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君染山河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往事云烟

第一百三十四章 往事云烟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苦苦支撑到栎阳城后,赵衍还是死了,听说他是在清晨的时候去世的,当时嬴政就守在他身边,可惜那人直到死前也没能从昏睡中清醒过来,没能跟嬴政说上一句话。李西垣跟陆离二人都在心里打了个哆嗦,他们本以为嬴政又会大开杀戒,或者是把大栎阳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的,可奇怪的是,这次嬴政平静得很,他既没有发火也没有处置太医,甚至连一点悲伤的神色都没有,在李西垣看来,他似乎像松了一口气。

    当天,张良、洛铭还有越姒姜三人来到栎阳城下,嬴政虽没有见他们但却将赵衍的尸身给他们带回去了。这事情很古怪,古怪得让人难以置信,嬴政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难道……赵衍不是萧默珩吗?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赵衍真的只是个替代品?那赵衍的那些记忆又是从何而来呢?

    后来的日子里,嬴政依旧心怀天下,他比曾经认真了也沉稳了,除了政务外就再不提其他,连扶苏都见得少了。平时里不是在宫中一个人呆着看折子,就是看着一块玉玦发呆,有时候还说上几句,那玉玦可不是之前赵衍身上那块吗?李西垣越看越糊涂,后来他跟陆离齐齐上了战场,也不常听到嬴政之事了。

    “小离,你说,如果那时候赵衍能醒来,他会对大王说些什么?”

    陆离费解的看了李西垣一眼,他没有回答,只说:“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只是有些好奇。”

    “没说过一句话就阴阳两隔了,想想就觉得很不甘心,即便是有一天我要死,也想跟小离说上几句话啊。”

    陆离瞪了他一眼,“不要老是说这些生生死死的。”

    “怎么,小离还听不得这些了。”

    陆离闷闷的看着前方的军营,这一次攻下楚国后,天下就大统了,他们也不用连连征战。还好,他没有在战场上再看到越姒姜,或许那人上次离开栎阳城之后就真如他如愿,已经找了个好人家嫁了吧。

    “小离,我不后悔当日在上林苑救了你。”

    “什么?”

    李西垣仍然看着星空,可那眸子清亮清亮的,让陆离挪不开眼睛。

    “现在这么些年过去了,小离在我眼里还是跟当年的那个少年一样,那么倔强那么坚强,看着却让我很心疼,让我就是不能让你一个人留下。”

    “你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些。”

    李西垣轻松了笑了笑,“项家的军队一向勇猛,要拿下楚国必须破了项家军,我只是觉得前路凶险,不如现在就把想跟小离说的话都说了,我实在不想最后落得跟赵衍一样。”

    “你不是还要护着扶苏公子吗?怎么可能死在战场。”

    “或许呢,而且就算是少了我,公子身边还有蒙恬啊,我对阿蒙很放心。”

    “扶苏公子是有蒙恬,可是少了你,我身边又还能有谁?”

    李西垣瞪大了眼睛看着陆离,那人眼神淡淡的看着星河,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

    “你说什么?”

    “怎么,你听不懂秦语?”

    他的小离,可算是把心中话说出来,可算是承认了这份情义了,李西垣心下高兴,一手环着陆离就靠在那人的怀里睡着了。而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一语成谶,五日后跟项燕的会战中陆离中了楚军的伏击,等他带援兵赶到的时候已经边陆离的尸身都找不全了,唯有那副盔甲还完好的被拼了起来。

    “小离……小离!”

    他的陆离,终于是离开他了。直到此时,李西垣才体会到一些嬴政之心情,才想起了当年张良的神色。他默默的将盔甲抱在怀中,这夜凉如水的怎么也不肯睡去。

    等楚国拿下后,嬴政才收到李西垣战死的消息,李斯听到的时候手中的奏折掉在了地上,他空落落的望着王座上的嬴政,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军报上说那人的尸骨不全,将士们找了好久也没找到,嬴政最后只下令将他跟陆离的残骸一起葬在楚国故地上,这样也算是全了他们的心愿吧。

    “默珩,李西垣跟陆离也战死了。”嬴政看着那玉玦发呆,他的眼神很是温柔,连抚摸的动作都是如此,就像是在抚摸着什么人的肌肤一般,“现在我终于一统了天下,六国的臣民间再也不会有战争和纷乱了,我会将他们的兵器都收缴过来烧毁熔尽,不再给那些叛乱任何一点机会的。我所建立的大秦将会和平百世万世,就像你说的,我要把天下的子民都变成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之人。这样一来,是不是就是你所言的盛世呢?”

    那玉玦有了反应,感觉到掌中传来的温度,嬴政也笑得开怀,“看来,这次我是做对了。”

    “大王当然做得对,您本就该是这盛世之君。”

    嬴政看着迎面而来的夜重璃,“你怎么来了?”

    “臣下特来恭喜大王成为这天下之主。”

    “你打扰到我们了。”

    女子笑而不语,当年赵衍身死,他是个经历过转生术这人,灵魂本就无法入轮回六道,夜重璃索性就将他的灵魄拘在了这玉玦之中,这样的话他也算是时时陪在嬴政身边,永远不可背弃不可离开了。

    “陵墓建造得怎么样了?”

    “依照大王您的意思,其中有万象河流,六国宫阙,军队侍从也一一而在。”

    “很好。”

    “只是大王正当壮年,天下归一之后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大王亲为呢,何必急于这陵墓一事。”

    嬴政的面色沉了沉,他看着手中的玉玦,笑意也越来越醉人,“因为我曾说过,会造一处天地,其中只容我跟默珩二人。如今他孤魂在这玉中清冷,我为何不能用死后年月来陪他呢?”

    这么说,嬴政也是不打算入轮回了?夜重璃愕然,“大王,这是何意?”

    “我,想劳烦重璃一件事,待我临死时,请将我的魂魄也抽入这玉玦之中吧。”

    嬴政这话一出,他手中的玉石竟然变得格外烫手。

    “大王……”

    “我心意已决,不管你跟默珩是怎样想的,我也是不会改变。”

    “您这样可就会万劫不复啊!”

    “呵……”嬴政忽然笑出了声,“我做了一辈子秦王,已经是万劫不复了,死前不能抛开这身份和王命,在死后也应卸下重担,只专心的来做这个‘我’,单单做‘嬴政’也吧。若是能跟默珩这样一起度过生生世世,那不入轮回于我,实在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大王,您竟是这么想的?”

    他手中玉石的温度渐渐降了下来,“果然,我就知道默珩会知我心意,就是不知道重璃肯不肯帮我这最后一次了。”

    “我……”

    “我依你所言扫灭了六国,给了大秦一个完整的天下,难道,重璃连这个也不能答应?”

    女子无法,只能点点头,应了一声‘好’。

    “多谢。”

    厉楠远死后,虽然夜重璃苦苦的寻找那能够开启五灵阵法的魇镜,可最终她还是没有找到。十数年之后秦国就灭亡了,是被楚国的项羽所灭,她,最终还是没能改变这天道。望着咸阳宫的熊熊火光,女子似乎看到了一位故人,只是他如今变化颇大,让她都有些认不得了。

    “你,是张良?”

    青年回头,“你认识我?”

    “不,不认识,只是听过子房先生的大名。”

    “你是秦宫中的人?”

    “不错。”

    张良问过之后也不再多说,他给了夜重璃一些银两,嘱咐几句后就离开了。

    咸阳宫被一日烧毁,他犹记得多年前在栎阳城里接过赵衍尸身的那一刻,直到今日张良也还是不相信赵衍会是萧默珩,他仍旧觉得那身体空落落的,一点也没有自己师兄的气息。只是后来厉楠远跟师傅都没有了消息,他就算想求证也没法子了。

    如今,他将秦王宫里里外外搜了个遍,也没发现跟萧默珩相关的东西,只除了西宫里的一座孤坟。张良看着那墓碑上的赫赫字迹,看着‘萧默珩’三个字,他再也忍不住,一下放声大哭起来,他蹲在坟前,就像是当年刚刚入庄的那个孩子,那个捉弄着萧默珩那个只会欺负二师兄的小师弟。

    “师兄……”

    这下好多年过去,他竟是连回忆起萧默珩的样子都极困难了。

    “子房。”穿了一身直衣的越姒姜从他身后走来,她轻轻将这人圈在怀中,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隆起的小腹,“往事如烟,夫君,这些且让它跟着秦国跟着嬴政一起过去吧。”

    张良慢慢止住了哭声,他抬头看着越姒姜,将另一只手也抚上了她的腹部,那里有一个生命,是他跟姒姜的孩子。

    “嗯。”张良应了一声:“汉王,正想给我们补一个婚礼呢,这次大师兄也会来。”

    女子泪中带笑的,她伸手与张良紧握在一起,直朝宫门外走去。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