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他们都出国了

第二百六十五章 他们都出国了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兄弟,你还真贴心。”宋杰华眼眶下都成了一片红色,明显是处于一个比较醉的状态了,拿着我这杯酒想也没想,直接一口闷了。

    “这酒味道有点不对啊。”宋杰华愣愣的晃过头,用一双明显不怎么清醒的眼神看着我。

    我拍着他的背,哈哈大笑道:“放心放心,味道对的,一杯啤酒下去,有没有感觉胸口处传来了明显的轻松感。”

    宋杰华皱着眉头,将头低下,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似乎在感受着什么,没过多久,他对我傻乎乎一乐,说道:“好像是的。”

    “我现在很想吃几口菜。”宋杰华拿起筷子,样子有些难受,在桌子上胡乱的夹了几口菜,没过几秒,他就趴在桌子上了。

    我赶紧把他推起来,说道:“哎?杰华哥,你别睡啊!”

    宋杰华又睁着一双迷蒙的醉眼,有气无力的驼着背坐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里面写满了呆滞,说道:“徐争哥,我真的不行了…你让我睡一下,我就睡一下下。”

    我对他说道:“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告诉我之后,就可以睡了。”

    宋杰华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那你问吧。”

    我凑过脑袋,对他小声说道:“沈晗青为什么要把那些成绩好的电竞社精英给弄走啊?弄到哪里去了?”

    宋杰华这一次果然没办法再隐瞒了,对我说道:“他们都…都出国了,只有成绩好的,才能出国,我们学校来了一批韩国人,韩国那边去了一批中国人。”

    出国了?!

    交换生?

    沈晗青让那些电竞社精英去韩国了?

    不对啊,他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吗?出国当交换生,可不简单,不仅是牵涉到学生本身手愿意,还有学生的家庭经济方面原因,我不信他一句话能让那些学生去韩国帮他办什么事。

    我对他说道:“杰华哥,你再说清…”

    就在我细细思考的这段时间里,宋杰华已经彻底醉倒在酒桌上,怎么喊都喊不醒了。

    我脑子里仍然满是疑惑,让那些电竞社的成员去韩国,能干什么?

    不过好歹我也算是知道了一个事实,算是可以通报给曾文迪了,至于那些人去韩国到底要干什么,留给曾文迪去思考吧,我总不可能也跑韩国去问吧?

    “哇…”

    突然,我旁边的宋杰华从桌子上坐起,口中黄水直泛,一股硕大的臭味和酒味弥漫出了,呕吐物在嘴巴中如喷射机一样喷了出来。

    我毕竟是最强王者,意识不是盖的,在宋杰华有异样的时候,就迅速站起身,移动着椅子迅速后退,宋杰华的超猛aoe并没有打在我身上,而坐在另一边的金昔就遭了秧,衣服上一瞬间就沾满了宋杰华吐出来的呕吐物,小半边衣服上满满都是,好在金昔反应也够快,没吐在她脸上或裤子上。

    宋杰华吐完后,意识似乎还是并不清醒,埋着头倒在桌子上继续睡了,而满桌的人都是一脸惊异,尤其是金昔,她脸上了露出了极度恶心和嫌弃的样子,直接把身上的dy战队队服外套给脱了下来。

    金昔就穿了两件衣服,脱了外套以后,里面就是一件单薄的黑色小背心。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金昔的胸部也挺有规模的…小小年纪目测有c罩杯了,把背心前端给撑得鼓鼓的,皓腕凝霜,脸颊粉红而羞愤,除了奕教练没有把目光放在她这里,其他人仿佛都从宋杰华大吐后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目光一直放在金昔身上,没人舍得移开。

    “就是你把他灌成了这样!”

    明明是宋杰华吐了她一身,可是金昔却好像并没有怪宋杰华的意思,反而把怒火撒在了我身上。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指着自己没好气地说道:“你这都能怪我?那公鸡不下蛋你是不是还怨公鸡不是母的?是他吐了你一身,他自己喝醉了想吐,和我有关系喽?你这和那些青铜爬不出去的菜鸡怪队友坑不是一个道理?”

    金昔说不过我,咬着银牙,边把手上的外套给卷成一团,边目光欲喷火地瞪着我。

    司马奕一直在看着宋杰华,此时他走到了宋杰华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背,在他耳边

    关切地说了几句话,随后抬起头对我们说道:“宋杰华喝醉了,今天吃到这里已经差不多,我待会买完单后就扶他回去,大家现在回基地吧。”

    曾行善在此时伸出手,笑眯眯地对司马奕说道:“教练,我来扶他就行了,您啊,只需要负责结账。”

    众人听到曾行善的话,都不禁爆发出了一阵哄笑,而金昔似乎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拿起衣服站起身就往外面走。

    我点根烟,也跟了上去,在她身后说道:“这里人这么多,你就打算穿着一件内衣似的背心回去啊?不怕流浪汉把你给拖走?”

    金昔回头瞪了我一眼,说道:“那也不关你事!你别老是给我添麻烦就行了!”

    金昔这小妞年龄不大,可是火气倒是不小,脚下生风,对着马路就是横冲直撞,和运动会上那些竞走运动员似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有劲,这后臀按我妈的话来说,适合生儿子,特别旺夫。

    我此时侧过头,发现左边一亮大货车亮着大灯,喇叭按得震耳欲聋。

    我一瞧金昔的位置,立即瞪大眼睛,使足全身的力气跑了上去,一把拉住了金昔的手臂,把她抱进了怀里。

    随后,货车便在她前边疾驰而过,掀起了一道带着浓浓柴油味的尾气。

    金昔的背后平平的,十分不正常…按道理,女生背后应该是有一道内衣带子才对,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我鬼使神差的上下摸了一把,好滑腻,手感好好哦,不过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内衣带子。

    这小妞真空上阵啊,怪不得我刚才说她穿着一件内衣似的背心她要骂我,原来这就是内衣。

    “你干嘛?!”金昔红着脸,眼神羞愤地抬头瞪着我。

    我低头看着她说道:“你刚才不要命了?那么大的货车,一看就是为了跑货超载的,到时候刹车都来不及,直接撞得你人一飞,像你这种职业选手,天天打游戏,耳边说不定还会出现‘索里牙个痛’的幻听,还以为亚索接大了。”

    金昔挣脱出我的怀抱,又气又想笑,将头偏过去,说道:“那我谢谢你了!”

    我半眯着眼睛,鄙视地看着她说道:“你至于这么大的火气吗?不就是被吐了一身,多大点事,回去把衣服一换不就完了吗?别人不知道的,看你这架势,还以为是失恋想不开了。”

    金昔气愤地说道:“我懒得和你解释!”

    我觉得她可能是大晚上的,身上就穿着一件小背心,走在路上很羞耻,然后她脾气又倔,又不会选择其他的方式,所以自然心中很气。

    想到这,我把身上的黑色牛仔外套脱了下来,递给她说道:“你先穿我的,别着凉了。”

    金昔倔强地偏过头,说道:“我不穿你的!”

    此时马路对面的几个行人都在往金昔身上瞅,我没等她同意,把自己的衣服强行披在了她的身上,叹气道:“我说过多少次了,现在天气变得很快,这大冷天的,有男朋友的就要抱着男朋友,有女朋友的就要搂着女朋友,都没有的话,就要给自己加衣,你不用担心我,我比较高端。”

    金昔见我说了一大堆话,蹙着眉头如同看智障一样的看着我,说道:“你怎么高端了?”

    我微笑道:“我不冷。”

    金昔噗嗤一笑,两只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长长的睫毛在路灯的照耀下轻轻颤抖着,笑容能甜到人心里。

    但她忽然又觉得不符合气氛,觉得自己不该被我这个小替补给逗笑,只好又重新把脸板上,用手抓着披在身上衣服的两肩,转过身又朝着前面走去。

    我脸上露出笑意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不过走了几步之后,她又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我。

    我皱眉说道:“怎么了?”

    金昔似乎有点犹豫,也同样蹙着眉头,低着头眼神闪烁不定,随后又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