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你膝盖怎么回事?

第三百二十六章 你膝盖怎么回事?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你知道我这段时间在干嘛吗?”秦郁突然对我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我怎么知道?今天来找你,就想和你聊聊这些的。”

    秦郁微微一笑,说道:“我找到工作了。”

    我惊讶道:“你才大几啊,怎么就找到工作了?”

    秦郁说道:“基本上大二就可以开始考虑了,我们学校,边读书边工作的多的是,就刚才我们那舞蹈班子,其中一半的女生都在兼职跑龙套,期望有一天能被导演看中,那样书也没必要读了,混个文凭,火起来直接当明星呢。”

    我说道:“所以你想去当明星?”

    “你觉得呢?”秦郁看着我说道。

    我说道:“不太可能,你要是真去当女明星,那我以后脑袋可是一片绿了。”

    秦郁拿胳膊肘了我一下,说道:“你说什么胡话!”

    我讪讪一笑,只听秦郁接着说道:“我现在还不是你女朋友呢,哪能轮得到你脑袋绿呢?谈不上呀!”

    我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秦郁笑道:“哈哈哈,我压根就没打算往那边发展,我给你说,我这个工作啊,你听后一定会很高兴。”

    我顿时就好奇了起来,说道:“到底是啥啊,你倒是说啊!”

    秦郁脸上泛起了让我捉摸不透的微笑,说道:“我还是去当老师,先前我在虎牙的时候,你也知道,我是在给虎牙的那些年轻的女主播当老师,教她们跳舞,如何在镜头前取悦观众,反正我能教的东西很多,效果也挺好的,现在呢,斗鱼这边也招这种类型的老师,我已经去应聘了,而且很轻松的通过了,合同那边也很合理,我也不会往女主播这方面发展。”

    我沉思了一会,随后对她道:“这个挺好的,符合时代的发展,待遇一定不错。”

    秦郁笑道:“是啊,最重要的是,我们上课的地方,和你们训练中心是一栋楼。”

    我脸色一滞,说道:“一栋楼?”

    秦郁点头说道:“是啊,以后咱们就能天天见面了,其实我的出路还是比较多的,我主要是因为能和你待在一起,所以才去应聘了斗鱼的这个职位。”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秦郁话里带话。

    秦郁见我一阵沉默,继续说道:“我以后就能看见你训练有没有在偷懒,有没有在调戏…小妹妹了。”

    我此时立即回过神来,恍然大悟。

    妈的,完了,以后和金昔那边处境艰难了,秦郁估计是察觉到啥了,不太放心我。

    秦郁将脑袋凑到我面前,说道:“哎?你怎么不说话了啊?不想要我过来吗?那我不来了?”

    我立即哈哈干笑两声,说道:“哪能呢,你能过来,我实在太——太他妈的高兴了!”

    秦郁微笑道:“看得出来,你确实很开心。”

    完了,完了,金昔大妹子,看来我和你的缘分,真的只在那个荒岛上就打止了。

    我对秦郁问道:“那你啥时候过来啊?”

    秦郁想了想,说道:“这个好像还不知道,得等斗鱼那边的通知,怎么了?”

    我笑着说道:“我当然希望你越快越好了。”

    “你怎么笑得这么勉强啊?看来你真不想让我过来了…”秦郁幽幽地说道。

    “哪有!你就喜欢胡乱嫁祸给我,先不说这个了,反正你能过来,我真是很高兴,没有半点不情愿,话说今天晚上,你真忍心让我回去?”我看着秦郁说道。

    “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去网吧包夜啊。”秦郁笑道。

    “网吧包夜,哪有和你说话有意思?我真的想很纯洁的和你躺在床上,一起聊聊天,说说话嘛!”我说道。

    “然后顺便抱一抱,脱一脱,然后蹭一蹭,不进去?”秦郁问道。

    “……”

    “你这个就有点过分了啊,我又不是第一次和你睡了,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我真他吗的憋屈。”我委屈地说道。

    秦郁嘻嘻一笑,说道:“我就是太知道你的为人了,早有色心,只差色胆了。”

    我上下打量了秦郁一眼,高挑有致的身材被一件毛绒大衣披着,前凸后翘,腿长腰细,身材可谓是惹火到了极致,加上秦郁自带怜意媚态的桃花眼儿和晶莹如玉的脸蛋,实在是越看越有味。

    我老实地说道:“要是对你都没点色心,那别说是喜欢你,我怕是都不是个男人了。”

    秦郁听后挽住了我的胳膊,用她胸前骄傲的资本往我手臂上蹭,抬头对我盈盈笑道:“那这么说,你还真是委屈了啊?不过很可惜,今天我来亲戚。”

    就算没来亲戚,我也知道秦郁不会这么轻易的让我得手。

    我深吸了一口气,叹道:“老衲迟早要圆寂在你的手下。”

    “不是胸下?”秦郁眨着眼睛问道。

    “你特么的…”我伸出手,揽住了秦郁手感好到爆的纤腰。

    秦郁拍打着我的胸口,娇笑道:“你别闹,我刚才被你气得差点血崩,待会还要换卫生巾呢。”

    “……”

    我和秦郁选择了一间价格适中的宾馆,我洗了一个澡,出来以后,我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而秦郁在我之前就洗完了,正拿吹风机吹着头发,她在我出来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的胯下。

    我不由得有些害羞,对她问道:“你在干嘛?想参透生命的奥秘?”

    我装作要把浴巾给拉开。

    秦郁伸出手,阻止道:“你别耍流氓!你给我解释解释,你这膝盖是怎么回事?”

    秦郁用手指着我的膝盖。

    我皱眉低头说道:“膝盖?”

    我看了自己的膝盖一眼,一个星期前我曾在荒岛的椰子树上摔下来,膝盖摔得淤青,如今虽然好了大半,但却没好得彻底,还是有两团若隐若现的青痕。

    我一阵尴尬,没想好该怎么解释,我肯定不能说是从椰子树上掉下来的,那样我不就得露陷了吗?

    秦郁见我这支支吾吾的模样,试探性地问道:“你不会被那些变态的黑人绑去给…”

    我一愣,本来还没听懂秦郁说的是啥意思,但我细细一想,网络上传的最广的两则女性梗,一个就是膝盖淤青,另外一个就是中指没有指甲…

    我一阵汗颜,连忙解释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往那方面想!我草,太他妈恶心了!”

    秦郁继续说道:“你不会已经…不是处了?你把屁股撅起来,给我瞧瞧,是不是比烟囱还要大了?”

    “我日!”

    我往床上一钻,把腿压在了秦郁身上,然后把秦郁抱在了怀里,喷香满怀,她的头发挠得我鼻子直痒痒,我狠狠地对她说道:“这就是我被那些黑人绑着的时候在地上跪出来的,你不是想看吗?我敢撅,就怕你不敢看。”

    秦郁在我怀中不安分地扭着自己的身子,说道:“你走开!别趁机揩我油,真讨厌!”

    秦郁说虽是这么说,可是她这个挣扎只是象征性的,完全不抵任何作用,就和某类日本影片里,里面的女主角喊“不要”一样苍白无力。

    我身上一阵燥热,而秦郁也感觉到似乎有什么怪东西顶到她了,连忙冷静下来,转过身来,她的脸已经红成了一片,她把食指竖在我和她的脸颊之间,说道:“不许闹了!否则炮友和女友只能选一个。”

    我一阵头疼,秦郁又搬出这套理论了。

    “老夫迟早性无能。”我松开她,将手放在被褥上,眼睛布满血丝,直直地看着天花板。

    秦郁在此时沉默了一会,随后身子再次贴到我身上,在我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