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秦郁跳舞

第二百九十七章 秦郁跳舞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我对秦郁说道:“我怎么一来这里,就感觉和逛窑子似的?这女生穿得也太暴露了吧?”

    秦郁说道:“这不是你们男生梦想的地方吗?”

    “的确…”我赞同道。

    秦郁立即转过头来盯着我,只不过戴着面具,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是什么。

    我连忙改口道:“有你的地方,就是梦想的地方,现在你站在我旁边,这里当然也算。”

    “牙尖嘴利!”秦郁没好气地说道。

    我惊异道:“你怎么也会这个词?”

    秦郁说道:“怎么?还有别的女生这么形容过你吗?”

    我连忙说道:“挺多不了解我的人都是这么说的,我觉得是大大的误会,谁不知道我老实而寡言,害羞又沉默?别的不说了,小郁子,我考你一句绕口令,红公鸡尾巴灰,灰鸡公尾巴红,你能顺畅的念出来吗?”

    秦郁淡淡地说道:“红公鸡尾巴灰,灰鸡公尾巴红。红公鸡尾巴灰,灰鸡公尾巴红。红公鸡尾巴灰,灰鸡公尾巴红。怎么了?”

    “……”

    秦郁念出来别说口误了,字正腔圆,不带喘气,流利无比。

    “我再考你一个,钓鱼要…”

    “钓鱼要到岛上钓,不到岛上钓不到。”我还刚说出三个字,秦郁就把后面的内容全部念出来了。

    “你这点小把戏,也就只能骗骗那些小女生了,在我这不好使,你忘记我以前是干什么的了?”秦郁没好气地说道。

    “啊,你是女主播,对了,我就说呢,实在太强了。”我朝她竖起大拇指,尴尬地笑了两声。

    “秦郁?你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喊住了秦郁。

    张帆宇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小背心,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笑眯眯地走到了秦郁的旁边。

    整个别墅内,就他没有戴面具,主人的身份并不需要戴面具了,这里有谁不认识他呢?

    “我戴了这个面具你还能认出啊?”秦郁笑着对他说道。

    张帆宇低下头,十分绅士地笑了出来,然后抬起头温文尔雅地对她说道:“你身材这么好,气质这么出众,我怎么会认不出来?”

    我在旁边冷冷一笑,然后笑嘻嘻地对他说道:“那兄弟你认出我来了没有?”

    张帆宇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道:“徐争?”

    我哈哈一笑,说道:“看来我身材和气质也挺出众的。”

    秦郁在此时说道:“我今天让他陪我过来的,你不介意吧?”

    张帆宇毫不在意地说道:“当然不介意,来了就都是朋友,人多了热闹开心,徐争兄弟,希望今晚你能玩得开心,你们俩人的面具挺别致的。”

    张帆宇笑了笑,转过身,招呼别的人去了。

    我和秦郁在大厅中央聊了一会天,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大厅内明亮的灯光突然灭了,大厅内大概七十来个人集体发出了惊异的声音,还以为是停电了。

    结果不到三秒钟,头顶上又亮起了忽明忽暗的五彩灯光,很有酒吧的氛围,大厅正前方,各种架子鼓,音响,相继摆了出来,在安静了几秒钟后,极有感染力的动感音乐穿了出来,前方出现了一支乐队,从电吉他到鼓手,全部都是穿着清凉比基尼的女人,此时在奏响着音乐,既显得诱惑,又显得野性,还有一名身材爆裂的金发碧眼的洋妞在打着碟,大厅内顿时就欢呼成了一片。

    我在此时对秦郁说道:“这个张帆宇还真是会玩啊,还请了这么一些人来搞现场音乐。”

    “你觉得有意思吗?”秦郁对我问道。

    我看着波涛汹涌不断摇曳着身子的dj美洋妞,笑着说道:“挺有意思的啊。”

    “现场的朋友们,欢迎大家能够赏脸来参加我的生日会!我不想说太多话,因为那样显得啰嗦,我只想表达我的一个观点,我的生日会上,只有两个字,自由!绝对的自由!接下来,各种吃的,喝的,都会摆满在桌子上,音乐不会停,你们想趁着气氛,看上了美女或帅哥,大胆的行动,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要开心!今晚,嗨一整夜!”张帆宇拿着话筒高兴地说道。

    我笑了笑,又对秦郁说道:“这小子表达能力很一般啊,演讲得真不出色,没有我一半的能力。”

    周围都响起了激烈的掌声,秦郁又对我说道:“不出色又怎么样了,反正现在是人家的生日,他想怎么说都行,而且你看这周围,大家的情绪明显也被调动起来了嘛。”

    “待会,会有很多很多的节目表演,大家找个好点的位置,等会嗨起来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找到位置扶住!”

    张帆宇打了个响指,大厅的正前方缓缓升上来了一个舞台,我惊异道:“这是怎么办到的?这张帆宇打算在家里搞演唱会了?”

    “有钱的话,什么做不到?”秦郁笑道。

    随着舞台的上升,灯光开始逐渐变得刺眼和动感,音乐也紧跟节奏,八个身材高挑,挺胸翘臀的美女走到了台上,个个穿着露脐t恤和黑色短裤,跟着音乐开始挑起了动感的舞蹈。

    “这是我好不容易请来的韩国女子组合,给大家跳几支舞助助兴!”

    我对韩国女子组合没什么具体概念,感觉长得都很漂亮,但都是一个样,不过此时看台上的那几个人还都有点眼熟,想着以前好像是在斗鱼的直播间里经常见到…

    台下又是一阵欢呼,响起了激烈的掌声。

    张帆宇继续满意地说道:“这几个韩国美女今晚都会留在我的别墅内过夜,大家对她们有想法的,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带上你的票子,大胆来约!”

    我眉头微微一皱,这话说得也太露骨了,把女性都当什么了?

    更让我无法理解的,台下一群跟着鼓掌的女人,她们好像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之后,我和秦郁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舞台上跳舞的几个韩国女人,周围不少单身的男男女女已经开始搭讪起来,一时间热闹非凡,不知不觉中,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韩国女子组合貌似表演结束,被张帆宇喊下台。

    张帆宇拿过话筒,对着台下的众人问道:“大家看过瘾了没有?”

    “没有!”

    台下异口同声地回答。

    “其实,咱们戏剧大学,有不少美女,跳得不比这几个韩国小妞差,大家想不想看她们在舞台上一展身姿?”张帆宇再次问道。

    “想!”

    “那么,大家最想看谁上来跳舞?今天趁着我生日,我提出要求,她应该不会拒绝。”

    张帆宇再次开口说道。

    我看他的目光始终往秦郁这边瞟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秦郁!!!”

    所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

    妈的,果然。

    “你人气怎么这么高?难道这里的人都认识你?”我转过头对秦郁问道。

    秦郁也是有些纳闷,她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秦郁在哪?能举个手吗?”还没等她细想,张帆宇的提问又来了。

    秦郁举起手,大家都把目光放到了我们两个戴着小丑面具的人身上。

    “秦郁,能满足现场观众们的要求吗?”张帆宇继续问道,此时,有人递给了秦郁一个话筒。

    秦郁接过话筒,有条不紊地说道:“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为什么要和现场的朋友拉上关系呢?我要换一种说法。”

    张帆宇一笑,听懂了秦郁的意思,连忙说道:“那好,今天我过生日,我希望秦郁能看在我个人的面子上,来给大家跳一支舞。”

    秦郁在此时接道:“既然是你个人的面子,那就和观众朋友扯不上关系了,你想看跳舞,那我下次单独跳给你看,也不算没满足条件吧?”

    现场众人一阵哄笑,很多人都鼓起了掌,秦郁这波有点溜啊,她明显是不想上场表演跳舞的,于是采用了这样一种委婉的说法,很是圆滑。

    “我想秦郁应该是害羞,不想在大家面前抛头露面,那就先这样,先来几个不害羞的,自告奋勇的美女,上来跳一支舞,绝对有奖励!把期待留到最后!让她们给秦郁壮壮胆!”张帆宇似乎是铁了心的想让秦郁上来跳舞了。

    “好!!”

    台下又纷纷叫起好来。

    张帆宇这个决定刚一做,台下不少的女子走了上去,个个身材姣好,身着短裙肉丝,加上胸前的一大抹事业线,戴着眼饰假面,更是增添了神秘感,引得台下一众男生拼命的吹着口哨。

    随着音乐的响起,几个女生随着音乐扭动起身姿来,一个个专业又熟练,不愧是戏剧大学的,专门吃这碗饭,看起来就是有看头,还真不比那些韩国女子团队逊色多少。

    我对秦郁说道:“这张帆宇是铁了心的想让你上去跳舞了,你准备怎么办?”

    秦郁说道:“我是无所谓啊,跳个舞而已,我是怕你不高兴,所以才拒绝他了,他一定让我上去,那我也没办法啊,你会不会不高兴啊?”

    要是秦郁是我女朋友,她上去跳支舞,我一定会为她骄傲,毕竟这是我的女人跳的舞,你们就只能看看,羡慕一下,能大大的满足我的虚荣心。

    可是秦郁在张帆宇这些外人面前,还是一个单身的名头,要是让她在那些单身痴汉面前跳着舞,这就会让我很难受了。

    我说道:“我当然会…我不高兴了。”

    秦郁沉思道:“我还在这里想着对策呢…你别急,我不会让我的小争子不高兴的。”

    此时,舞台上那几个女生都跳得差不多了,她们毕竟不是表演,也就即兴跳一下,随着音乐的结束,她们也都停了下来。

    张帆宇此时和他的几个朋友手上一人拿着一只香槟,慢慢走到台上,然后狠狠地摇了摇香槟,把香槟喷了她们一身。

    “生日快乐!”张帆宇几个人哈哈大笑道。

    舞台上那几个女生本来就穿得少,被香槟这么一喷,身上的衣裳差不多相当于没穿了,非常透视,让台下的男观众大饱眼福。

    张帆宇喷完香槟后,拿着话筒说道:“小刘,带着这几个美女上楼,纪梵希,范思哲随她们挑,衣服一定要合身,要让她们满意,价格往贵的挑,明白吗?”

    小刘貌似是这里的一个管事类型的人,听到吩咐后,立马就带着那几个美女往楼上走,那几个美女双手捂着胸,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兴高采烈,反正她们眼睛上戴着面具,也没人认得出她们,跳支舞,被香槟喷一下,就能换一套价格不菲的衣服,她们当然很乐意。

    “好了,秦郁,一码归一码,无论我个人,还是大家,都希望看到你来表演,毕竟在学校里,你就是最优秀的那一批人,无数男生们心中的女神,我一年好不容易过一次生日,当然要帮大家满足愿望,这我也是我的愿望,已经有几个美女开了头了,你没有理由再拒绝我了吧?”张帆宇目光一直放在秦郁身上。

    “秦郁!秦郁!”

    “秦郁!跳舞!”

    “秦郁!我们爱你!”

    那些男生们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大,在两边的压力下,秦郁似乎还真没法拒绝了。

    可是张帆宇这货,算盘打得无比精妙,他真会想看什么舞?估计待会就是等秦郁舞蹈一结束,拿着香槟喷她一身,满足这些人恶心的龌龊趣味。

    我现在能做什么?我什么都不能做啊,妈的,难道我还能上去打张帆宇一顿不成?我也没有一个为秦郁拒绝的身份。我要是个路人,我肯定也很乐意看到这一幕出现。

    我此时只能干着急,难道真能让他们喷秦郁一身,看到秦郁里面内衣的颜色?

    秦郁犹豫了良久,在此时忽然笑了出来,拿着话筒对张帆宇说道:“我如果上来的话…能不能跳钢管舞啊?”

    我一脸震惊,跳钢管舞?!秦郁没搞错吧?!

    台下更是达到了疯狂的地步,有人在如痴如醉的吹着口哨,还有人直接把外套脱了下来,在手中摇晃着转圈。

    “钢管舞!钢管舞!”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