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愿我们像月亮一样

第四百六十七章 愿我们像月亮一样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四哥,下去吃饭了,别和秦郁姐在房间里恩爱了,晚上有得是时间,大家都等你开餐呢,”

    我刚看完秦郁写的这封信,张子扬就在门口敲门了,

    “哦,,,那个,,,你们先吃吧,你秦郁姐不在呢,我不想吃饭,”我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对张子扬说道,

    “哦,好吧,”张子扬也未有怀疑,在门外喊了我一声后,哼着小曲又重新跑下楼了,

    “你秦郁姐,,,没有在这,也再不会在这儿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慢慢滑落坐在地上,手中无力地拿着那张信封,用手掩着面,仿佛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我认真地做好了每一件事,为何会变成这样,

    拿着秦郁写的那张信封,我反复读,反复读,直到双眼通红,

    “别怪我,再见,”

    不知道秦郁写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她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我的脑袋无力地倚在了秦郁的床沿,我全身上下都仿佛被抽空了,就像俄洛伊用一双无形的触手把我的灵魂剥离出来,然后进行狠狠的抽打,

    我弯下腰,

    那是一种心脏如陶瓷落地般的破碎感觉,

    连呼吸一口,都像卷着一包熊熊燃烧着的香烟,刺痛的感觉肆无忌惮的往我心口上钻,

    疼,

    类似于能让人龇牙咧嘴的疼,

    能让人满地打滚的疼,

    能让人瞬间失去所有斗志,心如死灰的疼,

    我跪坐在地上,额头抵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我的哭声听上去令人想笑,因为我是笑着哭的,听上去,就是像是公鸡打鸣一样,

    我愈发想笑,又愈发想哭,

    又愈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废物,

    我无法反驳秦郁信里说得内容,

    她的确了解我,了解到了极致,我很想把她说的内容全部推翻,也很想尝试着狡辩,想告诉她,她说错了,我的本能反应,就想告诉她,她大错特错,

    但一种无力感和不甘同时涌上了我的心头,事实上,她全都对,

    这让我绝望,

    我在这一刻体会到了所有矛盾与复杂的心情,就像,,,星爷电影大话西游里的那幕场景,紫霞仙子为了保护至尊宝被牛魔王刺死,而已经成为孙悟空的至尊宝想要留住她,却因头上的紧箍咒不断的缩小变形,让他不得不放手,眼睁睁地看着紫霞仙子被芭蕉扇吹到太阳里被烈火焚烧殚尽,

    我的头上也缠着一个紧箍咒,可我是那样的不甘,我不甘心,秦郁就这么与我分手了——但我毫无办法,

    我真喜欢秦郁吗,

    其实秦郁的答案已经给得很直白,是因为执念变成了习惯,把我心中假想的另一半,换成了她,

    所以,我不喜欢秦郁,我喜欢的,只是一个恰好让我愿意变成我假想另一半的一个叫“秦郁”的女孩而已,

    而秦郁,并不是这个人,

    我长舒一口气,心中的某个角落里,有一个位置,被永远的空缺了出来,

    我将这封信折好,收在了花瓶下的抽屉里,然后将抽屉关好,锁上,

    我独自一人,蜷缩在秦郁的房间内,期间张子扬还有周马尾来喊过我,但我让他们都走了,

    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房间内的灯光没有打开,被秦郁整理得整洁到苛刻的房间里,竟有一丝陌生的感觉,窗外夜间的凉风吹过,掀起了窗帘的小角,我恍惚间,仍然可以看到秦郁在无数深不可测的?夜里,为我撑起了半边的?暗,就在前方那桌前,那窗前,那床前,又一次想到了她那几个月??地陪在身上脏臭到差点起虫的我的身边,毫无怨言,又一次想到了我和她挤在一间有电脑的宾馆房间里,商量从哪里拉队员直到深夜,两人头痛而失望,她一边叹气,一边却倚在我肩上,握着我的手心,悄然无声地为我传递着温暖,在有新队员加入后,她笑得那样开怀,发自肺腑,甜到了我心头,又一次想到了在我无助而失落,迷茫彷徨地时候,她的一次次的鼓励和出谋划策,还有在我耳边地笑与骂,苦与甜,乐与悲,在此时此刻,仿佛如电影胶卷般被投影到这个整洁的房间里,在我眼前一幕幕那样真实的出现,

    我感动到想笑,心酸到想哭,

    那么好的她,竟就这样与我走散了,

    叫我怎么轻易甘心,

    我习惯了她的好,却忘掉了她其实也与我一般大,也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烦恼,

    “哇,都十点了,我们都下训了,四哥还在秦郁姐的房间里没出来,他晚饭都没吃,”

    张子扬的声音,再一次在门口响起,从走廊的尽头慢慢路过秦郁的房间门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人家那么恩爱,你以为像我们呀,”

    周马尾在他旁边说道,

    “秦郁姐房间的灯都没开,你猜他们在干嘛,哈哈,”

    “秦郁姐回来了吗,”

    “不知道,应该回来了吧,不然这么晚她能到哪里去,”

    “说得也是哦,那我们也快点回房间吧,”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别唱,唱什么,难听死了,扰乱了你四哥的兴致,当心他出门来打你,”

    “溜了溜了,”

    我躲在秦郁房间里的角落,自嘲一笑,

    是啊,秦郁,,,这么晚了,你会在哪里,

    我抿了抿发白的嘴唇,用力了咳了咳嗓子,压低着音量,五音不全却又带着几分心酸地唱道: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滴滴滴滴滴滴等带~”

    “滴滴滴滴滴滴嗒嗒~”

    “滴滴滴滴滴滴嗒嗒~”

    “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

    我长舒一口气,似自言自语地说道:“秦郁,如果再也不见的话,祝你早安,午安,早午晚,都安,原你此生明朗清澈,做你愿做之事,爱你愿爱之人,,,”

    看着窗外的天空,看着金?的一轮圆月,我目光逐渐模糊,接着说道:“也愿我们都继续像月亮一样,能够偶尔安慰一些寂寞的人,”

    ……

    秦郁虽然走了,可是日子还要继续,太阳还是照常升起,

    第二天,我准时起床,走到了楼下,按时吃早餐,

    “咦,四哥,秦郁姐今天早上又没有起来吗,她每天早上不是一向都很准时吗,”

    我拿着一块面包正往嘴里塞,而张子扬看了一眼二楼,颇为疑惑地对我说道,

    我叹了一口气,拿着面包的手垂落了下来,放在桌子上,我淡淡地对他说道:“你秦郁姐,,,以后应该都不会和你一起吃早餐了,”

    “啥意思,减肥吗,”张子扬好奇道,

    而周马尾似乎察觉到了我语气中的情绪,用胳膊推了张子扬一下,小声地对他说道:“他们好像吵架,”

    我对周马尾说道:“没有吵架,因为许多关系的原因,我和秦郁分手了,她现在已经不在别墅了,”

    我此话一出口,林枫,马翰诚,以及周逢游都齐齐把目光放到了我的身上,

    “争哥,你和秦郁姐分手了,真的假的,前几天不是都还看你们好好的吗,”林枫震惊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要再提了,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有空管我,你们还不如管管自己,多操心一下训练,”

    “好吧,,,”

    他们把头又低了下去,自顾自地吃着早餐,场面又陷入了沉?的气氛,

    早餐吃完以后,其他人都很自觉的走到训练房间训练去了,而我唯独叫住了张子扬,

    “小扬,你先别急着训练,陪我在这里说说话,我有问题想请教你,”我对张子扬说道,

    张子扬回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诧异,他指着自己,说道:“请教,,,我,”

    “是,”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