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一十六章 你怎么能这么做?

第五百一十六章 你怎么能这么做?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大主宰雪鹰领主龙王传说玄界之门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儒道至圣
    我不知道金昔这小妞又出什么状况了,只好把门打开,对她说道:“怎么啦,”

    金昔刚洗完澡,穿着单薄的t恤,细细的锁骨勾勒成了一个“一”字,洁白的额头上垂落几缕湿漉漉的发丝,冰肌玉骨,杏眼桃腮,绝丽的容颜不需要任何化妆品的衬托也显得漂亮,不过眼神颇有些愤愤地看着我,红润的小嘴撅着,身上还冒着热气,

    “你都气得冒烟了,”我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颇为惊异地对她说道,

    金昔一把将我手拍开,说道:“我才不睡秦郁的床,要去你去睡,”

    说完以后,金昔径直走到我的床边,丝毫不讲客气地坐了上去,顺便盖上了被褥,然后对我说道:“我头发没干,帮我拿一下吹风机,”

    我也是笑出了声,对她说道:“你还真不和我讲客气,要睡床的也是你,我只有秦郁房间的钥匙,当然只能让你睡她房间,我自己都犹豫了很久,我还不乐意呢,你倒是挺好意思的,”

    金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道:“我有洁癖,睡不惯别人的床,”

    “那你现在躺的是谁的床,意思是不把我当外人了,”我笑着对她说道,

    我把我的吹风机扔给了金昔,然后说道:“秦郁的房间都是清理过的,她走的时候把什么被褥都换掉了,衣服什么的也都带走了,对了,你怎么知道那个房间是她的,”

    金昔拿着吹风机一边找着插头,一边对我说道:“那房间的床上有一股她身上的味道,一闻就闻出来了,”

    “哇,你是狗吧,我怎么一点都闻不出来,你指的是秦郁洗发水或者沐浴露的味道吗,”我说道,

    “你才是狗,我懒得和你说了,你自己去睡她的房间吧,我反正是不去了,”金昔打开吹风机,整个房间瞬间就充斥了她的发香味儿,

    只不过她用的沐浴露和洗发水,都是秦郁的,,,让我有一种秦郁待在我房间的错觉,

    我失神了那么一瞬,随后说道:“钥匙给我,”

    金昔停下吹风机,对我问道:“什么,”

    我说道:“把秦郁房间的钥匙给我啊,不然我怎么进去,”

    “哦,,,”金昔在身上摸索了半天,随后神情平静地说道:“门好像没关,我钥匙没放在身上,”

    我皱起了眉头,心中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立马跑到了秦郁的房间门口,发现门被关得死死的,

    我又跑了回去,看着金昔说道:“我算是明白了,你故意的,什么洁癖,你今天晚上就是想和我睡,贪恋我的男色,你直说嘛,搞这些虚的干嘛,”

    金昔俏脸一红,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被褥裹着,说道:“不可能,你要不睡地板,要不去通宵打游戏,等我明天走了你再睡,”

    “你这个就有点过分了吧,这是我的床啊,我和你还没有到那种不分彼此的地步,你为啥能这么厚脸皮啊,”我没好气地对她说道,

    “哼,”

    金昔睡着我的枕头上,翻了个身,背对着我,对我的话已经选择性无视了,

    “哎哟,老子堂堂大丈夫,还得被你这个小妞这样欺负了,”我把自己的房门一关,眉毛倒竖地看着金昔,

    金昔偏过头,对我问道:“你想干嘛,”

    “想啊,”我理所应当地说道,

    “你,,,徐争,你别乱发疯,”金昔语气透着一点害怕,不再像刚才那么理直气壮了,

    我嘿嘿一笑,对她说道:“你不是很了解我吗,放心吧,我这个人是出了名的正人君子,那些太越轨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毕竟隔壁房间都还有人呢,但是摸摸抓抓一下,没毛病吧,”

    我直接趴在了我的床上,对一旁在被窝里的金昔说道:“怎么样,我的床还舒服吗,”

    金昔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我说道:“你别太过分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金昔,脸红了红,偏过头说道:“你t恤里面是真空的,注意一下,”

    “我,,,”立即又缩回了被窝,脸颊如烧红的苹果,

    我继续说道:“还有,你那条运动裤也给我脱了,在外面逛了这么久,上面全是灰,会把我被窝弄脏的,你不嫌我,我还嫌你,”

    我这张床的床沿下有一个小抽屉,里面放着床褥和毯子,我拿出了一张小毛毯,对金昔说道:“我去下去睡了,明天等夏凝过来开门,不然你都没有衣服穿,”

    说完以后,我走到门口,把门给关上了,

    我来到了一楼别墅的沙发上,侧身躺了下去,拿着毛毯盖了肚子,

    这个金昔还真有意思,

    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旁人的任何行为,只要在她眼里,被认为是“施舍”,她就一概不接受,

    比如说初次认识她的时候,身上背了一个大大登山包,超级沉,我帮她背她也死活不肯,后来我请客吃饭,她也是极为勉强才接受,

    后来的各种事情,金昔都很少接受别人的东西,包括在岛上的时候,金昔也砸不开椰子,嘴唇干到发裂,也不向我求助,

    再比如今天的吃饭,她明明是一个食量很大的女孩,但就是要倔强着不和我的那些队友一起吃晚饭,宁肯饿肚子,

    但是到了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我倒是挺“大方”的了,能够理直气壮的霸占我的床位,理直气壮的在这里留宿,,,和她以往的风格不太一样,

    按道理,她应该死活不肯住在这里,然后宁愿留宿街头才是,,,

    虽然金昔现在挺有钱的,也算是个小富婆了,不过我敢肯定,她要是今晚真出去住,一定会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去寻找周围哪家旅馆最便宜,

    所以为什么说女生善变,这种很多细节都会体现,但我始终无法搞明白其中的原因,

    就像我不明白秦郁什么会忽然离开我一样,

    ……

    “四哥,四哥,起床啦,睡得太香,”

    睡梦之中,我听到有人在喊我,

    我奋力睁开眼睛,发现张子扬那些人已经起来了,在我旁边走来走去,扑鼻早餐香传来,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五十了,

    我立即坐了起来,林枫笑眯眯地对我说道:“争哥,休息得不错嘛,”

    “被小姐姐赶到沙发上来睡了,争哥,你不行啊,”马翰诚这小屁孩也对我出言嘲讽我了,

    张子扬见我脸色不对,连忙拍起了马屁,说道:“小马,你他妈的懂个屁,是四哥那玩意,一般人根本受不了,慈眉善目,心地善良,我佛慈悲的四哥,为了不让一个小姐姐赶到害怕,所以才主动睡沙发的,四哥,我说得对吗,”

    张子扬一脸汉奸看太君的笑容看着我,

    “你说得对,四哥那玩意,一般人受不了,”周马尾不合时宜地说道,

    张子扬脸色一僵,瞬间垮下了脸色,对周马尾说道:“紫毛怪,你在说什么呢,”

    周马尾睁大眼睛说道:“我在附和你啊,我是站你这边儿的,”

    我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把毛毯挂在了手上,对他们问道:“别吵了,那个,,,凝姐回来了没有,”

    “没有呢,”周马尾说道,

    “没有吗,应该是她这几天比较忙吧,我打个电话问她一下,昨天金昔把房间的门锁了,害我没地方睡,所以才睡的这里,”我对他们说道,

    “什么房间锁了啊,意思是金昔现在被锁在里面出不来了,”张子扬瞪大眼睛问道,

    周马尾没好气地说道:“蠢,在房间内怎么可能自己把自己锁起来,应该是,,,别的房间吧,秦郁姐的房间吗,”

    周马尾将信将疑地看着我,

    我此时已经拨打了夏凝的电话,放在了耳边,对周马尾点头说道:“是啊,怎么了,”

    周马尾又问道:“所以金昔不愿意睡,然后跑到四哥你的房间去了,”

    “是啊,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周马尾的推理能力十分佩服,

    “四哥,你真是糊涂,怎么能这么做,”周马尾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我好奇地看着金昔,说道:“怎么了,难道秦郁还有什么传染病了,”

    “当然不是,”周马尾没好气地说道,

    “那是因为什么,”我好奇地看着周马尾,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