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上仙请入心 > 第二百零二章 六千多年前13

第二百零二章 六千多年前13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看着紫隐的一系列举动,宋一跟宋二两个人的脸色,就变得特别丰富多彩起来,一会儿是白色的,一会儿是青色的,一会儿是红色的,尴尬极了。很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了,是自己误会了紫隐。

    “你们两个人还愣着做什么?是想冻死顾寒么!”紫隐清清冷冷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久久回荡在冰室之中。

    听到紫隐的声音,宋一跟宋二总算回神,连忙跑到顾寒跟前,把昏迷的顾寒扶了起来,一人架着顾寒的一只胳膊,步调极其一致的往冰室门口走去。

    ……

    半个月之后

    奢华而不失典雅的房间内,淡淡的熏香惹人微醉,徐徐的微风引得珠帘碰撞,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温暖的阳光穿过雕花镂空窗,投下丝丝缕缕美丽的剪影。

    紧贴着白玉墙壁的船榻之上,一名女子正安安静静的沉睡。不过,这名女子睡得并不安稳,她姣美的小脸之上满是细汗,好看的细眉快拧成麻花辫了,微微泛白的唇瓣抿得紧紧的,两只纤细白嫩的小手,也是紧紧的攥着薄被,因为过度的用力,小手的骨节之处还泛着白。

    “救救我……”女子忽然惊叫一声,她猛得睁开了双眼。她虚弱的依靠在床头,一双美眸里满是惊恐,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缓缓而落。

    与此同时,“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一个侍女从门外急急的走了进来,这侍女还未走到船榻跟前,就担忧的询问着女子:“圣女,怎么了?”

    听到侍女的声音,船榻之上的女人,身体微微颤了颤,涣散的眼睛里,渐渐开始有了焦距,粗重的喘息声,也渐渐的平稳了下来。

    “我没事,就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你下去吧。”女子冲侍女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道。

    “是,圣女。”见女子一脸的泪痕,神色很是疲倦不堪,侍女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女子下了逐客令,她也只能作罢了。

    侍女走出了房间,轻轻的将房间的门关起来。她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便嘱咐着其他的侍女,一定要好好照看女子,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里,飞快的往神殿的方向赶了过去。

    侍女一路上都走得很急,结果一个不留神,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一个人。她走的实在是太急了,巨大的冲力,让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往后栽去。

    侍女不由惊叫一声,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剧痛的到来。可是,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她不仅没有等到想象之中的剧痛,反而是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她疑惑的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男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忽地,她的脸“腾!”一下就红了起来,连忙推开了男子。

    “谢、谢谢。”感觉到男子的注视,侍女不禁害羞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鞋尖,结结巴巴的道着谢。

    见侍女娇羞不已的模样,男子忍不住笑了,他伸出手揉了揉侍女的头发,说道:“冰儿,不用这么客气,你急匆匆的去哪里?”

    “遭了,那个风大哥,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再见。”听到男人的话,冰儿拍了拍脑门,整个人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直接绕过男人,“蹭蹭蹭!”的一溜烟,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男人看着冰儿赶去的方向,不禁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个冰儿,怎么总是咋咋呼呼的!”若是细细听来,他的语气之中是满满的宠溺。

    ……

    船榻之上的女子,已经渐渐的平复了情绪。她一把掀开了薄被,穿好了鞋子,便站了起来。她来到梳妆台前,坐在了椅子上。

    女子凝望着镜中的人,那个泪水连连,神情疲倦的女子,不禁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她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手,尔后用力的擦去泪水,直至脸颊都被擦得红红的,有些微微肿起,她这才肯罢手。

    “染雪仙子,我求求您,别伤害我的夫君和女儿,别伤害我的族人,我求求你……”镜子的女子,忽然开了口,神情很是悲伤,无助的哀求着。

    与此同时,女子的双手一挥,立马设立了结界。然而,镜子之中的女人,又变成了另一副模样,变得阴森嗜血,她厉声呵斥道:“该死的水幻仙,你是想害死我吗?”

    这个时候突然说话,万一被人给听到了,那她的真实身份,不就暴露了!这个该死的水幻仙,还真是极不安分!

    云染雪怨毒的盯着镜中的女人,两只纤细白嫩的小手,攥得紧紧的,指甲都给硬生生的折断了,可她像是没有感觉一样,依旧死死的盯着镜子。

    云染雪本来以为占用了水幻仙的肉身,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哪里曾想得到,这个水幻仙的执念,竟然会这么深!就算是当初自毁了魂魄,却还是在身体之中,硬生生的留下一缕虚弱不堪的残识。

    更令云染雪感觉到愤怒,感觉到惶恐的是,水幻仙的这一缕残识,早不苏醒晚不苏醒,偏偏在她进入昏迷的时候给苏醒了,还差一点点就坏了她的好事。

    原来,由于水幻仙的残识和云染雪的魂魄,如今是共同生存在同一个身体之中。所以,对于她们两个而言,她们之间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简单的来说,水幻仙的记忆,云染雪知道得一清二楚,反过来,云染雪的记忆,水幻仙亦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所以,对于云染雪的计划,水幻仙知道得一清二楚。在云染雪陷入昏迷之后,水幻仙的残识,意图取代云染雪,夺回自身的控制权,还妄图将云染雪的计划告知于紫隐。

    在千钧一发之际,云染雪及时压制住水幻仙,才避免了身份暴露的危险。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镜子之中的女子,又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模样,她张了张口,想要接着辩解下去,却又无可奈何的闭上了嘴。

    诚如云染雪所说的,她水幻仙就是故意的,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盘古一族,就这么毁于一旦,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夫君跟女儿,就这么死去。

    “怎么?说不出来了吧!水幻仙,你别忘记了,你与我之间,是没有秘密的。”镜子之中的女人,阴郁的眼神,看上去极其危险,那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叫人看了不免心惊胆寒。

    “染雪仙子,你就放过他们吧,我求求你,我求求你……”镜子之中的女人,又苦苦的哀求起来了。

    “够了!”女子猛然站了起来,一只手重重的砸在梳妆台上,梳妆台的表面,在一瞬间就龟裂开来,似有摇摇欲坠的趋势。

    “你知道的,要我放过他们,这绝对不可能。水幻仙,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给我安安分分的,否则,你所在乎的那些人,只会死的更快。而第一个首当其冲的人,就会是你的宝贝女儿,呵呵,不对,也可能是你最爱的夫君。不如,你来选一选,你想让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谁,最先死去呢?”云染雪望着镜子之中的人,露出一副惶恐不已的表情,她阴测测的笑了笑。

    “水幻仙,虽然说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你,不过,那也是曾经而已。在你选择自杀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失去了主控权。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我,这一点已经是毋庸置疑了。”云染雪把玩着一缕发丝,望着镜子之中的人,缓缓的说道。

    “现在,你除了偶尔做做表情,说说话以外,你还能用这具身体做什么?嗯……”云染雪忽地靠近镜子,一张脸几乎快贴到了镜子上,她阴森森的质问着。

    “哈哈哈……”云染雪站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身子旋转了起来,对着镜子妩媚一笑,阴阴的说道:“我想起来了,你什么也做不了。”

    感觉到水幻仙的恐惧,云染雪倏然收起一身戾气,伸出手爱怜不已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庞,语气甚至温和的说道:“水幻仙,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好心的给你一个建议,盖一座房子,把自己锁起来,慢慢的睡去吧,沉沉的睡去吧,只要睡着了,你就再也感觉不到痛苦了。”只要这个水幻仙,肯把自己锁起来,沉沉的睡去。那她就再也不用担心,水幻仙会跑出来坏事了。

    “不,我不能睡,我不能把自己锁起来,不能,不可以。”水幻仙神情很是痛苦,不停的喃喃自语着。她知道云染雪打的主意,她绝对不能中云染雪的计。若是她真的把自己锁起来,还陷入了昏睡之中,那谁来阻止云染雪?

    “水幻仙,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云染雪厉喝道,一双美眸阴鸷无比。忽尔,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缓缓开口道:“水幻仙啊水幻仙,你若是不肯照我说的办,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云染雪,不能这么做!”镜子之中的人,没有刚刚的楚楚可怜,反而是一脸的狠厉,可是仔细看看,却不难发现她眼中是何等的惶恐,何等的惊惧!

    “错!错!错!水幻仙,你大错特错!”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