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梦与现实

第四百一十四章 梦与现实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秦郁还没开出多远距离,她便迅速慢下了速度,对我说道:“你手别乱摸,我背疼,你还故意让我腰痒,我…我…”

    我无辜地说道:“我哪里乱摸了,不抱着你我不是会摔下去吗,”

    “那你乱动什么,”秦郁愤愤地说道,

    “这么长路漫漫的,我不是怕你无聊嘛,”我笑了笑,在她腰上上下浮动了一下,然后在她耳边说道:“小郁子,你腰真细,”

    秦郁身上淡淡的幽香味儿吹来,疾驰的风吹着她的发丝飘到我脸颊上,我紧贴着她的后背,让我心痒难耐,

    “看到前面那棵树没,”秦郁咬着唇对我说道,

    “哪棵,”我好奇地朝前面望去,

    “正前面的,只有那一棵,”秦郁加大音量说道,

    “看到了,很粗,像我,”我笑道,

    “你要是再乱摸,信不信我现在就撞上去,和你同归于尽,”秦郁用胳膊顶了我一下,说道,

    “好好好,我这不是看你开的慢嘛,没危险,”我说道,

    “背还疼着呢,你还瞎捣乱,对了,我刚才就想问你,你怎么会认识ing的前台妹子啊,”秦郁对我问道,

    我哈哈一笑,说道:“我刚来的时候,那前台妹子用前台电脑在打游戏,我就指导了她一下,可能我的指导对那局的胜利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所以我出来的时候,她就感谢了我一下,”

    “哦,我怎么就没见你指导过我呢,”秦郁淡淡地对我问道,

    “哪里没指导过,瞎说,”我立即反驳道,

    “前天咱们还在宾馆的时候,我不是还直捣过你吗,”我在她耳边哈着热气说道,

    “哎呀你别靠我这么近,你这个人怎么骚里骚气的,你指导我啥了,我怎么完全没印象,”秦郁缩了一下脖子,嗔怪地说道,

    我笑着说道:“直捣啊,笔直的直,捣乱的捣,”

    秦郁半天没有说话,场面似乎陷入了沉?,

    我伸出脑袋,看着她的侧脸,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小郁子,你沉?的样子真美,”

    “你现在就使劲嘚瑟,等回去了看我不收拾你,”秦郁哼了一声,想笑又板着脸对我说道,

    “今晚我来你房间,你使劲收拾我,行吧,”我笑眯眯地对秦郁说道,

    “不行,今天我要早点休息,”秦郁想都没想,直接拒绝道,

    “我就想和你休息一晚,又不干别的,我也干不了别的了,我一天一夜没睡,现在强打着精神和你说话,”我对她说道,

    “你下午都没睡觉的,”秦郁问道,

    “没有,”我说道,

    “那…也不行,”秦郁笑了出来,

    ……

    和秦郁回到了别墅门口,我一下车就打了个喷嚏,说道:“真特么的冷啊,我要不要在海城买台车啊,这天气骑小电动,简直不给活路啊,”

    “你想买就买呗,”秦郁笑了笑,把门打开了,

    此时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别墅的灯已经关了,只有沙发旁边亮着一盏发着暖光的小台灯,

    “回来了,”

    夏凝躺在沙发上,听到门外有动静后,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看着我和秦郁,她衣服睡得到处是褶皱,头发也乱乱的,模样与平时的样子大相庭径,甚是呆萌,

    “凝姐,这么晚还没睡啊,”我走了过去,笑着对她说道,

    夏凝手插进头发里,挠了挠,说道:“几…几点了,”

    我说道:“十二点二十了,”

    夏凝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放在嘴前,打了个哈欠,点着头说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我上去睡觉了,”

    说着,夏凝就转身上楼了,

    我看着夏凝的背影,感慨道:“凝姐还是一个挺负责的人,这么晚还守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尽职尽责,怪不得能打理这么多事情,”

    秦郁此时在一旁悠悠地说道:“要是换成张子扬出去,就不一定了,”

    我皱眉说道:“什么换成张子扬,你那么晚没回来,不是我去,难道还是张子扬去,”

    秦郁踮起脚,亲昵地搂着我的脖子,说道:“没有啦,不是这个意思,那个…咱们也上楼睡觉去吧,这么晚了,明天还得早起,”

    “咱们,你要和我一起睡吗,”我用玩笑的口吻对秦郁说道,

    “行啊,”秦郁先前在电动车上还叫嚣着要收拾我,不准我和她睡觉,现在竟然出奇的温柔,一口就答应了,

    “可以,那没什么好说的了,”

    ……

    当天晚上,自然是真的只是和秦郁睡了一觉,

    通宵不是什么难事,然而在通了一个宵以后,第二天不睡并且坚持到了十二点,那种感觉就像是得了癌症,仿佛随时都会猝死,我倒在床上不到十秒就睡着了,

    刚一闭眼,再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脸上凉凉的,

    “起床啦,”

    秦郁轻轻摸着我的脸,把我叫了起来,

    现在我已经没有了赖床的习惯,战队的队长身份让我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几点了,”我对秦郁问道,

    “七点整,”秦郁此时坐在一旁往脸上抹着护肤霜,对我说道,

    我立马起床开始穿衣服,秦郁说道:“你昨天睡得好死啊,”

    我把衬衣的扣子扣上,笑着说道:“是吗,昨天我实在太累了,感觉就只睡了一分钟,一睁眼就天亮了,”

    秦郁对着小镜子往脸上拍着,把护肤霜拍匀,然后转过头看着我说道:“那你知道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吗,”

    我惊异道:“我还说梦话了,我感觉我昨天晚上没做梦啊,我说啥了,”

    秦郁的表情似乎并不如往日一般愉悦,虽然她脸上挂着笑容,但我能感觉得出来,她并不高兴,只是被她刻意掩藏了,

    我很了解秦郁,所以我察觉得出来,

    “你想听吗,”她转过头,看着我说道,

    我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说道:“怎么了…”

    “没怎么啊,你昨天就反复的说两个字而已,我背疼,加上你呼噜声又很大,吵得我睡不着觉,”秦郁说道,

    我松了一口气,说道:“就这样啊,我还以为什么呢,今天你就别去别的俱乐部弄什么训练赛了,有两个战队就够了,好好休息吧,”

    “你不问问你说的哪两个字吗,”秦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如炬地看着我说道,

    我把一件卫衣穿上,对她说道:“哪两个字啊,拿塔,杀人,大龙,”

    秦郁摇了摇头,说道:“和游戏没关系哦,你说的是”

    “金昔,”

    秦郁淡淡地说道,

    我脸上的笑容僵住,对她说道:“啥…啥,你说我昨天说了啥,”

    “金昔,”秦郁再一次重复道,

    我瞬间睡意全无,感觉一股莫名的慌张感席卷了上来,说道:“怎…怎么可能,我昨天真没做梦,而且,我怎么会说她的名字,”

    听秦郁这么一说,金昔的样貌立即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想到了她训练时的高冷与自大,在岛上的倔强遇温柔,在我离开dy战队时的失望与愤怒,不知怎的,现在一下子全想起来了,乱七八糟地涌入了我的脑海,

    “我不知道,反正你就是说了,我手机还录了音呢,你要不要听听,”秦郁对我问道,

    “我…”我口舌有点打结,感觉这事情有点操蛋,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和说明,现在各种各样的训练和琐事缠得我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我怎么有空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喊金昔的名字,

    连我自己都不理解,更别提怎么向解释了,

    我看着秦郁,不太相信地说道:“这不可能吧,我真的喊了金昔的名字,你放给我听听,”

    “好,”秦郁拿出手机,翻找了一会后,抬起眼帘偷偷看了我一眼,

    而我一脸忐忑和紧张地看着她,

    又过了一会,秦郁展演一笑,对我说道:“我骗你的,我没有什么录音,你这也信,”

    我长舒一口气,随后板着脸对她说道:“你以后别我开这种玩笑了,搞得和真的似的,我都八百年没见过她了,我就说怎么会没事叫她的名字,真无聊,还试探我,”

    秦郁笑道:“是不是精神了许多,我这是帮你提神嘛,”

    我对她说道:“电子竞技没有提神,我时刻都如同打了鸡血,你以后真的别和我开这种玩笑了,我会生气的,”

    “好啦好啦,对不起,你先下去吃饭吧,我还有护手霜没擦,”秦郁笑着对我说道,

    我白了她一眼,打开门,朝楼下走去,

    而在我关上门以后,秦郁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她低下头,呆呆地看着手机上昨夜凌晨的录音视频,点击了删除,

    “我没有开玩笑…”

    ……

    我走下了楼,林枫也恰好出门了,对我说道:“哟,争哥,从秦郁姐的房间里出来呢,”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早啊,”

    “争哥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没关系,男人嘛,都有点难言之隐,我懂,我懂,”林枫哈哈大笑道,

    他这话把我逗乐,我说道:“你小子别乱说,我昨天一天一夜没睡,太累躺在你秦郁姐房间就睡着了,现在有些不睡醒,当然脸色差了,”

    “争哥,解释啥,你那精力就和猛虎似的,这种事情,就不要在我这种单身狗面前提了,”林枫说道,

    我笑着摇摇头,下楼来到了大厅,

    今天这几个人起得都挺早,周马尾和张子扬居然已经在厨厅里吃着东西了,

    周马尾看着手机,对张子扬说道:“我看到了一条好有哲理的故事,”

    张子扬边吃着面包,边抬起头看了周马尾一眼,说道:“什么哲理的故事,”

    周马尾喝了一口豆浆,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对张子扬说道:“《加菲猫》里有一个情节,加菲不小心走丢了,被卖到了一个宠物店,它非常担心它的主人乔恩会思念它成伤,在一个清晨,乔恩走进了这家宠物店,店主热情的问他要不要买宠物,然后乔恩发现了走失的加菲,再次把它买回去了,然后皆大欢喜,在故事的最后,那个世界着名的肥猫加菲说,我永远也不会问乔恩,那天为什么走进那家宠物店,”

    张子扬听完以后,淡淡地“哦”了一声,

    周马尾对张子扬感慨道:“好感伤呀,如果你是加菲,你会问乔恩吗,”

    张子扬说道:“不会,”

    周马尾撇了撇嘴,说道:“为什么,是我,我就问了,”

    我哈哈一笑,笑着对周马尾说道:“马尾妹妹,你就少看点这种心灵毒鸡汤了,没有用,”

    周马尾看了我一眼,说道:“四哥,怎么毒了,”

    我笑道:“我小时候是《加菲猫》的忠实观众,前面还有一个情节,那就是乔恩为了找到丢失的加菲,走遍了全城的猫店,然后在其中的一个猫店找到了加菲,并把他买了回去,”

    “所有的善良都会被世界温柔以待,问和不问,其实没区别,”我认真地对她说道,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