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相依为命

第三百一十一章 相依为命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大主宰雪鹰领主龙王传说玄界之门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儒道至圣
    我把金昔的手机拿了出来,按了几下之后,发现她的手机也完全没反应。

    金昔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刚才她显然已经信以为真了,真的有被我吓到。

    我一屁股坐了下来,说道:“完了完了,咱们真的在这里出不去了,我口好渴,妈的,来之前我曾查过塞舌尔,这个国家有九十二个岛屿,咱们所在的这个岛,指不定就是这九十二个岛中的一个。”

    金昔看我似乎对她真的没有想法,才放下顾虑,对我说道:“既然是塞舌尔的岛,那岛上不可能没人的吧?要不我们四处走走?”

    我瞥了她一眼,说道:“非洲有多落后你也看到了,你以为像我们国家,寸土寸金的?没被开发的地方多得是,现在天这么黑,你能走到哪里去?你看这附近,连船只都没有,万一碰到了什么当地非洲土著,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金昔一听我的话也有道理,她也闷闷地坐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你打算该怎么办?”金昔小心翼翼地对我问道。

    “还能怎么办?等待救援呗,教练看到我们俩人消失了,肯定会来找我们的,我们就在这里盯着,发现有船只就大声呼救,不就有办法出去了吗?”我说道。

    “好吧…”

    金昔隔了我五米远,我和她就坐在沙滩上,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喜怒无常的海面。

    虽然我没有任何看时间的方式,但我几乎是在数着一分一秒,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了,风平浪静,但过往之间,我们却没有发现任何船只。

    “我是真他妈的想不明白,你到时间就老老实实去吃饭不行吗?拿着一张照片坐在沙滩上,没事干?我真的烦。”

    一个小时未见任何救援的希望,绝望便涌上了心头,我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闷,只好把所有的错误都怪罪在金昔身上。

    金昔却显得异常冷静,她转过头看着我,对我问道:“你知不知道那张照片对我有多重要?”

    我看她仍然是一副不知道自己错误的样子,更加恼火了,我说道:“我知道个屁!重要!重要个几把?能比命还重要?”

    金昔见我正处于怒火的边缘,没再与我说话,只是把下巴靠在膝盖上,静静地看着前方。

    “开始还只是丢一张照片,现在除了丢照片,人也要没了…肚子好饿,口好渴,我他妈的一个城市里土生土长的人,怎么在这种地方活下去?”我一腔怒火没地方发,只好拿拳头打着沙面。

    金昔听到后,忽然站了起来,转身走到了一边,离我更远了。

    我觉得她应该是受不了我的叨叨了…

    我也没去管她,感觉负面情绪席卷到了全身,此时此刻,只想找个发泄口才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躺在沙滩上胡思乱想着,又渴又累,全身上下还一阵酸痛,我直接睡着了。

    好在现在的天气够舒服,不管怎么折腾,几乎都不会引起感冒。

    等我再睁眼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太阳射得我眼睛都有些睁不开,我拿胳膊挡着阳光,耳边听见砸东西的声音…

    我连忙坐了起来,我瞧见金昔手中拿着椰子,正拼命的朝着岩石上砸去,她嘴唇有些发白,砸起椰子也是有气无力的,看样子,她也是又渴又饿了。

    金昔身上黑色的dy队服已经彻底干掉,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休闲短裤,洁白的一双大腿上沾满着沙子,而她的鞋子也不知道先前被海水冲到了哪里去,和我一样是光着脚的。

    我皱眉对她说道:“你在干嘛?”

    金昔看着我的眼神并不友善,充满了怨念,匆匆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继续砸着椰子。

    我睡了一觉后,舒服多了,身上也没有那么酸痛,只是饥饿和口渴更加剧烈。

    我伸展了一下双臂,走到她的面前,说道:“你这样砸椰子,是砸不开的。”

    我看到金昔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了两个椰子,只不过,她一个都没砸开。

    这另外一个椰子,应该是帮我拿的。

    “哼。”金昔冷哼一声,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依旧用她的方式,举起椰子往岩石上砸。

    我对她说道:“就你这砸椰子的力度,还不如椰子从树上直接掉下来的力度大,你想想,如果椰子从树上掉下来就能砸坏,那这个植物生存在这种炎热的环境下,早就该灭绝了。”

    我弯腰,抱起了另一个椰子,我在地上找了一个比较像三角形的石头,然后把这块石头放在了大岩石上。

    然后我举起椰子,把椰子的尾端对准那块三角形石头的尖端,狠狠砸了下去。

    “哧…”

    那块石头直接突破了椰子尾端,塞进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块石头给掰出来。

    “给,你先喝。”我把打开了一个小口子的椰子递在了金昔面前。

    金昔倔强地偏过头,说道:“我不要你的,我自己有。”

    我皱起眉头,恼火道:“你他妈的,咋这么倔呢?有毛病是不?这两个椰子不都是你拿来的?”

    “我捡的,这里到处都是。”金昔说道。

    我不由分说把椰子塞在了她的怀中,然后捧起了被她砸了几百次都没砸开的椰子,往三角形石头尖端再次一砸,于是一下子两个椰子都被我打开了。

    金昔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手里捧着那个椰子,久久未动。

    我没有理他,把椰子捧高,用嘴接着流出来的椰汁。

    尽管这里没有经过加工的椰汁味道很一般,不过我差不多已经渴成了一个弱智,这椰汁一入口,简直堪比琼汁甘露,将我干燥得发火的喉咙完全抚平,那种痛快的感觉,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

    我喝完之后,抹了抹嘴角,看了金昔一眼。

    但金昔此时的举动,差点没把我气疯。

    她一边看着我,一边把手中椰子的椰汁倒在沙滩上,表情格外淡定。

    我喝完以后,她手上的椰汁也差不多倒不出东西了,她用力把椰子给扔远,椰子孤零零地漂浮在了海面上。

    我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把她推倒在了地上,说道:“你他妈的在干嘛?!有病?”

    此时金昔的身子十分虚弱,弱不禁风,我这一推,把她推得老远,她神色痛苦地倒在地上,但她仍然是紧咬着下唇,看着我的眼神中格外倔强。

    我又心疼又恼火,但仍然骂道:“你是少根筋是吧?”

    金昔说道:“我不要你的东西,你昨天就应该让我淹死,为什么要来救我?我不接受你的馈赠,懒得受你那边的气,就知道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

    我说道:“你昨天一晚上没睡,就琢磨出这歪理来了?!”

    金昔把头转到一边,喘着气,一言不发。

    “老子碰见你这么个傻逼,真是倒了我八百辈子血霉了,我日,我他吗日!”我用力的踢了几下沙子,以泄自己肚子里的窝囊气。

    我他妈招谁惹谁了,怎么碰到了这么一个活祖宗?意思这事情全赖我了?

    我在此时看了金昔一眼,发现她手臂上有一道伤口,不断有血往外面流。

    不是吧…我刚才就只是推了她一下,怎么手臂上会有划痕?

    金昔见我在看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用手掌挡住手臂上的划痕,仍然是一副不想理我的样子。

    我走到她面前,对她说道:“你这是怎么搞的?”

    金昔低着头,眼神十分委屈,一言不发。

    我深吸了一口气,在脑中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对她说道:“以前的事先不说了,追究那些没意义,刚才我推了你,你现在还出血了,这是我不对,所以作为补偿,我去帮你开个椰子,你就喝一下,算是我的赔礼道歉,可以吗?”

    我就没见过请人吃东西还要求着的,尤其还是现在这种十分饥饿和口渴的情况下。

    这金昔真他娘的铁骨铮铮,恼死我了。

    “你沉默,我就算默认了。”

    我走到几个椰子树下,在地上找着椰子,但奇怪的是,我一连找了好几颗,都没有在树下发现有什么椰子。

    我对金昔问道:“你不是说这地上到处都有椰子吗?哪里有?”

    金昔又不说话。

    现在这种自然环境,金昔身体虚弱又有伤口,我生怕她会感染,那样治都没办法治。

    这小妞还是真正的吃软不吃硬,我就不该凶她的,不过这两天我也的确是心情太差。

    我走到她的面前,求饶地说道:“我的主力姐,我求你了,都错在我身上,我错了,麻烦你开口和我说说话好吗?告诉我椰子哪里来的,我给你找来吃,你要是真的死在这里,我一个人也怕是活不下去了。”

    我这话咋听上去还是挺有歧义的,其实我想表达的,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多一个人,就多一点安全感,要是我真的一个人在这里瞎转悠,不说有没有生存下去的本事,光是那种彻寒入骨的孤独感,就不是正常人能承受得住的。

    金昔听到我这番话后,才不情不愿地开口说道:“其实是我自己爬树上打下来…”

    我转头看了一眼椰子树,最矮的一颗,也有三层楼那么高,这小妞怎么爬上去的?

    我惊异地看着她,说道:“你怎么爬的?能给我示范一下吗?”

    金昔捂着自己的手臂,为难地说道:“我现在手疼,爬不了。”

    我算是明白了,这伤口,估计是她爬树留下来的,刚才被我一推,旧伤复发。

    看着她现在虚弱而又无助的模样,我心里着实有些不舒服。

    我叹了口气,把身上的背心再次脱了下来,走到了一个大岩石旁边,把背心舒展开来,放在太阳底下晒着,然后拿两块石头压着,保证不会被风给吹走。

    然后我选择了一颗相对而言比较矮的树,然后用小时候爬栏杆的方式往上爬。

    “你这样爬会有危险的!”金昔挣扎着从地上又坐了起来,捂着手臂上的伤口,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我旁边。

    “我给你示范一下,你照我的样子爬…”金昔蹙眉看着我说道。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