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战队解散 下

第五百三十五章 战队解散 下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以后,我们这几个人也都是垂头丧气的,没有插话的份,

    但我毕竟是队长,我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低下头说道:“对不起,”

    “我输了,”

    夏凝看着我,微微一怔,随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解散的,”

    此时周逢游也走了上来,说道:“不是他输了,是我们输了,”

    我没有想到一向沉?寡言的周逢游,此时竟然是第二个开口说话的,转过头有些惊异地看了他一眼,

    周逢游对我苦笑了一声,说道:“对不起,兄弟,可能我太老了,不适合打职业,”

    林枫对拍了拍周逢游的肩膀,说道:“逢游哥,你说什么呢,你才25岁,有什么老的,最后一把,怪我,没有带起节奏,”

    张子扬和周马尾两人齐齐低下头,张子扬说道:“其实那把比赛,怪我才是,我一点作用都没有,正常比赛,大招都没有开过几次,就被秒,我拖了全队的后腿,”

    曾文迪微微皱眉地看了我们一眼,说道:“现在你们相互接锅,已经没什么用了,我看重结果,简而言之,最迟明天,大家可能就要各奔东西,另求发展了,”

    “我说不会就不会,”夏凝忽然提高音量,瞪着曾文迪说道,

    曾文迪一噎,叹气道:“凝姐,,,”

    夏凝对我们说道:“大家调整好心态,准备季后赛就行了,输了就输了,”

    “凝姐,他们肯定打不了季后赛的,,,”曾文迪继续对她说道,

    此时,曾文迪的手机响了一下,

    曾文迪拿出来看了一眼,递给夏凝说道:“凝姐,你自己看吧,伯父的文件已经发给我了,”

    此时,夏凝的手机也响了一下,显然,她也收到了短信,

    夏凝看了一眼上面的短信,激动地说道:“不可能,我现在就和我爸说,”

    说罢,夏凝站起身,拿起手机走到别墅外头去了,

    我们几个人一阵发懵,相顾无言,

    曾文迪看着我们,说道:“现在虎牙的形式,就是这样,原本这一次的比赛,就是咱们的最后的希望,输掉以后,咱们虎牙将损失大批流量,加上这段时间各种栏目的大主播纷纷跳槽,各种投资方撤资,就连咱们战队的赞助商,也被你们这身衣服给搞走了,雪上加霜,你们战队不但要解散,可能虎牙在未来的一年甚至好几年,都没有办法再在英雄联盟这个项目中投入过高的精力,我们得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老本行上了,”

    我们皆低下头,一言不发,

    曾文迪又说道:“原本我和凝姐打造这支战队,是看中了争哥,他的确是个人才,我们都坚信有他的带领,你们这支战队能走得很远,我现在坦白和你们说了吧,我们虎牙打造战队,并不是说我们也和你们一样,有着怎样怎样的电竞梦,其实我们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单纯,培养你们,我们没有留任何余地,你们所处的环境,条件,所投入的资源,我和夏凝都是尽心且尽力了,我们所要的回报,就是你们这支战队打造出一个很大的ip,能为我们虎牙带来很大的利益,这也是我和夏凝的一次大胆的尝试和投资,但从结果上来看,你们这支战队,不说利益吧,到今天截止,未给虎牙带来过任何回报,连平稳发展都做不到,全部都是亏损的状态,如今是真的没有一条路可走,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再坚持下去了,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曾文迪此时又看向我,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对我说道:“争哥,我知道你当时被斗鱼剔除,心里很不甘心,我当时给你的承诺是虎牙将给你带来最大的发展空间,但现在,我不是有意的要解散战队的,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再运营你们了,我也是出于无奈,”

    我点了点头,感觉嘴唇有些发涩,对他说道:“我能理解你的,迪哥,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周马尾此时弱弱地说道:“迪哥,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觉得,,,我们还能再努力一下,”

    曾文迪重重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了,凝姐现在出去,只是,,,只是因为她暂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对于你们,凝姐比我更要上心,她现在和我一样,心里肯定非常难过,但是她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林枫低下头,随后悲凉一笑,对我说道:“争哥,我真是个垃圾打野,你要骂就骂我吧,我毁了大家的电竞梦,我知道,全队伍最强的就是争哥,但是我这个打野,却没有办法和他联动起来,反而被韩国人牵着鼻子走,大家心里要是觉得不痛快,不如给我两拳,”

    “给你两拳有用吗,干嘛老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周马尾愤愤地看着他说道,

    林枫眼睛一红,说道:“当然有用,以后大家各奔东西,我可能就回到熊猫里老老实实当一个小主播,吃一点青春饭,当个足不出户的死宅,想要见到我,就只能去直播间里了,现在给我两拳,我好记住大家,也不枉一起奋斗过,”

    马翰诚年龄最小,此时一听林枫的话,他当场就带着哭腔说道:“枫哥,你别这么说,我知道,你一直很厉害,你没必要自责,大家虽然以后都要走了,可都还是朋友,我,,,我没读什么书,认识的朋友也不多,但是我真的很舍不得你们,”

    马翰诚一边抽泣一边说,话语有些混乱,但意思,我们都听明白了,

    周逢游拍了拍马翰诚的肩膀,对他说道:“小马,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我战友离开我的时候我都没哭,大家以后经常联系就行了,我朋友更少,我们输了比赛,可没输人啊,坚强点,你以后还会认识很多的人,你年龄这么小,路还长着,”

    “逢游哥,”马翰诚把头埋在了逢游哥的胸口处,逢游哥拍了拍他的背,说道:“好了好了,没关系,”

    周逢游话虽是这么说,可我分明看到他眼角闪闪,满目怅然,

    大家的内心,都是真切的不舍,

    或者是不甘,

    可面对着这一系列的事情,我们都没办法反抗,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并不是努力就有好结果,

    我已经很努力了,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夏凝此时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脚步很急切,进来以后,她也没和我们说话,提着包就往外面跑,

    曾文迪对她说道:“凝姐,你这是要干嘛,”

    “我去找我爸说,”

    看来在电话那头,夏凝并没有讨到好处,和曾文迪所言一致,

    看着夏凝远去的背影,曾文迪一阵苦笑,说道:“凝姐就是这个性子,不到?河心不死,”

    曾文迪又对我们说道:“你们去自己的房间,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还有外设,然后明天结果就出来了,毕竟有一个季后赛的名额,明天别的老板就会将你们自由安排,也许是全员都裁掉,有可能会保留几个,争哥很可能会被留下,总之,无论是什么结果,都希望你们够坦然接受,,,”

    张子扬站在我旁边,面色复杂地对我说道:“争哥,,,你的路远远不会到这里停止,我祝你好运,”

    我摇了摇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算啦,保留我有什么用,和韩国人一起打比赛,永远拿不了冠军,如果是新的全华班,不可能比我们现在的阵容更强,我不会留的,我和大家一起走,”

    说完以后,我上楼径直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这个时候,葛雨在她房间的门口,抱着一个毛绒玩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最后一把你的有效输出,比金昔还高,很厉害,”她忽然对我说道,

    我看着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

    我的床上,放着一件衣服,是金昔来时候的那件,

    估计是夏凝趁着我们比赛的时候,去秦郁房间把这件衣服拿过来了,

    我呆呆地在那件衣服上看了几秒,随后眼睛一红,把金昔的衣服举了起来,想狠狠地扔在地上,

    但我终究还是没有扔下去,将它心烦意乱地放在床上后,我拿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滚滚热泪往下掉,

    我这上半生终究是个悲伤的故事,

    当我完成了所有职业比赛后,

    我的职业梦,,,

    我的理想,我的朋友,,,

    我的爱人,,,

    最终会因为一次失败,因为明天早晨到来的第一缕阳光,像一场冗长的梦境和大雾一般慢慢消散,

    荒唐而不真实,

    我长叹一口气,张开双手躺在床上,金昔的衣服沿着床尾跌落下去,传来了石子碰撞在地板上的声音,

    我又重新坐了起来,在地板上找着什么,

    我捡起了一个手链,上面是用指甲盖大小的石头串起来的,每个石头中间都打了一个洞,然后被透明的丝绳串在了一起,

    石头也不是奇异或者漂亮的石头,似乎被火烧的发?,已经没有本来的面目,

    似乎是在那座岛上的时候,柴火堆里放置的被烧得发?的石头,

    被金昔抓了一把,带回来了,

    我怔怔地盯着那串手链很久,然后把金昔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将手链放在衣服的口袋里面,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还是会还给她的,只是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我明天就回南城,

    ……

    第二天一早,依旧是早上八点,我们所有人都很有?契的起床到了楼下,虽然我们已经知道,以后再也不会在这个时间点训练了,

    夏凝不知所踪,楼下沙发上只坐着一个曾文迪,桌子上摆了很多文件,

    曾文迪眼眶下有很深的?眼圈,他看起来一夜没睡,

    “你们都来了啊,桌子上的合同,你们都签了吧,签完以后,从此是自由人,说来也有意思,你们这一次的老板,没有保留你们中的任何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的狗东西啊,”曾文迪忽的笑了一下,

    “……”

    曾文迪说出这话的时候,没由来的一阵心酸,每个人都听出了其中的酸楚,我的心里也浑然不是滋味,

    “那大家都要走了啊,以后大家都好点,经常联系,”周马尾今日出了奇的安静,站得笔笔挺挺,完全没有了往日小太妹的样子,

    “嗯,你也一样啊,有时间的话,多去我家看看我呗,在乡下,有点偏僻,”周逢游笑了笑,

    “会经常去的,逢游哥,我以后去和你学围棋,怎么样啊,”马翰诚笑着对他说道,

    “恐怕不行咯,现在人工智能阿法狗都能打过职业围棋选手了,围棋已经没有啥前途了,可能以后英雄联盟也会出来一个人工智能,那些职业选手的饭,可能就吃到头了,”周逢游哈哈大笑道,

    那些职业选手,,,

    他现在已经没当自己还是职业选手了,

    “喂,你们记得去我直播间刷刷佛跳墙啊,以后我可能吃不起饭,还得靠你们照顾,”林枫对他们说道,

    张子扬拍了拍林枫的肩膀,笑着说道:“别搞笑了枫哥,你以后肯定非常爆火,到时候多照顾照顾我啊,我估计又要继续接单了,可惜我形象不好,长得差了,没法直播,枫哥,我比你惨啊,”

    “你已经是人生赢家了,不是有马尾妹妹了吗,”林枫笑道,

    周马尾规规矩矩地站着,听着他们的说笑,她没有像往日一样出来打岔,安静异常,脸上没有任何笑容,只扯着嘴角,鼻酸地对大家说道:“好想再和大家一起聊天吹牛啊,”

    “争哥怎么不说话,一起吹牛啊,”林枫勉强露出了微笑,装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我说道,

    我叹了一口气,还是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谈话中来,

    我走到桌子旁边,合同我甚至都没有看,提笔就开始签自己的名字,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我拿起合同,没敢看他们,盯着合同上上面未干的墨迹,对他们说道,

    “争哥带头签字了,大家签字吧,”

    他们几个人相互催促着,也相继拿起了笔,窸窸窣窣地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fyw战队,,,

    正式瓦解,

    “徐争,好久不见,”

    而正当我们失神发愣的时候,门外头传来了一个很温柔的女声,熟悉而陌生,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就如初次见面的一样,

    她脸颊微红,脸颊上有着一对细细的酒窝,穿着一件白色复古连衣裙,套着一件披肩,笑容甜美,容颜乖巧,稍稍偏过头,细细地注视着我,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