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马尾姑娘

第三百八十四章 马尾姑娘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好了,现在咱们战队有三个人了。”

    宾馆内,秦郁笑着对我说道。

    我悻悻地说道:“和那小子从价值观谈到人生观,总是把他忽悠过来了,换成一个成年人,直接加入咱们这么一个还没成立的二人战队,还真tmd有点难。”

    秦郁对我问道:“那你看好他吗?”

    我说道:“我暂时还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年轻人嘛,多加练习,反应会比一般人快,这是他的潜在优点,本身也有王者实力,这就够了,其他的东西,都可以通过后天来学习。”

    秦郁再次问道:“你是打算五个位置都招到人吗?那你以后自己打什么位置?”

    我对她神秘一笑,说道:“这个得保密。”

    “切,谁稀罕似的。”秦郁噘着嘴说道。

    就在此时,我的手机震了一下。

    我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张子扬这货给我发的短信。

    “四哥,我找到一个人呢,今天想约你出来见一见。”

    短信上是这么一句话。

    我立即坐直在了电脑椅上,对秦郁说道:“好消息!张子扬也找到人了!”

    秦郁好奇道:“他怎么说的?”

    “他要我现在过去面试一下。”

    我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五点钟,估计可以约一波晚饭。

    秦郁对我说道:“那你还等什么?一起过去呗。”

    “好!”我拿出手机,给张子扬回道:你在哪?

    张子扬给我发来了一个餐厅位置,随后,我秦郁披上外套,朝他说的地方过去了。

    地点是一家火锅店,我和秦郁都是南城人,对火锅还是比较喜欢的,只不过张子扬是北方人,吃不了辣,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在火锅店吃晚餐。

    “二楼八桌…”我和秦郁进了这家火锅店内,我看着短信上张子扬提供的信息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跟我来。”服务员对我们笑了笑,然后带我们上了二楼。

    其间我一直在思考张子扬会给我带来什么人,要是又是一个中单就有点尴尬了。

    尽管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当我和秦郁看到张子扬和他带来的人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居然是个女生。

    “四哥,四哥!”张子扬隔着老远就给我们挥手。

    我和秦郁目瞪口呆的走了过去,看到了张子扬旁边坐着的女生。

    这是一个长得挺水灵的姑娘,眼睛大大,眉毛弯弯,涂着一点黑色眼影和大红色的口红,年龄大概十七八岁,绝对不超过二十岁,头发有一撮染成了紫色,然后头发下摆全是红色,我印象里,经常逛夜店或者追求时髦的女生喜欢这么搞,秦郁以前也这么染过,不过被我叫了几次红毛怪以后,就把头发又染回来了。

    此时见我和秦郁过来,她也不为所动,只是哼着小曲,摇头晃脑,一个劲的观察着自己十根手指上涂的奇怪指甲油图案,显得十分满意和高兴。

    “叫四哥!嫂子!”张子扬见她还在看指甲油,不满地用胳膊顶了她一下。

    她这时才回过神来,看了我和秦郁一眼,虽然露出一口洁白的皓齿,笑盈盈地对我和秦郁说道:“四哥!嫂子!”

    我和秦郁坐在了他们俩的对面,我指着那女孩对张子扬说道:“小扬,这是…”

    张子扬搓了搓手,脸上露出了不太自信地笑容,对我说道:“四哥,她就是我想推荐加入咱们战队的人,其实四哥你要组建战队我就有想法了,不过我考虑了很久,现在才作出决定。”

    “还不介绍一下自己?”张子扬皱眉对她说道。

    那女孩举起手,脸上露着活泼的笑,对我说道:“我叫周马尾!十七岁辅助想打职业!谢谢!”

    “哪个马,哪个尾呀?”秦郁有些尴尬地问道。

    “马尾…就是那个马尾呀,马的尾巴。”她摸着自己的指甲油,歪着脑袋对秦郁说道。

    秦郁笑道:“你家人为什么要给你取这个名字啊。”

    她抬起头,撇着嘴对秦郁说道:“因为我爸爸叫周木头,他那个年代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贱名好养。然后娶了我妈以后,生了我,我妈说无论做人做事都要有头有尾,我爸叫周木头,我就叫周马尾。”

    我哈哈一笑,说道:“原来是这样,有点意思,这么一解释,周马尾就好听多了。”

    她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声,说道:“我名儿本来就好听,是不是?扬狗子。”

    张子扬没好气地对她说道:“你在我四哥面前放尊重点,他夸你名字好听就证明你名字好听,哪里这么多废话?”

    我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没有,那个…马尾妹妹,你是想打职业吗?位置还是辅助?目前电一什么段位啊?”

    周马尾对我说道:“是啊!我想打职业,位置是辅助!目前电一钻一!”

    我眉头一皱,钻一…这个分段有点低了,加上又是个女生…

    我看了张子扬一眼,说道:“子扬,她是你妹妹,还是女朋友啊?”

    周马尾瞪着我说道:“我比扬狗子还要大半岁!怎么可能是他妹妹?”

    我这才想起,张子扬去年还是十六岁,今年应该才十七,年龄也不大。

    秦郁笑道:“那就是女朋友咯?”

    “嗯!”周马尾一仰头,很高兴地承认了。

    先不管她是不是张子扬女朋友,我光一听到她的段位才钻一,就不太想要她了,只不过我又不好怎么开口,于是委婉地对张子扬问道:“小扬,你是不是经常和马尾妹妹双排啊?”

    张子扬点头高兴地说道:“是啊,我们经常双排包下,就是因为我不习惯别人的辅助,所以才想让她来打职业,配合起来也默契些。”

    “哦…这样啊,那她钻一,也是你带上来的咯?”我问道。

    此时周马尾黛眉一扬,指着我说道:“你什么意思啊?觉得我是上分婊咯?”

    这个马尾妹妹脾气就有点爆啊,居然这么敏感!

    “紫毛怪你bb个屁?没听到四哥是在问我吗?哪有你多嘴的份?下次你再瞎几把指人,我非把你指头剁了不可,等我不在的时候,你连手指都没得用,急死你这个狗日的!”张子扬瞪着她说道。

    “切,你不在我还要用手指啊?我傻啊,追我的人多了去了,我随便找一个都比你那金针菇强。”周马尾偏过头,晃着身子满脸不屑地说道。

    “你…”

    听到张子扬喊马尾妹妹紫毛怪的时候,我觉得张子扬这小子果然是跟过我的,连取外号都有我的风范。

    但听到后面我就觉得不对劲了,秦郁也把头低下,红着脸想笑又不好意思笑,这两个b实在太逗了。

    我在此时为了维护的这个做大哥的威严,咳了咳嗽,说道:“好了好了,我的意思其实是…辅助,必须实力过硬,尤其是打职业赛的辅助,像mata那种,有出色的个人操作和大局观,我不知道马尾妹妹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呢?”

    周马尾杏目一瞪,说道:“我当然有了!我很强的!我们那都管我叫海城女mata。”

    我看她满嘴跑火车,心里更没底气了,头疼地说道:“真的假的?”

    张子扬此时帮她说话道:“四哥,真的,你得相信她,实力确实不赖。”

    我接着说道:“我看马尾妹妹脾气似乎有点爆炸,打职业,得戒燥啊。”

    “谁说的?”她接着反驳道。

    张子扬立即又瞪着她,而周马尾浑然不惧地说道:“我和你说,这mata,队友打错的时候,一打完比赛就会开骂,各种拍脸打巴掌,以前mata单手杰斯的故事你听说过吗?就是因为ad不听话,直接暴躁得消极比赛,这有能力的人,就必须有个性!”

    说得好像也在理,可是,我看着她身上的这股不谦虚的迷之自信,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周马尾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你别以为我在吹牛,玩lol厉害的女生必须脾气不好,ad一菜我就挂机,没有哪个脾气好的女生是玩游戏厉害的,玩游戏厉害的女生都会喷人,不辩!”

    我皱眉看了秦郁一眼,想向秦郁确认一下这个说法,而秦郁靠近我的耳边,小声说道:“好像是这样的…我认识打lol厉害的女生,在路人局里都爱喷人,如果我没和你或者朋友一起玩,脾气也不大好,也喜欢喷人。”

    秦郁间接的夸了一波自己,秦郁有电一钻石的水平,不以打职业的标准来看,她在女生里面确实算厉害的了。

    而且联想到金昔,她玩英雄联盟似乎脾气也不太好,喜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周马尾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

    “我挺喜欢这女孩的性格的,对我胃口,不如,你给她个机会呗?”秦郁继续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秦郁可能看出来我不太想让她加入了…

    我想了想,随后对她说道:“好,马尾妹妹,你说你自己厉害,张子扬也推荐你,那我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有一点,在我们这里打职业,可能没多少钱啊。”

    我衡量女生和衡量男生的标准不一样,马瀚城是确实有打职业在父母面前争光的想法,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钱,所以我才苦心想把他拉进来。

    而这个马尾妹妹的实力我尚不清楚,假如她还是一个物质的人,打职业想着捞钱,那我是断然不会让她进来的。

    周马尾将一撮头发夹在人中处,吹了一下,对我说道:“多少钱无所谓,我就想和扬狗子一起打游戏。”

    张子扬也对我说道:“四哥,让她来吧,别人辅助,我都不习惯。”

    我将手放在桌子上,用指头轻轻敲着,对她说道:“好,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这个问题如果让我满意了,我就让你进来!”

    “问呗!”周马尾仰头看着我说道。

    “你说你想打职业,是想和张子扬一起打游戏,那现在假如你在和张子扬一起比赛,准备打一场五个人的团战,张子扬玩的ez,但他由于走位失误,被变大的纳尔闪现推墙晕住了,你有坩埚,可以救他,不过这个坩埚你原本只能留着给团队里装备最好,输出最高的发条留着的,你把坩埚提前用了,这场团战很可能就打不过了,你会怎么选择?”我看着她,一本正经地问道。

    这个问题,在我心中,只有一个唯一答案。

    周马尾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道:“我当然会把坩埚留着!”

    我惊异道:“为什么?连张子扬都不救吗?”

    周马尾鄙夷地看了张子扬,说道:“他要是玩个ez被纳尔控住了,那是他自己废物,我干嘛要去救这么菜的人?把坩埚留给发条,赢一波团战还不是美滋滋?玩游戏是为了赢,又不是为了保他。”

    “你tm…”张子扬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秦郁在一旁笑出声来。

    而我摸了摸鼻子,她的答案是我心里的标准答案,以后上了比赛,不能因为个人感情而耽误一场比赛的胜利,无脑保张子扬,可能不会是最佳选择,所以我想看她有没有这个大局观。

    但她这解释…着实和我想的不一样,简单又粗暴,还挺有道理的!

    “可以,马尾妹妹,我们战队,欢迎你!”我笑着对她说道。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