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是时候制裁瓜皮中单了

第五百一十三章 是时候制裁瓜皮中单了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我将手指放在q键上,我玩盲僧q技能是不会设置为快捷施法的,我的箭头指向非常刁钻,

    我是直接对着红色方第二轮上线小兵q的,这个q,任谁看都是q兵,或者大多人都以为我要q兵位移上去,然后再打伤害,

    但其实,,,

    并不是,

    我是想用q技能从小兵之间窜梭而过,小兵也会走位,我算了一点小兵的位移,然后让q技能刚好能从近战小兵和远程小兵传过去,然后打在他们身后的烬身上,

    但我操作,远不至次,

    我这一波在q技能出手的瞬间,看了一下对面烬的位置,作出了一个冒险的举动,

    我用出了闪现,也就是q闪,

    在q技能命中烬的那一瞬间,我的一发平a也几乎是同一时刻打在了烬的身上,我快速点着地板,再a了一下,触发雷霆,烬直接交出闪现,

    “一库,”

    我二段q追了过去,再添一下平a,

    烬的人头收入囊中,同时,因为我之前没有叫adc吃小兵经验,我靠着周围死掉的小兵和两个人头的经验,升到了三级,

    我立即反头打蚂蚱,平a加e技能拍地板,二段e减速,又追着蚂蚱平a,

    好运姐在此时帮我放了一个e技能,也触发了雷霆,蚂蚱血量本就不多,被我一套打下去,彻底惨了,

    蚂蚱闪现进塔,我身上没有眼,之前杀寡妇的时候把眼用掉了,但是凭借着红buff和我e技能摧筋断骨的双减速,我仍然追了上去,在塔下强行a了蚂蚱两下,将蚂蚱也带走,

    此时,我不断的给好运姐发着信号,好运姐来到防御塔之外的地方,给我用w摸了一下,最后30血,极限逃生,

    二分钟,三个头,

    我此时弹出去看了一眼弹幕,发现除了6什么都看不到了,心里有自豪又高兴,

    这波确实冒险,我也很怕被对面秀,好在,还是成功了,让我装了一波完美的逼,

    我在草丛里按b回城补充状态,同时再一次弹出去看了一眼弹幕,发现不但有人在夸6,还有人在问盲僧为什么要q闪,说q闪没有用,

    我记下了这个问题,在商店购买装备的时候,我对他们解释道:“刚才我看到有人在问盲僧的q闪,我现在解释一下,盲僧的q闪和别的技能的技能+闪性质不一样,也和他自己的什么e闪,r闪不一样,”

    我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并不是靠闪现改变技能轨迹,而是快速打输出,我在q技能出手,接上闪现的一瞬间,可以快速取消盲僧q技能的前摇,看上去,就像盲僧抬了一下手,然后就闪现了,”

    我边扭动着屏幕前盲僧的身姿,边说道:“但是这个前摇并不是闪现取消的,而是闪现后的走位取消的,我不知道你们明白了没有,我打个比方,如果我刚才先闪现,然后再用q技能,别说是对面王者段位的烬了,恐怕一个青,,,一个今天刚学习英雄联盟的人员都躲得了,首先是闪现的黄光,然后就是盲僧q技能的抬手,都很长,能给对面反应时间的,除非你是在对面没视野的情况下,冷不丁的出来闪现q,那样就只有反应极快的人才能躲得掉了,现在对面有准备,就不能按套路出牌,”

    我还想说青铜选手,但怕得罪直播间的人,或者被喷子带起节奏,只好说成是今天刚学习英雄联盟的人员,毕竟说者无心,听者会有意啊,,,

    我说道:“所以,我先q,在盲僧q技能抬手的一瞬间闪现,对面就搞不清我的状况,会作出错误的判断,以为我直接交闪了,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而且我的q技能也早就出手,不会给他任何反应,”

    我这一番走心的解释说完以后,礼物又在蹭蹭往上涨,只不过,先前答应给我刷25个挖掘机的观众,迟迟未兑现,,,

    此时又有弹幕问我为什么不去抓faker,

    faker玩的是流浪,而我们的是蛇女,

    我在此时对他们说道:“现在我们不着急抓faker,首先抓faker得时机好,意识非常强,我不知道眼位,不能抓,其次我没闪,就算运气好抓到了faker,也会被他交召唤师技能跑掉,然后我告诉你一个没有召唤师技能的faker有多恐怖,我方的中单会玩命的想获得‘单杀faker’的成就来证明自己,以为faker没召唤师技能就是瓜皮了,然后结果就是被反杀,导致我们中路崩盘,”

    说完之后,弹幕都是一大片“哈哈哈哈”,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我们去把寡妇抓蹦就行了,我们的存在就是给faker无形的压力,等六级加上闪现好了以后,再去取瓜皮中单的命,(注:瓜皮中单,中国faker粉丝爱称,)”

    我对他们说道:“你们注意,刚才我去抓人的时候,寡妇也复活了,但是他只有一级,而且一级学的是w,连野怪都打不过,下路又被抓死,他能干什么,只能让faker或者上单舍弃兵线去帮他去打石头人或者buff,所以刚才敌方上路消失了一下,是上路去帮的他,我猜你们肯定听我吹逼去了,没有注意到这一个细节,”

    我此时慢慢地绕到了三狼处,对他们说道:“根据对面上路帮他的时间来看,有点长,所以我猜寡妇是让上单帮忙打的红,打完红之后寡妇升到了二级,他如果去打石头人,就连三级都没有,还是要去刷f6,所以他只能选择去刷f6,然后刷完f6去刷三狼,省时省力,现在他在野区完全不是我的对手,等级又低,闪现也没有,人也抓不到,所以他只能发育,根据他刷野的速度,我猜他现在已经刷到三狼了,只要我去三狼那里,就一定能蹲到他,你们信吗,”

    “信,老哥,”

    “信信信,你说什么我都信,”

    “你都是对的,今天我算是开眼界,你打野太强了,”

    弹幕一片附和之声,

    但我盲僧走的方向却不是三狼,而是从中路二塔的左侧过去,走到了野区,对他们说道:“但你们要是这么想,你们就错了,”

    “对面的寡妇肯定不会走那条路线,因为我在琢磨寡妇动向的时候,寡妇也在琢磨我的动向,他会想,这个盲僧会不会来反我的野,我去一次他死一次,反正方圆十里,他只要在我视野里出现了,那么他就死了,看都不敢看我一眼的那种,所以他的打野路线应该是这样的:红buff——石头人——往我蓝buff插个眼——打河蟹升到三级,如果他打完河蟹我都没在蓝buff处出现,那么他就会断定我去他们野区刷野了,他就会把我这个蓝反掉,当然,如果我现在在三狼那里,我也会把他的蓝打掉,我们做的只是换蓝,但现在不一样,我也是个老寡妇,他的想法已经被我看穿了,我不要和他换蓝,我要弄他,”

    我在蓝buff身后的草丛蹲着,此时对面寡妇刚把河蟹打完,我看到河蟹的视野光圈出现在大龙处出现了,

    我现在说到:“不急,现在千万不要插眼,因为我们蓝buff处有寡妇的眼,我一插他立马就知道了,不能打草惊蛇,我们打野靠的就是一个缘分,全靠猜,让寡妇再打一会儿,”

    我当然是在调侃观众,打野最重要的不是靠猜,,,

    而是靠意识,

    大概过了五秒钟之后,我说道:“差不多了,再不过去,寡妇要把我的蓝惩戒掉了,”

    我直接摸眼到蓝buff附近,发现我的蓝buff还剩下600来的血量,而寡妇很伤,打个蓝buff半血没了,此时他在拉扯着打,显然对我的出现很意外,我刚一摸眼过来,他掉头就跑,

    我q了蓝buff一下,二段q到蓝buff身上的一瞬间,按下惩戒,把这个蓝buff收入囊中,

    “他跑不掉的,”

    靠着这个蓝buff位移接近寡妇之后,寡妇开w也没用,我的e技能减速要更厉害一些,

    此时,我们的上单压了线,对面上单根本没办法支援过来,没有闪现的寡妇被我一通胖揍,最终被我第二个冷却好的q技能带走,

    “666666,”

    “强,无敌,”

    “我从未见过如此有灵性的打野,”

    在杀掉寡妇之后,我没有任何耽搁,说道:“这个时候就要做得绝一点,咱们再绕到对面三狼那边去,寡妇上半野区刷完了,我们把他下半野区刷完,让他无野可刷,”

    说完以后,我又跑到对面野区去,将对面的三狼,蛤蟆和蓝buff都刷光了,

    不过由于我走过去花费了很长时间,而且我直接在三狼的地方插了一个真眼,就是想看这个寡妇会不会想过来刷野,

    但当我连蛤蟆都打完以后,还没看到寡妇出现,于是我说道:“现在你们看到,寡妇没有在我真眼范围里出现,他这一波死回家,出来要么就是抓人,要么就是刷野,他没有来刷野,不敢来,那就只能去抓人了,”

    我在对方野区a了一下爆炸果实,跳到了下路河道草里,然后说道:“不过我现在猜不准这个寡妇是在蹲上路还是在蹲下路,当然蹲faker也有可能,算了,我站在这个草丛里佯装蹲下路,其实是在污经验,下路没机会的,等我升到六级,我去抓一波faker,”

    马上到6的我,等级比中路还高,中路两个人才刚刚五级,而我不断杀人加刷野,加上三buff开,等级来得很快,

    在下路草丛成功的蹭到了六级以后,我掉头往中路走,说道:“好了,,,”

    “是时候制裁一下瓜皮中单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