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被自己的战术打崩

第三百四十八章 被自己的战术打崩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妖姬在一级的失利以后,磕下了身上的一瓶小红,回复着自己的状态,再也不敢向之前那么凶了。

    而我也利用这个间隙补兵吃经济,发育得很是安稳,片刻之后,我和妖姬都发育到了三级,两人又是状态全满的状态。

    妖姬到了三级,一定不会安分。

    我对这个英雄熟稔无比,所以大概能猜到对面接下来的举动。

    他一定会想办法上来耗我。

    妖姬和大虫子的对决,无非就是看大虫子的q技能是否能命中妖姬,妖姬的e技能能不能打中大虫子。

    谁能把对面的技能躲掉谁就是优势。

    不过妖姬qw二连几乎是必须吃的,而我的w也一定能放中在妖姬身上。

    这一把我依旧是选择的主q,如果被妖姬躲掉,那么我就没有什么伤害了。

    我将手放在w键上,然后到前面去补了一个近战小兵。

    就在此时,对面妖姬抓住了我的补兵机会,qw二连,直直地朝我飞了过来!

    野性尖叫!

    我立即按出了w,一波无情沉默把妖姬沉默掉,妖姬无法二段w回去。

    我没有任何停歇,又按出了q技能,把q技能的圆心指在了妖姬身上,同时,我没有浪费任何输出,在q技能还在延迟期间,我在拼命的a着妖姬。

    随后,q技能的尖刺从地下穿出,妖姬被这么一戳,半血瞬间就没了,我继续追着妖姬在a,直至他的血量掉到半血以下。

    疾跑!

    我按下了疾跑。

    此时兵线是靠近我的防御塔的,妖姬想逃离到塔下,不是那么简单!

    此时我血量很健康,而妖姬待会必定会选择二段w回去,我只要利用这个疾跑追上去,妖姬就危险了!

    我只要把他的e技能给躲过,那么我就能活活把妖姬给a死!

    这一波我计划很久了,就在妖姬w上来的瞬间把他沉默,然后保证自己的q技能可以打中他!

    但就在我追击妖姬的同时,中路左侧草丛突然冲出来了一个酒桶!

    没等我有任何反应,酒桶直接e闪就把我晕眩住,然后一记带有w技能buff的重击从我脑瓜子上狠狠地砸下。

    妖姬也利用酒桶的晕眩,毫无难度的把e技能的狗链子锁在了我的身上,同时补上了一个q技能。

    我在此时大喊道:“海龙,这个酒桶怎么在中路了?”

    我和妖姬都是三级,按道理,打野在这段时间也应该是三级才对,拿掉双buff就三级了。

    然而酒桶却只有两级,身上只有个红buff。

    周海龙还在对面蓝buff处,他说道:“这个酒桶是红开的,没有打蓝buff,估计蹲了你很久了…”

    我诧异道:“怎么会这样?”

    也就是说,这个酒桶在打掉红后,就一直在等我,周海龙都把两个buff打完,入侵到对面野区了,可以见得这个酒桶为了蹲我,浪费了多少时间…

    没有办法,现在周海龙不能支援过来,我也没办法单杀妖姬,在酒桶的e技能晕眩结束以后,我立马释放了闪现,往自己的防御塔下闪走,而妖姬也跟上了个闪现,他e技能的二段效果触发,成功地把我束缚在原地。

    妖姬三级的爆发极高,无论是哪个中单在前期基本都无法挨妖姬的qweq这种连招,我完整的吃下了妖姬这一套伤害,外加一个酒桶的小额输出,我直接死在了妖姬的平a下。

    妖姬,2-0。

    我此时心中无比的恼火,明明是一波完美的中路单杀,却被酒桶搅了个局,导致自己被反杀,这是最气的。

    我说道:“这个酒桶他吗的不要发育了?这么搞老子?”

    周海龙说道:“我把对面的蓝buff反了,对面妖姬第二个蓝估计也拿不到,徐争你先别慌,我下一波就来蹲你,反正妖姬没闪现了,好抓。”

    “嗯,也只能这样了。”

    我感觉这个韩国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操作实在很一般,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赞的地方,相比金昔,他还差得太远。

    这一波就是他们运气好一点罢了,等我起来了,我非把这个妖姬给逮住一通乱杀不可。

    我回家什么法强装备都出不了,只能买一个鞋子和一块小饼干。

    而对面的妖姬…

    他居然出了一个杀人戒?!

    妖姬并不能说不能出杀人戒,但在比赛里面,出杀人戒的性价比很低,妖姬前期的核心装备就是恶魔法典,出得越早越好,在有恶魔法典提供的减cd和法强以后,妖姬才有更多的选择,比如出杀人戒之类的。

    对面的妖姬又这么顺,我原本还在担忧他要是回去卖一个多兰戒,把恶魔法典给凑出来了怎么办,没想到对面会选择出一个鞋子和一个杀人戒,让我压力顿减,等等…

    鞋子,杀人戒…

    这不是我的标配吗?

    我皱起了眉头,对面这个出装,难不成是在模仿我?

    “海龙哥,中路你一定要把我蹲好,我感觉的对面的酒桶应该要开始无限针对我了!”我对周海龙说道。

    “没问题,徐争你放心,我发育比对面酒桶好得多,而且看妖姬这种出装,我们22打得过的。”周海龙说道。

    的确,蔚三buff开局,而且一直在刷野,很顺,蔚前期的作战能力甩酒桶几条街,即便现在妖姬2-0的开局,他们22依旧是打不过我们。

    周海龙来到了中路右侧草丛蹲着我,他帮我买了一个真眼插在这里,没有发现这里有任何眼位,所以他蹲在这里是足够安全的。

    我和对面的妖姬都到达了四级,然而奇怪的是——

    对面妖姬打法突然从凶悍变得了无比猥琐,他开始控线,并且根本就不上来消耗我了。

    我因为有e技能的关系,兵线不得不往前推,很难控住线,妖姬就把兵线控在他的塔下,无比我走位怎么失误,他也不上来消耗我了。

    我有些奇怪地说道:“海龙哥,这个妖姬不会是发现你了吧?”

    周海龙此时仍然在中路右侧草丛里蹲着,他对我说道:“不可能的,我是惩戒了f4,一路走过来,还在这里插了真眼,双重保险,对面绝对不知道我在哪里,怎么发现我?”

    我皱眉道:“那这就奇怪了,这个妖姬回去一波之后怎么这么猥琐了?你是不知道这犊子前期有多凶。”

    就在我和周海龙说话的时候,上路的大树出问题了。

    酒桶去了上路,帮助剑姬抓死了一波宋杰华。

    “这个剑姬好猛啊…”宋杰华说道。

    “你玩个大树怎么都死了?”周海龙皱眉问道。

    宋杰华说道:“我大意了…我原来以为酒桶会去抓你们,没想到他在上路蹲我,剑姬有些克我这种肉啊,难打。”

    我说道:“我知道了,这个妖姬是因为酒桶没有在蹲他,所以才这么猥琐,自己不想失误被我们抓了,我猜酒桶这些肯定要来中路了,你再蹲一下。”

    “嗯…”周海龙对我的分析没有什么异议。

    然而…

    妖姬一直控线,一直控线。

    酒桶也根本没影子。

    等酒桶出现在中路左侧草丛,也就是与周海龙所蹲草丛的中路相反草丛的时候,我发现这个酒桶已经到五级了…

    “妈的,这犊子刚才去刷野了!”周海龙咒骂道。

    我和周海龙还都是四级,这个酒桶和对面妖姬都已经五级了。

    酒桶在排着我放在中路左侧草丛眼位的时候,居然还按下了ctrl3,跳舞了嘲讽了一下,不过时间很短,也就一秒钟不到,被我捕捉到了。

    “这酒桶还嘲讽我们。”我心里有些发堵,真他妈气。

    “我感觉他们对我们的战术很了解了…”周海龙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徐争你是战场的总指挥,这个问题我觉得你不应该问我…”周海龙说道。

    我说道:“你先去刷野吧,总在这里蹲着也不是个事,妖姬一直控线,这酒桶一直在发育,我怕差距会越拉越大。”

    “嗯…”周海龙应了一声,又去刷野了。

    棘手啊…怎么会这么棘手。

    我感觉现在我们战队就是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小女生,被对面这群猥琐的大叔看得一清二楚,我们的战术,好像已经完全被掌握了。

    如果想要打出优势,就只能靠与以往不一样的作战思路去打。

    但是我的比赛经验又这么少,以前的思路就是单杀对面中路,然后叫打野无限越塔针对,然后我杀人书叠起来,去游走,把上下两路抓崩,然后打着打着就赢了。

    现在我想单杀对面中路的时候被反杀,想叫打野针对对面中路又被察觉,现在别说杀人书了,我连正常装备都难出,待会怎么游走带起节奏?

    我该怎么变通?

    兵线推到对面防御塔下后,妖姬收掉一波,过了一会,兵线又往我防御塔下靠近了。

    此时上路的河道的草丛里,酒桶露了一个头,被草丛里的视野发现了。

    宋杰华说道:“这个酒桶想来抓我,海龙哥,这波你能过来帮我反蹲一波吗?”

    酒桶站在那个草丛大概五秒钟,然后一个e,e过了墙,看来想直接越塔了。

    周海龙说道:“好!我在塔后蹲你,他们你一越你的塔,我们就搞他们。”

    周海龙蹲在了防御塔后不远处,只要酒桶这波敢越塔,他们就黑了。

    我一阵叹息,原本以我为核心的打法,在这把看来真的能靠队友carry了,这波对面是死定了,居然还敢越大树的塔。

    我在塔下收着兵,然而就在此时,让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对面的酒桶从蓝buff处绕到我方一塔和二塔之间的位置,直接一个e技能顶到了在塔下的我,把我打成了晕眩,随后酒桶有w加成的普攻a了下来,qr二连全部打了出来,我被酒桶打掉了将近一半的血。

    于此同时,我在被酒桶的r击飞在空中的时候,妖姬立马eq,然后wr,前期最高爆发连招全部打在我身上,一套直接把我秒掉。

    “……”

    说实话,我看得有点懵。

    对面的战术,完全就是照搬我们的,打野越塔强杀中路,而且最骚的是,他们的打野还没死,装了逼还能跑。

    “这个酒桶怎么去中路了?”周海龙大惊道。

    “他…他刚才在上路那波是演的?”宋杰华支支吾吾地说道。

    刚才酒桶给了我们一个他想抓上路的假象,把周海龙从中路骗到了上路,然后趁着中路无人之际,配合妖姬给我来了一个越塔强杀,不但浪费了周海龙的时间,还把我杀了。

    “这个酒桶怎么这么强?”曾行善说道。

    而我却不觉得他们是酒桶强。

    我感觉妖姬在中路的种种的举动,都是为了迎合他们这个战术,处理得滴水不漏,该怂的时候怂,该凶的时候凶,没有卖出任何破绽。

    先前一血的时候,对面的ez难道不强吗?卡大树w的施法范围,强行骗出了一个一血。

    剑姬不强吗?压了上路二十刀。

    他们所有人都强,再加上搬出了我们这套战术,所以把我们全员都打蒙了。

    此时我突然想起了司马奕的那段话…

    “中国战队学习韩国人的运营,却没有他们的个人技术,所以才一直失败。”

    这句话的相反意思就是,只要能比对面的个人技术更强,那么把对面的运营学过来,就能吊打对面了。

    现在,gt战队的表现,就把这句话诠释得淋漓尽致…

    我们要被自己的战术打崩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