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504章 是非曲折

第504章 是非曲折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蹊跷?有什么蹊跷?你是怀疑我儿撒谎?”李威豪怒极反笑,他家孩子都伤成这样,还能撒慌吗?

    “李贤侄伤的不轻,我们只是希望弄清楚来龙去脉,免得两家人误会。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刘桂兰冷静的回道。她有点怀疑,李天海是自残,故意把自己手脚弄断,从而嫁祸周兴云。只是……李家庄庄主绝必不会相信,因此她需要弗景城的目击证人,来说明一下事发时的情况。

    “行!你要目击者是吧!我就让你们心服口服!掌柜的!你来和他们说下当时的情况!”李威豪上剑蜀山庄问罪,可真是做足准备,连弗景城客栈的掌柜都邀来了。

    弗景城客栈掌柜,在李家庄庄主召唤下,战战磕磕走出人群,面向剑蜀山庄门人鞠了鞠躬:“诸位江湖侠士,请你们体谅李庄主。剑蜀浪荡儿残暴不仁,在我客栈动手伤人,李家公子已经昏迷不醒,大家都在劝他手下留情,可他就是不肯善罢甘休,非要用板凳挫断李家公子手脚。最后更是怕东窗事发,威胁我们不准将这事传出去,并将李家公子带走……”

    客栈掌柜诚惶诚恐的说,隐隐暗示周兴云企图杀人灭口,才将李天海丢弃在郊外。

    “你说谎!我们离开的时候,你根本不在客栈。”周兴云记得很清楚,这掌柜瞧李天海昏迷,立马就跑出客栈报官,压根不算目击证人,最后至关重要的环节他都没看到。

    而且,客栈掌柜刚才所言,没一句真话,他什么时候用板凳挫断李天海手脚?

    “到现在你还想狡辩!”李威豪没想到周兴云那么厚颜无耻,都已经证据确凿了,他还抵赖不认罪。

    “不是我干的,我为什么要承认?他的伤势一看就是自残所致,说他被我用板凳挫断手足的智障,麻烦你自己先做个实验,我给你一百次机会,只要有一次,你能把骨关节挫得那么整齐完美就算我输。”

    周兴云据理力争,他是谁?少年神医!尽管诡异记忆消退,医术大不如前,可基础学识仍保留在脑海,能识破李天海的伤势乃人为自残,而且帮他挫骨的家伙,是个精通骨科医术的大夫。

    刘桂兰等人一听周兴云发言,立马便感到不妙,就算他说的是实话,也不该现在说出来。李家庄庄主定不会相信,自家儿子不惜自断手脚来污蔑周兴云,这苦肉计实在太绝,恐怕只有傻子才会干。

    在李威豪眼里,周兴云这番话,简直跟赤裸裸的嘲讽没区别。好比两家孩子在学校打架,周兴云把李天海揍得头破血流,李威豪为儿子鸣不平,追究周兴云责任,周兴云却冒出句……李天海自己走路不看路,摔跤跌了个狗血淋头,关我屁事。是个人都会被他气炸。

    果不其然,周兴云话音刚落,李威豪顿时忍无可忍,再一次怒发冲冠,猛地出手攻向他:“无耻之徒!纳命来!”

    杨啸、唐彦忠、杨琳、刘桂兰见状,顿时护在周兴云身前,虽说他们的武功很平庸,武道修为甚至比不上维夙遥,但身为长辈,他们没理由退缩。

    只不过,姜晨比他们速度更快,一眨眼便瞬移到李威豪跟前,使出类似太极推手的招式,看似随意的一拨便挪移对手力道,轻描淡写的将李威豪推回原位。

    李威豪就像蒙头撞在棉花床,踉跄后退被弹回原地。

    “好啊!很好啊!原来剑蜀山庄不外乎是一群仗势欺人的伪君子,徇私舞弊袒护门生,纵容弟子作恶置之不理,枉你们敢以正道名门自居!”李威豪气急败坏的怒斥。姜晨出手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在这个强拳就是硬道理的时代,武林高手不讲道理,谁也拿他没辙。

    好在,剑蜀山庄乃正道名门,若是不秉公办事,以后在江湖上的声望,绝对一落千丈。李威豪正是抓住这点,才敢不依不饶的怒批姜晨。

    “李庄主息怒,我派弟子若是真的犯错,我们定会还李庄主一个公道。”姜晨十分和气的说道,希望李威豪能够静心观察,李天海的伤势确有蹊跷,四肢骨折工工整整,根本不像殴打所致。

    “公道自在人心!剑蜀浪荡子在弗景城劣迹斑斑,弗景城百姓对他厌之入骨,现在他更是不顾江湖准则,重创李家庄公子,亏你们还包庇那浪荡子!简直是武林正道中的耻辱!”乌河帮的蒋熙高呼声讨,李家庄随从们纷纷附和,唾弃剑蜀山庄枉为名门正派。

    “李庄主,事已至此,你和我们争执不下,并不能解决问题。不如说个条件,大家化干戈为玉帛,我们剑蜀山庄愿意加倍赔偿,以及寻找最好的良药,为李公子治疗伤势。”杨啸走上前说道。

    李天海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并非不可根治,只要好生休养两、三年,痊愈不是问题。

    “君子不食嗟来之食,我李家庄虽不是家财万贯,却没穷到需要你们剑蜀山庄施舍药费。江湖规矩,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他打断我儿子手脚,现在一报还一报!我要断他四肢!”李威豪怒视周兴云,不容置疑的喝道。

    莫念夕和穆寒星见状,立马用身躯挡在周兴云前方,深怕对方真要动手。

    虽然剑蜀山庄不缺高手,姜晨一个人就能逼退所有上山找麻烦的人,但女女们还是很肉紧周兴云,深怕他遇害。

    要知道,李威豪双眼通红,显然极度仇视周兴云,他说要断周兴云手脚,一言一字咬牙切齿,任谁都听出其中充满杀意。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李庄主何必咄咄逼人。”杨琳虽然经常教训周兴云,不准他这样,不准他那样,实际上,她可疼爱自家儿子,绝不会允许李威豪伤他一厘一毫。

    “行啊,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既然要偏护那浪荡子,便让唐姑娘嫁入我李家,给我儿子做妾室就好。说到底,此事皆因唐姑娘而起,如今我儿手足尽断,生活不能自理,唐姑娘只需负责,照顾我儿衣食住行,今日之事我们便既往不咎。”

    李威豪有理有据的说道,半年前唐远盈和李天海情投意合,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唐远盈还上李家做客,与他见过两面。

    谁知道,半年之后唐远盈见异思迁,竟然和剑蜀山庄浪荡子相好,害他儿子伤心欲绝。

    “我本是反对让此等水性杨花的女子嫁入李家,奈何我儿对她一往情深,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一报还一报,浪荡子自断手足。二是让唐姑娘做我儿小妾,侍奉他下半辈子!”

    李威豪痛心疾首的说道,他儿子李天海因唐远盈手足尽断,连吃饭都要人喂,与废人没有区别,唐远盈于情于理都该负责任,照顾李天海下半辈子。

    要知道,以前李天海带唐远盈回家见他,唐远盈是心甘情愿,亲口在他面前承认,愿意嫁到李家做媳妇。当时他也觉得少女不错,便同意了这门亲事,允许李天海聘请媒婆上剑蜀山庄提亲。

    李威豪万万没有想到,这看似天生丽质,看似冰清玉洁的好女子,竟是个见异思迁不知廉耻的小贱人,半年不见居然和剑蜀山庄浪荡子有染。他儿子得知消息,伤心欲绝找她是问,乃人之常情。

    “我不要!”唐远盈闻言吓得脸色发青,赶紧藏到周兴云身后。

    以前她少不知事,才会逆许父母之命,现在她都已经成为周兴云的女人,当然不会再和其他男子有瓜葛。

    总而言之,唐远盈彻底顺从周兴云,如今能够欺负她、占有她、玩弄她、调教她的男人,除了周兴云,还是周兴云。

    “李庄主何必欺人太甚!”唐彦忠忍不住发言了,唐远盈都已经跟周兴云有夫妻之实,李威豪还无理取闹,提出这种不切实际的要求。

    “我欺人太甚?现在是谁欺人太甚!大家都来评评,今天这事到底谁不讲理!是谁目无王法重手伤人!”李威豪气势汹汹的高呼。

    “师叔,师祖,这事明显是浪荡子不对,他把李家公子伤成那样,为人父母怎能不心疼?”

    “侯师兄所言甚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浪荡子闯的祸,应该由他自己承担,我们没理由护着他,更何况连累二师姐,要二师姐替他赎罪。”

    侯白户与赵华一前一后唱双簧,顿时引起剑蜀山庄弟子们共鸣,大家都频频点头称是,建议长辈把周兴云交出去,不要庇护罪人。

    “两位小兄弟帮理不帮亲,我李威豪敬你们是条好汉!不像某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人。”李威豪没想到,剑蜀山庄竟有人帮他说话,真是意外收获。

    “看来剑蜀山庄还是有通情达理的人!”蒋熙目光落在侯白户身上,暗道剑蜀山庄浪荡子,果然和其门派弟子矛盾极深。

    “你们别插嘴!”刘桂兰狠狠瞪了赵华一眼,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李威豪上门找茬,他们不帮腔也算,还胳膊外拐,真不识大体。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