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山沟皇帝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来了文选司是龙盘着,是虎猫着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来了文选司是龙盘着,是虎猫着

推荐阅读:网游之逍遥狂少极品并肩王极品修真邪少美漫之最强系统超神机械师大文豪造化诸天万界网游之神级炼妖师电弧中的高级玩家神级大明星穿越系统都市最强修仙奇异小农民抗战之无双战神网游之神级土豪诸天最强BOSS更多推荐小说>>
    而从六品以及从六品以下的话,这项权力基本就是交给了各省吏务厅。

    之所以把权力下方地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大唐王朝的官员可是要比前明时代多,而且是多的多,当然了,这种多,只是说明面上登记注册的多了,但时间上的公务人员,两者差不多。

    明王朝里一个县,顶多也就那么几个官员有品级而已,而实际上吏部管的也就是县令这一个人,至于县衙门里的诸多办公人员,除了极少数是有品级的话,大部分都是县令自掏腰包雇佣的人。

    而大唐王朝,则是把这些游走在正式编制之外的人,正式纳入了官员的范畴,并给予八品、九品的品级。

    这样的情况下,也就导致登记在册的官员非常多,单靠吏部可是管不过来的。

    所以分润给一些权力给地方上也是非常有要的,不然的话,根本就无法处理这么多的官员任命事务。

    不过为了避免官员长期称霸地方,即便是对于低等级的官员,大唐王朝依旧是实施坚定无比的异地任命制。

    其中,八品和九品官员,不得在本县任职;六品、七品官员不得在本府任职;三品、四品、五品不得在本省任职,当然了,也有例外,那就是在中央各直属机构任职不在其内。

    毕竟总不能说不让金陵城籍的官员不能进入中央各部门任职吧!

    比如陈立夫这样的人,他是金陵人士,但是一直都是在金陵城内任职!

    但是这也只局限在中央机构,倘若他要担任承天府税务官员,那也是不行的!

    大唐的官员制度特性,基本上也就确定了,吏部几乎是手握正三品以及正三品以下官员的生杀大权,任何一个官员对于吏部的传唤,那都是不敢有任何怠慢的,陈立夫同样如此!

    数天后,他就是抵达了吏部,准备做他的述职报告!

    说起来,这种事他几年前干的比较多,因为那个时候不用多久就能够升一次官,这升一次就会来吏部做一次述职报告。

    如今三年多过去了,干这种事都是有些陌生了!

    进入了吏部后,他这个天底下最有权势的正五品官员,却是和其他匆忙来到同样准备进行述职报告的官员们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些人品级最低的也是个正六品,陈立夫甚至还是从中看到了几个正三品的大佬!

    别说他只是个五品了,就算是那几个正三品的大佬,虽然说整个人的气场一看就知道不同寻常,但是在这个偌大的会议室里,却是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一样是坍塌不安的等待着吏部文选司的召见!

    吏部经过这么多年的改革,下属的各机构虽然名字可能和明王朝的一样,但实际上极为不同,比如说文选司,这个机构在明王朝里,基本上都是负责所有文官的任命,但是在大唐王朝,这个机构基本上就是一个评定机构,主要工作就是评判官员的工作成绩,至于决定任命的权力,并不是在他们手中,而是在组织司。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组织司下属的各处,组织司下属的各处,基本都是对应各省以及各中央机构,比如说有广东处,负责的就是广东省的官员任命。

    比如说税务处,负责的就是税部的官员任命,同样的还有辽东处、江南处、海外处、法院处等等。

    而陈立夫要见的人,就是文选司的人!

    在外头的大堂里等候的时候,陈立夫也总算是为什么外人会有说,金陵官员多如狗!

    尼玛,平日里在外头是感觉不出来,但是到了文选司这里,看见这么一个小小的述职等候厅里就是挤着一百多号人排队,而听说同样的候客厅,文选司足足有……嗯,就一个!

    基本上一年到头,这个候客厅那都是人挤人,排队要从早排到晚,做个述职报告回来,那都是一身的汗臭味,不仅仅斯文扫地,而且官威全无。

    不少人对吏部的这个候客厅都是怨念甚大,称之为仕途中有两大时刻是斯文扫地。让人难以忍受,甚至化为一生的心理伤痕!

    第一是参加科举时的搜查,那可是脱光了衣服搜查,斯文就不说了!

    第二则是去文选司做述职报告,那也是官威全无,斯文扫地。

    为此经常有人向吏部反应,说你们吏部好歹也是手握实权的重要机构,在帝国内阁诸部里,实权和税部不相上下,你们就不能把这个述职的候客厅搞大一点,或者干脆搞多几个候客厅分流一二,再弄多一些椅子桌子,放上茶水点心之类的啊。

    但是每一次都是被吏部直接批驳回去,明面上说什么经费紧缺,这金陵地价甚贵,实在是建不起大的候客厅,供应茶水点心之类的同样耗费甚大,不堪重负。

    但背地里,人家吏部文选司的人可是说过:“来了文选司,甭管你在外头是正三品的一省布政使,还是正六品的县令,都得给本官把尾巴加起来,老老实实等着!”

    这个候客大厅其实也是一个心里暗示,那就是不管你在外面多么的威风,但是来了这里,就别刷你的官威了,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喵着,要不然天天让你排队,急死你!

    看见那些四品甚至三品的大佬们都是老老实实的坐着等候,然后陈立夫也是领了号码牌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旁,有几个人也是认出来了陈立夫,脸上都是闪过惊讶之色。

    他们为什么会惊讶,陈立夫自然是知道的,自己在巡查处处长这个位置待了三年,这是很不正常的,如今自己重要来到文选司了,甭管最后是升迁还是贬职又或者是平调,但是自己肯定是要离开巡查处了。

    他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得到,估计不用一天时间,整个京城里都会传出来自己调离巡查处的消息了吧,而这样一来,恐怕不少人会鼓掌欢庆!

    但是他们也不用脑子想想,就算自己被调离了,但是接任自己的新任巡查处处长就会放过他们?

    扯淡!

    不管是谁,只要坐上了巡查处处长这个位置,都不可避免会做出自己所做的那些事,甚至有可能会比自己做的更狠!

    因为不对别人狠,死的就是他们自己!

    在外人眼中,税务巡察是很威风的,在到了地方巡察,那就是相当于钦差一样的存在,实权极大,但是这个职务风险也是很大的。

    到了地方,如果查不出问题来,那么这个税务巡察的仕途基本就被终结了,因为查不出问题来,要么是因为你无能,要么是你被腐蚀掉了,而不管那一种,都别指望还能够保住仕途了。

    所以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官帽子,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着想,那些税务巡察们到了地方后,那基本都是不会有多少客气的。

    正所谓,身在其位谋其政,或者说屁股决定脑袋!

    只是,能够看透这些的人,并不多!

    他们以为自己被调走了,他们就能够潇洒了,但这可能吗?

    陈立夫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到时候接任的新任巡查处处长,为了做出成绩了肯定是会新官上任三把火,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查抄多少偷税漏税的人呢。

    不过,这些和自己都无关了!

    他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竹筒水喝,然后喝了一口事先装好的茶水,然后又是从食盒里拿出了一块点心放进嘴巴里。

    根据他前几年频繁述职的经验来看,他这一等,最少也要等大半天时间,午饭那是肯定赶不上了。

    而人家吏部可是不管饭的,而且这里头可没说保留号牌一说,这人出了候客大厅的门去吃午饭的话,号牌就会被收回,然后下午又得重新排队,而十有八`九是排不上的,只能等明天再过来。

    就算是喝的水,那自然是有,但陈立夫敢肯定,吏部的人肯定是故意使坏,这茶水都是劣势的粗茶,合起来苦涩不已。

    所以,自备茶水点心,这是来等候述职的人所必备的!

    但是总会有人第一次来述职,也没有其他好心人提醒他,所以就是傻乎乎的没有带茶水和点心过来。

    比如说现在坐在陈立夫对面的一个中年肥胖男子,一开始就是频繁看着他手中的点心,片刻钟后就是看见他频繁喝水,但是看向陈立夫食盒的眼光却是更加的频繁了。

    一开始陈立夫当没看见,但是这当官的,脸皮都厚!

    陈立夫当做没看见他,但是人家却是自己跑了过来啊!

    这一过来就是:“在下济南府同知曹升,看兄台这模样,是在京师里任职吧!”

    这说话的时候,眼神却还是瞄向了陈立夫手中的食盒。

    陈立夫是何等人也,宽大的官袍袖子略微一扫,就是把食盒给遮盖了,然后才是回答道:“不错,陈某就是在京畿任职!”

    这人当即道:“京城好啊,陈兄能够在在等繁华之地长居任职,定然是心神旷怡!”

    此时他略微瞄了一眼,见陈立夫已经是用宽大的袖子遮住了食盒,然而他面色不变,当即又是道:“这吏部实在不像话,你看看,那边的好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大人,连个位置都没有,刚去找吏部的人说能不能那一把椅子,但是你猜他们怎么说!”

    陈立夫心里嘀咕:“还能怎么说,肯定是不给啊!”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想要抢到一个座位不容易,他也不至于一大早就过来,他可不像和其他人一样站着等候一整天!

    不过他却是没有说,而是轻轻哦了一声。

    那人就是啪啦啪啦道:“他们竟然不给,还说没有椅子,但是有同僚看到,他们的隔壁房间里有一排的凳子呢!刚有人去问,那些吏部的人立马就给搬走了,说是另有他用,实在是太过分了……”

    “而且啊,这吏部的人,连个好一点的茶水和点心都不准备,这茶水还好时候,虽然是粗茶,但也能够勉强解渴,但是这点心没有就过分了,要知道和在下这样一大早出门,连早饭都没有吃的人可是不少呢,这临近午时,早已经是饿的头晕眼花……”

    说着的时候,他的眼神早一次瞄向了陈立夫的袖袍,袖袍之下是食盒,而食盒里有着点心!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