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不用训练了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不用训练了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曾文迪直截了当,表示没办法。

    夏凝也是满目愁容,对我说道:“为什么张子扬平白无故会惹上这种人?这明显是设计好的圈套。”

    我和秦郁只和他们说了其一,也就是张子扬去代打然后被录像,并没有告诉他们,勒索张子扬的那人和秦郁也有关系。

    “真的没办法吗?”秦郁对夏凝问道。

    曾文迪说道:“因为是设计好的圈套,所以才没有办法。”

    “为什么?那个人叫何元,找着他,然后抓着一通威胁,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虎牙家大业大,这点能力都没有?”我对曾文迪问道。

    曾文迪苦笑道:“争哥,你想得太简单了。”

    “怎么?”这事情难道还复杂?

    在我眼里,这就是何元因为秦郁的关系,有点半报复我的意思,要么勒索要钱。要么让秦郁去陪她,对于这种人,只需要比他手段更硬就行了,因为我在酒吧照样靠着自己的气魄和虎牙的名头把他压住了,我实在感觉不难办。

    曾文迪缓缓说道:“首先。他能准确的认出张子扬,所以才设计这个圈套给他钻,对吧?”

    “嗯…”我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

    “所以说,他知道你们是虎牙的人,也知道你们战队的能力。从某个方面来讲,对面对我们的底细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并不是因为我们是虎牙,而有顾忌。”曾文迪说道。

    “嗯…”我皱起了眉头,曾文迪这么说好像有道理。

    曾文迪对我说道:“要是那个人并不知道你们是虎牙的人。只是单纯的以为你们是一个比较强势的战队,想利用这个勒索一点钱,就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他们明知道咱们是虎牙还这么办了,就证明他们身后也有人给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有人撑腰?”我诧异道。

    何元那种人,有什么撑腰?

    我转过头疑惑地看了秦郁一眼,而秦郁对我摇了摇头,示意她也不知道。

    曾文迪说道:“肯定有人撑腰,表面上来看,是他一个人想要咱们战队上不了场,其实是有人指使他这么干的。勒索你的人,要么是他背后的人的走狗小弟,只是出来办事的。要么就是被有心人利用,两人达成了双赢合作关系。”

    秦郁蹙着眉头,说道:“你这么一说,这件事情好像确实挺难办的。”

    其实事情很好理解,就像当年“阿仪代打”事件一样,圈子里各种大大小小的代打事件,是电竞圈的一个潜规则了,圈内的人都知道,代打满天飞,但为了赚钱,大家都不点破。

    但由于阿仪自己树大招风。惹到了上层的不满,所以表面上有“热心人士”来举报她代打,其实是有上层人士当推手撑腰,而“热心人士”,就是比阿仪人气低一些的其他代打主播而已。把阿仪拉下马,既可以让其他女主播人气上升,也满足了上层大佬的心意。

    我们现在这种情况就和上述差不多,我们战队一下子就被购买重组,然后在比赛场上大发神威,可能就引起其他战队高层的不满了,给他们带来的竞争力。然后其他战队就和何元这种“热心人士”合作,我们和阿仪性质也是如出一辙,本质上是一样的。

    曾文迪一下子就把我点醒了,我也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情好像并不简单。

    依我对何元的观察来看。他就是在和某个战队合作。

    也许何元自己心里最直接的目的,是因为他喜欢秦郁,所以想利用这件事情逼秦郁就范。

    而有另外的人,是希望把我们战队弄垮,所以才提出了所谓五百万的封口条件。

    两者都能双赢。所以就合作了。

    那这个战队到底是谁呢?

    我心中,其实有两个答案。

    要么是n,因为我去过他们俱乐部大闹了一场,那胖猪教练怀恨在心,然后弄了这么一出。

    另外的就是rn了,他们战队可能自己心里没底,觉得打不过我们,拿不到国内冠军的荣誉,所以才使出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曾文迪和夏凝此时都坐在沙发上想着对策,沉着脸,场面安静到落下一根针也听得见,气氛十分紧张。

    而我在心里把这些想法过了一遍之后,对曾文迪说道:“迪哥,我猜那个何元背后,有两个可能性最大的战队给他撑腰。”

    “你知道了?哪两个战队。你说来听听。”曾文迪对我说道。

    我皱着眉头说道:“第一个战队,就是n,第二个,rn。”

    “n?这个战队耳生的很啊。”曾文迪惊异道。

    我把我在n那里发生的事情都给曾文迪讲了一遍,曾文迪听后也没多大反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那另外一个rn呢?你为什么怀疑他们?”曾文迪对我问道。

    我没好气地说道:“rn不是很明显了吗?迪哥你有没有关注过我们这支战队啊,后天就是和rn的总决赛了。”

    曾文迪听完以后,靠在沙发上,笑着对我说道:“争哥,依我来看啊。这两支战队,没有一个可能是幕后推手,你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

    “怎么可能?”我诧异道。

    曾文迪说道:“首先,关于你说的那个n战队,你只是在他们战队打了人。对吧?”

    “对啊。”我点头说道。

    曾文迪摆了摆手,说道:“这都不叫事儿,他们是战队,我们是直播平台,我们是合作关系。我就是去他们战队往他们经理或者教练头上拉一泡屎,他都得给我笑着,除非他不想赚钱,否则我有办法让他们战队在所有平台直播不了。另外的rn,就更不可能了。这是个大战队,背后有大老板投资的,他们要是在一个什么德杯上用这种法子,被他们老板知道,那这个队伍直接就可以解散了。”

    我皱眉对曾文迪说道:“关于那个n,你说的我还能理解,可是这个rn,为什么说被他们老板知道了,这个队伍就直接解散了啊?以我的观点来看,能赢比赛不就可以了吗?难道他们老板还是正直人士,要用正义手段取得比赛胜利?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应该没有那么耿直的想法吧?用这种不费吹灰之力的小手段让比赛我们上不了场,直接获得总冠军还不是美滋滋?老板不都是为了钱吗?”

    “哈哈哈!”曾文迪爽朗的大笑了出来。

    “争哥,你的想法还真有趣,的确挺美滋滋的。”曾文迪用手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我又说错了吗?”我尴尬地笑了笑。

    曾文迪说道:“我这么问你,你要是rn的老板,花了几千万组了一个lpl的顶级战队,志向是在全球总决赛上获得名次的,可是现在你的队伍因为一个德杯都没勇气参战,还要用这种办法把对手弄得上不了场才能赢。你是老板,会不会气得把这群瓜皮全部解散?”

    “”

    “有道理,有道理。”我汗颜道。

    “那现在背后推手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秦郁,此时开口说道。

    “我也知道了。”夏凝也点了点头。

    曾文迪笑道:“我一开始就知道了,可是。知道并没有什么办法,谁叫我们和他们是死对头。”

    我疑惑道:“你们都知道什么了?幕后推手?哪个?”

    秦郁没好气地说道:“还能是哪个?斗鱼呗。”

    “听天由命吧,这次给他们抓到了把柄,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五百万给他们打过去。这个亏我认了。”曾文迪站了起来,说道。

    “给他们五百万,我们就能上场了?”我对曾文迪问道。

    “不是,给他们五百万,我们也上不了场。他们还是会举报。”曾文迪说道。

    “那为什么还给?”我疑惑道。

    “交一笔学费,斗鱼给我们上了一次成功的课,不是吗?”曾文迪转过头笑着对我说道。

    “…不是很明白你们这些大佬。”我说道。

    曾文迪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说道:“这群王八犊子,我真是杀了他们的妈,又害我们在lspl多打一个赛季!”

    夏凝此时皱眉瞪着曾文迪。

    曾文迪脸上又重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对夏凝说道:“不好意思了,姐,刚才不小心真性情了一回,我会让斗鱼全部吐出来的。”

    这下连曾文迪都没办法了。

    难道我们战队真的又要在lspl打一个赛季了吗?

    我不想啊…

    我真不想。

    他妈的。斗鱼,又是斗鱼。

    我握紧拳头,心里燃起了不甘的怒火。

    在曾文迪和夏凝离开别墅以后,我心情沉重的走到了训练室。

    我刚一进去,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周马尾就笑着对我说道:“四哥!我和扬狗子的排位已经打到韩服前五十了!目前咱们战队没人比我们更高吧?”

    “哈哈。”林枫似嘲讽的一声传了过来。

    “你数数,这是几?”林枫指着自己排位界面上的“19”好奇地对周马尾说道。

    “切,抱大腿上的分,有什么好得意的。”周马尾不屑地说道。

    “哟,马尾姐,你说我是大腿了?”马瀚城指着自己的“32”的韩服排名对周马尾问道。

    “你也少得意!”周马尾和张子扬满怀期待的打进了韩服前五十,还以为自己非常牛逼,没想到还是整个战队里段位最低的两个人,周逢游一个人单排也打进前五十了,名次比他们俩都高一点。

    “那个…大家手下的训练放一放,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大家。”我深吸一口气,对他们说道。

    “什么好消息?”马瀚城满怀期待地看着我。

    “四哥脸色不对劲…”张子扬似乎知道了什么,满怀歉意地低下头。

    “争哥就喜欢故作玄虚,我知道他要开始装逼了。”而林枫却毫不在意地说道。

    “不是,过几天,我们的决赛,可能上不了场了,因为我们战队被别的平台陷害,抓到我们其中一位队员的代打证据,一经举报,我们就取消比赛资格,这几乎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了。大家这几天好好消息,不要这么玩命的训练了。”我心情极差地对他们说完这条消息之后,转身开门,准备走出去。

    整个训练室听到这个消息,鸦雀无声。

    “争哥!”林枫忽然喊住了我。

    “怎么?”我转过头皱眉看着他。

    林枫欲言又止,一副很想对我说点什么的样子,但他边挠着头,边把头低下,又满怀心事地看了我一眼,最终叹了一口气,说道:“没事!”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