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五十二章 队友一个赛过一个猛

第三百五十二章 队友一个赛过一个猛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对面的酒桶原本在打着f4,被周海龙的盲僧给现,然后一个q技能精准的命中在了酒桶身上。81中文网

    对面的酒桶立即后撤,把f4往左下方的草丛里拉,周海龙迅按下q,盲僧撒脚就朝着酒桶飞了过去。

    我看到辛德拉立马从线上撤离,似乎在往周海龙那边赶。

    我对周海龙说道:“海龙哥,小心!辛德拉去了!”

    说着,我也在朝他那边赶。

    “不要来!我就是在恶心他们,耽误他们的时间,你就在线上好好补兵!”周海龙说道。

    周海龙在二段q飞过去的途中,把酒桶的打到一半血的f4大鸟给惩戒掉了,然后酒桶立即放e技能,想把盲僧晕眩。

    而对面红buff墙上方亮起了一个眼位,周海龙又摸眼将酒桶的e技能躲掉…

    这一幕,我忽然想起了中学物理书上所说的情景…

    当两个物体都在作匀直线运动,那么它们相互静止…

    瞎子用的位移,和酒桶e技能的度差不多一致,所以酒桶根本就没有撞到盲僧,最骚的是,周海龙还按下了ctr14,大笑了一下,然后e技能拍地板,将酒桶减,随后堂而皇之地朝着对面的石头人处跑去。

    辛德拉和酒桶眼见不能追了,也没别的办法,两人同时转身,白白被盲僧浪费了一波时间。

    “海龙哥,你这个…很骚的啊。”我啧啧称奇道。

    周海龙笑了笑,说道:“习惯了,你刚才要是血量足够多,那么你过来我们可以直接和对面2v2,逼个召唤师技能或者拿个人头,就大赚了。”

    我对周海龙说道:“海龙哥,我怎么感觉你这一把比以前猛得多?”

    周海龙说道:“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以前和你打的时候,都是选的什么猪妹酒桶,保你就行了,赢得也轻松,不用动什么脑子,现在我的打法是比较契合金昔中路的那种,入侵性强一点,而且拿的也是瞎子,好操作。”

    我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

    不得不说,周海龙这一波还是帮我争取了一点时间的,本来辛德拉如果继续待在中路,有可能他会继续对我压血量,现在他短暂的撤离,我血量被小红药给补上来了,而且美滋滋地用普攻补了几个兵,非常优秀。

    现在三级,血量还比对面辛德拉血量高一点,我终于是和他回到同一起跑线了。

    而且现在对面的打野被周海龙搞得生活不能自理,这意味着我在中路有很大的挥余地。

    三级后的劫,打辛德拉是绝对有优势的。

    只要eq这样的连招能够多命中他几次,基本上就可以开干了。

    我把放在了辛德拉的身上,然后按下e技能,磅礴的暗影能量从劫的影子体内倾斜而出,将辛德拉成功减。

    这里有一个细节。

    劫的连招,是不宜eq这样直接连出去的。

    而是要充分利用e可以把敌人减这一特性,在敌人减期间靠近敌人,然后判断对方的走位,再把q技能甩出去,要确认劫的影子和本尊两道飞镖都能命中在敌方身上。

    我现在就是这样,在e以后,手指放在q键上,朝着辛德拉靠近。

    但就在此时,对面辛德拉突然抓住了一个球,他释放出,将一个暗黑球打在我身上,将我也减了。

    随后,在我放出q技能的时候,他也放出了q技能,我和他的q都同时命中了对方,不过很显然,我的伤害更高一些,触雷霆,直接把他的血量降到了半血以下。

    此时我脑子白光一冒,在那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个辛德拉,一定是qe,触风暴骑手,获得巨量的移加成,然后利用这个移加成风筝我!

    他想单杀我?!

    我当时脑子冒出这个念头后,便立即按下了,通过二段,几乎是靠着意识躲掉了他的e!

    辛德拉e技能的,并没有退散到我!

    我瞬间移动到了辛德拉的后方,看着他可怜的血量,我立即给他挂上了引燃。

    辛德拉也是明显一慌,匆匆交出虚弱,挂在我身上,同时利用风暴骑手的移加成,迅朝着中路左侧草丛跑去。

    “妈的,这个虚弱带得真好!”我咬牙道。

    本来这波他要是疾跑,我觉得我只要再跟上个平a,外加闪现ea,他就死,有疾跑也没用,因为这套输出很容易打出来。

    但是有虚弱就不一样了,我的输出减少,移得到巨额降低,加上他自己又有风暴骑手的加,我根本没可能单杀了。

    这波过后,辛德拉磕下小饼干,站在塔下猥琐,我也再次磕下了一瓶小红,单杀虽然是没单杀,不过气势完全打出来了,辛德拉再也没有之前那般英勇,被我死死的压制在塔下不敢出来。

    台下又是一阵欢呼。

    辛德拉没虚弱,有闪现。

    我没引燃,有闪现。

    我感觉…六级以后,这辛德拉只要出塔就有机会被我单杀了!

    “firstb1ood!”

    就在我把精力集中在辛德拉身上的时候,上路出事了。

    不过,却不是坏事

    我方兰博…拿一血了!

    我把镜头移到了上路,现一个黑血的兰博站在草丛里回城,而鳄鱼就惨死在了他的旁边。

    单杀,彻彻底底的三级单杀!并且是一血!对面还是战队核心韩国人。

    “我去,可以啊杰华,三级兰博单杀鳄鱼?”我惊叹道。

    “可以吧?”宋杰华哈哈一笑,单杀后他显得很开心。

    感情台下的观众不是因为我压制了辛德拉而为我欢呼的,而是因为上路当时在进行激烈的搏斗。

    “你和海龙哥这是怎么了?一把肉换掉,就和脱胎换骨似的。”我说道。

    “哪里哪里,挥还算一般吧。”宋杰华说道。

    “那看来这把稳了,争哥,我们稳着就行了,海龙哥和宋杰华这把应该能carry。”曾行善说道。

    我看下路的补刀也是优势,感觉整个队伍的水平在一瞬间就提升了不少。

    我苦笑道:“看来你们以前以我为核心打是屈才了,这才是真正的你们啊。”

    “哪里,对面这群傻叼模仿我们的战术,却模仿的不像,被我们正规套路一打,就摸不着北了,很常见,咱们当年练了那么多次的套路,你以为是哪个战队在一个星期内就能彻底掌握的?”宋杰华笑道。

    “好吧。”队友给我打了一剂强心剂,这一把要是我再不能单杀对面辛德拉证明自己,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在三级至六级的这段时间里,周海龙把对面的酒桶可谓是烦得生活不能自理,酒桶别说是gank了,光是盲僧在野区掠夺掉他的资源,就生生压了他一级。

    而我在中路也很安稳地升到六级,补刀和对面的辛德拉五五开,两人都吃了f4里的小怪,都是六分钟五十多刀。

    由于我想单杀辛德拉,所以我多了一个心眼。

    劫的大招能躲辛德拉的大招,这是一个常识。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在五级的时候卖点破绽,将辛德拉的血量压至半血左右,同时,也要让自己的血量在半血左右,这样让他误以为能杀我,对我释放大招,然后我用我的大招去躲他的大招,完成反杀。

    剧本我已经写好了,就看这个辛德拉会不会按剧本上演了。

    我在五级的时候做得天衣无缝,所以我们俩虽然现在都是六级,但是血量都是半血,只要这个辛德拉敢先动手,那么他就会死得很惨。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