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九十章 撑不了多久了

第六百九十章 撑不了多久了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那几个?毛得到确认之后,拿起手中的钢棍,对着别墅内的家具就开始一顿猛砸,

    “你们干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曾文迪一声大吼道,

    那几个混混顿了片刻,显然被曾文迪的气势吓住了,但很快,他们领头的对曾文迪说道:“我们来的时候不就说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吗,砸的就是你们这里,”

    说罢,他们手起棍落,将门口的柜子,装饰花瓶,玻璃桌,全部砸了个稀巴烂,连大厅的沙发都未幸免于难,被他们捅了好几个窟窿,

    他们不但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胳膊粗的大铁棍,腰间还插着明晃晃的刀,手无寸铁的我们三个人根本就不敢动,不过他们好像对我们没什么兴趣,就是进来搞破坏的,

    大闹了大概十分钟,他们把别墅大厅该砸的都砸完以后,便趾高气扬的走出去了,

    “记着,我们是斗鱼的,想报复随时来,”

    看着别墅大厅被破坏完满目狼藉的现场,夏凝心里都在滴血,而我和曾文迪眉头紧皱,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不简单,

    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情也是沈晗青找人干出来的,

    可是,这事情也太缺德了一点,

    是那种没有目的性的缺德,毫无意义,喊上人来跑到夏凝和曾文迪的两位虎牙老板面前一顿砸,到我们的训练中心大闹,这算什么,

    意义不明,动机不明,纯粹就是恶心,

    “这是沈晗青找的人,”夏凝开口问道,

    “不太像,”曾文迪很淡定,他拿了张纸,擦了擦被砸得惨兮兮的真皮沙发,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里的一切都是夏凝的私有财产,被破坏成这个样子,她有些怒不可遏地说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曾文迪叹了一口气,点燃一根烟,说道:“凝姐,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情有点蹊跷,争哥,你觉得呢,”

    我点了点头,

    曾文迪说道:“沈晗青这个人,做的事情比较阴,他就像毒蛇一样,总在不知不觉中咬下一口,给予致命一击,这明摆着的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不像是他做出来的,尤其是那几个人,走的时候还特意告知自己的身份,说他们是斗鱼的,如果他们不说这句话,那么就还可以怀疑一下沈晗青,说了的话,就一定不是了,”

    “徐争,你最近还得罪过什么人吗,”夏凝反头对我问道,

    我一脸无辜地说道:“我得罪过谁啊,这几天一直在训练,你也知道的,没惹过人,而且你看那些混混的样子,老手的,平时搞破坏的事情没少干,我怎么可能得罪这种人,”

    “难道是葛靖,”我试探性地说道,

    能驱使这些混混的人,如果不是沈晗青的话,我脑海中第一个冒出的人就是葛靖,也就是自闭症小萝莉葛雨的那个深不可测的中年墨镜男,

    “你觉得可能吗,”葛雨此时抱着一个毛绒玩具,站在二楼她的房间门口往下面看着我们,

    夏凝也不耐烦地说道:“不可能是葛靖,他女儿放在我们这里,而且和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们吃了很大的亏才和他合作,他占足了便宜,他比沈晗青更不可能,”

    “那到底是谁,”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这些人知道我们的身份还敢过来闹事,背后撑腰的人应该相当硬实,”曾文迪皱眉说道,

    “会不会是其他平台的竞争对手,”我继续问道,

    “不可能,这样的蠢事,我觉得牵涉到商业利益的可能性不大,就是单纯的恶心我们,个人恩怨比较靠谱,如果不是争哥你弄出来的话,我倒要好好想想我这几天得罪过谁了,”曾文迪思索道,

    “反正你们俩给我好好把人给找出来,气死我了,我一定不放过他们,”夏凝这次看来是真动怒了,仅从她此时的表情上来看,我还没见过她发这么大的火,

    ……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仍然未讨论出幕后指使是谁,而其他队员已经回来了,他们的情绪看上去也很低落,不管是突生变故还是最后一场比赛他们拼劲全力也没赢,我想他们也应该和我一样,都觉得挺丧气的,

    “我,,,我靠,这是怎么回事,”周马尾看到一片狼藉的别墅大厅,支支吾吾地说道,

    “怎么搞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林枫也有些震惊,

    张子扬则试探性地分析道:“不会是,,,我们输了比赛,凝姐和迪哥生气了,然后就,,,”

    周逢游最冷静,他当过几年兵,振振有词地说道:“这一看就是被钝器破坏的,还不止一个人,咱们这里,有人来捣过乱,”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道:“嗯,有人来捣过乱,你们这几天得罪过什么人没有,”

    “没有,”他们五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原本这次没能拿到冠军,被沈晗青摆了一道,是一件挺操蛋的事情,但相比于眼前这直接毁掉人心情的上门扬威,显然连比赛的失败都好像不重要了,

    “你们和我过来,这几天你们外出的地点,遭遇的人和事,都和说说,”曾文迪沉着脸,把那五个人全部喊进了训练室里,打算一个个问话了,

    而郭佳则比较冷静,他看来一眼周围,走到了夏凝的面前,对她说道:“家里来过什么样的人,”

    “就普通的小混混,有人指使的,”夏凝仍然闷闷不乐地说道,

    “嗯,,,”郭佳点了点头,

    “你知道他们是谁,”看到郭佳毫不在意,胸有成竹的样子,夏凝忍不住好奇道,

    “不知道,这种事情我哪可能知道,只是我帮不上什么忙,与其去想还不如不想,节省点脑力,”郭佳哈哈大笑,

    心情极差的夏凝看到郭佳不当回事,反而还对她笑,更加生气了,对他说道:“我真是,,,干嘛对你这种人抱有期待,”

    “一个一个事情慢慢来,总会解决的,”郭佳认真地说道,

    “针不扎在你身上,你永远不知道疼,”夏凝愤怒地说道,

    郭佳耸了耸肩,说道:“可我也知道,人在不开心的时候,最忌讳勉强慰问,”

    “滚,”夏凝对郭佳翻了个白眼,转身匆匆进入了训练室,估计是和曾文迪一起问话去了,

    大厅内只剩下了我和郭佳两人,

    “还真被我说中了啊,小徐,”郭佳对我苦笑道,

    我知道他指的是刚才的比赛,最后沈晗青毁约了,

    我叹道:“郭教练,你这预感还真是挺灵敏的,”

    郭佳摇头说道:“我只是在用一个正常的人思维去思考,我对沈晗青这个人了解不多,但是我也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无条件奉献能骗到蠢人,双赢能欺骗聪明人,天价外围费,送韩国资料,让冠军,,,太扯淡了,”

    在赛前郭佳就看出来了,只是他不太确信,导致我们吃了大亏,

    “沈晗青这个人,太阴了,真的,”我咬着牙说道,

    “没关系,一个国内总决赛冠军而已,送他好了,相比于这个,小徐,我想和你说个事情,”郭佳皱眉对我说道,

    “什么事情,”我好奇道,

    “我们这个队伍,恐怕撑不长了,”郭佳说道,

    我震惊地说道:“为什么,”

    “预感,因为我觉得咱们的这个队伍环境,让我感到很奇怪,很不舒服,”郭佳踢了一脚地上的碎片渣子,对我说道,

    “很不舒服,你指的是什么环境,比赛里的那种环境,我们发挥的状态不好,还是我们现在被沈晗青扰乱的生活环境,”我皱眉问道,

    “都有,”郭佳斩稍稍偏过头,钉截铁道,

    我说道:“郭教练,你别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正经,我每次感觉你一正经就话里带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现在我都还只是一种预感,一种推测,许多事情的证据还不太充分,再看看吧,等再过一段时间,我了解到足够清楚的时候,我会和你说的,”郭佳转过身,看着别墅门口外的景色,缓缓说道,

    郭佳年纪轻轻,但喜欢把玩白狮子头,没事就放在手里揉搓着,此时他目光看向远处,显得格外深邃,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你们现在就被伐谋了,外围爽约,别墅被砸,然后你们人人情绪低落,状态不在点上,,,这个时候,最适合出点岔子了,”郭佳喃喃道,

    “什么意思,”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郭佳说道,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