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一百零八章 你到二级算我输

第一百零八章 你到二级算我输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我到达线上之后,发现狼王哥带的装备是长剑三红,

    他这个出装整体不如多蓝盾,但也有他的好处,如果他能利用比我多出的一瓶补给把我的补给品打光,那么他就是优势,

    不过,我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甚至,他连这三瓶红都很难磕完,就得死,

    我一级学的技能是q,短cd,不吸引小兵仇恨,能取消攻击后摇,好处很多,

    我直接压过兵线,a了一下狼王哥,然后迅速使用出了q技能,又追着他a了三下,等小兵被吸引仇恨,全部在打我的时候,我才后撤,

    “伤害为什么这么高,”狼王哥有些心惊,喃喃自语道,

    我仅仅只是q了他一下,aqa,瞬间完成一套连招,然后再利用舒服的攻速追着他a了两下,他三分之一的血量就没了,

    妖姬在以前版本曾短暂的流行过一段时间的上单,无论是韩服还是国服的高端局,都流行过那么一个月,ad妖姬,首出三项,伤害非常高,那个时候上单还不是半肉的时代,这种妖姬不但能够风筝任何输出型上单,自身伤害也极高,六级之后堪称无解,

    妖姬能这么打的原因就是,这个英雄的q技能使用可以夹杂普攻,w过去也可以夹杂普攻,e技能束缚住敌人,也同样可以普攻,在对线期间,能给自己创造一个非常舒服的普攻输出环境,

    而且,妖姬的技能成长性非常优秀,在前期即便没有法强的支撑,只要等级不落后,伤害就很高了,

    所以,在这样一种不能回城的solo条件下,两边都不能出装,这意味着法强什么的都是浮云了,技能的伤害,只会跟着等级走,

    而我把符文带成ad攻速,保证了自己的攻击力和走a的流畅,把天赋点出战争热诚,更是大大的增强了我的站撸能力,再以技能加以辅佐,这样的妖姬,无论是在对线期间的骚扰消耗,还是在短兵交接的对拼,都十分变态,

    一波兵线结束的时候,我就依靠着q技能和平a,生生点掉了劫一半的血量,让他不得不磕下一瓶小红,

    其实在我面对的很多劫里,前期一定是打不过妖姬的,从英雄的设定上来讲,劫打妖姬是优势,很简单,因为妖姬需要蓝耗,而劫是能量类型的,可以不断使用技能来消耗妖姬,三级之后,靠着weq触发雷霆,妖姬小半管血就没了,

    但是,狼王哥似乎对我真的不服,他好像始终认为我是真的带错符文天赋了,而不是刻意的,他一点都不怂,总想用q技能消耗我,

    但后果就是被我走位躲掉,然后自己被我点个半死,

    此时第二轮的兵线已经重新上线了,我直接绕到狼王哥的远程小兵附近,平a着他,

    狼王哥对我放出了q技能,和他的小兵一起平a着我,我的血量掉得也很快,

    这个年轻人居然还敢和我拼,看来他对力量一无所知啊,

    我直接就把引燃放在了劫的身上,扛着小兵就站着和他对点,

    狼王哥看我给他放了引燃,而且我平a越来越疼,顿时察觉到了不秒,开始往塔下跑,

    我顺畅的走a直接黏住了他,他血量一点点的往下掉,此时三分之一血不到了,

    “争哥太你妈猛了,”

    “这个符文点人是真的疼啊,”

    “而且还可以连招,aqa,瞬间打出两下普攻加一个q技能的伤害,谁都遭不住啊,”

    “不过,争哥这波好像不能杀掉劫吧,他凶得有点过头了,两边才一级啊,”

    我身后的社员又议论了起来,

    而我,就在这个时候,回头对他们方的一个远程小兵使用了q技能,将之击杀,成功的升到了二级,

    “我草,争哥这波是在算计,”

    “一级消耗对面到残废,然后卡二级的经验点出w,和上一把的瑞雯所用的套路一模一样啊,”

    “不过,,,他的w,貌似很难打中劫,劫已经进塔了,他w过去,劫肯定会闪现躲掉这个伤害的,”

    我的想法,我身后的社员应该很难猜到,

    我秒点出了w技能,然后朝着劫直接闪现过去,

    狼王哥高度紧张,看到我升到二级,本能的以为我要点出w过去收掉他的人头了,看到我这个闪现之后,他慌忙之下,也吓得交出闪现,

    “你好像有点紧张啊,”我笑了出来,对狼王哥说道,

    随后我从容的按下w,收掉他的人头,自己也被他的防御塔击杀在塔下,

    不过,根据solo规则,我赢了,

    “,”

    游戏结束,狼王哥连二级都没有就输了,

    “让你到二级,算我输,”

    我站起身来,对一脸颓然地狼王哥说道,

    “你,,,你带这个符文天赋是故意的,”狼王哥仍然是一副满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没有否认,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是故意的,你前面不是说,我要是用这种符文天赋打赢你,你就服气吗,现在服气了没有,”

    狼王哥咬着嘴唇,默不作声,

    过了半响,狼王哥才诚恳地说道:“今天是我们技不如人,逐梦电竞社果然是卧虎藏龙的地方,我们输了,我服,”

    说完以后,狼王哥带着他的队员准备离开这里,

    我拦着他的去路,笑眯眯地说道:“哎,来我们电竞社撒完泼,发了威,这就准备走了,你似乎是忘了什么事了吧,”

    狼王哥表情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说道:“你不会真的要我去,,,去,,,”

    “舔,去舔干净,”

    “先前那么嚣张,以为我们逐梦电竞社真的没人治得了你们是吗,”

    “你自己不是说电竞社,游戏实力就是一切吗,现在你们输了,想输了赖账,”

    看到狼王哥的这幅样子,我海没说什么,我身后的社员似乎对他们已经积怨已久,纷纷咒骂道,

    我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停下,现在我有绝对的话语权,我作出让他们停下的手势后,三个部门的社员,全部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个人是例外,

    我笑着对狼王哥说道:“愿赌服输,这是一句老话,你刚才答应了我什么,就得做到,不过,现在是一个和谐社会,咱们也不能把规矩定得太死,对吧,得多一点人文关怀,”

    “你们想怎么样,”狼王哥耐着性子,姿态放得很低地对我说道,

    我对他说道:“要你们去舔痰,这个确实过分了一点,也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这样吧,你们五个人拿着扫帚和撮箕,把我们电竞社的地方给打扫一遍,我们都打扫过了,只有一点小垃圾,浪费不了多少时间,对了,你刚才吐痰过的地方,你自己拿拖把拖干净,我要在地上看不见一粒灰,没问题吧,”

    狼王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似乎很不情愿,

    不过此时他面对的,是我身后一群虎视眈眈的逐梦电竞社成员,人多势众,最终狼王哥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

    我对胡子哥说道:“迪哥,去拿工具来,今天咱们可以好好休息了,”

    曾文迪开心得和过年似的,笑着说道:“好嘞争哥,来,和我过来几个人,给我们的客人拿工具去,”

    随后,夜狼队的成员便跟在曾文迪身后,乖乖拿卫生工具去了,

    “解气啊,太你妈解气了,”

    “徐争,我现在就服你了,”

    夜狼队的成员走后,留在精英技术部的其他社员皆是一片欢腾,

    我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到了精英技术部的黑框眼镜学长面前,也就是先前和我谈条件的那个,

    我对他说道:“学长,咱们后天的solo,可以取消了吧,”

    那学长态度很谦虚,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学弟,你是狠人,”

    先前被我踹了一脚的学长也是很尴尬和不好意思地走到了我面前,说道:“学弟,没想到你这么强,还好没等到后天让我们出丑,”

    我笑了笑,脸上的表情逐渐转为正经,对他们说道:“那你们答应我的事情,可不可以实行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