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零一章 魔鬼训练!

第三百零一章 魔鬼训练!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什么?”秦郁脸上还挂着泪痕,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我说道:“总体来说应该算一件好事…”

    我打开手机上的录像,把那个黑裙女子在浴室里的叫声放给她看了。

    秦郁一看,瞬间就全明白了,她惊喜地对我说道:“你没有和那个艾滋病人发生关系?”

    我哈哈一笑,说道:“我这种洁身自好的正直小郎君,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和别人发生关系?”

    秦郁想了一会,又觉得不对,对我问道:“那你刚才是在…”

    “小小的玩笑,小小的玩笑。”我把小丑的面具戴在脸上,说道:“小丑,joker(玩笑)。”

    秦郁表情迅速冷淡了下来,立即转身朝前方走去,似乎不太想理我了。

    我连忙上去抓住她的手,秦郁迅速把手甩开,说道:“别碰我!”

    我不依不挠,说道:“我刚才也是没办法,整个别墅都是张帆宇的人,你难道要我当时就把真相说破,让他报复我?”

    秦郁酥胸一阵起伏,对我说道:“你少给我避重就轻,这件事情你出别墅就能告诉我,干嘛还有模有样的来试探我?好玩?你根本就不信任我。”

    我一阵尴尬,说道:“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刚才听你说那些话,心里觉得很开心,就一直演下去了…”

    “那你干嘛不把我骗到死呢?只要你继续说你有艾滋,整天都会有一个女人对你照顾有加,给你赚钱,对你死心塌地,你觉得心里开心,现在还告诉我真相干嘛?”秦郁着实气得不轻,开始不讲道理了。

    “那我刚才要是说错话了,要是说不会管你,你是不是就可以顺势让我走了?”秦郁眉宇之间十分委屈,看着我的眼神又气又怒。

    我不由分说,把秦郁狠狠地抱进怀里,然后迎上她的嘴唇,堵住了她想说的话。

    秦郁随便外表开放,可是接起吻来,生疏至极,和一般的小女生无二。

    良久,直到秦郁的身体都有些瘫软了,我才松开她,秦郁脸颊一片通红,雪白的脖颈如同沾染上了一层粉红,眼中氤氲着淡淡的雾气,雪肤冰肌,眉目含羞,呼气如兰,低下头,小声嘀咕道:“让我生气还占我便宜…”

    我说道:“那大不了,我也让你占一下好了,你想占什么便宜?”

    “我想剁了你。”秦郁噘着嘴说道。

    我说道:“那要看你剁哪个部位了。”

    秦郁忽然蹲下身子,左顾右盼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我好奇地说道:“你干嘛?”

    “我找块大石头,让你免费去一次泰国,砸死你这个没良心的!”秦郁转过头,愤愤地对我说道。

    “你这是以卵击石,行不通的。”我说道。

    秦郁捡了块指甲盖大小的石头,朝着我的脑门来了一下。

    “夺走我的初吻,我不想活了。”秦郁又朝我扔来了一个小树枝。

    “没事没事,我有艾滋,刚才亲了你一下,交叉感染,你活不久了。”我安慰道。

    秦郁又气又笑,说道:“你少给我贫,张帆宇这边,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我脸上立马就沉了下来,说道:“这小子心里这么歹毒,居然还想让我死,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他,只不过他家大业大,有背景,一时半会动他不太容易,我得想个计划才行。”

    “话说,你是怎么知道他对你有想法的?”秦郁好奇地对我问道。

    我说道:“首先我洗完澡以后,房间忽然多了一个女人,这就让我十分奇怪,而且你也知道我的性格,表面上是骚了一点,但到关键时候,我还是很临危不惧,大义凛然,刚正不阿,十分正经的,对吧?”

    “虽然听你自卖自夸我很不想承认,但你这么说,也勉强对吧。”秦郁鄙视地看着我说道。

    我笑着继续说道:“所以说,我没同意那个女生,事情太蹊跷了,我当时就觉得张帆宇可能在房间内安装了摄像头,想故意来害我。结果那女生刚一走,张帆宇就马上出现在了门口,我也就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本来这事情也不算大,他却要拿一杯红酒来道歉,联想他有过下药的想法,我就想这货是不是想来害我,他的酒我喝掉以后,就立马抠喉咙吐掉了,结果立马就来了黑裙女子,我就将计就计,抱着她进了浴室,然后用暴力手段威胁她叫出声来,作戏给张帆宇看。”

    “那你先前也不知道她是有艾滋病的咯?”秦郁说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早知道了,我看那个女生和上一个女生手臂上有很多针眼,如果染上那玩意的话,手上当然会有注射器弄出的针眼,我就猜想这个张帆宇是不是想让这女生传染什么病给我,我当时就发了很大的火,那女生就被我吓到了,把事情都告诉给了我。”

    “她说什么了?”秦郁好奇道。

    “她就是说张帆宇找她,是为了让我感染艾滋的,事成之后,张帆宇会给她们一大笔钱,让她们马上离开这里,我在窗户口看到她在这之后确实离开别墅了,就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下楼之后我不方便和张帆宇直接撕破脸皮,所以就演了一出好戏。”我接着说道。

    秦郁没好气地拍了我一下,说道:“连我都骗过去了!现在想想也对,你要是真的中计了,哪里会表现得那么怂,早就和他打起来了。”

    “哈哈,关心则乱,我能理解,我能理解!”我大言不惭道。

    “乱你个头!一想到被你摆了一道,老娘我气得姨妈都来了。”秦郁没好气地说道。

    我惊异地说道:“来姨妈了?那岂不是意味着今天晚上,我没机会了?”

    “你想得美!”秦郁伸出手,用手勾住了我的脖子,我一弯腰,头一低,她把我的脑袋往她胸上挤,同时握紧拳头,在我头顶上钻着葫芦,说道:“搞事,搞事,还搞事吗?”

    我伸出手揽着她的腰,脸上感觉被一片柔软给包裹住,舍不得松手地说道:“不搞了…不搞了…”

    “那你特么的给我松手。”秦郁见我一脸痴汉模样,一阵气急,红着脸咬牙对我说道。

    “你这个人真有意思,明明是你搂着我,现在却要我松手。”我毫不在意地说道。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你以后还会有时间出来吗?”秦郁问道。

    “我估计是没多少时间出来了,接下来要开始备战训练,然后得打完tga才有时间出来了。”我老实地回道。

    “我这段时间里好好想该怎么治一治张帆宇这小子,这货估计会以为我得了艾滋病,整天在瑟瑟发抖,到时候就打肿他的脸。”我愤愤不平地说道。

    “你现在就回去吗?”秦郁问道。

    “现在就不回去了,咱们找个好点的酒店凑活地过一晚,聊聊人生理想啥的,没什么异议吧?”我对秦郁问道。

    “没,待会你只能睡地板,没异议吧?”秦郁瞥了我一眼,说道。

    “不好吧,开个双人间就行了,我不是那种人。”我骚骚一笑,说道。

    “和几人间没关系,我就是单纯的想让你睡地板。”秦郁不依不挠道。

    “……”

    和秦郁在酒店里住了一晚,当然什么也没发生,她也没让我真的睡地板,只是一点油都没揩到就是了…

    早上八点钟,我回到了训练中心,一开门,司马奕就笑着对我说道:“你还真出去了一整天,一点不多,一点不少,昨天早上八点出去,今天八点回,很守时啊。”

    我听出了司马奕话里的潜在意思,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哈哈一笑,说道:“惭愧惭愧,让大家想念了。”

    金昔手里捧着一个面包,走到我的面前,淡淡地说道:“快点去自己的座位上坐着,早点开始排位。”

    司马奕对我问道:“你吃过早饭了?”

    我笑道:“吃过了,教练,随时可以开始训练!”

    在我经过宋杰华身边的时候,他笑着对我说道:“徐争哥,你身上好香啊,看来昨天晚上挺滋润嘛?”

    我连忙对他说道:“不要瞎说!训练,开始训练!”

    司马奕也没多问,对我说道:“徐争啊,那五个英雄,你练的怎么样了?”

    我说道:“挺不错的,一周上钻。”

    司马奕又问道:“还有一个星期你就要融入团队开始训练赛了,那在这第二周的单排训练离,你把握上到王者吗?”

    我说道:“问题应该不大,教练你说的那几个英雄还挺好使的,上分简直神速。”

    安妮,大虫子,卡萨丁,飞机,艾克,这几个中单全是逆版本英雄,几乎没有一个是现在的热门中单,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用,尤其是纯ap出装的大虫子,打同样纯ap的中路英雄,几乎没有对手。

    司马奕笑道:“那就好,那这五个英雄里面,你最喜欢使用哪一个?”

    “ap大虫子吧,挺新颖的,以前我都是当法坦玩,教练你说的那种出装确实很脆,不过相比绝大部分中单,大虫子又有技能支持,比那些中单又要肉一点,而且爆发特别高,q中人就是一个人头,玩起来很爽,就是没有位移,有点笨重。”我说道。

    司马奕给我推荐的出装路线很死板,鬼书,推推杖,冰杖。

    这三件套成型后,推推杖位移起手,w附加冰杖特效,给敌方减速,此时敌方既减速又沉默,再预判走位,一个q技能戳起来,走过去一个大招就带走了,十分简单粗暴。

    “大虫子这个英雄要是有位移,那不得逆天?”司马奕反问道。

    我点点头,确实如此。

    “奕教练,这五个英雄,是你以后要我上场的制胜奇招吗?”我问道。

    “你现在先别管,你安心上分,一周之后,我自然能全部告诉你。”司马奕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告诉我练这五个英雄的目的。

    我再次花了一周的时间,韩服王者水平实在太高,我单排很难打上去,有我自己的原因也有队友的原因,卡在了大师四百点,怎么都打不上去了。

    今天,就是我要开始魔鬼训练的第一天了。

    “教练,今天你总可以告诉我,这五个英雄到底在比赛中有什么用了吧?”

    一大早,我就坐在电脑前,迫不及待地对司马奕问道。

    司马奕神秘一笑,对我说道:“在我告诉你之前,我要先给你看一段视频。”

    我皱眉道:“视频?什么视频?”

    “你看了之后,就明白了。”他说道。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