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你快出来——

第三百一十九章 你快出来——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地上找了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然后开始在丛林中寻觅着可怜的兔子…

    一个小时之后,我抱着一大捆柴火和两只兔子重新回到了山洞里。

    金昔安静地盘坐在山洞门口,见我上来以后,她返头对我说道:“回来了啊?”

    我点了点头,笑道:“抓了两只兔子,顺便捡了一些柴。”

    岛上兔子泛滥,如果我凝神一直抓,一个小时大概能抓四五只,不过抓那么多没用,我和金昔又不知道腌渍兔子的方法,如果抓太多就会吃不完,然后就会坏掉,一般抓两只个头适中的兔子,足够我们从早吃到晚了。

    “话说,这段时间我们天天吃兔子,吃兔子吃得我都有些腻了…”金昔有些难为情地对我说道。

    我没好气地说道:“不吃兔子,那吃啥?像三天前那样,咱们为了几个鸟蛋分着吃?能活到救援来就不错了,你还挑!”

    金昔看了我一眼,说道:“其实在小岛上还不错啊,你很希望救援来吗?”

    我朝她翻了个白眼,说道:“当然希望了,这里远离了文明,咱们每天吃些兔子和椰汁,晚上还被蚊子咬得到处乱窜,万一生病了,还只能硬扛着,你难不成还想在这里待个一年半载的?”

    金昔摇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勉强地笑容,说道:“我也没有这种想法…我只是觉得这里的环境很好,没有烦恼,不过…你说得也对啦,这里的确是待不久的。”

    过了一会,金昔又说道:“上午我发现了一种很奇怪的草,你可能用得上,你过来一下。”

    金昔对我招了招手。

    我把兔子和柴火放下,走到了她身后,蹲下身子说道:“你发现啥了?”

    我这一蹲,视野一马平川,恰好能通过金昔的锁骨一路看到下面她胸前那道深不可测的沟壑…

    而且金昔今早不知道用什么擦的身体,身上有一股花和草混合的香味,在这个没有沐浴露和肥皂的岛上,金昔的身上仍然是带着淡淡的幽香,让我一阵心猿意马。

    “你看,这个叶子有些像铁树的叶子,不过里面是空心的,而且我试过,可以直接用来当吸管。”金昔见我靠近以后,兴致勃勃地给我讲解起她发现的叶子来。

    “哦,好像是这样,空的,这胸好空,不是,我是说这叶好大!”由于想入非非,我改了两次口都没改对。

    “这叶…好空!”我额头上流出了不少汗,总算是念对了。

    金昔咬着牙,将拿着叶子的手放下,遮掩在了自己的胸前,脸颊一片通红,对我说道:“你在看什么!”

    我无辜地说道:“我真的什么都没看,我在听你讲解!”

    刚才就是无可避免地瞟了一眼嘛,又不是故意的。

    金昔把叶子朝我这边扔了过来,骂道:“下流!”

    我接过了金昔手中那根空心椰子,挠着后脑勺有些无措地看着她。

    我日,我还下流?我觉得我已经算是正直得不能再正直的了,要是换成别的男生,在这个没有法律没有约束的荒岛上,旁边有你这么一个天仙样的小女生,早他妈变成畜生了。

    金昔再也没有了讲解叶子的兴致,她缩在岩石壁上靠着,双手捂在胸前,双腿也蜷缩在身前,警惕十足地看着我。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这是干嘛?我真的日了这方圆百里的野狗了,我要是真下流起来,你捂着自己就有用?”

    金昔一听,似乎觉得有道理,但她还是一扭头,气鼓鼓地说道:“你无耻!我…我生气!”

    我走到了她旁边,叹气道:“你放心吧,我刚才真没看到啥,我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小人,我行为做事都是坦坦荡荡的,比如你晕倒的时候,还是我给你喂的吃的喝的,先前漂到这座小岛上,你半天没醒,也是我给你做的人工呼吸,我吃了这么多亏,我都没说啥呢,你怎么还好意思说我下流呢?”

    这些事情对于金昔来讲,原本就是羞于出口,她都是选择性遗忘了,现在一被我提起,金昔大羞,她把脸埋在了膝盖里,说道:“我不活了!”

    金昔面子薄,经不起什么调戏,见她变成这个样子,我也只好见好就收,说道:“好了好了,那都是紧急情况为了救你不得不做的事情,你别想太多了。”

    金昔依旧是没起来,埋在膝盖处说道:“你就是无耻!你都有喜欢的人了,还亲我!”

    我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金昔说道:“你当我是瞎子?上次来找你的女生,就是你喜欢的人。”

    我无奈道:“这是两码事,我那个不算亲你,我没对你抱着任何邪念,我就真的是单纯的想救你。”

    我这话一说,金昔不知怎的,更加生气了,她抬起头,脸上似乎还有一点泪痕,她推了我一把,说道:“强词夺理!我说是就是!”

    我挠了挠后脑勺,说道:“什么…什么是?”

    金昔神色颇为委屈,她低头扯着自己抱过来的草堆,边扯边说道:“你就是无耻!喜欢占别人便宜!我不吃你的兔子了!我不想吃一个喜欢占别人便宜的人的东西!”

    我不知道我哪里又惹着金昔了,按道理,就算我表现得再明显去看她的胸部,她也绝不会发这么大的火,顶多就是板个脸色,骂我两句,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气急攻心,变得不可理喻。

    我服软道:“好好好,不吃兔子了,那你喝口椰汁消消气,虽然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但我还是愿意给你道歉,毕竟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仙女,不要发这么大火。”

    “恶心!听不得仙女这个词!我也不喝你的椰汁!你滚开!”金昔一巴掌又把我手中的椰子给扇到了山洞下面。

    我错愕道:“你干嘛发这么大的火,我到底做错啥了?”

    金昔把手中的一堆草叶子都扔在了我身上,我在用手防御的同时,发现那堆草底下,有一个金昔编制的另一条草裙,从规模上来看,似乎挺适合我穿的…

    好像是给我做的。

    我边用手抵挡着金昔的攻击,边指着那个草裙说道:“这是什么?”

    金昔一愣,迅速把那个草裙给放到自己的身后,低头抹了一把眼泪,对我说道:“不用你管!我自己穿的草裙,怎么了?碍着你了?给我滚啊!”

    我怔怔地看了她一眼,把我身上的草丝拍打了一些下来,然后表情麻木地点头说道:“好,我走。”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直接从山洞上跳到底下,迈开步子朝着海滩跑去。

    “你干嘛去?你给我回来!”金昔声音带着些颤抖,在我身后大喊道。

    我没有理她,一路直直地跑到了海岸边上。

    没过多久,金昔也追上来了,她在我身后气喘吁吁地说道:“你发什么神经?”

    我转过身,看着她,坚定地说道:“我没有发神经,现在你不想看到我,那我走好了,不给你带来烦恼,反正我总是让你不开心,总是和你怄气,如果以后再也不能见面,祝你早安午安晚安,早午晚,都安。”

    说罢,我纵身跃入了海浪之中,消失不见。

    “你少骗我!你除了无耻,耍小聪明,你还会什么?”金昔泪痕还未消,站在岸上不屑地说道。

    一分钟过去了,除了海浪拍在岸边的声音,海面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徐争?徐争?你出来啊!我知道你在耍诡计!我不会上当的,你才不会这么容易想不开。”金昔仍然有十足的笃定,站在岸上说道。

    一切风平浪静,微风吹过金昔的头发,海鸥在空中拍打着翅膀,海面平静到仿佛先前什么都没发生。

    又过了三十秒,金昔还未看到我出现,似乎有些慌了。

    “喂——”金昔声音有些发颤。

    “徐争!徐争,你出来啊,你回来,我不生你气了!”金昔把两只手放在嘴边扩大音量,生怕我听不见。

    “徐争,你出来,我求求你了,你不无耻,也不下流!我骗你的!”金昔彻底慌了,跑进了一小截海浪中,声音带着哭腔说道。

    “喂…你在哪里?”金昔的声音有些发颤。

    “徐争!你快出来啊!你再不出来,我就不理你了,永远也不理你了,你一个人在这岛上慢慢玩!”金昔彻底慌了神,拍打了一下水面,对我说道。

    最后又过了五分钟。

    仿佛有什么东西把金昔彻底掏空一般,她眼中变成一片空洞,全身的力气都被狠狠地抽光,眼泪划过她绝美的脸颊,她面朝大海,头也不回地往前面冲去。

    “不活了,我也不活了…”

    金昔落入海水中,海水很快把她朝着中心卷去,她不会游泳,也没有挣扎,脸上是深深的绝望,任由着身体慢慢朝着海下沉去。

    就在此时,金昔发现似乎有人在戳她的肚子。

    金昔在水中睁开眼睛,离她身下不到一尺的地方,我正冲着她挤眉弄眼的坏笑。

    金昔咳了一下,水中冒出了剧烈的气泡,我立即环抱住金昔的腰,一下子带她重新返回到了海面上。

    “海下风景很漂亮,我刚才在底下摸虾玩呢,你也想来摸虾玩儿吗?不过,你不是不会游泳吗?”我哈哈一笑,看着金昔说道。

    “我——我打死你!”金昔挥着拳在我胸口上捶着,眼泪决堤,泣不成声。

    “你为什么可以憋这么久的气?”金昔哭着看着我说道。

    我从裤兜里掏出了那根空心的小草,说道:“刚才我叼着你发现的这种小草呼吸呢…其实要不是看你跳下来了,我还能憋得更久呢。”

    “你骗我,我恨你,我很死你了!”金昔明白以后,在我身上又掐又捏,眼泪顺着水印一滴滴往下掉,拼命的在我身上撒着气。

    此时我和金昔已经踩得到岸了,我一动不动,将一只手插进了金昔耳后的头发里,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你干嘛?”金昔被我盯着没由来的一阵慌乱,明着春,低头不敢看我,语气有些发颤地说道。

    “你刚才说的,我其实都听到了。”我缓缓说道。

    “听到了又怎么样!我故意…”

    “唔…”

    金昔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就被我堵上了,我一只手紧紧地搂住金昔的腰间,与她的身躯紧贴着,我闭着眼睛,在她甘甜地嘴唇上肆意索取着。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