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辛德拉的究极套路

第三百五十三章 辛德拉的究极套路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周海龙在野区逛了一圈后,发现了在中路的辛德拉,对我说道:“徐争,这个辛德拉的血量貌似可以来抓一波啊。”

    我看了一眼他的等级,说道:“你还没6,五级没大招不太好抓,还会被他吓跑,我有机会单杀的。”

    “单杀?意思是要开始发力了?好,我看好你!”周海龙说道。

    曾行善也把镜头移到中路看了一眼,说道:“半血的辛德拉在劫面前还敢不回去?吃个大招不就死了吗?”

    王智也笑了笑,说道:“确实是死定了,徐争哥的劫有点无敌的。”

    我笑道:“先别吹我,fg立得早,有点不太好。”

    就在我和队友谈笑风生之际,辛德拉已经把两个q技能扔在我脚下了。

    不过遗憾的是…一个也没能打中我,因为他不敢太靠近我,所以是极限距离q的,我往后走位,很容易躲过。

    不过…

    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但哪里不妙,我又说不出来。

    就在我琢磨之际,对面辛德拉突然放大了!

    就毫无征兆的放大,也没有进行qe二连,他在我什么技能都在的情况下,对着半血的我扔出了大招!

    “找死?”我情不自禁地念出声,辛德拉当着劫的面放大招的这种事情,不是找死是什么?

    但对面辛德拉放出这个大招的一瞬间,就往后用了一个闪现!

    他这个操作我就更看不懂了,难道他只是想耗我血?

    我半血,他光靠一个大招是打不死我的。

    更何况…

    我也有闪现!还有大招!

    我立即也跟上一个闪现,把手指放在r键上,鼠标指在了他的身上。

    “我…我草!”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怎么也不敢相信!

    辛德拉放完这个大招,外加一个闪现以后,触发了天赋的效果,移速得到了剧烈加成,跑得直接起飞,这段时间内,竟比开疾跑还快!

    我闪现后,根本就追不上他!他靠着这个风暴骑手的加速,成功的躲出了我大招的范围!

    当我交出w,想利用w再接近他的时候,为时已晚,他直接qe二连,打中了闪现后的我,把我击成晕眩,然后用w拿起一个暗黑发球,一巴掌拍在我身上,我的最后一丝血量也被打空,应声倒地…

    辛德拉,把我单杀了…

    “这…”我看着屏幕,目瞪口呆。

    我完全没想到辛德拉还能这么玩,这已经超出秀的范畴了,因为他这个操作的技术含量并不高,大招,闪现,跑,qe二连,青铜选手都玩得出来,真正精髓的是…他敢这么打,玩了一波智商,把我压制到了…

    “这套路也太足了!”周海龙一直关注着中路,很显然,他也没有想到我被单杀。

    宋杰华把镜头移到中路,说道:“刚才发生什么了?”

    周海龙说道:“对面的辛德拉直接放大招然后闪现,触发风暴骑手,徐争跟闪现想用大招躲辛德拉大招的伤害,但点不到辛德拉的身上,因为辛德拉加速了,然后就被qe二连晕住反杀了…”

    “……”宋杰华抿了抿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这个韩国人有点套路啊!这尼玛也想得出来!怪不得带了风暴骑手又带了虚弱,双重保险啊!就是为了针对你这个劫的!”宋杰华为我抱不平。

    然而我此时脸色很难看,因为除我以外,其他路都是优势,我先前自信满满以为自己能单杀对面,现在却被对面秀了一波大的,我脸上燥的厉害,立即就感觉矮了其他队友一头,再也没有发言权了。

    “没事,徐争啊,被套路了一波而已,下次就不会再上当了,我马上到六级,这个辛德拉没闪,待会他会死得很难看,我会先把酒桶逼走,保证不会有任何负担!”周海龙安慰道。

    我靠在座椅上,抚着额头,长呼一口气。

    气,真他吗的气。

    我还以为我和金昔已经差不多了,起码玩这种进攻型的中单能和她五五开,但现在看来,还差得远,我连一个lpl保级队伍的韩国中单都打不过。

    难不成这韩国人在英雄联盟上的天赋就是比国人要强?

    这是我第一波回家,虽然被杀,但好在补兵够多,也没损失兵线,回家出了一把短匕加鞋子,打算先奔幽梦之灵这条出装路线。

    我再一次来到线上,周海龙对我说道:“徐争,来拿个蓝,给你拿完蓝后我去对面的野区搞事,你可以不用来,我把酒桶骚扰回家或者压低他的血量,我就来中路帮你抓一波辛德拉,稳稳的,我闪现大招都有,他必死。”

    “嗯…”周海龙的瞎子确实玩得可以,前期酒桶全场无作为,就是因为周海龙的瞎子把他摁在野区哪里都去不了,稳稳的压制住了。

    “我是先开的红,酒桶先开的蓝,所以我的蓝和酒桶的红是同一时间刷新的,为了以防万一,徐争你还是注意一下我的位置,如果我这波去对面野区红buff逮到酒桶了,辛德拉过来的话你也过来,辛德拉没来的话你就不用来了,总之我们2v2不虚的。”周海龙说道。

    “好的!”我应道。

    周海龙入侵对面野区的路线很有讲究,他前几次都是直接走的河道转野区,这一次他是走的小龙,通过小龙后的墙摸眼过去,然后开了一波扫描,扫对面红buff墙后的草丛眼。

    但是他这个扫描一开,并没有扫到任何眼。

    “来来来!徐争,立马来!”周海龙对我说道。

    我眉头一皱,我又没明白周海龙为什么这么着急叫我过去。

    他待的草丛不是没眼吗?而且他也没有发现任何人,干嘛叫我过去?

    虽然心里面有疑惑,但行动上我不敢有任何怠慢,万一误了周海龙的事,我就又要背锅了。

    我在走到中路右侧草丛的时候,对面的酒桶竟然和我同一时间露面,他从f4那边走了过来,似乎想在周海龙所在的草丛里放眼。

    周海龙说道:“我就知道!对面红buff刷新,酒桶不在这个草丛里插个眼就根本不敢打,先杀酒桶!”

    此时我才总算琢磨出一点东西来了,对面红buff后的草丛没有眼位,就证明酒桶没有打红,而酒桶要打这个红,就必须在这里放眼,因为他必须防止盲僧过来反他。

    所以酒桶迟早会来插眼的,只是时间问题。

    周海龙算计得好啊!一下子就能反应过来,我还得琢磨一会才能明白他的含义,不愧是年迈的打野,就是有经验。

    我在中路右侧草丛蹲着,对面酒桶刚把眼位在周海龙所在的草丛里放下,周海龙就直接摸眼w上去,然后一脚把酒桶往我这边踢过来,顺便给酒桶打上一记q技能。

    我此时神经紧绷,立即往旁边放了一个w,然后大招指在了酒桶身上,顺便给酒桶点上了引燃!

    盲僧在我大招期间按出二段q,踢了过去,对面的酒桶也放出了e技能,把盲僧打成了晕眩。

    而我大招落地后,酒桶大手一挥,把r给放了出来,似乎想把我和盲僧全部击飞弹开,保住自己的命!

    而我在这个时候,立即按出了w!

    我大招前,是用w把影子放在了一个安全的位置的,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酒桶大招只把盲僧给炸飞了,而我用w把他的大招给躲掉。

    随后,我立即按出e技能,然后把q技能指在了酒桶身上,三个飞镖齐齐扔了出来,酒桶血量瞬间就惨了,头顶上出现了一个旋转的飞镖!

    这是一个小常识,当劫的大招期间,敌方英雄的头上出现了一个旋转的飞镖,就代表大招结算后的伤害能将之斩杀了!

    “啪!”

    劫的大招结算音效传了出来。

    我按下二段r,躲避了一记辛德拉的eq二连,然后从容的朝着对面野区走去,对面的酒桶也在我的大招声中倒地。

    “漂亮,这波操作可以!”周海龙夸赞道。

    我们这一波出手太快了,对面的辛德拉虽然有意地在往这边赶,但没起到任何作用,酒桶还是死了。

    “这波人头很关键!”我欣喜地说道。

    在杀掉酒桶之后,我和盲僧又反掉了对面的红,周海龙把红让给我了。

    此时,我被辛德拉单杀所拉出来的经济差已经完全被弥补,相反,我还有点顺了。

    这局,不出意外的,应该能赢吧?

    我还是头一次发现这几个队友居然这么强,这么顺的开局,如果还输了,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