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都市修真妖孽 > 第16章 是不是该找个保镖啊

第16章 是不是该找个保镖啊

推荐阅读:都市修真妖孽妻为大都督末日夜叉恸他从敢死队来都市最强仙狱口袋之数据大师软,化,物电影剧情穿梭戒指异界纵横之召唤英雄大唐粮草王狂妄邪帝:火爆妖妃,别心急!诡秘之主重生似水青春点道为止这里有妖气更多推荐小说>>
    “什么?你……你辞退我?”管自明有些不能置信:“老师,我可是跟了你三年了啊!”

    纪文修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再跟管自明多说,而是转过头继续看向叶天。

    管自明怒极:“好,好啊!老东西,你整天摆着一副高人的模样,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怎么收场!”

    陈雨沫面色阴沉,见管自明还在聒噪,上前一步:“你再废话,把你嘴里的牙全打掉!”

    管自明一怔,有些敬畏地看了陈雨沫一眼,嘴里面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对于这个胸前的香瓜足有五斤重的绝色美女,管自明是打心底里害怕了。

    “你……你们会后悔的!”

    管自明张了张嘴,退到门口又甩一下句话,转身跑了。

    纪文修却是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哎,想我行医数十载,却终究还是眼拙了啊。”

    也不再理会管自明,快步来到了叶天不远处,双眸中透着熠熠精光,死死盯着叶天的手,仿佛生怕会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看到纪文修的反应,远伯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低声问道:“纪老,您这是?”

    纪文修目光依旧盯着叶天,激动道:“远伯,之前是我眼拙了,不识真人。这可是鬼门十三针啊,传说中可通鬼神的鬼门十三针,这辈子我只见过一次,这是第二次,第二次啊!”

    纪文修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鬼门十三针?”远伯脑海中猛得仿佛被电击了一下般,突然间想了起来。

    在九年之前,老太爷命悬一线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位神医,而对方用的就是鬼门十三针。

    对方不但将老太爷救了回来,而且还说可以延寿十年。

    只不过后来老太爷对家族的企业太过操劳,而且没有按照那位神医的嘱咐修养,这才早一年离开了,留下了偌大一片家业。

    “难道……他跟那个神医有什么关系不成?”

    远伯目光也落到了叶天身上,思绪不觉翻滚了起来。

    此时,叶天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汗,整个人仿佛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一般,专注。

    叶天眉头紧锁,每一针下去就会停留半秒钟,然后再施下一针。

    随着时间的推移,整整十三根银针全部扎入了林然然的身上。

    倒是陈雨沫看到叶天如此专注的模样,不禁有些失神:没想到,这个家伙也有正经的时候呢。

    房间里一时间陷入了安静。

    “醒!”

    突然,叶天的声音响了起来。

    然后紧跟着是一道咳嗽声,本来昏迷中的林然然忽然间睁开了眼睛,低呼了一声:“好累,我怎么感觉做了好长一个怪梦啊。”

    “醒了!”远伯眼睛一亮。

    “醒了!然然醒了!”陈雨沫的思绪一下子被林然然的声音拉了回来,激动地冲上前,就差抱着林然然哭了。

    林然然有些奇怪:“沫沫姐,你干什么?”

    随即环顾四周,却发现屋里竟然站了很多人,而离自己最近的却是叶天。

    顿时,林然然有些恼怒:“叶天,谁让你进我的卧室的?不知道我写了男人与狗不得上二楼呢?”

    “额……”叶天有些愕然,指了指林然然的头部:“你先别激动,等我把银针拔出来再找我算账也不迟。”

    “银针?”林然然眼睛往上一翻,抬手就要去摸自己的脑袋,却一把被陈雨沫给抓住了:“然然,你先别动,一会儿我再跟你说。”

    叶天快速将银针收了回来:“没事了,不过这几天最好多休息,等迷药自己慢慢清除掉就彻底没事了。”

    叶天将银针放回盒子里,转身就要往外走。

    按照之前的约法三章,二楼是不能上来的,毕竟住在人家这里,该遵守的还是要遵守的。

    如今事情已经办完了,自己自然要离开喽。

    可是,叶天刚刚转过身,纪文修却挡住了叶天的去路,激动地一把抓住叶天的手:“小友,你……你使的真是鬼门十三针?”

    叶天点了点头,将手抽回来:“是啊。”

    “哈哈哈哈,之前多有得罪,是我老头子眼拙,眼拙了!”纪文修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朝着叶天深深鞠了一躬:“小友,我向您道歉了。”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是满脸的震惊。

    纪文修那是什么人啊,整个江州最有名的中医圣手,无论是权贵还是富豪,都得对他礼貌有加,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生病。

    而且,纪文修生性孤傲,几乎根本就不会对别人屈服。

    可是,对面叶天,他竟然道歉,还鞠躬?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再次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叶天不但坦然受了纪文修的鞠躬,甚至还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只是笑笑:“纪老客气了。”

    纪文修面对叶天的态度,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非常开心:“小兄弟,如果您不嫌弃,可否收我为徒啊?”

    “哗!”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纪文修拜叶天为师?

    有没有搞错啊!

    饶是远伯见多识广,此时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古怪地看着叶天。

    叶天却摆了摆手,“纪老,您言重了,拜师倒不必要,如果不嫌弃,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切磋一下。”

    “好好好,太好了!”纪文修连连点头。

    远伯闻言,却在心底里对叶天伸出了大拇指。

    叶天不卑不亢,不收纪文修为徒,而只是切磋,这绝对是交好的手段啊。

    不但给纪文修挽回了面子,自己却也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这个小子,不简单。

    本来没有将叶天放在眼里的远伯,此时不由得对叶天有些刮目相看了。

    临走之前,纪文修给叶天留了自己的电话,嘱咐叶天有空一定给自己打电话。

    叶天笑着点头答应。

    而在这个过程中,陈雨沫也悄声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了林然然。

    林然然听完之后,肺都快气炸了:“什么?竟然敢拍姑奶奶的果照,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从床上跳了下来,对着黄七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然后,还逼着黄七将衣服脱了个干净,拿着相机一通乱拍。

    好不容易感觉气消了之后,林然然这才将相机扔给了远伯:“远伯,这个家伙不是想要我的果照去换钱嘛,现在拿着他的果照去换钱,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人竟然敢打我的主意。”

    远伯知道自己家二小姐的脾气,讪讪笑着接了过来:“二小姐,这件事我一定会妥善处理的,你放心好了。”

    黄七哎哟哎哟叫着,捂着自己的下面,心里是后悔死了。

    远伯看到林然然没事了,也放下心来,同时有些担心,试探着问道:“二小姐,这次出现意外是我的失职。您看,我是不是先给您找个保镖啊?”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