敌人,他立即朝前方侯白户杀去。

    “星聚:天穹一剑!”

    ‘混’战来得太突然,导致侯白户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周兴云已冲到他前方十米。

    侯白户目视天地浑然卷起一股浩然之气,犹如龙卷气流逆行,百川归一‘潮’涌周兴云,形成一股诡异风劲将他包裹,随即……

    周兴云奋力劈出一剑,一道五米宽的月梳形剑气,乘风破‘浪’撕裂虚空,迎面袭向侯白户。

    侯白户感受到毁天灭地的气息,以灭顶之势袭来,面‘色’顿时煞白发青,条件反‘射’的朝旁飞扑打滚。

    他非常清楚,周兴云这一剑威力无穷,硬抗的后果不死也残废,于是乎……

    侯白户以及身边的四个年长弟子,宛如惊弓之鸟,一瞬间朝五个不同方向扑滚,岌岌可危的躲开月梳剑气。

    轰隆!剑气一往无前势不可挡,冲出练武场直径撞入问剑‘门’正堂,将大厅‘门’栏及殿内的两个梁柱劈成稀巴烂。

    这下可把屋内埋头处理帮务的杨啸惊呆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