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八十九章 谁是爸爸?

第八十九章 谁是爸爸?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守门学长此话一出口,我就不乐意了,我说道:“什么叫端茶递水部的一边去,咱们不都是电竞社的吗,我刚才听别的新生说,所有部门都要在这里开会,凭什么我不能进去,”

    守门学长颇为不耐烦地说道:“所有部门确实要开会,可是不包括端茶递水部,你想一想,要是端茶递水部的人都一起来开会了,那么谁来煮开水,谁来泡茶,谁来维护现场的卫生,现在你觉得不公平,当时怎么不努力一点,进个别的部门,端茶递水部有个小门,专门进的,大门不给进,”

    守门学长嘲讽意味十足,仿佛这端茶递水部还挺多人稀罕似的,

    我大手一挥,说道:“你牛逼,老子不待了,一个电竞社还分阶级的,还他妈进小门呢,奴才啊,大清亡啦,”

    我转身想走,此时一个戴着蓝色号码牌的学姐站在了我的身后,说道:“怎么了,怎么吵起来了,”

    这个学姐我见过,就是昨天那个说话很温柔,谈吐很优雅得体的中分美女,她的名字叫周寒露,听王诗楠说,她是日常带妹部的部长,

    “寒露部长,这学弟是端茶递水部的,我和他说这个会议他进不了,他还和我闹脾气呢,”那守门的一见来的人是个大美女,立即堆起笑容说道,

    周寒露脸上又露出了如春风般的笑容,对他说道:“这个人是我的朋友,没关系,让他进去吧,”

    那守门的一愣,连忙堆起笑容,说道:“部长的朋友啊,怪不得,我就说这说话咋这么冲呢,请进吧,”

    我自认为自己已经够无耻了,没想到还能遇到比我还有无耻的,我冲,

    先前不是这守门的咄咄逼人,把我惹急了,我会说话这么冲,在此之前,我难道不是和声和气在说话,

    我狞笑着拍了拍守门学长的胳膊,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说道:“不错,学长很会变通,假以时日,你一定能成为一个很优秀的,,,守门的,”

    “好啦,别说了,徐争,和我一起进去吧,”周寒露依旧是挂着和善的笑容,

    我边往里走,边转头对那守门学长说道:“拜拜了学长,好好看门哦,”

    那学长气得直咬牙,然而对我却无可奈何,看得我心情一阵舒畅,

    走出几步后,我才对周寒露说道:“寒露学姐,谢谢了,刚才麻烦你了,”

    周寒露对我说道:“不客气的,,,我那天就和你说过,端茶递水部很受区别对待的,,,不是那种对电竞社抱有很深想法的人,一般人都不会进这个部门,哎,难为你了,”

    我挠着头说道:“我也没想到会这么恶劣和受歧视,这不是个好风气啊,”

    周寒露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咱们交大的电竞社算是所有高校里开设得最早的了,制度很完善,这个端茶递水部,据说也是一届届社长不断总结和发展改善而来的,因为咱们社团人多,远远超过了学校里的其他任何社团,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进来,于是就把稍微不合格,又十分想加入电竞社的那些人放在端茶递水部,让他们从最底层开始做起,做得好,是有可能转去其他部门的,”

    我大为震惊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社团里的脏活累活其实都是这个端茶递水部在干,然后这里面再选出干得最卖力的人出来,让他转部,这样一来,是不是所有人都争着做好,”

    周寒露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然后社团就等于有了努力又狂热的免费劳动力,让他们转部,他们还会感激涕零,对不对,能想出这个部门的电竞社社长,真他娘的是个人才啊,”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周寒露无奈地说道:“这也没办法,谁叫咱们电竞社名气大呢,再说那些人也都是自愿的,没人逼他们的,”

    “自愿的,他们只不过是回答不出这电竞社审核时提问的那些傻逼问题,就留在这里充当免费劳动力了,”我依旧愤愤不平,

    周寒露听到我的话也是蹙起了眉头,可能对我观点不太赞同,

    她对我说道:“要不,我把你从端茶递水部调到我们日常带妹部里来吧,我昨天回去的时候听几个姐妹说了你在审核时的事迹,很出色的回答出了所有问题,把你调过来,应该没人会说什么,”

    “不,谢谢学姐的好意了,”我坚定地说道,

    “我愿意待在端茶递水部,”

    虽然先前我说了很多对电竞社的抱怨,但是,我对端茶递水部这个部门却没什么反感的,我反感的是搞出这个部门的人,以及看不起这个部门的人,

    所以,我现在有了全新的想法,我不打算走了,我要留在这个端茶递水部,

    在和周寒露找到座位坐下后,我发现整个会议无聊至极,无非是热烈欢迎新生的到来,说什么电竞社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有梦想的人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冲刺职业,对游戏热爱的人可以在这里交朋友,娱乐消遣,

    我听着,嗤之以?,

    如果这些都把端茶递水部排除在外的话,我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看着那些同和我一个部门,在会议期间小心翼翼的拿着扫帚清理着现场垃圾的人员,时不时的加上一些热水,还贴心的问水温够不够急于表现自己的端茶递水部成员,我心里就生出了一种悲哀感,

    这只是一个电竞社啊,值得你们把眼前的这群人当爹当妈一样在服务吗,

    犹记得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此时,我没办法点醒那些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应当的端茶递水部成员,只能在心里面为他们着急,

    会议结束后,各个部门都去自己部门活动去了,由他们部长给他们开小型会议和小活动,

    比如现在的匹配娱乐部,他们直接已经打开电脑,新生和老社员已经开始开黑了,

    而精英技术部,在另一个房间,他们的房间比较小,房间内也只有二十台机子,不过听别人,那里的设备都是最顶尖的,毕竟在高校联赛上,为学校争光拿奖金和赞助的战队,就是从那个地方诞生的,

    而另一边的日常带妹部,里面熙熙攘攘的坐满了妹子,那边大概有五十台机子,周围环境布置得很温馨,偏暖色系的布置,周围放着干干净净的毛绒玩具,墙上还挂着几幅逼格颇高的壁画,里面也是香香的,简直是男生梦一样的天堂,

    我今天没见着王诗楠,可能是先前在匹配娱乐部大厅的时候,人太多了我没看到她,现在会议结束,她可能有事先走了,

    而最后一个端茶送水部,,,

    呵呵,我只能用呵呵两个字来形容了,

    整个房间大概就是五十来平米,加上我在内,总共二十个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里面放着的全是拖把,扫帚,撮箕,抹布,还有饮水机,电热壶,茶叶,咖啡包,放在古代时期,这里就是那种下人仆人干活和待着的地方,

    我在这里发现了胡子哥,

    他就是我报名电竞社的时候,和我说他是去年没加进来的学长,今年在我的帮助下,成功混进来了,

    不过,我记得他好像是被分到匹配娱乐部了,怎么会和我一样出现在这里,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嘿,兄弟,”

    胡子哥转头一看是我,立即露出了激动地神色,说道:“兄弟,又碰着你了,”

    我笑着对他说道:“你怎么也分到这里来了,”

    胡子哥一脸愁容,说道:“我本来是匹配娱乐部的,不知道为什么,上面说我条件不合格,你帮我没用,就把我分到了这里,等咱们部长来分活吧,好点干,我们还是有机会分到匹配娱乐部的,”

    我摇了摇头,对他说道:“兄弟,你就这点志向,你没有想过要坚持点什么,让那些人自己打扫自己的卫生,自己倒自己的水,”

    胡子哥也笑了,对我说道:“兄弟,你太年轻了,交大电竞社,在全国都是有名的,这根深蒂固的端茶递水部,已经深入人心了,规矩哪有那么容易打破的,我知道你当时糊涂,选到了这里,现在心里不爽,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好好干吧,总有机会出去的,”

    我越来越不明白胡子哥了,他这是为了什么,一个电竞社,匹配娱乐部,就他娘的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走进来几个人,看着他们胸前的狗牌,有蓝的也有绿的,看样子是学长和同级生一起来了,

    其中狗牌是蓝色的学长走了过来,笑着和他身后的学弟们说道:“又是一年一度欺负端茶递水部新来的好日子了,”

    我一言不发,紧皱着眉头,偏过头对胡子哥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胡子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我听上一级的学长说,这个是匹配娱乐部来下马威的,要是匹配娱乐部的大厅有空闲的机子,而且我们又没活干,是可以去玩一玩的,而这些却都要看匹配娱乐部那些人的脸色,他们要是有意刁难,打着练习游戏或者开黑的名号要用电脑,我们玩都没地方玩了,所以现在我们只能讨好他们,”

    “那他们会怎么要我们讨好,”我对胡子哥问道,

    胡子哥脸色难看地对我说道:“一般都是会要喊爸爸,或者跪下倒杯茶喝什么的,这倒是没什么,也不会掉块肉,就是面子上有些不好看,”

    我大为震惊,对他说道:“你们疯了,加个电竞社这种事都他妈干得出来,”

    胡子哥为难地说道:“我们也不想啊,我们这些端茶送水部的,大部分都是网瘾重家里又没钱的人,也包括我,想上网玩游戏,去匹配娱乐部,就相当于每天都有免费的网上了,我们要是不来这里,去网吧玩,网费五块六块一个小时,根本受不住啊,”

    我总算明白他们这些人对电竞社趋之若鹜的原因了,

    原来是没钱上网,

    千方百计想从端茶递水部混到匹配娱乐部去,就是想找个地方免费上网啊,

    “来,端茶递水部的网瘾少年们,先一个个的过来挨个喊声爸爸,爸爸保证你们以后有网上,”挂着蓝色狗牌的学长趾高气扬地说道,

    此时,我身后的那群成员都是忍气吞声,低下头,一个个走上去挨个喊爸爸了,,,

    此情此景,引得那群人哄然大笑,乖儿子乖儿子的应个不停,

    “走吧,就剩我们两个了,就喊一声爸爸而已,还算好,一下子就过去了,”我紧握着拳头,站着一动不动,而胡子哥则在旁边对我好心劝解道,

    我气得浑身发抖,看着那些匹配娱乐部的人,冷哼一声,指着胡子哥,说道:“听着,不许喊,喊了他们爸爸,老子今天就替你亲爹打断你的脚,”

    还没等胡子哥缓过神来,我就从地上操起了一个扫帚放在身后,负着双手,朝着那群人慢慢悠悠地走了过去,脸上堆着笑容,凑过脑袋眯着眼睛,问道:“学长是要我喊什么来着,”

    那学长皱眉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喊了这么多声,你难道没听见吗,喊爸爸,”

    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狰狞起来,大吼道:“我喊你妈个批,”

    我用头狠狠的一撞,直接把那人撞倒在了地上,然后拿出身后的扫帚,用扫帚柄当棍子使,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顿猛敲,

    周围人都吓尿了,没人知道一向被他们踩在头上欺负的端茶递水部,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狠人,一时间根本就没人敢来阻止我,都很有默契地退到了一边,看着我对刚才还神气得不了的学长施展着暴行,

    而老子打得十分舒爽,十分解气,

    “喊爸爸是吧,喊,喊爸爸,现在告诉我,谁他娘的是爸爸,”我手起棍落,敲完脑袋敲身体,把这学长打得在地上不听求饶,

    “你是爸爸,,,你是爸爸,,,”这人在地上对我苦苦哀求道,

    “我是爸爸,,那其他人不是了,”我一听就急了,手下用的力道更狠了,

    “都,,,都是我爸爸,都是爸爸,”那人连忙说道,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指着他说道:“去,给你所有端茶递水部的爹道个歉,”

    我咬着牙,喘着气,恶狠狠地盯着地上被我打成狗的学长,

    “够了,”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声叫住了我,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