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如上金昔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如上金昔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徐争,下一步该怎么打?”在我屏幕灰掉以后,周海龙从上路有些懊恼地走了回来,对我问道。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炸得厉害,关于比赛,司马奕也只告诉我顺风该怎么打,逆风我完全没有想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既然对面是模仿我们的战术,那现在妖姬该去上下两路游走了…”曾行善说道。

    “也有可能要一直针对徐争。”周海龙说道。

    “真让人头大,现在我也有点崩,就只有下路还好,要不这把我们保下?待会我tp留给下路,看看能不能找波机会。”宋杰华说道。

    曾行善苦着脸说道:“我也不好啊,我一般拿出寒冰,王智哥拿出婕拉,打ez加布隆这种组合,都是吊起来打,现在我和对面补刀五五开,说明对面的基本功很过硬,确实玩得好,而且寒冰肥起来没用,对面妖姬一突就死,这个ad单核太乏力了,没有一个稳定的ap输出作为支撑,是真难玩。”

    “那怎么办?我们不能等死吧?”周海龙皱眉道。

    “先打打看吧。”我对他们说道。

    总讨论也没用,关键还是要看局势是如何变化的。

    我再次回到中路,此时时间已经进行到了八分半,周海龙给了我一个蓝buff,对面妖姬八级,我七级,压了我整整一级。

    而且现在我很难受,我身上一堆小件破烂,我怕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被妖姬单杀,技能更是一个都不敢交,交了就会被妖姬位移上来一通暴揍。

    “争哥,你这么猥琐,不如转法坦算了?反正你现在装备还没出,先来个时光杖?我看你中路这么猥琐,也不是个事…”王智在此时对我说道。

    我叹了一口气,对他说道:“时光杖也要出得早才厉害,我现在八分钟去出时光杖,估计十三十四分钟才能做出来,到那个时候就是活靶子,谁都能欺负我。”

    我这段时间一直练的是ap大虫子,要我转法坦,我真不会玩。

    就在此时,对面的妖姬一个q技能打在了我身上。

    我在和队友讨论战术,对面可不理会这么多,趁我分身走位不慎的瞬间,把恶意魔印放在了我身上。

    我立即把手放在w键上,就等妖姬w过来沉默他,然后再往地上踩一个q技能,这波就可以跑路了。

    要是我前期顺,法强叠得够高,一个wqr可以直接把妖姬秒掉,但现在不行,装备差,伤害有点低,我一套打出去如果不能将妖姬击杀,那么迎接我的就是被杀了。

    魔影迷踪!

    妖姬跟了我几小步以后,立即按下了w,朝我飞驰过来。

    而我也按下w,赶紧沉默他。

    但是…

    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有些始料未及。

    妖姬确实是w了。

    不过他是1厘米w!

    妖姬轻盈的身姿仅仅向前移动了一小步,如同在戏耍我一般,片叶不沾身。

    他就是用这个w骗了我的w,导致我的技能根本没有打中他!

    随后,没有任何停顿间隙,他又立马跟上一个r,成功的贴脸踩到了我的身上,触发了q技能的效果,然后一个狗链子出手,牢牢的把锁住。

    少了一个w的伤害,应该打不死我吧?

    我在心里寻思着。

    可就在此时,酒桶从旁边冲了出来,e技能二段触发把我禁锢住以后,他qe二连,直接在我身上引爆q技能,并把我击成晕眩,两人再次通过一波配合把我杀了…

    “这日子还过不过了。”我苦不堪言。

    “这日子不过了啊!”宋杰华一声大吼。

    就在我读秒的时候,上路宋杰华的大树惨遭对面韩国上单剑姬的单杀…

    “这他妈的,中上两路同一时间被单杀,不愧是韩国大腿…”曾行善语气似有抱怨地说道。

    “要不你来上路试试?大树打一个被打野照顾的剑姬,你来打就知道有多难打了!”宋杰华的性子一向是属于比较淡定的类型,此时话语中也是按捺不住火气了。

    曾行善接着说道:“虽然难打,但是哥,你这补刀被对面压了三十刀…现在将近四十刀了,十分钟别人补了九十个,你补了五十多个,有点说不过去吧…”

    “我说了,因为打野!”宋杰华脸红脖子粗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怪我没蹲你?”周海龙皱眉说道。

    “好了好了,大家别再转锅了,都有责任,这把我也逃不了干系,其实我能游走去帮中路打开局面的。”眼看大家要吵得不可开交,王智及时打了个圆场。

    曾行善摇摇头,说道:“你要是去游走,我打一个布隆和ez…刀基本上都不要补了。”

    宋杰华复活后,默不作声地tp去了上路补兵,然而此时,对面ez和布隆突然突脸,草丛里出现了一个tp。

    “对面剑姬tp了!”王智大惊失色。

    随后tp下来的剑姬宛如一个杀神再世,配合布隆和ez一通屠杀,下路两个人双双阵亡,而宋杰华因为tp刚刚用在了线上,所以根本无法抽出手过来支援。

    “这我还玩什么?本来就我顺点,现在连我都没法玩了。”曾行善脸色完全垮了下来。

    “那你别玩了!”宋杰华咬着牙说道。

    我长舒一口气,对他们说道:“对面整体水平比我们高,然后采取了我们的战术,并且他们上单还能独当一面,比我们的战术还要优化,这局从一开始就奠定了结局,我是觉得大家真的没必要吵,大家稳住心态,下一把吧。”

    宋杰华和曾行善终于不再说话了,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谁也不服谁。

    我自知这把没有任何戏了,在象征性的坚持了十多分钟以后,被对面推掉水晶。

    “defeat!”

    游戏失败。

    这一场几乎是毁灭性的碾压,我中路被针对,然后被单杀,上路也是被针对,然后被单杀,下路被节奏自然而然的带崩,由于我的装备没有优势,整场比赛都有点梦游,我们几个人从座位前站起身来,下场的时候,台下的观众席上一阵嘘声,再无先前那般热情…

    变得出奇的安静。

    还好没有咒骂的。

    我抹了一把脸,跟着其他四个人走到比赛后台,司马奕脸上带着忧色,对我们说道:“我们的战术真的被对面摸清楚了啊。”

    我低着头,嗯了一声,说道:“而且比我们用得还好。”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心里涌上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要是仅仅输了一场比赛,我的心态不会低迷成这样,但是输的方式,实在让我心里太堵,太难受了。

    因为我一直视司马奕的战术为不传之秘,也就是很厉害的那种,我觉得司马奕与众不同,所以就觉得他的战术也很厉害,但我一直坚信的这些东西,在今天的这场比赛上,被摧毁得一干二净,原来一个面临着保级的lpl队伍就能如此轻易的学了过去,而且表现得比我们还好,更加完美和完善,连保级队伍都尚且如此,那lpl的其他队伍,是强到了什么地步?那lck韩国赛区呢?

    我头一次感觉到了渺小和无力。

    原来我一直看不起的中国赛区,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弱。

    司马奕对我说道:“咱们的战术是被对面学过去了,但对面并没有把这个战术的精髓表现出来,这个战术的精髓就是疯,让中路表现出绝对的压制力,他们还没有到达这个地步,只能咱们的个人实力和对面还有一些差距,但也不是无法弥补的,因为对面也暴露了很多缺点。”

    “教练,你就说,咱们有没有赢对面的机会。”曾行善早已褪去的习以为常的嬉笑神色,现在的他看起来比谁都正经。

    司马奕看了他一眼,说道:“行善,我肯定是希望你们能赢的,但是会不会赢,是把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上!我不绝对你们这一场失利了,下场就会输,你们先听我说。”

    我们都围在了司马奕的周围,想听听他的看法。

    “对面使用剑姬这个英雄,明显就是为了针对宋杰华的,如果宋杰华上把拿出的是鳄鱼或者兰博,结局又不一样,所以上路的问题是英雄克制问题。其次是下路,下路我们并没有多大劣势,曾行善的对线一向很稳,虽然没压制到对面,可是发育并没有任何落后,所以我们下路和对面是五五开的,也没多少顾虑,咱们真正的问题,是出在了中单和打野上面。”司马奕说道。

    我和周海龙对视了一眼,谁也不敢说话,都把头低下,听司马奕的教导。

    “打野的问题就是,入侵力不够,海龙,你打野风格原本就是以凶悍著称,可是在徐争换上的这几场比赛里,你的风格变得单一起来,就是刷野外加保徐争,根本没有了你以往的野区凶悍风格,这是一个败笔,如果上把你去野区疯狂的针对酒桶,也许他的节奏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然后是徐争,你得记住,对面的中单,个人能力是不逊色于你的,你也就一级和三级的时候,利用了技能连招,稍微占了一点便宜,在往后的时间里,你都是被他压着打,你应该反省,考虑和队友配合,而不是单干,不能因为想打出优势而把自己打崩。”司马奕说道。

    “是…”我应道。

    “所以啊,说点实质性的,下一把你们该怎么打呢?上路变通一下,不一定要拿坦克上单,宋杰华你就针对对面的上单来选,什么好打他,你选什么,不能被压,更不能被杀,要打出你的风格。周海龙,你就多入侵野区,把你平时的风格打出来,抓对面打野,养对面猪。下路风格不变,徐争你多和队友配合。”司马奕说道。

    “可是——”王智在此时皱起了眉头,搓着手,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司马奕好奇地看着他。

    “没什么,没什么。”王智看了我一眼,又把话憋了回去。

    司马奕不满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这里还有人吃了你吗?”

    王智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可是…这种模式,不是和金昔上场时的模式一模一样了吗?上路counter对面,打野入侵,金昔姐作为最稳健的中路发育,似乎和徐争哥的体系完全不同了啊。”

    王智此话一出,全场皆沉默了下来。

    他这句话的意思无非就是…

    假如用这种体系,与其上我,不如上金昔。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