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就是想抱你了

第四百五十三章 就是想抱你了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我起身和金昔走到了门外的走廊上,而走廊的左手边的大厅有单座的小沙发,金昔带着我走到那边,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找我出来和你谈心啊,也没办法,谁叫我是少女之友,其实酒店下一层的房间里谈会更好,我拿瓶红酒,我们可以一边拿着红酒欣赏着夜景,一边畅聊人生与理想,不是很快活,”我对金昔说道,

    “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在做梦,”金昔蹙眉看着我,

    我朝她摆了摆手,笑着说道:“随便说说,我也早就不想在里面待了,乌烟瘴气的,在这里透透风,挺好的,你有事情想和我说吗,”

    金昔点了点头,说道:“你别参加沈晗青的外围,”

    我有些惊异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为什么啊,”

    金昔继续说道:“沈晗青一开始就没作好打算,他打算利用这一次的外围,在今后比赛开赛的时候,一旦那些队长开始外围,他就会掌握那些人的外围证据,如果我们战队在lpl的运营不利,光靠这个,他也能威胁那些队长,让我们战队拿到s系列赛的门票,”

    我含笑看着金昔,说道:“这些是他自己告诉你的吗,”

    金昔摇了摇头,说道:“他没说得这么直白,不过八九不离十了,”

    我对金昔问道:“你觉得,沈晗青要是没有这个步骤,能影响到你们战队获得s系列赛门票吗,”

    金昔说道:“不会,因为有我在,”

    我没有反驳她的观点,而是附和道:“没错,你也明白这个道理,沈晗青也明白,你们战队,压根就不可能会打不进s系列赛,他表面上是作一手保险的打算,其实的话…完全没这个必要,”

    “啊,”现在疑惑的人是金昔了,

    金昔年龄不大,而且本质上来讲,她是一个极为单纯的人,连我都看不透沈晗青,更别说她了,

    我笑着对他说道:“这一次的外围,所有队长都买了,你以为他们都是蠢人吗,你能想到的,他们也想到了,那他们为什么还会参加,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没什么危险,”

    “那沈晗青和我们在基地交谈的时候,为什么把这些透露给了我们,”金昔反问道,

    “就是因为透露给了你们,所以才不危险,如果他真有这么大的动作,想要威胁整个lpl队伍的队长,肯定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而且你刚才直接单独找我出来,沈晗青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证明他完全没当回事,金昔小姐姐,你还是太年轻了啊,好好打游戏,这些事情你操心不上,”我笑着对她说道,

    沈晗青是一个十足的老狐狸,他弄这个外围的最大目的,应该是赚钱,别的更多的想法,我暂时还不知道,反正肯定不会来整我们,他之所以和包括金昔在内的别的dy战队这么说,是因为他想让“外围”更加冠冕堂皇一点,免得引起队内成员的反感,

    如果他说一切都是为了队伍的话,连金昔这样的人都会对他的态度?认,

    金昔俏脸一红,一双漂亮的眼眸波光流转,忽然往下看,如秋日里的一泓清水,她皱了皱鼻子,下嘴唇被她咬了一下,显得有些发白,她最终抬起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愤愤不满地看着我,气得舌头打结地说道:“我还不是为了你…你的队伍不会再出现意外了,免得…免得和我交手不上,”

    金昔每次都想在我面前保持一副冷淡孤傲的样子,不对,应该是所有人面前都想保持一副酷酷的高冷样子,只不过在我面前经常会失败,就变成像现在的傲娇了,

    我对她说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谢谢,”

    金昔握紧小拳头,胸口之间略有起伏,结结巴巴地说道:“谁…谁为你好了,我本来肯定不会和你说的,是因为刚才你和我打了赌,我不想看到有任何意外发生罢了,”

    我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这个人有恩必报,那这样的话,等你输了的时候,穿卡特原画的cosplay服就行了,用不着穿貂蝉的,”

    卡特原画也还不是美滋滋,

    金昔觉得自己捡了莫大的便宜,十分正经严肃地摇了摇头,伸出手掌对我断然拒绝道:“不用你对我这么好,刚才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会讨价还价,因为我不会输,输的人只能是你,”

    我心里暗乐,换个卡特原画的cosplay服就算是“对你这么好”了,

    你这要求也太低了,

    “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那些衣服你要从哪里弄,”她蹙眉问道,

    我笑道:“这个很简单啊,很多网店都可以定制,到时候我保证定一件最贵的,对了,你身高,三围多少啊,到时候不合身就有点尴尬啊,”

    “滚,赢了我再说,”金昔脸颊微微一红,断然拒绝,

    金昔端坐在沙发上,两颊间带着若隐若现的红色,脖颈如天鹅般修长白皙,长长的睫毛在暖光灯的照射下,倒影在她细小的卧蚕下,金昔从来不化妆,而她的嘴唇却时常有比常人更加红润,在她冷艳的眼眸下,一颦一蹙都充满了令人滞留目光的风情,就像一朵洁白无瑕的白兰花,

    场面冷场了两分钟,

    但我一点都不急,即便金昔在外人面前不喜欢开口说话,但在我面前,她一定会率先开口打破沉?,

    “开赛后,你是首发吗,”金昔现在已经逐渐平静了下来,转过头对我问道,

    哈哈,我就知道,

    我把手放在脑后,对她很认真地说道:“来,石头剪刀布,你赢了我,我就告诉你,我先说好,我会出布,”

    金昔眉毛拧了起来,说道:“你还小,石头剪刀布,无不无聊,”

    “快点,都告诉你我要出什么了,你还和我墨迹,”我催促道,

    “哦…”

    我和金昔同时出手,我出的布,

    金昔也是出的布,

    我抬起头诧异地看着她,说道:“我不是说了,我只会出布吗,”

    金昔撇着嘴说道:“谁知道你会不会骗我,万一你说你出布,实际上却想骗我出剪刀,然后用拳头赢了我怎么办,保险起见,我出布,最差也是平局,平局就再来呗,”

    我心中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对她说道:“不用了,这个游戏果然很无聊,新赛季我不是首发,”

    “哦,我刚好也不是…”金昔蹙眉说道,

    “反正和我们战队打的时候,你上就行了,我打你们战队,肯定会上的,”我笑道,

    金昔说道:“我们战队的上场不由我,不过如果你们战队够强,我是肯定会被安排上场的,放心吧,”

    “嗯…”我点了点头,将头倚在靠背上,

    其实剪刀石头布这款游戏,并不简单,尤其是在我说了我想出的手势以后,就变成了一个测试游戏了,

    和关系很一般的朋友,你和他说出你要出的手势,他为了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感情,你说出布,他肯定会出剪刀,

    而和关系较好的朋友,你和他说出要出的手势,他肯定以为你在耍诈,你说你要出布,他肯定会出石头或布,就是不会出剪刀,

    可是到了关系最亲密,最好的朋友的时候,你的朋友一定会相信你至极,他会因为了解你,猜到你可能会使诈,但不管怎样,只要你说出布,他就是会出剪刀,不会像上一层关系一样,

    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其中涉及比较复杂的思考过程,虽说不能算绝对的准,但基本很难有意外,

    就如同一个老段子一样,杀人狂捉了一对情侣,说他们石头剪刀布,赢了的活下来,

    然后那对情侣商量一起出石头,一起死,

    结男生出了剪刀,女生出了布…

    石头剪刀布,真的是一个很无聊的游戏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测试一下金昔,但像这样没达到预期的时候,我心中就会失望,这大概是男人的通病吧,

    占有欲,或者说是贪婪,

    只不过,我也只是偶尔想想罢了,

    ……

    从沈晗青的召集会议结束之后,我回到了训练中心,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张子扬那些人已经回来了,由于明天要早起,所以他们每个人都回到房间里了,

    大厅里只坐着一个秦郁,

    她正靠在大厅的沙发上,刚洗完澡,头发还有些湿漉,现在的天气转暖,她也不着急吹干,穿着一件宽松得体的睡衣,然而玲珑有致的身材却是睡衣掩藏不住的,她翘着二郎腿,露出了一双白皙修长的大腿,她脸上挂着恬静的微笑,一双明亮的桃花眼正盯着手中的时尚杂志在看,

    秦郁听到了门口的动静,见到我回来以后,立即开心地走了上来,对我说道:“回来啦,”

    “嗯…”我笑着点了点头,

    “沈晗青找你们说什么事了,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我即便脸上露着微笑,感觉一切正常,秦郁也感觉到了我的其他情绪,

    我说道:“啊,我有不高兴吗,”

    说着,我向秦郁露出一口大白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别笑了,丑死了,我还不了解你,有心事就这样,按照你正常的性子,从沈晗青那里回来,一定是咬牙切齿,闷闷不乐才是,”秦郁双手环在胸前,有些鄙视地看着我,

    原来我最大的不正常,就是太正常了…

    我对秦郁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沈晗青找了我们这些队长商量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啊,”秦郁好奇道,

    “就是…”我忽然止住,

    “石头剪子布,你赢了就告诉你,先说好,我出布,”我对秦郁说道,

    秦郁咯咯一笑,说道:“来啊,”

    我们俩人都把手放到身后,我又补充了一句:“平局也算你赢,”

    “你快点出啦,哪里这么多废话,”秦郁催促道,

    我和秦郁同时出手,

    秦郁出的剪刀,我出的布,

    我冲上去一下子就抱住了秦郁,

    秦郁捶着我的肩膀,红着脸说道:“你干嘛,都老夫老妻了,还搞浪漫,”

    我双手搂在秦郁柔软的腰间,听她这么说,我抱得更紧了,

    “你怎么啦,”秦郁没好气地笑道,

    “就是想抱你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