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全队新希望

第三百三十三章 全队新希望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金昔,这一个星期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训练大厅内,司马奕阴沉着脸色看着金昔,气氛有些不太好。

    金昔一言不发,她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低着头默不作声。

    “状态为什么会下滑得这么厉害?按道理,你一两场出现失误,我能理解,人之常情,每个职业选手的竞技状态也都有时好时坏的时候,可是你的个人能力超出lspl职业选手一大截,就算下滑,也不可能下滑得这么厉害啊!”司马奕继续说道。

    金昔却说道:“我这几天状态发挥得不好是一个方面,可是我觉得整个团队太过于依赖我了,一个队伍,如果都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那也无法一直长久下去,就算是skt,也不可能是faker一个人在carry吧?”

    司马奕冷声道:“你还强词夺理,我们这个队伍的战术体系已经相当成熟与完善了,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就是团队中的核心,我不需要你有什么很厉害的发挥,你起码也得保持正常水平吧?你总喜欢拿skt作比较,那么我可以告诉你,faker即便竞技状态差,那也有没有一场比赛是因为他发挥得不好而输的,你要是也能够保持这个水平,那我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找你兴师问罪。”

    金昔被司马奕的这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看得出来,她也有委屈。

    司马奕有些于心不忍,又继续问道:“金昔,这几天你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导致你分神这么严重,这也太罕见了。”

    金昔摇摇头,说道:“没事…是我自己没调整得好,状态确实差,我建议接下来的这几场比赛让徐争上场,等我状态好一点以后,再安排我…”

    司马奕缓缓说道:“即便你不这么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嗯…”金昔应了一声。

    “徐争,接下来的两场比赛,你有把握没?”司马奕在此时看着我说道。

    “没。”我老实地回道。

    “我每场比赛都让你在台下观看,所有战队的优缺点与打法风格我都和你讲过,你怎么会没有把握?”司马奕皱眉道。

    “因为我一次比赛都没上过呢…也不知道会不会紧张,如果我能够正常发挥,应该是没问题的。”我说道。

    平时把我藏得深深的,不让我上场,现在金昔状态一不好,就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我身上了。

    司马奕忧心忡忡地说道:“接下来的两场比赛是真的很重要啊,如果没进入到排名前二的位置,就意味着得再继续打半个赛季lspl,这无论是对你们还是对我,都是在浪费时间,我是真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出现。”

    我看着司马奕情真意切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动容。我知道从一个负责任的教练角度上来讲,他肯定是愿意让战队走得更远,当年s5时期的的教练也同样让faker坐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板凳,就是因为侯爷当时的发挥比他出色。

    虽然我内心有些埋怨司马奕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不让我上场,但司马奕其实并没有做错,而且他在这段时日里也确实在尽职尽责的培养我,想让我初次发挥就状态起飞,我也的确很想告诉所有人,其实除了金昔以外,我也很强。

    我对司马奕说道:“奕教练你放心,接下来的比赛,我不说百分之百能赢吧,但能保证六成以上的胜率。”

    “那就好,这几天金昔你就好好休息一下,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我不给你规定什么任务和训练项目了,目前的训练赛主要以徐争为主,曾行善,周海龙,王智,宋杰华,你们这几天好好把对金昔的战术调整到徐争身上。”

    “好!”

    当天训练到晚上十点,司马奕和我们讲解了一下明天对阵的战队——wyd。

    对于许多人来讲,这个战队似乎有一种陌生感。

    不过要说到这支战队里一位耳熟能详的明星打野选手——kakao,许多人脑子里就有大概的印象了,也因为kakao的原因,这支战队的打法也因为这位选手变得十分单一却有效。

    那就是极具入侵性的打野kakao配合全队的主力carry点上单zoom来撑起前期,下路一直隐身发育,直到后期才会开始发力,中路大部分时间都担任一个防御塔的作用,很少会carry。

    了解到这一点后,司马奕给我们镇定了一套简单有效的战术,就等明天的发挥了。

    我回到卧室,洗澡洗漱完毕以后,躺在床上打算玩儿一下手机就睡。

    此时我看到金昔就在几分钟前改了一条个人签名。

    金昔从不发朋友圈或者说说,她的社交圈子几乎为零,而她的qq签名上一条还是“浮云落日终有归处”也就是她自己电一的id。

    现在改成了“wuyileiju”。

    我小声念了一遍后,便迅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物以类聚?

    联想到金昔这一个星期以来的失常表现,我觉得她应该真有什么心事才对,不然凭借她的敬业性格与以前一直稳如泰山的发挥,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我和司马奕同样很迷茫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点开了她的头像,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摩西摩西?

    这还是我加金昔qq以来头一次给她发信息,不知道她的聊天风格停留在什么阶段了,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用表情包。

    金昔:?

    金昔的头像就是一片白色,啥都没有,网名也是用空格替代了,二话不说就是一发问号教做人。

    我问道:啥是物以类聚?

    金昔:管你啥事?/微笑

    我笑了笑,打字说道:你这人生信条也真是简单,一般回别人就是管我啥事和管你啥事,你这样是行不通滴,现在这个社会弘扬的是真善美,拒绝冷漠。/呲牙

    金昔:哦。

    我皱了皱眉头,回道:?

    金昔:我去洗澡了。

    我:洗你麻痹,劳资一拳打烂你的洗澡盆。

    金昔:sb。

    我立马下床,跑到了隔壁金昔的房间门口,敲响了她的房门。

    金昔把门打开,神情冷淡地看着我,说道:“干什么?”

    我对她说道:“你这哪里像是要洗澡的样子?衣服都没脱。”

    金昔依旧是穿着那件队服,只不过因为下了训,她扎好的马尾全数披了下来。

    金昔深吸了一口气,嘴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但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的笑意,一副笑里藏刀的样子看着我。

    我愣了楞,迅速察觉到我话里的歧义了,连忙哈哈一笑,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因为不想和我聊天而找去洗澡当借口?”

    金昔将套在手腕上的发绳取下来,放在桌面上,瞥了我一眼,说道:“我和你有什么话好说的?”

    我进到了她的房间里,把门关上,说道:“我就是感觉你有心事,想找你聊聊。”

    金昔看了一眼房门,蹙眉道:“都这么晚还来我房里干什么?出去。”

    我撇了撇嘴,往她床上一躺,然后用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她说道:“我不但要来你房里,还要睡你床上,你能奈我何?”

    金昔咬着牙,从桌子上哪来一个剪刀,笔着我说道:“你走不走?”

    我一扭头,倔强道:“不走,我就是看不惯你这拽样,有本事你戳死我!”

    “无赖,有本事你别走。”金昔原本气得面色通红,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迅速冷静了下来,她把剪刀放下,转身进浴室了。

    我转头看了浴室一眼,水声也渐渐传来了出来,金昔还真去洗澡了。

    我开始方了,金昔的思想一直比较保守,我如果待在她的房间里,她一定会很拘谨,如今不但不介意我留在这里,还当着我面就去洗澡,这是闹的哪一出?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