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六十五章 秦郁悄然出走

第四百六十五章 秦郁悄然出走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没想到投资一个战队,花了你们这么多资源,,,你这么说,好像罪魁祸首是我啊,”我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夏凝说道,

    夏凝连忙说道:“没,我和小迪也看好你们战队,坦白来讲,我们是觉得你们的潜力更大,所以才这样支持你们,只不过现在出现了一点小麻烦,让我很不知所措,以前都没有遭遇过的,所以说,这件事情我和你说了没有用,反而会把我的坏心情带到你身上,你自己执意要问的,,,”

    我对夏凝说道:“那,,,就目前而言,怎么样才能让你们摆脱麻烦啊,”

    “钱啊,很多钱,能够给那些主播发下去的钱,只要能让平台正常运转起来,不生出这些岔子,等你们战队起步以后,一切就苦尽甘来了,”夏凝很直白地对我说道,

    我叹息道:“直接要钱的话,,,这个我是真没办法帮你了,”

    夏凝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我说道:“没关系,我相信你,现在好歹也能强撑得住,我现在怕就怕,,,如果这个时候出现别的豪门来挖你,以我们现在的经济实力,是没办法挽留你了,你要是一走,我们,,,就真的难了,”

    我立即义正言辞地对夏凝说道:“凝姐,这个你放心,我绝对不可能有走的可能,现在我们的这支队伍是一个整体,除非整个队伍都跟着我一起走,但是,又有哪个豪门能有这么大的手笔,一次性买下整个战队,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我不管我们战队,而且真有别的战队来挖我,但光是凝姐你对我们战队付出的心血,我就一一看在了眼里,我不可能辜负你,更不可能走,”

    夏凝白皙的面颊立即带上了一丝红晕,对我说道:“什么叫不可能辜负我,,,你是想说,自己会很讲情义吧,”

    我哈哈一笑,说道:“对,就是这个意思,”

    夏凝眼眸中夹杂着一丝忧愁,她用手撑着下巴,怅然道:“现在除了情义,恐怕我们什么都给不了你了,”

    我笑着说道:“那可不,还有啊,”

    夏凝转过头,好奇地睁大眼睛,对我问道:“你还看中了虎牙的什么,”

    我闷骚一笑,没敢看夏凝,故作忸怩地说道:“要是凝姐,,,愿意使用个美人计之类的,,,那就连情义都不用讲了,”

    话一出口,我就感觉有些不太好,凝姐这种比较严肃的人,不适合开这种玩笑,这话拿来调戏那些性格比较开放的小姐姐还好,拿来和夏凝说,加上她心情不太好,万一和我急眼了咋办,

    但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夏凝噗嗤一笑,抿着唇说道:“得了吧你,小屁孩一边玩儿去,”

    夏凝非但没有生气,脸上还露出了盈盈笑容,

    我惊异地看了夏凝一眼,说道:“现在凝姐脾气这么好了,居然没生气,”

    夏凝没好气地说道:“我生什么气,我又不是没习惯你的疯言疯语,还美人计呢,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男人值得我去用美人计的,”

    我笑着对夏凝说道:“不愧是凝姐,果然膨胀了,”

    夏凝轻哼了一声,又说道:“我膨不膨胀不重要,我倒是希望你以后在lpl赛场上打出成绩了,在我面前也膨胀一回,”

    我刚想回答,但眼珠转了转,然后笑眯眯地对夏凝说道:“凝姐,这膨胀,,,分两种,不知道你说的哪一种,”

    “膨胀还分类型的,”夏凝不解地看了我一眼,

    我笑着说道:“当然了,一种是心理上的,还有一种是,,,”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我现在很累,我上楼睡觉了,晚安,”夏凝脸颊一红,连忙站起身,抚了抚身下的?裙,离开了沙发处,

    而我在沙发上坐着玩了一下手机后,张子扬那些人也陆续起床了,我们吃完饭以后,开始了今日的训练,

    由于对这次lpl的看重,我也加紧投入了训练,一个上午过去得很快,感觉还没过多久,就到了中午吃午饭的时间了,

    夏凝熬了一个通宵,但中午还是准时起来和我们吃饭了,不过秦郁的房门却紧闭着,秦郁毕竟没有夏凝这样忙碌,睡得久一点也是应该的,

    我没有打扰秦郁的睡眠,所以没有喊她起床吃饭,而是让煮饭阿姨盛了一点饭菜放到了桌子旁边,即便秦郁睡到下午两三点起来,也是有饭吃的,

    下午,我开始在韩服高端排位里为括展自己的英雄池而进行单排,尝试着不同的英雄在排位中冲分,虽然我英雄样样精通,不过,有些英雄忽然适合版本了,用起来就会特别强,有些英雄即便玩得好,但由于版本弱势,所以发挥起来也不会特别到位,

    韩服高端排位就是一个试验场,如果能拿出任何怪东西在这个分段上进行冲分,打出了套路的效果,那么,,,在比赛中,也一定能成为出奇制胜的?科技,

    转眼间又到了下午六点钟,我们下午的训练也完毕了,不过秦郁还没有起床,她睡了足足十二个小时了,如果换成是我,那么我的生物钟基本就已经混乱了,等到了今晚半夜十二点的时候,估计又睡不着,然后得熬一个通宵,然后进入恶性循环,?白颠倒,

    所以,我得去叫秦郁起床了,

    我来到秦郁房间门口,敲了敲秦郁的门,说道:“秦郁,起床吃晚饭了,”

    我刚一敲门,门就被我自动敲开了,并没有锁上甚至是关上,而是虚掩着的,

    我不禁皱了一下眉头,秦郁一般进了自己的房间,她都会门锁上,从门内反锁的那种,门外的人要是没有钥匙,是一定进不去的,

    我问过她,她说是因为小时候待在家里的时候,秦姐麻将馆里那些牌友总喜欢进她房间门看她,她很反感这种行为,就把门上锁,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习惯,她说是因为自己从小缺乏安全感,把门锁上,心里会稍安,

    她没锁,那么她就一定不在房间里头了,

    我进去把灯打开,果然,床上根本没人,不过,,,

    房间内整齐得可怕,被擦洗过的窗户,桌子,地板,叠好的被褥,枕头,娃娃,秦郁的房间原本就干净整洁,现在一看,连地板都能倒映出我的脸,秦郁没事把自己房间搞得这么干净干嘛,

    我走了两步之后,发现有些不对劲,

    秦郁平常喜欢把衣服直接折好放在被褥上,也就是床尾附近,她说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衣服盖着脚,脚不冷,全身就都不冷了,她也不爱在睡觉的时候开空调或者用电热毯,说是没有体温焐热来得舒服,

    但现在,这个房间几乎是看不到一点秦郁房间的痕迹了,

    她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全部不见了,一双拖鞋也极为整齐的摆在床下,我心里腾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感,我迅速打开她的柜子,秦郁大部分的衣服都还在,只不过小部分经常穿的衣服已经不见了,似乎是被她带走了,

    我瞬间就蒙住了,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心中出现了一股强烈的慌张与无措,就好像是忽然丢掉了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把我内心的所有情绪在一瞬间全部抽空,让我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上一次有同样的感觉,还是四年前,,,在宾馆的小房间里,秦郁答应我,却又离开我的场景,再一次重现在了我的烟钱,

    就是那种,,,觉得自己上一秒身边还围绕着幸福,而在梦醒时分,却在一个闪念间被无情剥夺掉的感觉,

    如今,我又一次被那种感觉支配了,

    我拿起手机,拨通的秦郁的电话,但和我预料的一样,秦郁的手机关机了,

    我把手机一扔,站了起来,急得在秦郁的房间里四处走动,而就在此时,我看到秦郁床头旁的小圆桌上,秦郁自己买的插花花瓶下面,压了一张白纸,,,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