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还是秦郁更胜一筹

第三百四十二章 还是秦郁更胜一筹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经过这一波的团战的碾压以后,基本大局已定,在观众的眼里看来,我们的实力似乎是碾压了对面,双方的实力差距似乎非常大,但我心里明白,论操作细节,两边的战队都有,只不过,我们的打法实在太特殊了,以前只有四保一ad的战术,如今出了一个前期四保一中单的战术,所有队员都在保我,对面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玩,当然,我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如果对面的中单特别强,有金昔这种实力,把我这条线给打崩,那么局面就是另一种状况了。

    豪取wyd二比零,我们赢得了本次比赛的胜利。

    “兄弟,你这个中单有点厉害啊,你们今年还是从tga打上来的吧?你们那个女选手就已经够厉害的了,你比她还厉害。”

    在比赛后台,wyd战队的中单同我握着手说道。

    我惭愧地说道:“兄弟,你夸大了,我们那个女选手是真的强,我只是她的替补,这几天她状态不好,我就有上场机会了,也证明了自己一把。”

    即便是wyd也没看出来我们的这个战术,还以为他们两把的失利是我个人实力碾压的关系。

    wyd队的中单笑了笑,对我说道:“原来如此,你们这个战队前途无量啊!”

    他笑着摇了摇头,跟着队伍离开了后场。

    此时司马奕站在我旁边说道:“可以啊徐争,第一次上场,就获得对手的尊重了,不错嘛。”

    我心里有些得意,但仍然谦虚地说道:“手感比较热。”

    司马奕说道:“很好,保持这种状态,如果最后一场积分赛我们也能二比零,那我们就能稳稳的保住第二的位置了,只要和lpl的保级队伍打一次bo5,我们就可以进入国内的最高级别赛区了!”

    我认真地对司马奕说道:“我会努力的!”

    “徐争哥今天真是大发神威,猛的你妈一匹马,确实牛逼。”曾行善在此时搭话道。

    “尤其是几次中路单杀,那是硬实力,确实强。”王智也感慨道。

    “我感觉我们每次一打团,徐争哥只要说‘冲上去卖’,然后我们冲到对面人群中随便放几个技能,徐争哥就把对面团灭了,这个游戏叫做我交技能就能赢的游戏…”宋杰华哈哈笑道。

    坐在台下看完了两场比赛的金昔也走到了我面前,她双手环在胸前,淡淡地对我说道:“今天的表现确实还行。”

    我哈哈一笑,说道:“哎哟,难得夸我一次嘛,哪里哪里,勉勉强强和主力姐五五开吧。”

    金昔笑了一声,没作应答,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司马奕在此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徐争,不要骄傲,这两天再加紧训练一下,估计下一场比赛,对面会针对你的卡萨丁和大虫子了,你就把另外几个英雄再练习几遍,不要让对面抓到针对点,下一个战队的水平没有wyd强,但他们有了防范,还是不能大意的。”

    “我明白。”

    随后,我们一行人又乘车回到了训练中心,下一场比赛是在后天,我们还有一晚上和明天一天的训练时间。

    回到训练中心之后,吃完晚饭还很早,我们四点半回来的,我五点钟就吃完饭了,离训练赛还有两个小时才开始。

    我跑到了楼上,去了秦郁的房子。

    我刚一进去,就看见大厅的曾行善这货和上次的宋爽妹子谈笑风生着。

    “呵呵,我不是吹,今天我们比赛了两把,我carry了两把,kakao你知道吗?韩国野王,一个圣僧被我活生生秀成了瞎子!”曾行善眉飞色舞地吹着牛逼。

    宋爽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紧身露脐小背心,听得滋滋有味。

    “对面那ad,被我一压二,我们辅助游走去帮中路,要我在下路抗压,我他妈打这么久英雄联盟,根本不知道抗压两个字怎么写,一个烬逮着对面就是干,先把ad打成残血,然后开启大招,远距离一子弹一个,对面辅助气啊,2v1打成这个样子,想上来和我换,可是我根本不慌,治疗闪现一顿交,轻松双杀,当时全场观众都在喊着我的id。”曾行善有鼻子有眼地说道。

    曾行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英雄联盟什么段位的?听得懂我说的不?”

    宋爽说道:“我白银,勉强听得懂,烬这个英雄我知道,大招就是射四下,最后一下伤害最高。”

    曾行善哈哈一笑,说道:“宋爽小姐姐,你说得好奇怪哦,我们那都是说的打四下,你这个射四下…是个什么意思?”

    宋爽捂着嘴说道:“你好污啊!”

    我在旁边咳了咳嗽,说道:“宋爽,你怎么又在外面?她们下课了没?”

    曾行善看我站在旁边,知道刚才他吹的牛逼都被我听到了,老脸一红,说道:“她们还在上课,那个…徐争哥,我先去给你泡杯茶吧。”

    我笑着对他说道:“你倒是把这当成你的家了?”

    曾行善说道:“我不做,这事岂不是让宋爽小姐姐做了?那样是不行滴…”

    说着,曾行善就跑进了厨房,给我泡茶去了。

    宋爽看着曾行善的背影,吃吃一笑,说道:“其实今天你们下午的比赛,我看了全过程,徐争你好厉害!”

    我略微一惊,说道:“你看了全过程?”

    宋爽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今天下午秦郁姐说先给我们休息,然后她就一个人跑自己房间里看你们比赛,我们也闲着没事,就跟她一起看嘛…”

    没想到秦郁还是挺关注我的…

    我说道:“所以看完比赛后,她就讲课去了?”

    “嗯…”宋爽点了点头。

    “不过…秦郁姐还真是挺搞笑的,我从来没见过她今天的这个样子。”宋爽捂嘴笑道。

    我好奇道:“她怎么了?”

    宋爽说道:“你第一把不是选个卡萨丁嘛,第二个好像叫大虫子,外形都挺丑的,你选出来的时候,她说你为什么会玩这么难看的英雄,嫌弃的要命,然后你一杀人,她就会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大喊大叫,说你很帅,当着我们的面夸你厉害,不过,确实也挺厉害的啦…”

    我心头一暖,哭笑不得道:“她还会这样?”

    “是啊,对面的打野一来抓你,她都会替你紧张,不过一般死的都是你队友,她就会说还好死的不是你,一打团还拉着我们非要给你加油呢。”宋爽又补充道。

    我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道:“那还是挺为难你们的。”

    宋爽摇摇头,说道:“不为难,我觉得这么多人一起看比赛还挺有意思的,尤其是画面里的人还是身边认识的人的时候,感觉很奇妙,加油哦!”

    我说道:“会的!”

    此时宋爽又看了一眼厨房门口,稍稍靠近了我一点,小声对我问道:“你说…曾行善打比赛算厉害的吗?”

    我看了她一眼,说道:“挺厉害的,是一个合格的ad,你别看他平时有些吊儿郎当,他上了比赛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不会犯任何失误,心态也保持得很稳。”

    宋爽又问道:“那…他以后有可能成为uzi那样的adc吗?”

    我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个问题…”

    “有希望吗?”宋爽期待地看着我。

    我说道:“这个我不好回答你,就相当我问你,你以后能不能成为像周二珂,陈一发那样的女主播一样…”

    “这样啊…”宋爽略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

    我眉头不经意地皱了一下,随后又展开笑颜,对她问道:“你问这个干嘛啊?uzi那样的adc,可不是谁都能达到的,他毕竟是拿过两次s系列赛亚军的人了,我们这个战队,目前连lpl都还没有打进去,什么都还是未知数呢。”

    宋爽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好吧,我只是好奇,我又不懂比赛,听过的职业选手就那么几个,我就随便问问。”

    我心中清楚得和一面镜似的,你那点心思我还不明白?就是想知道曾行善这个人以后有没有前途,等他开直播了,好抱上一记大腿,或者干脆就找这么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人当男朋友,那样连直播都省了。

    此时,秦郁教学的房间门打开了,曾行善也端着一杯茶上来了,秦郁看到了我,笑着说道:“哟,在这等我呢?”

    我站了起来,说道:“没,刚来的,比完赛了没事做,就上来看看你。”

    秦郁笑道:“今天比赛怎么样?顺不顺利?”

    我心头暗乐,这秦郁明明都看了我全过程的比赛,还来明知故问,想和我表演一波真正的演技?

    我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道:“不怎么样,被对面压着打,我这个替补上场,整个队伍都不太适应我,我就努力让自己少送点,队友把我carry起来了。”

    秦郁神色一动,微笑着说道:“这个样子啊…那你要是发挥得不好,应该在楼下摆着苦瓜脸,拼命练习才是,怎么还有时间上来看我?”

    我苦着脸说道:“我刚没发挥得好,怎么还有脸面对那些队友?如今上来就想和你倒倒苦水,没想到你也嫌弃我。”

    秦郁笑道:“我就是嫌弃你,没carry比赛,别来见我了!”

    我装作出一副愤怒的样子,说道:“我两把都把对面杀崩了!我刚才是故意这么说的!我总算是看透你了,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秦郁脸上带着媚笑,对我眨了眨眼,说道:“怎样?我就是这样的人,你能把我怎样?”

    我露出了愤慨的表情,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指着她说道:“你…”

    随后我气冲冲地走到门口,作势要出去。

    秦郁喊住了我,说道:“你别装了,你的两场比赛我都看完了,carry成那样,还在这里和我演戏!”

    我转过头,微笑地看着她,说道:“明明是你开始演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看过了?年轻。”

    秦郁胸有成竹地笑道:“那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知道我看过了?我看到你和宋爽坐在外头就知道你肯定知道我知道你的比赛了,所以刚才我才故意那么说的,年轻!”

    “……”

    曾行善和宋爽一脸无语地看着我和秦郁,宋爽扯着嘴角,有些尴尬地说道:“你们一言不合就开始了绕口令?你们俩这生活…还是挺有趣的。”

    曾行善看了她一眼,指着我和秦郁说道:“何止生活有趣?就秦郁姐这灵活的舌头,可以看出徐争哥各方面应该都挺幸福的。”

    秦郁装作没听懂的样子,走到我旁边,用胳膊勾着我的头,对曾行善说道:“这傻小子一噘嘴,我就知道他想放什么屁。”

    “你好好说话啊,在外头给我留点面子。”我汗颜道。

    秦郁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好得不得了,要给你什么面子?”

    秦郁还真是有够了解我的…

    “那个…你和我来房间里一下。”秦郁转过头看着我说道。

    我睁大眼睛看着她,说道:“干嘛?你别以为我心情好就会什么都听你的啊,我虽然老实本分,但如果你在小房间里要对我过分,我还是会反抗一下脱你裤子的。”

    秦郁在我脑门上敲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你给我闭嘴!”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