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天降鬼才 > 第526章 擂台秀

第526章 擂台秀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原来是浪荡子,哈哈,有好戏看了!”

    “啧啧啧,这可怜娃,今天算是要倒大霉了。更新快无广告。”

    “苍天有眼!这无礼浪子放荡成性!总有被天收的时候!”

    弗景城百姓无不幸灾乐祸,他们刚刚才听说,水仙阁维夙遥曾在京城,狠手教训李痞子的壮举,这不……弗景浪荡儿,恐怕也要步李痞子其后尘。

    不明状况的人,皆认为周兴云会被维夙遥制裁。只有少数前往昊霖少室,观看了本届少年英雄大会的人,才知道剑蜀浪荡子和水仙阁维夙遥,是非同寻常的红颜知己关系。

    周兴云听闻台下流言蜚语不断,弗景城百姓都期待他被维夙遥撂倒,不由倍感好笑。亲亲小夙遥都与他情深意重,双宿双飞,这还能撂倒他?简直开国际玩笑。

    为了让台下观众闭嘴,周兴云上台后决定,先来一招郎情妾意剑,调侃自家亲亲小夙遥。

    “在下剑蜀山庄浪荡子周兴云!特此上台领教夙遥姑娘绝学!”周兴云假装不识维夙遥,有板有眼的抱拳问候,只是他的发言很不检点,充满调侃少女之意。

    “流氓!”

    “痞子!”

    “无耻之徒!”

    “丢人现眼!”

    周兴云不愧是剑蜀山庄浪荡子,不受弗景城百姓们待见,与他在京城时的待遇,呈鲜明对比。

    周兴云乃少年神医,在京城无条件救治穷苦百姓,大家都对他爱戴有加,到了弗景城,则成了过街老鼠,谁都不愿给他好脸色。

    周兴云非常庆幸,秦蓓妍没有和他一起回来,否则医仙姐姐绝对要跟弗景城百姓急眼。

    “请赐教。”维夙遥突然很不滋味,她原本只想跟周兴云,在一个舞台上比试,却没有想到,弗景城百姓那么讨厌他。

    现在维夙遥很后悔,悔不该约周兴云上擂台比试,因为她只顾得满足自己的小愿望,却忘了周兴云的处境。

    如今周兴云遭观众们冷眼,心里肯定很不好受。

    维夙遥心系周兴云,结果分神了。

    周兴云见状大喜,干净利落依照原定计划,使出郎情妾意的一剑,指望维夙遥和他情意绵绵。

    郎情妾意剑法,是一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百家剑法,其剑招能淋漓尽致的体现出男女相爱的热恋之情。想当年,周兴云还是孤家寡人的时候,便曾将这套剑法命名为狗男女剑法。

    当然,现在情况有变,还是原版的名字众望所归。

    周兴云起手一招‘凤求凰’,希望维夙遥能与他‘鸾凤齐鸣’。

    只是,心不在焉的维夙遥,突见周兴云起手一招‘凤求凰’,下意识就挥出一剑‘斩相思’,反手横劈弹开周兴云。

    台下观众瞧少女果断拒绝浪荡儿,霎时忍不住拍手叫好。

    维夙遥这一横劈,换做平常也就是横劈,但在周兴云使用郎情妾意剑时,这横劈则另有深意,顾名为‘斩相思’,寓意拒绝对方,并让对方不要痴心妄想。

    周兴云蒙了!亲亲小夙遥造反了!难道是因为他刚才跟她开玩笑?故意不上擂台惹她不开心了?

    “兴云师兄吃瘪噜。”许芷芊幸灾乐祸。

    周兴云曾以教她练功为由,和她戏耍郎情妾意剑,当时她可没少被色小子赚便宜。后来穆寒星教她,如果周兴云再和她练这套剑法,她可以用‘斩相思’来回敬。

    现在可好,维夙遥霸气一剑弹开周兴云,直叫周兴云百思不得其解。

    “无礼浪子快下台!别人姑娘家看不上你!”

    “臭不要脸的东西!竟敢在大年头喜庆之日,光天化日的耍流氓调戏姑娘!”

    “就是!这浪荡子太放肆了,在众目睽睽下,对良家少女使出那等剑法,简直伤风败俗不成体统!”

    台下风凉话不断,顿时让周兴云很不爽。一群不了解真相的愚民,成天就知道说三道四,人云亦云众口铄金。

    周兴云脾气来了,甭管三七二十一,‘凤求凰’再来一次,他就不信维夙遥还会‘斩相思’。

    叮当!维夙遥又是一剑横劈,弹开了周兴云攻势。

    好吧。维夙遥真的格挡了,再次让周兴云百思不得其解:“你还挡我?”

    “我……我们是来比武。”维夙遥脸很红,显然没料到,周兴云要跟她在擂台上郎情妾意。

    维夙遥面子很薄,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下,与周兴云情意绵绵。如果周兴云事先跟她打声招呼,亦或者……

    周兴云第一次使出‘凤求凰’时,她没有用‘斩相思’回绝,两人倒是可以默默配合。问题是,她已经不小心的拒绝了一次,现在又迎合周兴云舞剑,那岂不等于告诉观众大老爷们,她对周兴云的爱意欲迎还拒。这是有多矫情?维夙遥光想想就觉得很羞耻。

    “无耻浪荡子!你还不肯罢休!”

    “维姑娘别客气!用你对付李痞子的绝招,狠狠教训这浪荡子!”

    弗景城百姓越是起哄,周兴云就越不信邪,他就不信维夙遥会一直拒绝他。

    于是乎,令人无语的一幕画面出现了,周兴云疯狂使出‘凤求凰’,一次又一次、一剑又一剑的突向维夙遥。

    维夙遥则斩斩斩斩,一而再再而三的用‘斩相思’弹开周兴云攻势,拒绝他求欢。

    莫念夕瞧见台上恶趣味十足的对战情况,顿时忍不住捧腹大笑,这两人别出心裁的‘郎情妾意剑’,简直搞笑到极致。

    “悲剧被拒不悲剧,被拒悲剧不被拒,悲剧不是被拒的悲剧,被拒不是悲剧的被拒。兴云师兄又被拒噜。”许芷芊绕口令吐槽周兴云和维夙遥,这两人上台比武就是搞笑的。

    周兴云屡屡被拒却不知退让,铁了心一条道走到黑,整的维夙遥很是悲剧。

    最后周兴云脑发昏了,索性如狼似虎扑向金发少女,看她还用不用剑‘斩’他。

    果然,维夙遥瞧周兴云视死如归的冲她跟前,少女也只能放下武器听天由命。

    想看到周兴云被美女教训的观众大老爷们,目瞪浪荡子气急败坏扑向维夙遥,瞬间沸腾起来,坐等周兴云碰个头破血流。

    只是,接下来的剧情非常诡异,大家期待的画面并没有出现,传闻非常犀利的水仙阁弟子,仿佛被人点了穴道,武器叮当掉落地上,反被周兴云抱了个结实。

    “你想做什么?”维夙遥明知故问,根据她多次被周兴云强吻的经验,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事,她心中一清二楚。

    周兴云左手搂住了维夙遥小蛮腰,甭管三七二十一,右手按住佳人脖子,一大嘴巴亲了上去。

    这……是什么情况?擂台下的观众全都傻眼了,搞不懂擂台上为何会发生如此戏剧化的演变。

    剑蜀山庄浪荡子,居然用死缠烂打的方式,征服了水仙阁维夙遥?实在太难以置信了!

    根据周兴云和维夙遥此时此刻在擂台上的行为,围观者基本可以确定,两家伙是你情我愿搅在一块。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维夙遥非但没有立马推开周兴云,双手反而轻轻抱紧他,这一微妙的细节,便足以证明少女的心意。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弗景城百姓全都蒙圈了,臭名昭著的剑蜀山庄浪荡子,怎么就抱得美人了?难道水仙阁弟子维夙遥,没听过他的坏名声吗?

    小两口深情一吻后,周兴云果断横抱羞涩不已的维夙遥,在众人匪夷所思的瞩目中,龙行虎步跃下擂台。

    “现在你满足了?”维夙遥没脾气的白了骚年一眼。

    “满足的人应该是你吧。”周兴云哭笑不得,少女让他陪她打擂台,现在擂台打完了,开心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她每次都这样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莫念夕朝维夙遥撅了撅嘴,随即转向周兴云撒娇:“咧,我们也去打一场擂台好不?我保证不学她……斩!相!思!”

    黑发少女挥舞双手切割三下,直叫周兴云哭笑不得:“你饶了我吧,没看见我上擂台时,群众们望眼欲穿的眼神吗?他们都巴不得我猝死在擂台上。”

    “你不上,我上,现在该轮到主角登场了。”无双小妹妹挽起衣袖,想蹦擂台上大展拳脚,无奈的是,周兴云只手将她拽了回来。

    “别去了,打擂台没啥好玩,我们到其它地方逛吧。那边的广场有舞龙斗狮,比这边热闹多了。”周兴云察觉,他和维夙遥在擂台上太招摇,已经引起许多人注意,其中肯定有乌河帮或李家庄的人,所以此地不宜久留,尽早离开才是最佳选择。

    “在哪?你快带我去看。”虞无双终归是个小女生,有得玩自然皆大欢喜。只不过,无双小妹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虽然周兴云所言不假,弗景城广场有舞龙斗狮,但他并不打算带大家去看,因为他想起今天下山的任务,是去乌河帮地盘搞破坏。

    周兴云偷偷给许芷芊打眼色,让小萌物走前面带路,先去许家拜个年,然后再做别的安排。

    许芷芊和许珞瑟都不会武功,带着她们去乌河帮地盘闹事,两美女分分钟被禽兽叼走。所以,今下午大闹弗景城青楼的计划,不适合让许芷芊和许珞瑟参与。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