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等你回来拿

第三百五十八章 等你回来拿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我沉默着,没有回曾文迪的话。

    “以前的king战队被皇族收购,买里面的麻辣香锅和小虎只是次要的,他们想要的东西,只是这一个lpl的名额!在业内,一个lpl的战队名额,价值八百万,而且是有价无市,所以斗鱼就自己创建了一个战队,从tga开始打起,时机一成熟,就转手卖给某个战队,只要有这个lpl的名额,肯定有很多大俱乐部抢着要,然后他们将许多顶尖选手塞进去,变成一个超级强队。”曾文迪对我说道。

    “所以说…斗鱼创建这个战队的目的就很明显了,想赚钱,八百万还是上个赛季的行情,就你们这个战队,估计至少得上八位数,区区三个月不到,能有这个数,暴利。”夏凝在一旁感慨道。

    “不过我们知道也没用,没办法和斗鱼竞争,这个太难了。”曾文迪摇头道。

    “你们说完了没有?既然事情你们都搞清楚了,那我走了?”我对他们说道。

    “哎,先别急,争哥,你以前不是挺反感打职业的吗?现在他们把你从里面剔除,你不应该高兴才对吗?”曾文迪说道。

    “高兴?呵呵,我该高兴,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为你们虎牙办事的一个他妈什么商业间谍,其实老子多想跟着那支队伍把成绩打上去,你们懂吗?”我怒视着曾文迪说道。

    我情绪一激动,溅了曾文迪一脸唾沫星子。

    沈晗青以为我是虎牙派过来的“小偷”。

    司马奕因为我的这个身份教给我的东西半全不全。

    金昔因为我是虎牙的,泼我一脸水愤怒离开。

    谎话说得多了,也就变得像真的。

    我始终无法忘记比赛台下,为我鼓掌呐喊的胖子,为我竖起横幅的女粉丝。

    那些在我发挥失常的时候,还为我加油鼓劲,来到现场看我比赛的观众。

    我始终无法忘记我在赛场上带领队友肆虐横行对方地盘意气风发的感觉。

    也无法忘记一次次死在韩国中单手下的屈辱和愤怒。

    当我想把这一切扳回来,想去打对面的脸,想让自己更加强,让一切都变得更好的时候。

    战队把我剔除,一切戛然而止。

    “徐争…你要是真的想打职业的话…我也有办…”

    “滚!”我喝止住了曾文迪。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曾文迪引起的。

    如果不是他,我说不定现在还在大学里过着平静的生活,压根就没有这么多起伏变化。

    曾文迪被我这么一喝,脸上也带了一丝不悦地愠色,但最终,他脸色还是缓和了下来,对我说道:“我对不起你。”

    我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rox战队,是我们虎牙从14年就开始赞助的战队,所有人员都是我们把关,今年离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

    曾文迪在我身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们有能力打造一支世界级战队,就有能力再打造一支。你有想法了,可以回来找我,算我欠你的。”

    “这块玉佩,我等你回来拿,你想的,总有一条会拿回来的。”

    “砰。”

    我把大门关上。

    长舒一口气,走出了虎牙总部。

    我一阵心烦意乱,拿出手机,拨打了秦郁的电话。

    今天早上秦郁的舞蹈班也毕业了,刚刚好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系,请稍后再拨。”

    秦郁的电话关机了。

    我将手机收进口袋,秦郁也不知道是什么坏毛病,一闹脾气就拒绝沟通,这手机关机,也八成是她故意的。

    我现在就怕她看到金昔带领dy战队晋级,误以为金昔真的兑现和她说过的话,所以现在拒绝和我沟通,那我他妈就爆炸了。

    随后的时间里,我又从虎牙总部去斗鱼总部把合同给解约了,我们半年是签的五万,如今按照三倍赔偿,是十五万,我的手机短信里先是来了一条十五万的到账信息,又来了一条五十万的到账信息。

    这五十万,估计是曾文迪给我的。

    我思前想后,最终又拨打了金昔的电话,想找她聊聊。

    结果,金昔的手机也是无法接通。

    这两人为什么毛病一个比一个臭?一生气就喜欢拒绝沟通?或者说女人都这样?

    我心情坏到了极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无处可归。

    只能去投靠我姐了…

    就是不知道她现在还在租着房子没有。

    我拨通了王诗楠的电话,好在她的电话打得通,让我松了一口气。

    “喂,王诗楠。”

    “这么久时间没打我电话,想起我来了?”王诗楠说道。

    听到王诗楠的声音,我心中总算是才有了一些安定,但我现在根本没心思和她开玩笑,于是开口问道:“你现在还在外面租房子吗?”

    “在啊,这里太舒服,我不想回学校住了,怎么了?”王诗楠好奇道。

    “你在家等我一下,我现在憋得慌。”我说道。

    “你憋得慌…找我干啥,我不是随便的人啊。”王诗楠说道。

    “我草,谁他妈现在和你开玩笑,我烦着呢。”我没好气地挂断电话,妈的,这个智障。

    我乘车又一路来到了王诗楠的租房处,我有租房的钥匙,直接就把门打开了。

    “门没锁,你推就是了,拿钥匙插个什么劲?”王诗楠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没好气地看着我说道。

    我把钥匙从孔里抽了出来,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道:“我真的好烦啊,真是神志不清了。”

    “你怎么了你?感觉你整个人看上去就不太对劲,和吃了火药似的。”王诗楠说道。

    王诗楠穿着一件粉红色丝质睡衣,倒了杯咖啡放在桌上,香味溢满了大厅,她指了指沙发,说道:“先坐吧,有什么事好好聊聊。”

    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点上了一根烟,说道:“这事情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反正我现在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不知道该联系谁,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王诗楠莞尔对我说道:“所以你就来我这咯?我是应该高兴你把我当成了最后的依靠,还是该埋怨你最后才想到我?”

    我抹了一把脸,说道:“我现在没心思和你开玩笑…我现在真的挺不开心的。”

    王诗楠坐在我旁边,说道:“好啦好啦,反正我看见你这一副吃了屎的样子就说不出的开心,有什么不开心的分享分享让我继续开心下呗?是感情不顺了?和那秦郁闹掰了?还是打职业打出什么毛病了?”

    我咬牙瞪了王诗楠一眼,说道:“都有!”

    “哎哟,这个就严重了。”王诗楠笑了笑。

    我哼了一声,拿起桌子上的咖啡就准备喝,结果咖啡太烫,把我烫得龇牙咧嘴的。

    “你慢点,又没人和你抢。”王诗楠说道。

    “王诗楠,我问你个事。”我把咖啡放下,对她说道。

    “什么事?”王诗楠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我。

    我说道:“你有没有经历过…就是别人都误会你,你很难受,但是你还必须让别人继续误会下去的这种感觉?”

    王诗楠微微一愣,说道:“有…吧?”“也可能没有吧,我也不知道,可能经历过也可能没有经历过。”王诗楠歪着头,想了好一会。

    我说道:“你这不是说了一堆废话?我替曾文迪办的事情,你都知道吧?”

    王诗楠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虎牙的间谍,都以为我去斗鱼是为了知道商业机密,而不是真心实意的打职业,我承认我一开始对打职业没有一点兴趣,但到最后,我他吗对打职业很有兴趣了。但到了最后,我却不能说,只能和他们说我确实是个间谍。”

    “因为…因为他吗的男人的面子实在太重要了,也太他妈的憋屈了,活要面子死受罪。”我挠着头说道。

    当司马奕宣布开除我们的时候,我只能一厢情愿的让他认为我是间谍,而没有任何打职业的想法,保留最后一丝骄傲。

    这种感觉很难受。

    “你的那个战队…不是赢了吗?你是不是因为输了两把,所以心情不太好?现在你们队友都在嫌弃你?”王诗楠问道。

    我好奇道:“你还关注了我的比赛?”

    “你的所有比赛我都关注了,只不过你最近几把才上场,在晋级赛的时候,你们战队让二追三,很厉害啊,你们那个女选手是谁啊?能不能替我要个签名?她打比赛的时候实在太冷静了,长得又漂亮,老娘我分分钟被这小女孩圈粉。”王诗楠赞叹道。

    我抚着头说道:“你别提她了。”

    王诗楠脸色一板,说道:“你不会和她…”

    我赶紧摆了摆手,说道:“啥都没有!”

    王诗楠随后说道:“其实我是希望你和她能有点什么,至少我看她比看秦郁顺眼。”

    我无奈地说道:“你别看见是个女生就和我扯上关系,我这么正经的一个人。”

    “正经吗?你睡在我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王诗楠半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把脸埋在自己的两只手上,说道:“我怎么有一个这么智障的姐姐?吗的想发发牢骚都没地方发,智商分分钟被降低。”

    原本我心情还挺沉闷,现在被王诗楠这么一带偏,想装也装不下去了。

    王诗楠冷眼横眉地说道:“你啥意思?就你还敢说我智障?”

    “我现在被战队开除了。”我重新坐直,靠在沙发后背上,面无表情地看着王诗楠。

    “不会吧?就因为你两场没发挥得好?你们战队不是最后还是晋级了吗?”王诗楠惊讶道。

    我说道:“因为这个战队压根就不属于我们,只要我们晋级到lpl之后,这个战队就会自动把我们剔除,换上顶尖的队员。”

    “对了…说到这里,我想起了。”我眉头一皱,弯下身子,看着王诗楠说道:“姐,这件事,你应该知道点眉目的吧?”

    王诗楠蹙眉看着我,指着自己说道:“我?我知道什么?”

    “沈晗青他没给你提过吗?”我接着问道。

    “沈晗青为什么会和我提这些?”王诗楠反问道。

    我往门口努了努嘴,说道:“那双男士拖鞋是怎么回事?我平常只穿脚下的这双,另外,这玻璃桌下面有烟灰没清扫干净啊,应该不是我刚才弹的吧?王诗楠,你老实和我说,你和沈晗青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他是不是都在这里过过夜了?”

    王诗楠蹙眉说道:“你什么意思?”

    我把双手枕在脑后,靠在沙发上继续说道:“我没什么意思,我就是问一问,你爱和谁交往就和谁交往,不关我事,只是当我问你我想知道的东西的时候,我希望你不要瞒着我。”

    “谁瞒着你了?你是不是神经病?沈晗青是经常来,怎么了?他经常来就得告诉我你们战队的事情了?打了一次职业,就变得自大了?”王诗楠语气不善地看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子,说道:“得,我自大了,你不欢迎我了,我走。”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