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血色天启 > 第二十四章 黑色的囚犯

第二十四章 黑色的囚犯

推荐阅读:仙逆绝世武神武炼巅峰大主宰圣墟乡村寡妇永夜君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完美世界乡村艳色天珠变遮天元尊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神医小农民更多推荐小说>>
    又经过一整天紧锣密鼓的准备,第二天一大早穆天冥带着应小二又打扮成主仆的样子,应小二背后背着个大包来到西直门外威扬镖局。镖局里机灵的伙计看到三个多月前来过的大主顾今天又来了,赶忙把他请进客厅去见总镖头李清栾。

    “张公子,数月未见别来无恙啊,不知道你那宝物最后托付给了哪家镖局护送的啊?”李清栾坐在椅上尴尬的笑着问道。

    “原本我已决定就托付给李镖头你了,但是一个江湖上的朋友告诉我说贵镖局的镖经常出事而且赔不起钱,他正好也要开个镖局,我就把镖交给他了。”

    “不知张公子这朋友是哪一位?”李清栾脸上乌云密布。

    “这不太好吧?我不知道江湖的规矩,我是不是不应该泄露人家的姓名?”

    “张公子你这就错了,江湖上讲的是光明磊落,不用避讳这种事的。”

    “是么?那好,我这位朋友叫龙从云。”

    李清栾微微一怔。“龙大哥?我从来没听他说过他也要开镖局啊?”

    “真的,我那块怀表作价三十万两白银,他一个多月就妥妥当当的送到了地方。就昨天晚上我还听家严的老友皮爷说,他有一笔两万两银子的镖刚刚决定交给龙掌门走了。”

    李清栾原本乌黑的脸一下变的煞白。“皮爷?就是那个皮爷?他昨天上午来找我,说他从教主那得了二十八只星宿下凡的神鸡,总共作价两万两让我送到天津卫去,不会是……”

    “我只知道皮爷这二十八宿神鸡今天已送到龙从云大哥的府上,其他的我不清楚。我来是有个小事想请李总镖头帮忙,这有一件东西,今天巳时要准时送到安定门内的群贤楼门外,有人来接。这东西是送给一位小姐的,她比较喜欢排场,所以如果您方便的话,我想请您带着镖局里所有的镖师趟子手穿的周整些,一起去聚贤楼做个场面。我这有二百两现银,不知道够不够。”说着穆天冥掏出两锭一百两重的银元宝放在桌上。

    “不知公子和这位小姐……”

    “呵呵,你懂得。如果哄的她高兴,答应了我这门婚事,在下不敢忘了您的好处。”

    “不知是何货物?”

    穆天冥拍拍手,应小二从背包中取出一个一尺见方的精致红漆木盒,盒上贴着封条。

    “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信物,绝无什么不法勾当。”

    李清栾接过木盒,感觉入手很轻,里面不会是什么铁器甚至人头之类的。他放下木盒又看了看桌上的银子,点头答应。“没问题,交给李某您就放心吧。今天巳时准时送到群贤楼门外。”

    穆天冥和应小二告辞离开,李清栾拿着二百两银子暗自庆幸这钱几乎是白捡的。他不知道的是穆天冥有两个同样的盒子,另外一个此时已经送到了飞燕剑门龙从云的手中。

    龙从云早上刚刚练完了一套拳脚,正坐在屋中一边吃点心一边得意自己老当益壮,一个弟子突然敲门进来。

    “师父,刚刚一个群贤楼的伙计来了,说一个客人有一件东西送给您。”

    “一件东西?拿来我看。”

    弟子捧进一个一尺见方精致的红漆木盒,龙从云揭掉盒盖上的封条打开向内望去。还没看到东西,一股似曾相识的恶臭直冲他的鼻孔,龙从云这才发现盒子里是一只臭鞋。

    “郎世忠!”这臭鞋又勾起了龙从云三个多月钱被穆天冥戏弄的怒火,他的五脏就像被点燃的油桶,高高举起手中的盒子砸在了地上。

    “师父,你看,这里有封信。”弟子从地上捡起一封信。

    “你打开读给我听!”

    弟子捡起信封拆开读道:“另外一只巳时给你,有种就来群贤楼取。”

    龙从云脸色铁青。“不知道这小子奉谁的命令来羞辱于我,一定要把他抓起来细细拷问。他以为群贤楼就在顺天府旁边我不敢把他怎么样,中午把他抓回来,就说是逃跑的家丁,我料顺天府也不会如何。”

    这时龙从云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大乱,他云快步走出,只见门前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一辆牛车,门中弟子都围在车的周围吵吵闹闹,见龙从云出来,众弟子一起叫喊。

    “师父你来到正好,这欺人太甚了!”

    “谁家的狗贼来捣乱,师父你让我们宰了他!”

    “王八羔子,真是找死!”

    龙从云拨开众人走进一开,气得七窍生烟。只见车上有一个大笼子,笼子中有二十八只羽毛被拔的零七八落的母鸡,每只鸡的脖子上都挂着一个小牌子,分别写着龙从云和他二十七个徒子徒孙的名讳。这人不但嘲笑了众人,而且还侮辱飞燕剑的飞燕是秃毛鸡。

    龙从云背着双手紧咬牙关,众弟子一起问道:“师父,你知道这是谁干的吗?”

    “我知道,今天中午我就去找他算账!”

    “大伙一起去!他连咱门派带咱每个人都骂了个遍,绝对不能饶了他!”

    龙从云本怕人多出事,但见众弟子群情激昂无法制止,索性带着所有人一起在巳时来到聚贤楼外,看到李清栾带着三十的镖师趟子手整整齐齐的站在门口,手中赫然捧着一只红色的盒子。

    “李清栾,这盒子你哪来的?是你给我的?”

    李清栾正气龙从云辱没自己的名声,抢走自己的生意,见他居然还敢带人给自己捣乱,顿时怒不可遏。

    “你得了那二十八只鸡还不消停,居然得寸进尺!”

    飞燕剑几个特别暴躁的弟子立刻怒吼着扑了上去,威扬镖局的人也都听说了飞燕剑抢自己的生意,原本各个都满腔怒火,见飞燕剑的人居然还敢动手,立刻冲过去还击,双方六十多人立刻拳打脚踢乱成一锅粥。不但如此,几个不相关的路人也卷入了这场混乱。一个正坐在旁边茶棚的喝茶的高大青年见此情景,立刻飞奔到一墙之隔的顺天府门前大喊:“各位军爷老爷们快来啊,有人在顺天府旁边闹事了!”

    不一会顺天府里跑出来二百多个兵丁捕快,冲上前来不分青红皂白把六十多个打架的人一起抓住扭入顺天府。

    顺天府尹周继成怒气冲冲的盯着挤满半个院子的闹事众人,他身后的师爷悄声说道:“大人,威扬镖局和飞燕剑的首领都是乡绅,平素奉公守法,今日恐怕一时糊涂,咱们从轻发落了吧。”

    “这些人各罚五十两银子,扔到小牢里关一天再说!”

    威扬镖局和飞燕剑的人都被扔进了小牢的牢笼中,没人注意到一同卷入这场斗殴的路人中,有两个女扮男装的人,分别是陶琪和园儿。

    “咔哒”一声,牢笼大门的铁锁被锁上。园儿躲在角落里观察周围,只见小牢中有长长两排牢笼,中间间隔着一条狭窄的过道。威扬镖局和飞燕剑的人分别被关在这两排牢笼之中,自己与陶琪被关在了威扬镖局这边。牢笼里昏暗漆黑,只能看清每排牢笼中地上都铺满茅草,在旁边还放着两个供犯人便溺的大桶。汗臭、脚臭和屎尿臭混在一起让她觉得自己被埋在肥料堆里。牢笼的尽头摆着一个方桌和几把椅子,在方桌旁边就是出入牢房的大门。

    园儿看清形势便开始闭目养神,静静等待夜晚的到来。

    (下次更新时间1月16日11时30分,敬请期待。)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