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找到的食物要人命

第三百一十三章 找到的食物要人命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我皱眉说道:“你又发现什么了?”

    金昔说道:“前面有个洞!”

    我顺着金昔的目光望过去,发现前面有一个开阔的地带,周围虽然被植被覆盖着,但正中央有一个很大的低洼,里面注满了清澈的水,而尽头处,有一个高点的地方,山洞就在那边。

    我对山洞一向是充满恐惧的,尤其是这小岛上的洞,谁知道里面会有什么?

    先别说有没有非洲土著了,就算是有蝎子,蜘蛛,蛇之类的,恐怕也吃不消吧?

    我对金昔说道:“你不会是想上去看看吧?”

    金昔点头,理所应当地说道:“当然要去啊,万一又下雨,沙滩上我们怎么呆的下去?我们进去看看,可以暂时先待着,还可以钻木取火,找些柴火放里面,万一运气好抓到了一只兔子,我们还可以烤来吃,总不可能生吃吧?”

    我挠了挠头,金昔说的话有些道理。

    只听金昔感慨道:“这里的风景好好,空气清新,周围鸟语花香的,中间还有一个小溪,如果山洞里能放些稍微现代的产品,在这里训练打游戏,可比大城市里舒服多了。”

    我对金昔的想法不敢苟同,天真烂漫。

    还在这训练呢,这一到晚上,蚊子咬死人,黑不溜秋的,还有不知道会有什么野生动物,这种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呆。

    金昔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跑到中央的低洼处,兴奋地对我说道:“这里的水说不定还能喝,天然的!”

    说罢,金昔捧起一汪水,似乎要尝尝味道。

    我连忙过去阻止道:“你个**,别喝啊!”

    但我还没说完,金昔就一口喝下去了。

    “这水不咸,是雨水,可以喝!”金昔肯定地说道。

    我气急道:“你有没有点常识啊?这不是什么溪水,溪水是流动的,是活水,这就是一个低洼大坑,雨水全部堆积在这里,然后什么蛇啊,兔子,都在这里拉屎拉尿,这水质得不到更新,只能一天天**,你别看表面清澈,其实那些杂质都沉底了,这里面漂浮着说不清的微生物和病菌,这水是死水,喝不得的!你仔细闻闻,不臭吗?”

    金昔蹲在低洼旁边,抽了抽鼻子,然后蹙眉说道:“好像是有点臭…”

    我没好气地说道:“这里多是椰子,比淡水总好喝点吧?你着什么急?你看这水里面,鱼没有,癞蛤蟆之类的也没有,死水中的死水,你快点催吐,把刚才喝下去的水吐出来。”

    金昔站了起来,说道:“不用了,我就喝了一小点,没感觉有什么不妥,我现在肚子本来就饿,待会一吐起来,胃液都会一并吐出来…”

    我头疼道:“你以后做什么先问问我,虽然我不一定比你懂得多,不过我们的知识是互补的,多一个个思考总会好一点!”

    金昔点点头,说道:“知道了,我们现在去山洞里看一下吧。”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山洞的位置,似乎得爬岩石才能上去,十分麻烦。

    我还想劝金昔算了的,但金昔不知道哪里这么多力气,不由分说,把椰子使劲扔到上头,直接就开始爬岩石,准备上去了。

    我没办法,叹了一口气后,也只能跟着她一起往上爬。

    等我爬上去以后,只听见金昔说道:“这里面好像住过人!”

    我慢悠悠地走到山洞里,这个山洞的大小十分有限,大概就一百来平方,头上不过三四米高,洞口长着青苔和小草,而洞里面一眼望去全是岩石,什么都没有。

    金昔之所以说这里住过人,是因为地上有柴火烧过的痕迹,而且被人用几个正正方方的石头围在了一起,做成了一个小型火堆造型,只不过石头被火熏得发黑的表面上,也长满了青苔,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这些围成的石头中间,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木炭,还有一个吃过了的表面生锈的罐头,一个很大的不锈钢制品,有点像锅和杯子的混合体,因为这玩意是正方体的,很大,长四十厘米,高二十厘米,但却只有一边有把手,所以粗略的看上去,像是不锈钢大杯子,我在我们那边可没看过造型这么奇怪的锅。

    金昔捡起了那个生锈的罐头,费力地看着上面生锈的字迹。

    我走到她的身边,说道:“你看这玩意干嘛?能看得懂吗?”

    上面写的字并不是英文,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文字,反正就是看不懂。

    金昔观察了好一会,然后指着罐头上的一处对我说道:“我也看不懂,不过上面的阿拉伯数字都认识啊,这上面写着2009,然后2009的下面又写了2012,说明这是2009年的罐头,保质期到2012年,也就是说,上一批在这里的人,最少也是四年前了,这里四年都没人来过了…”

    “四年前…我哥刚好和我一样大。”金昔神色一黯,喃喃自语道。

    我皱眉说道:“你在说什么骚话?”

    金昔脸上的表情一变,瞪着我说道:“你才说骚话!我出去捡一些柴火过来,等会你负责钻木取火,现在反正大家都有时间,你出去找点吃的东西怎么样?”

    金昔的提议很合理,我点头说道:“好。”

    只是…吃的哪有那么好找?

    金昔对我说道:“我也会顺便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水果,如果我能找到,我就带一些回来。”

    说完以后,金昔便身子轻盈的从洞穴上面跳到底下。

    妈的,这小妞还真猛,现在饿成一个逼样,还有力气从这么高的地方直接跳下去!也不怕摔死。

    我没她这么勇敢,从旁边的岩石上一步步下去,此时我在周围已经看不见金昔的踪影了。

    这小妞跑哪里捡柴火了?待会不会迷路回不来了吧?

    我心里有些不安地揣测着,然后继续在这附近找着食物。

    可是这一上午过去,太阳越来越毒辣,我身上的热汗再次浸湿了背心,我再次渴了下来,肚子已经饿得几乎快贴到后背了,两眼也是发花,旁边的野兔的身影蹿个不听,我脑子满是烤兔脑,烧兔腿,蜜汁兔身的画面,饥馋到不行,可是我现在这状态,别说捉兔子了,就连拎起一只鸡,恐怕都有些难度。

    我实在太饿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这要我上哪里去找食物啊?恐怕再耽搁下去,我连开椰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到时候就连水也喝不上了。

    我坐在地上,两只手撑在了叶子上,我似乎感觉手心里痒痒的,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我打了个机灵,立即站了起来,然后朝着我先前手心放着的位置望过去。

    我发现那片叶子一直在动,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顶着。

    我咽了一口唾沫,鼓起勇气把那片叶子给掀开。

    让我既觉得恶心又有点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叶子下面,是两只肥硕且雪白的肉虫子!

    这玩意我不陌生,我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城市人,可在我爸妈还未离异的时候,我跟着我爸去过一次乡下,那里的小孩子就爱捉这玩意玩儿,烂木头里一大堆。

    这玩意好像叫蛴螬…是屎壳郎的幼虫还是天牛的幼虫,我记不大清了,我记得贝爷的荒野求生里面,他好像也吃过这玩意。

    对啊,荒野求生。

    仔细想想,以前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几乎把贝爷的荒野求生全集给看完了,现在好像真的能派上用场了。

    鸡肉味,嘎嘣脆,蛋白质是牛肉的六倍…

    我脸色极为难看,再次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地上那两只不断蠕动的虫子,我他吗又紧张又觉得刺激,以前看贝爷吃得爽,有想过尝试,但现在这玩意真的摆在我面前,我这头皮发麻的紧。

    肚子已经饿到难以忍受,此刻我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鼓起莫大的勇气,伸出食指和中指,把那玩意夹了起来。

    软绵绵,肉乎乎,这虫子脚上的足不断勾着我的食指,仿佛在对我挑衅。

    我内心如地狱般在挣扎着,想要生存的意志和本能理智的阻止一直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妈的,我饿,我要吃,我要吃肉!

    我紧咬牙关,眼睛一闭,大喊一声:“我草泥马!”

    随后,我用极快的速度把那虫子扔进了嘴里。

    在扔进去的那一刹那,我大脑一片空白,我用力一咬,感觉口中的虫子如裹心巧克力一般地爆裂开来,一股泥土的芬芳和腐烂的面包味道喂饱充斥着我的口腔和鼻腔,我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这股猛烈的味道几乎要掀翻了我的天灵盖,直抵我心灵最深处,给我带来了深深的震撼!

    我以联盟第一人faker的名义发誓,老子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我强忍着恶心吞了下去,想快点结束这场口腔的噩梦,让胃去承受,这股味道在我口中仍然久久未散,呛得我眼泪直流。

    “去尼玛的,就算蛋白质是牛肉的一百倍老子也不吃这玩意了!”我抬起脚,把另一只虫子踩了个稀巴烂,仿佛这样能够泄愤。

    “你在干嘛?”

    由于我先前太专注与吃虫子,此时金昔来到了我旁边,我也没注意。

    我面色通红地看着她,眼泪掉个不停,我对她说道:“你回来了啊…”

    金昔手中捧着一大堆干燥的树枝,还有已经发黄的干树叶,的确是生火的好材料。

    “你找到吃的了吗?”金昔对我问道。

    我朝她摆了摆手,说道:“别说了,小姐姐,请务必给我一个36c的拥抱,我现在需要安慰。”

    “神经病!你摸一下我的下面。”金昔低头努了努嘴,对我说道。

    我一惊,心脏猛烈跳动起来,说道:“不是吧,你变得这么好说话了?我随便说说的,而且我只对胸感兴趣…你…你怎么能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

    金昔抱着柴火,气得一跺脚,咬牙说道:“我说让你摸我的口袋!!”

    “哦…这样啊,你也不把话说清楚,你坏坏,真讨厌。”我羞涩地说道。

    我伸出手,伸进了金昔的裤口袋里,一下子就摸到了一个冰冰凉凉,圆滚滚的小东西,我拿了一个出来,惊异道:“鸟蛋?你哪里弄的?”

    “我前面去树上自己掏的,你饿的话,就吃了吧,这东西可以生吃的。”金昔对我说道。

    “谢谢…”

    我也没客气,先前吃了那么恶心的东西,此时来了一个鸟蛋,无疑是让我有些欣喜若狂。

    我把鸟蛋在自己下边的牙齿上打了一下,砸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把里面的蛋清和蛋白全部吃了下去。

    虽然味道和我想的有些不一样,非常腥,和生鸡蛋味道完全不一样。

    但由于有了先前肉虫的衬托,此时我也觉得美味无比。

    不过金昔的脸色却有些不太好,她嘴唇又病态的发白了起来,样子似乎十分难受。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