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七十章 醍醐灌顶

第三百七十章 醍醐灌顶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我也这么觉得。”他回道。

    “你不是还觉得你有机会吧?老哥,你饼干都磕了,你让我一个闪现,要不要我也让你一个饼干?”我对他问道。

    我现在满血,磕个小红他也不一定打得过我。

    “小子,少说点废话,赢了我再说。”他说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多嘴让他有了脾气,反正他现在的表情挺淡定的,似乎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有劣势。

    黄芒一闪,对面的ez到二级了。

    他比我先到二级是很正常的,因为一级的时候,我逮着机会一直在点他,他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专注的点兵q兵,所以能抢到二级。

    他到二级的一瞬间,直接就来e我脸了。

    看来他以为自己抢到二级,就有优势了吗?

    我看了一眼我的经验条和小兵数量,心里有了一个注意,我根本没跑,对他对a着。

    “你好像死了。”我淡淡地对他说道。

    我a了他几下,又把一发平a放到对面的小兵身上,按下e技能。

    黄光一闪,我也二级了。

    他这个抢二级没有任何作用,因为我也到二了。

    我不觉得一个二级的ez,能打得过一个二级的复仇之矛,而且还是在我有闪现,他提前用了位移的情况下。

    我点出q技能,非常有信心地和他对a着。

    但a着a着,我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我掉的血量,怎么会比他掉的要快?!

    我发现他出手的速度非常快,而且,伤害也比我高,我掉到半血之后,他才掉了三分之一的血量。

    他的走a非常娴熟,娴熟到妖孽的那种,没有任何停顿,流畅到了极致!

    平a!

    走位!

    平a!

    q!

    他一步步朝我的脸上紧逼,加上他的q技能命中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血量掉得比他的血量下降得要快得多!

    不是快了一两点!我感觉我的攻速翻一倍,才能比得上他的攻击频率!

    而且,他的q技能我也根本躲不掉,他贴着我的脸,我朝后滑,他朝前走,我想躲到小兵周围,以此来躲他的q,但他一直跟着我,q技能预判了我被动滑行的位置,我根本就躲不掉!

    邪门!

    太邪门了!

    他的攻击怎么会这么高?

    我磕下了小红,他身上已经叠了几层矛,但我知道,想摁e穿刺死他是远远不够的。

    复仇之矛的伤害计算,其实很好算,我初次接触复仇之矛的时候,不知道e技能可以打出多少伤害,不知道对手叠了多少根矛,按e技能可以刚好收掉这个人头。

    但我玩的次数多了起来之后,伤害就算得奇准无比了,想知道e技能可以打多少伤害,压根就不用去数叠了多少根矛。

    e技能可以造成的伤害,大概约等于复仇之矛普攻造成伤害的一半。

    也就是说,满血的敌人,被复仇之矛a到了半血,那么按下e技能,拔矛的伤害可以把他打到四分之一的血量。

    一般复仇之矛用普攻把敌人打到只剩三分之一血量,那么拔矛就稳稳的可以击杀了。

    可是现在,对面的ez还有半血,我却被他a到只剩三分之一的血量了!

    我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a不过他?

    我咬着牙,继续和ez交换着血量。

    ez血量掉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我的血量已经黑了!

    三分之一的血…

    我拔矛,他一定会死!

    我立即交出治疗!在残血的时候,成功用治疗续了自己的一波命,同时——

    拔矛!

    “死!”我喊道。

    “咻…”

    ez身上浮现出了阵阵绿光,他也准确无比的交出了治疗,靠着治疗回了血量,我一个e技能并没有把他带走!

    “我日…”

    见ez这么准确的交出了治疗,我直接往塔下交出闪现,想跑,但屏幕一暗…

    我被ez一个q技能,直接q死在了防御塔下…

    “确实等不到六级了,二级就行了。”他转过头,脸上挂着淡淡地微笑。

    我震惊地看着屏幕,说道:“怎么可能…你的输出为什么这么高?”

    “可能因为我是腾讯心悦会员吧,买皮肤充出来的,你看,皮肤还是有压制能力的,不充钱你能变得更强吗?”他笑着对我说道。

    “别扯淡了,不可能啊,滑板鞋我打了不下于一千局,ez不下于两千局,二级的滑板鞋怎么可能a不过二级的ez?!”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我的观念里,滑板鞋六级前,想怎么打ez就怎么打,完全吊打。

    但我在多了一个小红药的情况下,都a不过对面的ez,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

    妈的,真的气,为什么和他solo一次能这么上火?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二级的滑板鞋打不过二级的ez,你不是说滑板鞋克制ez的吗?”他淡淡地开口说道。

    “你符文和我一样,天赋和我一样,召唤师技能也没带怪东西,到底是哪里多出来的输出啊?”我对他问道。

    他将一根烟叼在嘴上,指了指烟头,瞥着眼神看着我,样子十分欠揍。

    我瞪了他一眼,但本着不耻下问的学习态度,我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耐着性子帮他把烟给点上了。

    他抽了一大口,对我说道:“你觉得滑板鞋好打ez,是不是因为滑板鞋有被动,让ez的q技能打不中,所以好打?”

    “是…而且不光是这样,滑板鞋在线上也特别好消耗ez,对拼的话,ez只有一个普攻能用,根本打不过有e的滑板鞋,但是我和你对a的时候,我发现完全不是这样,即便你就普攻,我好像也打不过你。”我说道。

    他说道:“你的想法是正确的,打一般的ez可以,但你要是打,,你六级前会给他们单杀三次。”

    “呃…”我反正这把被他二级就单杀了,虽然他的话听得我很不情愿,但我还是没法反驳。

    他继续说道:“首先,你消耗到我了吗?”

    我说道:“消耗到了啊,你一级的时候不就被我打掉小红了吗?”

    他笑着说道:“那是我故意的,我要是不卖点破绽给你,二级怎么能够单杀?”

    “…”

    “我一级专注抢二,根本就不想点你,反正你二级就死,ez的被动,有个加攻速,这个你知道吗?”他说道。

    我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说道:“你是说…你加了攻速?”

    他说道:“不止这样,我一级的时候,q小兵,早早就把被动的百分之五十的攻速加成叠满,然后磕药,导致我的血量和你是一致的,保证满状态,抢到二级后,我率先突你脸,比你先一步叠满战争热诚,所以等我到二级,和你对a的时候…”

    “你的攻速比我慢百分之五十,你的攻击没我高,你能仰仗的,只有一个e技能和q技能而已,而我还有q,我只要q中你一次,你就打不过我了,更何况我总共q到了你三次,就证明你走位不行,我e上来你不及时跑,证明对拼理解不行,太自信,以为我e上来是送死的,脑子不行。最后闪现还有一线生还的机会,但还是被我q中了,操作不行。”他指出了我打出的所有缺点。

    “…”

    没想到一次这么快的solo,被他发现出我的这么多弊端了…

    “老哥,你别说了,我服了。”我对他说道。

    他呵呵一笑,说道:“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和你solo这把?”

    “告诉我不足的地方。”我说道。

    “不是,我想告诉你一个简单的道理…”他弹了弹烟灰。

    “英雄联盟,没有绝对的英雄克制,只有某方面的小优和小劣。ez拼对线,肯定会被复仇之矛压,这是公认的事实。可是,这不代表ez打不过复仇之矛,我叠满了被动,我就是爷,你只能怂,如果你不知道这一点,那么就要被单杀。”

    “小子,在一场排位里,一场大赛里,如果你能利用别人以为的英雄克制而带来的错觉反杀他们,足够代表你能掌控正常比赛了。”他见我在发愣,又笑着说道:“当然了,现在你可能不会认同我的观点,等你以后实践了的时候,你会认同的。”

    与gt的那场大虫子对妖姬的比赛,就是因为我觉得我能利用常人都以为的妖姬克制大虫子来反杀妖姬,带来亮眼操作,只可惜那时的技术不够。

    我低下头,敬佩地对他说道:“没有,我觉得你说得很对,受教了。”

    “今天是教给你的第一课,待会接个王者单,明天我还会再来的。”他站起身,对我笑了笑,走出了网咖。

    ……

    当天晚上我重新审视了排位里的每一场的阵容。

    小鱼人真的克卡牌吗?

    复仇之矛真的克ez吗?

    莫甘娜真的克妖姬吗?

    男枪打野真的克雷克赛打野吗?

    当我知道我的对手是某个英雄,而我故意拿出被他克制的英雄的时候,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头一次感觉,这是一款新游戏。

    ez可以通过叠满被动的方式击杀复仇之矛。

    卡牌可以通过控线的方式压制小鱼人。

    妖姬可以通过斜向w的方式躲莫甘娜q并打出伤害完成单杀。

    雷克赛可以反buff开局,将男枪的野区刷得精光。

    我发现了一个共识。

    那位老哥的ez。

    dopa的卡牌。

    金昔的妖姬。

    越南打野的雷克赛。

    他们之所以强,之所以别人比不上,都是因为他们可以在被克制的情况下,找出不被克制点,完成反压制,所以他们超出了同等级层次的人。

    从今晚开始,我不再觉得我什么英雄都会玩了,相反,我觉得我还有很多不足,我也知道该怎么提高自己的水平了。

    拿出被克制的英雄,去打,去对线。

    韩服王者500点打到600点的单子,原本我一直选我擅长的英雄,我可以在半夜就打完,但由于我一直在选被敌方克制的英雄,我老是输,老是在掉分,不过,我的精神高度集中,整个游戏过程中都是在处于思考的状态,不再是往日一样,靠着自己的积累的经验去打,而是自己去想新东西。

    我打到了第二天上午十二点,终于把单子打完了。

    我豁然开朗,浑身轻松,用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我此时此刻,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扑街仔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

    我找到了以前一直未曾涉及的新领域。

    我回家睡了一觉,闹钟还没响,我就在下午六点钟自然醒了,满脑子都是游戏里的骚操作。

    我头一次对这款游戏又有了瘾,不再枯燥无味,我开始期待那个人的到来。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