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有关秦郁

第五百二十一章 有关秦郁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我对一旁正在排队的林枫说道:“林枫,帮我操作一下,凝姐找我有事,”

    说罢,我立即起身,走到了外面,对夏凝说道:“凝姐,怎么了,”

    夏凝对我说道:“刚才坐在里面的小女孩,是不是就是葛雨啊,”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她爸已经找到你了,”

    我心中就有这么一种预感,夏凝应该是为了葛雨的事情来的,

    夏凝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对我说道:“是啊,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他们,”

    “就是葛雨和她爸,”夏凝补充道,

    我挠了挠头,说道:“这个,,,有点复杂,凝姐,你咋这么慌张啊,和你平时不太像啊,”

    夏凝蹙着眉头对我说道:“你给我惹麻烦了,”

    “啊,”

    “你先别给我一惊一乍地,走,先去沙发边上坐着,你把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我听,我倒要听听怎么个复杂法,”夏凝双手环在胸前,看着我的眼神颇有些怨气,

    我和她走到了沙发边上坐下,我对夏凝说道:“其实,,,最开始是这样的,,,”

    我把我和金昔去游戏厅的遭遇都讲给夏凝听了,

    夏凝听完以后,对我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那个自闭症的女儿,因为你还有金昔的关系,变得开朗起来了,所以想来我们训练中心长住,”

    我说道:“好像也没有变得很开朗吧,,,不过,葛靖说的是长住,”

    “他和我表达的是想要长住的意思,”夏凝说道,

    我喝了一口茶水,对夏凝说道:“那他应该会给你钱吧,不会让他女儿白白长住的,对吧,我看他人好像还挺好的,挺好说话,”

    夏凝冷哼一声,说道:“我倒是希望她女儿白白在这里住,我倒不会介意咱们别墅里度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

    看着夏凝这幅模样,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了,可能让夏凝慌张的原因,就出在这里,

    我说道:“啥意思,”

    夏凝继续说道:“那个葛靖找到了我,然后和我谈了这件事情,起初我还觉得没什么,不对,起初我就觉得他的要求很荒唐,凭什么要让他的女儿住在咱们别墅,但听到后面,我才知道,让他女儿住其实根本没什么,”

    “那个,,,凝姐,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你的话我有些不太明白,,,”我挠着头说道,

    夏凝眼神不善地看着我,说道:“那个葛靖他不是什么普通人啊,他手下有十来家奢侈服装品牌店,这是他明面上的生意,在背地里,,,算了,这个说了对你不太好,总之他是一个很难招惹的人,也是我,包括我们虎牙得罪不起的人,挺麻烦的,我们压根就不想和他还有他的女儿沾上任何关系,以免有麻烦,”

    “有什么麻烦,”我好奇道,

    夏凝淡淡地对我说道:“我随便打个比方吧,要是你在外头砍了人,然后把你女朋友放在一个普通人家里,被砍的那个人想报复你,是不是直接去普通人家里找你女朋友更加简单有效,”

    我吃惊道:“这么严重,”

    夏凝说道:“他比你想的还要严重十倍,我根本就不想和他沾上任何,一分一毫的关系,更别提把他女儿留在我们这里了,不过他当时的态度很强硬,我只得答应他,而且更为严重的是,,,”

    “他说不能把女儿白白留在我们这里而不给钱,所以说要承包你们所有人的队服,也就是直接用他的奢侈品品牌服装,”夏凝叹气道,

    我睁大眼睛,说道:“这不是好事吗,他那个品牌有点贵啊,一件衣服动则几千万把块的,要是能承包我们的队服,那我们一身行头走出去比赛,还不是随随便便就上万了,虽然我没有那么虚荣,但这怎么看也不是一件坏事啊,”

    “你真是乐观啊,徐争,”夏凝揉着太阳穴,半眯着眼睛看着我,

    “……”

    “咋,”我不太理解地问道,

    夏凝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道:“你们现在的队服,是谁提供的,”

    “赞助商啊,”我说道,

    “赞助商每年给我们的费用,你还记得是多少吗,”夏凝继续问道,

    “记得,好像是40万,,,呃,,,”我话一出口,立即意识到问题关键了,

    如果我们换下了赞助商的品牌服装,意味着我们将没有赞助费了,,,

    而且,还帮葛靖的品牌打了一个免费的广告,

    葛靖摆着“女儿不能白白住在我们这里”的幌子,其实是想趁机捞一笔,一举三得,

    好狡猾啊,关键是,从他的慈善的父亲外表下,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一开始说把他女儿免费住在我们这里,其实根本就不是问题了吧,因为和他后面说的条件比起来,让咱们这住一个小女孩,简直不值一提,”夏凝愤慨道,

    我颇为尴尬地看着夏凝,说道:“那现在,,,怎么办,我是不是又给你惹麻烦了,”

    夏凝无奈地看着我,说道:“你说呢,”

    “我说,,,按我说把他的女儿给送回去,一切麻烦不就没有了,咱们既然不收留他的女儿,就可以不要他的免费队服,还不是美滋滋,”我睁大眼睛对夏凝说道,

    夏凝给我投过来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

    “凝姐,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我摊了摊手,

    夏凝接着说道:“我前面不是和你说了,他是我们得罪不起的人,这事,他算盘已经打好了,如果我们不按着他的做,咱们住的地方都被他搞清楚了,要是他使点绊子,受伤的人是你们,不是我啊,”

    “那,,,那,,,”我一下子也有些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你先别激动,这事虽然弊大于利,但也还是有点利在里头的,虽然我们即将损失服装赞助商,而且要和他这种人沾上关系,但并不是说没有任何好处的,否则我一定鱼死网破,怎么都不会和他妥协的,”夏凝继续说道,

    我在此时也不知道该插点什么嘴,只好竖起大拇指,装傻道:“不愧是凝姐,就是强,”

    夏凝一把打掉我的拇指,没好气地说道:“他现在风平浪静,又有女儿,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连累到我们,而且,他的品牌在道上是很有名的,如果咱们队员穿上了他的服装,那么就代表咱们虎牙和他有了联系,像这样的话,斗鱼那边再想恶心我们,就比如上次派维修工来咱们别墅的这事,他们是再也不敢做了,”

    我恍然道:“哦,,,我明白了,也就是说,穿上了他的衣服,就可以给人一种‘咱们虎牙是他罩’的错觉,对吧,”

    夏凝点头说道:“你可以这么理解吧,”

    我说道:“他到底是谁啊,虎牙这么大的公司都不敢得罪他,这么牛逼,”

    夏凝说道:“我说了,他和我们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你也最好不要好奇,想去知道他是谁,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

    “好吧,,,”我点头说道,

    没想到几个小时前还和我谈笑风生的葛靖,背后竟还隐藏着一个虎牙都不敢得罪的身份,

    我对夏凝说道:“不过,凝姐,有一说一,他的女儿,确实是个天才啊,”

    “她是不是天才,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夏凝白了我一眼,显然这件事情仍然在令她耿耿于怀,

    我说道:“当然有关系,她女儿从小就有自闭症,一般很难开口说话,但是昨天我和金昔去他家里,她女儿一开口就把我和金昔都吓住了,”

    夏凝瞥了我一眼,说道:“怎么,开口还会唱忐忑,或者青藏高原,”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对夏凝说道:“凝姐,你别蹦出这种冷段子,我受不了,”

    “快,进入正题,”夏凝慵懒地撑着脑袋,女王气质十足地看着我,

    我对夏凝说道:“凝姐,如果你打完一场游戏,你能算出你英雄造成的伤害吗,”

    夏凝说道:“为什么要算出来,打完游戏后,在记分面板不是能直接看吗,”

    我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我随便选一个英雄,然后打完了一场比赛,在不看计分面板的情况下,他那个11岁的女儿,能够准确的算出我对英雄造成的伤害,精确到个位数,和系统记录的一模一样,”

    夏凝惊异道:“这怎么可能,一场团战,随便扔个aoe,就不是人可以去算的了,而且如果带了冥火之触的天赋,或者选个蛇女,老鼠这种持续伤害的,她怎么算,”

    我对夏凝说道:“我什么都试过了,她就是能算出来,而且不但能算自己的,还能算队友的,敌人的,只要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她就全部能够算出来,就像计算机一样,”

    “真的有这么邪门,”夏凝仍然不敢相信,

    我对她说道:“你没亲眼见,所以你不相信,要是我听别人说,我也不会相信,自闭症都是怪物啊,而且我给她看了一场的某次solo,我不知道你看没看过,总之那个对决是faker赢了,但是她告诉我,只要当时的bdd多了一个长剑,就能把faker击杀掉,她的脑袋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计算机,可能比计算机还牛逼一点,她还能看出一场比赛谁是真正的carry点,她会算有效伤害,总之,她身上我觉得有无数的秘密,只是还等待着我们发现而已,”

    夏凝愣住了,说道:“真,,,真有这么厉害,”

    “反正她要长住在我们这里了,以后你迟早会知道的,”我对夏凝说道,

    “请问夏凝夏小姐在吗,”

    正在我和夏凝交谈正欢的时候,门口站着三个工人服饰的工人,还停着一辆小货车,

    夏凝抬了抬手,说道:“是,二楼209,”

    那几个工人点了点头,抬着东西就进来了,

    我对夏凝说道:“这是啥,”

    “葛雨房间的东西,葛靖和我打过招呼了,”夏凝无奈道,

    “希望她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如果能让你们战队走得更远,那么,咱们这笔买卖也不算亏了,”夏凝说道,

    “希望吧,”我目光深远地看了一眼训练房间,

    随后我又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用余光看了夏凝一眼,

    夏凝仍然是略显紧张地坐着,满怀着心事,

    我有点奇怪,她不是已经把事情都和我说完了吗,怎么还是这样不自然,

    就像在犹豫某件事情一样,

    我对夏凝说道:“凝姐,,,你是不是还有话要对我说啊,”

    “没有啊,怎么了,”夏凝摇了摇头,对我说道,

    我试探性地问道:“我总觉得,就葛靖的这件事情来讲,好像不能让你慌张到一开始的那种地步,你是不是有事情在犹豫该不该对我说,”

    夏凝微微一惊,目光有些闪烁,说道:“怎么一到这种事情上面,你就变得机警聪明了,”

    “那我说对了呗,”我笑着对她说道,

    “我不想和你说的,是你自己问我的,”夏凝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点头说道:“当然啊,你说吧,”

    夏凝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道:“那我要告诉你,你可别激动,”

    我心里陡然一惊,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妙,于是我说道:“那你还是别说了吧,”

    “是关于秦郁的,”

    夏凝看着我,说道,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