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两百二十七章 自愿卖身

    妤娘原是世家之女,由于个中变故被逐出家门,沦落为一名红尘女子,如今已过昭华之年,入了丽染坊做起染织事务。?而他未见面的娘亲红颜早逝,只有将他托付给本家唯一的亲眷妤娘照顾。

    魔族之人多心高气傲,红尘女子地位低贱,难免被他人所不齿,于是,他成了妤娘泄怨念的对象。

    只因为搬运时不慎弄脏一块布匹,他的手指被一根根掰断,双手如同废人,丢弃在这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小木屋内,一昏睡就是整整数日。

    少年怔怔望着光线无法触及的角落,在那里,盘踞着几条毒蛇。

    这时,屋外传来喧哗,铁锁落下,木门被人忽然开启,一束阳光随之倾泻进来,他眯起眼,凝向门前逆光中的两道人影。

    “这孩子还不错吧?”一名女声突兀说道。

    “太瘦了点,卖不了几个钱。”女子身后走来一位陌生男人,细细打量了地上的少年几眼,又挑开他的衣袖,“手都成这样了,能做什么活!”

    女子俯下身来,拧住少年的下巴,迫使他抬起:“无妨,这小子长得细腻嫩肉,新开的倚兰楼或许看得上眼。”

    指甲尖锐,深深刺进他的皮肉,原本麻木的双手又开始刺痛起来,眼前,是妤娘鄙夷憎恶的嘴脸。

    被旁人当货物一般打量,少年垂下头,身子退缩着,止不住的颤抖。

    “怎么,还敢躲?”妤娘拽住他站起,猛然一推,少年猝不及防被她撞向墙壁,天旋地转中,“嘭”的一声跌倒在地上。

    剧痛再次袭来,肮脏的衣衫下,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随着女人步步逼近,他咬牙强撑着坐起,躲在墙角,瑟瑟抖。

    “不过是个贱人生的种,若不是她,我至于被赶出家门沦落至此?母债子偿,要怪就去怪你娘!”妤娘厉声说着,睨向身后的男子,“还不快将这贱种带走!”

    男人掏出绳索,走上前正欲拽起少年,突然手掌一痛,被对方咬出血色齿痕。

    “这小子可真够倔的!”男子恼道,挥手劈晕了少年。

    再次醒来时是在车上,狭小密闭的黑色空间内,是几位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暗夜中,前行的车辆猝然停了下来,外面脚步声吵杂,接着又恢复死寂。

    就在此时,铁锁落下,车门被利器撬开,月光柔柔洒入,夜色中,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小夜,赶紧离开这里!”来人行色匆匆,急急抓住他的手臂。

    “疼——”他痛呼喊道。

    子瑜垂下眸子,目光掠向少年青青紫紫的伤痕,嗓音低沉透着恼怒。

    “她怎能这样对你!”子瑜愤愤说道,“不过你且安心,待我挣到钱,大哥到别处安家,你就是我的亲弟弟!”

    “好。”树林中,他跟着男子的脚步,紧紧相随。

    子瑜原本是丽染坊的伙计,在炼器方面亦有天赋,若不是有他,柒杀夜恐怕挨不过这十二个年月。

    不久之后,他同子瑜大哥在另一座小岛上安了家,男子取了一位相貌姣好的女人。

    原以为可以就这样过下去,跟着大哥学炼器,修行术法,一辈子平安无事,直到那天,一切都在一夜之间彻底颠覆。

    子瑜在外出猎兽寻找炼器所需的兽骨时,不慎重伤,生命危在旦夕。而他刚娶进门的那位女人,更是带着家中所有财物,消失得无影无踪!

    治伤费用昂贵,柒杀夜决不许自己失去这世间唯一的牵挂,于是,他找到了一位叫瑾爷的男子,在魔界,挣钱最快的方式就是加入鬼门,成为猎魔师。

    瑾爷以贩卖孩童为生,常年与鬼门打交道。多年以来,他还是头一回碰到自愿卖身给鬼门的。

    “你想清楚了吗,入了那道门,不是生就是死。”

    “早已是踏入鬼门关的人,死有何可惧。”柒杀夜冷冷看他,伸出双手,“我说的那些钱,分文不少的给我。”

    瑾爷怔住,他从未见过哪位少年露出这番神情,随即淡然一笑:“这些你且拿去,三日后,我派人去接你。”

    柒杀夜接过钱,心急如焚地赶回家中。

    “子瑜大哥!”少年略带稚嫩的嗓音透出一丝激动,当他奔向塌前时,心中的信念轰然倒塌,眼前的情景让他当场怔住。

    床榻上,男子青白的面庞上双眸紧闭,身体僵硬着,唇瓣轻轻张启,少年甚至可以想象到他在归去的那一刻,虚弱的,一遍又一遍,呼唤着他的名字。

    “小夜,小夜......”

    “我在!”柒杀夜紧紧握住他冰冷的手,声音哽咽。

    “小夜,别哭,自强才会自立,记住这点,总有一天你会变得强大。”

    耳畔恍若响起男子的柔声安慰,柒杀夜抬起红肿的眼,烛光摇曳中,那人神态静谧,已无声息。

    天昏沉,云低垂,暗蓝色大海上一只随波逐流越飘越远的木筏。

    木筏之上,素衣拂动,那人静静躺着,恍若缀满阳光的那双眸子,只是这次,再也无法睁眼看他。

    “子瑜大哥,小夜不会让你孤独的。”他站在水中,目光悠远,手中握着男子随身携带的那柄半月弯刀。

    夜黑如墨,寥落晨星。

    一名女人睡梦正酣,暗夜中,一道冷芒破空而至,胸膛上绽出猩红妖冶,凄厉惨叫声随之传来,她睁开眼,看着面前如同索命修罗般,俯身看着她的少年。

    女人瞪大着双眼,难以想象曾经孤僻却又乖巧的他竟敢狠下毒手,女人沾满血红的手缓缓移向他的脸庞。

    “你......”

    柒杀夜举着弯刀的手颤抖不停,空气中充斥着血腥之气。

    直到女人垂下手指不再动弹,恐惧感阵阵袭来,少年疯狂奔出门外。

    一条鲜活的生命,葬送在他的刀下。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此生唯一一次杀人,柒杀夜在树林中躲了几天,三日后,到了约定的时间。

    他被瑾爷派来的人接到万魔岛上,步下层层阶梯,地底深处,铁笼中是饥饿凶猛的困兽。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