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零九章 金昔跳海

第三百零九章 金昔跳海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不过,关于小虎话里的内容,司马奕在接下来的时间只字不提,金昔缠着司马奕,问刚才的表演赛她哪里表现得好,哪里表现得不好。

    面对这么一场表演赛,我看得出来司马奕还是不太放在心上的,不过面对着金昔这种认真负责的职业态度,司马奕还是把她刚才的表现很详细的讲给她听了。

    正常会展结束,我们也回到了训练中心,坐在圆桌上,等着司马奕给我们开会,确立几天后的旅游行程。

    “好了,今天的会展活动圆满结束,几个男生们也看够了美女,金昔也成功的和小虎交了手,大家的目的也都算达到了。”司马奕此时站在我们前边,笑着对我们说道。

    “奕教练,咱们旅游的时间可不可以尽量压缩一点啊?我不想浪费训练的时间。”金昔忽然在此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话让我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就像是…当年读书的时候,下课铃一响,老师忘记布置作业准备走人。

    然而在这个时候,总会有恼人份子提醒老师,说忘记布置作业了…

    以前我觉得这种人都是装逼的,为了在老师面前体现自己热爱学习的行为…现在看到金昔,我根本就不认为她是在装逼。

    这样一个有梦想的热血少女,除了训练和比赛,脑子里已经容不下别的东西了…

    我对金昔说道:“主力姐,咱们这里的人,可是经历了两个月的艰苦训练,长期以往,你不怕腰啊脖子什么的,得什么毛病?旅行还缩短时间,当然是开心就好。”

    曾行善对哈哈一笑,调侃道:“徐争哥,你这话,我就不认同你了,旅行太无趣了,没有训练,并不适合我。

    我喜欢训练,训练使我快乐,比赛是一种习惯。

    我徜徉在比赛的海洋里,享受着训练的雨露。

    教练叫我吃饭,我充耳不闻。

    队员喊我喝水,我无动于衷。

    家人让我睡觉,我百般推辞。

    不能训练,让我去旅行,我浑身难受!难受!”

    司马奕在此时笑道:“好了好了,行善,你就别来这一套了,还有,金昔啊,这个旅游时间,得看咱们去哪个地方旅行,通常来讲,我们有一周的时间。”

    金昔蹙眉道:“一周?这也太长了,三天行不行?”

    此时就连王智和宋杰华,也不禁向金昔投来了一个白眼。

    司马奕自然也明白我们和金昔的差别,他朝着金昔压了压手,笑着说道:“好了,与其纠结这个问题,倒不如确立一下咱们待会的行程,日本,韩国这种地方就不能去了,因为需要签证,咱们得去不需要签证的地方旅游。”

    周海龙在此时说道:“我记得韩国的济州岛好像可以不用签证,马尔代夫也是,不如去这两个地方?任选其一?”

    王智摆了摆手,说道:“得了吧,这两个地方我都去过,海龙哥,我和你说,你去那俩地方玩儿,还不如就在国内走走呢,没什么地方玩,人数还多。”

    司马奕一看到王智似乎十分有经验的样子,于是对他说道:“王智,你有什么见解吗?”

    王智耸了耸肩,说道:“要看你们是抱着什么目的去的了,如果只是想单纯的看风景,我推荐去塞舌尔或者毛里求斯,这两地方不要签证,而且环境是绝对没有受到过污染的。”

    宋杰华在此时说道:“这两地方我怎么都没听说过?在哪里?”

    王智说道:“非洲…而且国内没有直达的班机,得去港城转乘,不过,除了机票可能要花费比较多的钱以外,这两地的消费都不高,而且绝对能玩得开心。”

    曾行善在此时打了个哆嗦,说道:“非洲…那里是不是很乱啊?会不会有当地的黑帮直接掏出枪来指着你?”

    王智没好气地说道:“这两个都是靠旅游业发展的国家,如果乱到连你的安全都保证不了,那这个国家一大半的经济来源,可都就断了,你不能问一点有深度一点的问题吗?你要说去那两个地,要防止东西被别人偷走,我倒是会赞同。”

    曾行善又问道:“王智,这两个地方你都去过吗?哪个比较好?”

    王智摇了摇头,说道:“我都没去过,但这两个地方都是我比较想去的,欧洲游,亚洲的大部分地区,我都去过了,玩来玩去也就那样吧,购物,拍照,乘船,我觉得越是原始一点,越好玩,否则咱们国家的网购这么发达,想买什么东西买不到呢?非得去过去买?能多见识点好的山山水水,才是王道啊!”

    除了王智,我们其他几个人包括司马奕教练在内,都是愣头青,可能没人去过几个地方,听王智说得头头在道,我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反驳,根本没人反驳得了。

    司马奕思索了良久,然后对我们问道:“你们觉得呢?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

    曾行善摇摇头,笑着说道:“智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他的,听你们的!”

    宋杰华说道:“我出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从家乡来到海城了,除此之外,啥地没去过,我也随便。”

    周海龙拿着手机,说道:“我查了一下,这两个地方风景确实好,而且还可以玩潜水,我这辈子最想玩的娱乐项目之一,就是潜水了,我也没意见!”

    曾行善不合时宜地说道:“怪不得你叫周海龙呢,海中之龙,现在终于要如鱼得水了?”

    周海龙瞪了他一眼,曾行善立马缩着脖子,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

    金昔说道:“只要不去购物就好,我也认同王智的话,我比较讨厌购物,去看一些风景倒是挺好的,我也没意见。”

    司马奕最后把目光放到我身上,而我懒洋洋地举起双手,说道:“我没有意见,不过——”

    我拉长了话尾音,笑眯眯地看着司马奕,说道:“我能不能带个朋友一起去啊?”

    司马奕笑道:“女朋友吗?”

    我哈哈一笑,说道:“暂时还不是,说不定这次和我去了之后,就是了。”

    司马奕说道:“你带她去肯定没问题,只不过,她的费用你来出,战队不报销,行得通吗?”

    我笔出了一个ok的手势,说道:“完全没问题!那就这么说定了!”

    司马奕点了点头,又把目光放到了王智身上,说道:“我们不可能两个地方都去,一个叫塞舌尔,另一个叫毛…毛什么来着?”

    “毛里求斯。”王智补充道。

    “哈哈,对对对,毛里求斯,这两个地方,去哪里比较好?你选出一个,然后我们就敲锤定下了。”司马奕爽朗道。

    “毛里求斯比塞舌尔发达一点,里面有很多教堂,风景也更胜一筹,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情侣都喜欢去那边拍婚纱照。塞舌尔嘛,有高山,有大海,能浏览的地方比较多,具体也不好怎么和毛里求斯比较,不过,这两个地方有一个最大的区别,我想我说完以后,你们就应该有结论了。”原本话少的王智,在诉说只有他知道,我们都不知道的知识的时候,十分眉飞色舞,比过去一周说的话还要多。

    “什么区别?你倒是说啊。”司马奕没好气地说道。

    王智微微一笑,说道:“塞舌尔常年24-30度左右,而毛里求斯,现在这个月份,应该只有十多度。”

    “塞舌尔!”

    司马奕大手一挥,行程定下了。

    晚上的时候,我拨通了秦郁的电话,因为我知道她每天晚上在十点会准时睡觉,九点钟打她电话,她应该在床上玩手机了。

    “喂,摩西摩西?”电话通了。

    “口你骑哇!”秦郁回道。

    “啥玩意,什么口你,骑你的,好下流。”我皱眉说道。

    “这是你好的意思!什么事快说!我在敷面膜呢。”秦郁没好气地回道。

    “哎哟你这态度,今天下午还稍微被你感动到了,现在好感全无了。”我叹息道。

    “好感全无了呀?那我挂电话了啊。”秦郁声音腻腻地说道。

    “别啊,好感全无,只剩下爱了嘛!”我立即补充道。

    “哼,这还差不多!”秦郁傲娇地说道。

    “我们这旅游可以带家属,我们打算去非洲的塞舌尔,你啥时候过来?”我欣喜地说道。

    “这个…旅游,我可能去…不了了,不过你要是一定想要我来的话,我还是能来的。”秦郁认真地说道。

    我皱起了眉头,说道:“怎么了?”

    秦郁又说道:“过几天是期中的舞蹈测评检验,关系到以后的评奖评优和平时成绩,你现在在打比赛,我也想更优秀一点,我不是很想放弃…”

    我说道:“那不急,旅游以后多得是机会,你这个正事要紧。”

    听到秦郁说她不能去,我心里面还是有一点失落的,晚上和秦郁又聊了一个小时的电话,我才睡下。

    又过了两天,司马奕帮我们找好了旅行社,定好了酒店,将一切都准备妥当,我们把行李全部带足,从港城坐飞机到塞舌尔,花了足足十五个小时的时间。

    我们被导游带到酒店里,把行李全部都放下来,我们住的酒店靠海,海风一吹,能闻到淡淡的咸腥味,周围到处是椰子树,海浪扑打在沙滩上,夕阳把海鸥的影子拉伸的老长,周围的黑人男性大部分都是上升**,光着脚丫直接踩在沙滩上,有说有笑地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音,充满了异国情调的味道。

    我换上了行李箱带来的沙滩裤和白色小背心,踩着一双骚红色的人字拖,在酒店房间的镜子前理了理发型,出门了。

    司马奕先前和我们说,将行李放好后,去酒店一楼大厅吃海鲜。

    我下楼,找到了司马奕,其他队员都在,唯独少了一个金昔。

    我对教练问道:“金昔还没出来吗?”

    难不成金昔也在换衣服?打算穿一套比基尼出来?

    司马奕笑着对我说道:“金昔早就出来了,她是看你这么久还没下来,就跑出去看海了,应该就在外面,你去叫叫他。”

    我笑着说道:“好!”

    我刚一出门,原本天空还是残留着夕阳余晖,在海边形成漂亮的风景,如今却已经乌云密布,好像有打雷下雨的前兆了。

    这非洲的天,看来也是说变就变啊。

    我跑出酒店门,大老远我就看见了金昔的影子,她一个人坐在沙滩上,看着前方发着呆。

    我跑过去以后,对她说道:“金昔,吃饭了!”

    金昔却低着头,没有回我的话。

    我充满疑惑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发现她手中又拿着那张照片…

    一张泛黄的少年照片,笑得一脸灿烂,金昔用手轻轻抚着照片上的照片,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皱着眉头说道:“吃饭了,没听见吗?你在看啥?”

    我伸出手,把她手中的相片拿了过来。

    “你干嘛?!”金昔似乎突然惊醒,连忙站了起来,怒视着我。

    此时海边的大风呼呼直吹,天空一道闷雷打了下来,我拿着照片的手没抓稳,直接被风给吹到了天上。

    那张照片直接飞到了前方的海面上,金昔霎时间眼泪就掉出来了,她重重的推了我一下,对我怒吼道:“你有病啊?!”

    随后,她抹了一把眼泪,纵身跳进了海里。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