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谁输,谁赢?

第三百七十四章 谁输,谁赢?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以,这一波很厉害!”

    这位神秘老哥脸上露出了一丝严肃的神情,他在吃到小鱼人的e技能以后,二话不说,也交出了闪现。

    而小鱼人立即又跟了一个q技能过去,抓着劫扎扎实实的打一套,由于这一波劫逃跑的非常果断,没有多作逗留,所以他即便吃了小鱼人eqw的伤害,也顶多只把他打到了残血,是不够伤害将他击杀的。

    他磕下了身上的唯一一瓶小红药,对面小鱼人打完一波后,蓝基本空了。

    “你们这个主力中单打得真凶啊。”他说道。

    刚才金昔只是e闪,利用闪现强制改变e技能的落地位置,没有交引燃去搞他,证明金昔也知道这一波杀不死他,只能换他一个闪现。

    “她的技术真的没得说,老哥,这把你觉得你能赢吗?”我问道。

    “有机会,看接下来的操作了。”他说道。

    金昔血量基本还是满的,不过她的蓝量消耗得厉害,接下来是发起不了进攻了。

    而劫虽然磕掉了唯一一瓶小红药,不过劫这个英雄没有蓝条,接下来是劫唯一的机会,要是等小鱼人的蓝量回复上来,他也没给到小鱼人施加太多的压力,那这把他就必输无疑了。

    不得不说,金昔的走位还是相当犀利的。

    我看到这老哥每一发q技能,基本都是在计算着金昔的走位用出去的,他出手三次,金昔基本上都能靠走位躲掉两次,是纯靠走位,没有利用q技能或者e技能去躲,尽可能的省下了自己的蓝。

    金昔基本没有再主动发起过进攻,她的出装是多兰戒,要是出的腐败药水,可能靠着蓝量的补给能打几波,她的蓝量,不允许她再有任何一次无意义的消耗。

    两人平稳的过渡到了五级,金昔满血满蓝,劫同样也满血了。

    他们两人的对线真的给了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像如果我玩小鱼人,前六级的骚扰是很频繁的,尽可能的让自己凶一点,当然小鱼人本身也是一个极为强势的线上英雄。

    但金昔却没有,她要么不出手,要么出手就惊人,就像是古龙小说里的那种…高手对决,一击毙命。

    这种感觉其实很有压力的,我宁愿自己碰上一个像我这样不断骚扰的凶悍小鱼人,也不愿意碰上金昔这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小鱼人,压力太大了,因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发力,整个对线都要神经紧绷。

    现在金昔的水平已经发挥得很出彩了,而这个神秘老哥…表现却有些不尽人意。

    我是了解他的,他和金昔是属于同一种人,我知道,他要是出手,那更加不得了。

    难道两人都想等六级打一波?

    我在旁边点上了一根烟,继续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们之间的对决。

    “帮我也点一根烟。”

    就在此时,那位老哥对我开口说道。

    “哦,好…”我抽出一根烟,准备放到他嘴上。

    “把你的给我就行了,待会在我面前打火,会分散我的注意力的。”他皱眉说道。

    “….”

    我只好把自己的烟放到他嘴上了,自己又点燃了一根新的。

    他吸了一口烟之后,两人操作的英雄身上同时出现了一层金柱,几乎不分先后,两人同时到达六级了!

    在他升到六级的一瞬间!我看到他先动手了!

    他眼睛虚眯,手指在键盘上按得啪啪作响,他在前六级一直龟龟缩缩地劫,在此刻显得无比凶猛!

    影奥义!分身

    影奥义!鬼斩

    他直接w位移到了小鱼人的脸上,e技能放出以后,迅速二段w了过去,接了一个平a,点到了小鱼人身上,同时,还给小鱼人挂上了引燃!

    引燃一挂,我就知道,这一波要分出胜负了。

    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一下要变得这么凶!

    在我看来,他的技能交得太过草率了,w没有躲掉金昔小鱼人的任何技能,直接用来位移贴脸,而且他又没闪现,不怕吃小鱼人一套技能的伤害?

    就在我思索之时,金昔那边也给出反应了!

    她的操作也让我无比吃惊!

    她在劫贴脸近身的那一刻,同样也给劫挂上了引燃!

    然后…

    淘气打击!

    巨鲨强袭!

    她用了一个让我有些不解的连招!

    她居然选择的是qr二连,先用q技能,拉开了劫的距离,然后在q的途中,反身给了劫一个大招!

    按道理,劫近身的那一瞬间,凭借金昔的操作意识,她是完全可以先把一个大招给到劫身上的身上,然后在劫想用大招躲她大招的时候,她再按下e,劫就懵逼了,然后大招和e技能同时落地,劫怎么都是一个死字。

    但她这样选择先q,再大招,那不就是给了劫一个反应时间么?

    劫要是用大招把她大招给躲了怎么办?

    不过…

    我看到这位老哥眉头紧皱,他食指在发颤,很僵硬的按下了r键,似乎想用大招躲掉金昔的这个大招。

    但是他还是慢了一步,这不是他反应慢了,而是他食指有伤,换个正常人,金昔的这个大招也绝对能躲得掉,但他按不出大招,生生的吃到了金昔的这条鲨鱼。

    随后,金昔一个古灵精怪跃起,让劫无法大招锁定,一个翻腾到了他的身上,e技能的伤害和r技能的伤害瞬间爆炸,劫直接掉了一大管血。

    随后,劫从大招的击飞状态下落地,对小鱼人使用出了一个姗姗来迟的大招。

    但是,他的伤害明显打不足了,他三个飞镖全部打在了小鱼人身上,然后放出了e技能,但在他大招二段伤害爆发之前,他就已经先一步倒在了小鱼人的三叉戟下,交出了一血。

    “砰。”

    他大招的伤害在死后才触发,小鱼人的血量极惨,可能多补那么一两下平a,他晚死那么一秒钟,倒在地上的,就是小鱼人了。

    看来金昔还是比他厉害一点。

    只是两个人的这波操作我完全没有看懂。

    是真正的没看懂,我根本不明白他的劫为什么要在六级的时候突脸一个满血的小鱼人。

    然后也不明白小鱼人为什么不直接给劫上大招,反而还要用qr这种连招给劫机会,要是劫刚才真的用r把小鱼人的大招躲掉,那么金昔不就懵逼了么?

    此时,这个老哥把嘴里的烟头吐掉,骂道:“妈的,什么几把玩意,关键时候手又僵了,日。”

    随后,金昔连gg都没有打,直接就退出游戏了。

    这老哥离开了我的座位,揉着自己的食指,他好像不太甘心,表情有点不高兴。

    我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金昔也没有过多言语,赢了之后,直接就把这个账号给拉黑了,我好友列表已经找不到她了…

    金昔好像也不太高兴,既然她此时在线上,待会我qq要找她聊几句,把这边的情况和她说明一下,顺便和她解释一下上次的事情。

    我看了旁边一脸懊恼的老哥,心情不知怎地还有一点爽,我笑着对他说道:“怎么样?尝到失败的滋味了?整天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教育我得还爽吗?还搞我一把故意让我交不了单,还找人家solo吗?现在算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他嘿嘿一笑,摇了摇头,对我说道:“你真是傻的可爱。”

    我皱眉说道:“怎么?赢了就要虚心接受嘲讽,这是你以前和我说过了。”

    他说道:“可是我不觉得我输了,只是出了点意外。”

    “哎哟,要赖账了?”我笑道。

    他说道:“我赖什么账?刚才要是你来操作,你保证也能杀她,只是我这食指和结了冰一样,真的按不下去键位。”

    难道他指的是金昔q以后,他没用大招躲掉金昔的大招?这里我也有疑惑。

    我说道:“你们两个刚才打得都好迷啊,突然之间就打起来了,我都完全没搞清楚状况,你为什么敢直接w上去打一个满血的小鱼人啊?”

    他淡淡地说道:“因为我打得过她。”

    “为什么?你不怕她给你贴脸大?”我问道。

    “她要是给我贴脸大,她就输了,必输无疑,就算我手指有伤,她也打不过。”他肯定地说道。

    “我出了多蓝盾,满血且撑了血量,我w贴脸,就是想骗出她的大招,吃她一套伤害,因为我吃完她满额伤害,我也不会死,接下来,死的人就是她了,虽然我有可能会被她换掉,但先死的人一定是她。”他说道。

    “但她好像也知道自己伤害不够,于是就q了我一下,现在小鱼人的大招,伤害是和释放的距离有关系,她唯一能够杀我的方式,就是用q技能拉开我们俩之间的距离,然后把大招放在我身上,可是,我也有大,可以轻松的在她q的途中把大招给躲掉,但我手指有伤,没放出来,所以就死了。”他说道。

    我皱眉说道:“那照你这么说,你怎么样都是赢啊?”

    “是的,因为她可能不知道我敢满血上去打,这个血量计算,不是一般的劫能算得出来的,但她处理得还算冷静,知道贴脸放大杀不死我,还不如q了以后放大招搏一薄,但tm老子有伤,她还真搏对了!”他懊恼道。

    我此时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了两人先前的操作了。

    原来在短时间内,他们思考了这么多东西!

    人在真正玩这款游戏的时候,其实脑子里是没办法想那么多的,真正靠谱的,是平时积累下来的经验,在积累经验以后,才能在战场上靠本能作出反应。

    这两个人是玩了多少场的劫和小鱼人,才能达到这种地步啊…

    同为王者,但我感觉我和他们相比,还差了一大截。

    我对这位老哥说道:“你输了就是输了,不要找借口了,你手指有伤,意思是怪我咯?”

    他微微一笑,说道:“好好好,输了solo,没心情再玩下去了,先走了。”

    本来说好的要和我战到我交单,但他输了以后,直接就走人了。

    我在此时点开了金昔的qq头像,感觉有必要把刚才的那些事情和她解释一下了。

    “金昔,刚才和你solo的人…是我的一个朋友…那个号是我接的单子。”

    我把这条消息给她发了过去,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反应。

    过了一分钟,金昔才把消息回了过来。

    但我看到她回我的内容以后,我立即瞪大眼睛,心中愤怒到了极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